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一百一十六章 送别

第两千一百一十六章 送别

  翌日——

  姬无拖着昏昏沉沉的脑袋起身,清晨的阳光让她感觉无比舒适。

  姬无摸了摸头,伤口被包的很严实,自己又回来了。

  看来自己并不是在做梦,自己的那个小主人,真的在匪窝里把自己救了出来。

  白晨推门进来,看着床上的姬无:“醒了。”

  “嗯,主人,谢谢你。”

  “你要去何处?”白晨问道。

  “什么?”

  “你要去何处,我和你一起去,你一个人上路,估计走不出这片荒原,又要被奴隶贩子抓走。”

  “主人……”姬无眼眶不由得湿了,泪如泉下,感动的不行。

  “躺下休息吧,明天伤就能好,我也收拾一下东西。”

  经过一天的时间准备,白晨把该收拾的全收拾了,当然了,其实也不是太多的东西,全都是书籍。

  白晨将这几百本书籍打包成两个包裹,然后放在胖子的背上。

  胖子在结束战斗后,就恢复了原型,不过个头还是比普通的野猪要大上一倍,高度就接近两米,体长接近四米,身上健肉鼓荡,给人一种壮实的感觉,与肥硕两个字完全不沾边。

  姬无坐在胖子的身上,为了让她便与乘坐,白晨还在胖子的背上安置了一个皮质的鞍子。

  白晨则是漫步的走着,手中拿着书,一边走一边看。

  “主人,还是你来坐吧,我走路就好了。”姬无实在是不怎么习惯,虽说他们已经不是主奴的关系,可是在姬无的心目中,还是把这个孩子当作主人看待。

  哪里有奴仆骑乘坐骑。主人两条腿走路的道理。

  白晨看了眼姬无,又将目光回到书上:“不用了。”

  其实胖子的背宽敞,就算两个人也能轻松坐下。

  在看完一本书后。白晨换了本书,姬无有些按捺不住的看着白晨:“主人。您为什么从来不问我的来历?”

  “你这身细皮嫩肉,不是富贵之家如何养的出来,沦落到卖身奴隶,不是家族争斗就是家道中落,而你既然还想着回家,肯定不是家道中落,那么多半就是外出的时候,受了暗算。所以才隐姓埋名。”

  姬无深深的看着白晨,心中不免有些郁闷,她自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

  结果还是被白晨看了出来,闪烁的目光凝视着白晨:“主人,我想和你做一个交易。”

  “不用了,我对交易没兴趣,你家族纷争我也没兴趣,你不外乎是想借助我的力量重夺家族利益,我没有给人当枪使的习惯。”

  “主人可知道我的家族背景?”

  “我之前刚刚看过一本书,介绍的就是大奥国的各大家族历史。你自称姬无,应该是假名真姓,大奥国姬姓基本都是贵族。几个姬姓家族个个权柄滔天,你不外乎就是那几个姬姓家族的子嗣。”

  “主人,你难道愿意看着我身死吗?”姬无看白晨对利益不为所动,便开始打感情牌。

  既然白晨会冒险去将她从匪窝里救出来,那就证明他对自己是有感情的。

  “你如果不想死,现在就能回家中,只要在那里,我就能保证没有人能伤害到你,可是如果你想要回到家族内进行权利争夺。那就势必要承担相应的后果,生死由命。没有谁必须为你的选择负责,除了你自己。”

  白晨的这个回答让姬无又是气恼。又是不甘。

  两天的时间,白晨和姬无走出了荒原,进入了第一个城市。

  这是一个荒原边上的城市,所以人口与商贸还是略显贫瘠,也就面积大一些,繁华程度与白晨第一次去的那个镇子差不了多少。

  胖子的个头虽然大,可是并不特殊,在城里能看都更大的幻兽,只不过几乎没什么人会选择野猪做幻兽或者骑宠,所以还是吸引了几道目光。

  白晨是打算找个较为繁华的城市落脚,然后进行一些研究。

  白晨和姬无并未在这里逗留太久,找了一些干粮,白晨也买了一些书籍,又一次上路了。

  大奥国是一个庞大的国家,不过国家的大部分权力,基本上已经被氏族瓜分的差不多了,虽然是皇权制,可是皇帝的权力一直被氏族的官员制约。

  有好有坏,好处就是哪怕出现一个昏庸的皇帝,也不至于断送了国运,坏处同样明显,氏族的官员对于家族的利益要远远大于国家利益。

  白晨收起《国论》,这本书里的一些内容还是很有见地的,对于各国的国策、政策都进行剖析解读,然后引经据典陈述自己的观点。

  姬无发现白晨合上书后,不是换一本书继续看,而是抽出了军刀。

  “主人,怎么了?”

  “有人跟踪我们。”白晨淡然说道。

  姬无回头看了眼后方的来路,却是两眼空空,没发现有什么人影。

  “有吗?”

