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一百一十七章 第二个奴隶

第两千一百一十七章 第二个奴隶

  姬无虽然不忍,可是亦无法说服自己的姐姐和父亲。

  因为他们的理念就是,不是朋友那就是敌人。

  以姬无对那个孩子的了解,那个孩子是不可能妥协的。

  虽然相处的时间不算很长,可是姬无觉得自己对那个小主人还是有一定的了解。

  他看起来什么都不在乎,什么都不关心,可是如果谁冒犯了他,或者侵犯了他的利益,那么他就会下死手。

  这让姬无感觉到一丝不安,也不知道是对那位小主人担心,还是为自己的姐姐担心。

  不过姬凤的手段与能力,姬无并不怀疑,还有姬凤所操控的姬家的高手,虽然那位小主人的确很可怕,只是他毕竟只是一个人,让他去面对姬家,多半也只是以卵击石。

  只希望那位小主人能够适时的服软,不至于让双方真的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

  白晨离开后,脚程反而快了许多,坐上胖子的背,便开始毫无目的的闯荡。

  当然了,也不是真的毫无目的,只不过暂时来说,还不用去为自己最终的目的去努力。

  白晨正骑乘在大道上,远远的就看到一群人在前方拼杀搏斗。

  再加上幻兽彼此的攻伐,倒是颇为精彩。

  不过最让白晨没想到的是,其中一人白晨还认得。

  不正是当初那个卖姬无的奴隶贩子,只见他与同伙在围攻一个老人。

  白晨记得那个老人,当初自己要买奴隶的时候,要求的是识字的,当时只有姬无和这个老人有反应。

  不过这个老人并未开口,只是这个老人既然是奴隶贩子的货。此刻怎么会和奴隶贩子打起来了?

  那个老人的实力相当不俗,身上包裹着红云,每次出招。红云都随之而动,将那几个奴隶贩子逼退。

  不过毕竟双拳难敌四手。老人也只能勉强的维持不败的局面,周围还有好几个没动手的,虎视眈眈的看着老人。

  那红云应该就是老人的幻兽所幻化的,不过白晨就纳闷了,记得姬无曾经说过,奴隶一般很少会有战斗幻兽,而如果是拥有高级幻兽的奴隶,可不是一枚金沧币可以买的到的。同时也不是那种低级的烙印可以束缚的。

  白晨接近了战圈附近,老人和奴隶贩子也发现了白晨的到来。

  老人在看到白晨的时候,还是露出惊讶之色。

  对于这个骑猪的孩童,他还是有些印象的。

  “咦,是那个小子,没想到他的骑宠不是野猪,居然是战猪。”奴隶贩子惊讶的看着白晨。

  因为如今胖子的身形要比当初大上不少,外形明显显露出它的部分实力,所以被误认为战猪也不足为奇。

  “去把那小子收拾了,那头战猪值得几枚钱币。”

  奴隶贩子一向没什么道德观念。而且比起强盗更加贪得无厌,甚至他们就是强盗。

  此地又是野外,他们更不需要遵守什么规则。

  两个奴隶贩子的手下冲向白晨。可惜都不需要白晨动手,胖子的弯齿一扫而过,两个人就被扫的肠穿肚烂。

  “怎么回事?骑宠怎么会帮着他战斗?”

  骑宠和幻兽最大的区别就是奴役方式的不同,骑宠多是驯化而来的,因为驯化的过程,让骑宠的野性被消磨,所以很少能够在战斗的时候发挥作用。

  而幻兽则是与主人心灵相通,幻兽会执行主人下达的大部分命令。

  所以在稍稍的迟疑之后,那些人就觉得这头战猪不是骑宠。而是白晨的幻兽。

  “小子,你为什么杀我的人。”奴隶贩子眼见自己人损失。恶狠狠的看向白晨,一点都不提是他自己先对白晨不轨。

  “杀人需要理由吗?”白晨理所当然的说道。居高临下的目光,仿佛是在陈述与个事实一般,态度却有些咄咄逼人。

  “小家伙,我们联手,将这些奴隶贩子击退,不然我们谁都逃不掉。”老人开口叫道。

  突然,背后传来姬凤的声音,当然了,还有她的手下:“小子,需要帮忙吗?”

  姬凤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她都没想到机会这么快就来了。

  如果这时候这个小子愿意服软,那么她就顺手帮忙解决掉这些奴隶贩子。

  可是如果白晨还是那么强硬,那么她不介意和奴隶贩子合作一次,把白晨解决掉,顺便还报白晨刚才对她的羞辱。

  “我讨厌别人对我死缠烂打。”白晨不耐烦的说道:“你们一定要激怒我吗?”

  “狂妄的小子,你以为你屁股下面的那头猪就能保护你的周全吗?”奴隶贩子冷笑道。

  “小子,能够得到我们姬家的赏识,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如果你不识好歹,那我就只能给你一个永生难忘的教训了。”

  白晨看了眼姬凤:“你说永生难忘的教训?你忘记刚刚被我教训过的事实了吗?”