  “继续走,不用太放心上,如果他们威胁不到我们。”

  姬无心里困惑,不过既然白晨这么说,想必是有把握吧。

  天色开始黯淡下来,两人开始扎营,白晨带了两个帐篷,这可以让他们在野外的时候,不至于饮风餐雨。

  在姬无搭好帐篷后,白晨突然站了起来,手中军刀突然投掷向森林的深处。

  森林里发出一声闷声,紧接着便是一条大蛇从密林之中窜出来。

  “金银蛇!”姬无大呼提醒道:“不要被金银蛇咬到了。”

  紧接着一个女人跟了出来,凝视着姬无和白晨,白晨凝视着这个女人。

  可是这时候,姬无突然惊喜的叫道:“姐!”

  “小妹,这个小鬼是怎么回事!?”那个女人看向姬无,又仇视的看着白晨。

  “姐……他……他是我的主人……”姬无脸色为难的说道。

  “什么!?你被他下了奴隶烙印?”姬凤脸色惊变,看向白晨的目光里带着几分愤怒,还有杀意。

  “姐。不要动手,他已经把烙印石还给我了,他对我有恩。”

  白晨看了眼姬无:“你这一路上一直在留下暗号。就是想联络他们是吧?”

  “对不起……我……”

  “不用多说了,我理解。”白晨打断了姬无的解释:“既然你的人已经来了。那我也该走了。”

  “等等!”姬凤突然冷声喝斥道:“伤了我的人,你以为可以这么轻易的离开吗?”

  “姐姐……他不是故意的,他不知道你是来找我的。”姬无连忙解释道,她不想自己的姐姐和白晨发生冲突。

  “小妹,你住嘴,我还没跟你算账,你失踪了一年的时间,你知道给家里。给我们带来多大的麻烦吗?”

  姬无低下头,姬凤咄咄逼人的气势,压得姬无不敢反驳。

  这时候密林里开始不断的出来姬凤的手下,白晨看了眼姬无:“你最好阻止你姐姐,不然的话,她很可能会被我杀了。”

  “小子,我还真想看看你是如何杀我。”姬凤冷笑道。

  金银蛇盘绕在姬凤的周围,冲着白晨吐信,做出攻击的准备。

  在其他人的眼里,白晨只是一个小孩子。没有任何的威胁可言。

  金银蛇的体长就超过四米,而且是黄品最高级的幻兽,乃至接近玄品。两者之间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姐,不要动手。”

  “我不管他和你是什么关系,他既然伤了我的人,就必须付出代价。”姬凤立刻控制着金银蛇攻向白晨。

  白晨轻易的避开金银蛇的绝命扑杀,拽住金银蛇的尾巴,猛然一砸,金银蛇已经被砸的七荤八素,白晨又拽着金银蛇朝着姬凤砸去。

  姬凤一时没反应过来,直接被自己的幻兽砸飞出去。

  “不要……主人……不要杀我姐姐……”姬无连忙祈求道。

  白晨漫步的走向姬凤:“你不是想知道我是如何杀你的吗?”

  姬凤又惊又怒。她没想到这小子居然如同怪物一般,小小的身躯里。也不知道隐藏了什么样的力量,居然凭血肉之躯。与自己的幻兽对抗,甚至把金银蛇当作鞭子抽打。

  白晨随手将已经昏死的金银蛇丢在姬凤的面前:“小心一些,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得罪能够杀死你的人。”

  姬凤惊怒交加,怨恨的看着白晨离去的背影。

  白晨跳上胖子的背,看了眼姬无:“我走了,自己保重。”

  姬无有些愕然的看着白晨,她没想到分别居然来的这么快,嘴里说不出一句话,看着白晨消失在密林的深处。

  “凤儿,你太鲁莽了。”就在这时候,林子里走出来一人,容貌俊朗却满头白发,一身白袍,可是他的胸口却刺着那把军刀。

  “爹……”姬无惊喜的看着来人,整个人都陷入狂喜:“您怎么来了?”

  “旋儿,你失踪一年多的时间,全家人都着急,如今发现你留下的暗号,我能不来吗。”

  眼前这个看起来容貌年轻的白发人,正是姬无的父亲姬昶。

  只是在抱住自己女儿的时候,姬昶的身体微微颤了颤,姬无不由得露出几分担心:“爹,你没事吧?”

  “没事……”姬昶苦笑着摇了摇头,看了眼没入胸口的军刀:“那个孩子是什么人?幸好这是我的假体,不然的话,估计真的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我……我也不知道……”姬无面露难色的说道。

  “什么叫不知道怎么回事?”

  “事情是这样的……”姬无将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姬昶的脸色不禁凝重起来:“这个孩子不像氏族子嗣,又不像是富贵人家,而且手段神秘莫测,身怀怪力,难道是有什么特殊的高级幻兽不成?”

  “不可能,我与他生活了一个多月,如果他有什么幻兽,我不可能不知道。”

  “凤儿,你去调查一下这个小子的来历,如果有可能的话,将他吸收为我们的人。”

  姬凤眯起眼睛:“知道了,爹……如果不行的话,我也不会让他成为我们的敌人。”

  “姐……不要……”姬无担心的叫道。

  “小妹,你太心慈手软了,这种家伙如果不能加以控制,将来势必要成为一大威胁,尽早除去才是明智的选择。”(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