  “一时大意而已,如果你不识好歹,那么我不会再留手。”

  一股可怕的气息从姬凤的身上散发出来,一团青气随之散开,青气之中似有凶兽隐匿。

  在场所有人的瞳孔猛然一收,玄品幻兽青面獠兽。

  这青面獠兽可是非常凶残的幻兽,它们的行动永远伴随着大量的青气,这些青气能够隐匿青面獠兽的身形,同时青气还有毒性,不管是人还是幻兽,如果触及青气,立刻就会失去行动能力,变成任人宰割的鱼肉。

  “你原来有双幻兽。”白晨略微惊讶的看着姬凤。

  当初姬无与自己提起过,不过白晨却从未见识过双幻兽。

  “最后给你一个机会,臣服于我,臣服于姬家!”

  “那位姬家大小姐,不如我们做个买卖如何,我来擒住这小子。然后卖给你们如何?”奴隶贩子看姬凤不好惹,而且还有一个可怕的背景,奴隶贩子可不打算和庞大的姬家做对。所以他当然了顺杆而上,心想着说不定还能攀上姬家这棵大树。

  姬凤点点头:“可以!”

  她虽然有双幻兽。可是金银蛇如今重伤,虽然还有青面獠兽这张底牌,可是面对深部可是的白晨,她还是没太大的把握。

  不过如果有人愿意为她冲锋陷阵,她倒是不介意。

  而且如果能胜,自己倒是省去了一番手脚,如果败了,自己也能提前知道白晨的老底。等下打起来也有个准备。

  当然了,再不济也能消耗白晨的力量,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讲,都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小子,算你不走运。”奴隶贩子狞笑的看着白晨。

  奴隶贩子手中的囚蛇冲着白晨吐信威吓着,突然,奴隶贩子毫无征兆的甩出囚蛇,那囚蛇便似一道光影一般,快的已经超乎肉眼所能捕捉到的极限。

  姬凤心头一惊,这奴隶贩子不简单。这条囚蛇不过是黄品初级的幻兽,在这奴隶贩子的手中,居然有如此可怖的攻势。

  就算是换做自己。稍有不慎都要中招。

  可是,囚蛇的速度再快都没用,因为它面对的是白晨。

  白晨伸手一掐,双指夹住了囚蛇的脑袋。

  囚蛇如果没有它惊人的速度,以及可以给人施加奴隶烙印的能力,那么它就与普通的蛇没什么区别。

  而此刻的囚蛇显然就是一条普通的小蛇。

  白晨看向奴隶贩子:“现在呢?你该怎么办?”

  奴隶贩子脸色一阵青红,他的这招向来是无往不利的,却没想到今日在这个小子的面前阴沟里翻船,脸上自然是不大好看。

  不过很快奴隶贩子就露出讨媚的笑容:“小兄弟。在下认输了,请归还我的幻兽吧。”

  白晨的嘴角微微勾起:“好啊……”

  白晨将囚蛇送还丢了出去。奴隶贩子还想说几句场面话,下一瞬却发现自己说不出话了。

  所有人惊愕的看着奴隶贩子。因为白晨正提着奴隶贩子的脑袋,对着奴隶贩子的脑袋道:“我本来就讨厌人贩子,特别是招惹到我的人贩子。”

  白晨以恐怖的速度在场上转了一圈,可能只是百分之一秒的时间,奴隶贩子和他的十几个手下,全部被摘下了脑袋。

  姬凤的脸色惊变,她根本就无法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那个老人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只能看到白晨提着十几个人的脑袋,盯着姬凤。

  姬凤转身就逃:“挡住他!挡住他!!”

  这些姬家的家将虽然恐惧,可是还是听从了姬凤的命令。

  可惜,他们并未发挥出应有的作用,姬凤感觉一阵腥风从身边掠过,白晨已经出现在她的面前。

  姬凤的瞳孔骤然收缩,因为白晨的手中多了几颗脑袋,这些脑袋的主人,全都是她的手下。

  “你不要乱来!如果你敢对我不利,姬家是不会放过你的。”姬凤头皮发麻。

  “姬家?如果姬家赋予你骄傲与自信,那我可以将你的所有骄傲全部夺走。”

  姬凤开始后悔自己的鲁莽了,自己的计划太粗糙了,连这个小子的深浅都没探清楚,就贸然的出手。

  “你想怎么样?”姬凤强忍着恐惧,警惕的看着白晨。

  白晨随手将那十几颗头颅丢掉,那些头颅在地上翻滚的景象,实在是太恐怖了。

  “夺走你的骄傲!”白晨再次移形换位,出现在姬凤的面前。

  姬凤吓得连退两步,可是一不小心,脚后跟被绊倒,人也跌坐在地上。

  白晨一指点在姬凤的额头上,姬凤立刻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侵入自己的脑海,侵蚀自己的精神力。

  这让姬凤大为惊恐,她想要挣脱白晨这诡异的举动,可是挣扎之后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像是被石化了一样,根本就无法动弹。

  姬凤的额头上出现了一个烙印,奴隶烙印!

  这是白晨从姬无身上的奴隶烙印研究来的成果,而姬无的姐姐姬凤,则成了这个成果第一个牺牲品。

  一般来说,奴隶烙印都是藏在看不见的地方,而不会烙印在明显的位置,可是白晨就是为了羞辱姬凤,直接将奴隶烙印烙印在她的额头上。(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