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一百零七章 天神

第两千一百零七章 天神

  不论是已经被灭掉的辽国,还是金国,北宋本身的国力都要强于这两者,就连西夏也是一样,可是北宋对外的战争,九成都是以失败告终。

  就是因为文官抑武,可是那些饱读诗书的文官,有几个敢去战场上与匈奴拼杀?

  只要别人一打,就龟缩在家里乞和,然后让外族跑到家里烧杀抢掠一番。

  如果不小心打赢了一两场战争,别人一说和为贵,那些文官便要****颜面,不可以大欺小。

  这当然也是因为赵家祖上做的孽,杯酒释兵权,从那以后宋家的武将只要有几分功绩的,不是杀就是贬,这打杀的是他赵家自己的脊梁骨。

  宁可用童贯那种奸佞宦官,也不愿意使用正规的武将。

  再看那南朝,岳飞都快收复失地了,秦桧怂恿赵构连下十二道金牌召回,宁可丢掉的失地,也不愿看到岳飞功高,这是何等扭曲的心理。

  人都说吃一堑长一智,可是赵家的君臣根本就不懂得这个道理。

  看汴京那号称十万禁军,结果全都在给官家做工,无暇操练。

  那些奸佞大臣,拿着兵部的上好兵器私售给金人,可是自己的士兵拿的都是粗烂废铁。

  说到底不是匈奴勇猛,而是赵家的兵无能罢了。

  完颜阿古打三千兵能冲破宋军十万,难道女真大军真有以一敌百的实力吗?至少白晨不这么认为,女真三千兵所面对的根本就不是正规军,而是拿着残刀断刃的农夫罢了,穿上军装他们是卒,脱下军装他们是农,这样的军队如何打?

  如果不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赵家王朝的覆灭也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宋氏就是败坏在那些士大夫的手中,因为他们不在乎汉人王朝覆灭,哪怕是宋灭。他们换个门面,照样当金人的大臣。继续享受自己的荣华富贵。

  白晨单骑出城,向着金营过去,沿途已经有金人的细作探子发现了白晨。

  很快,白晨就看到一队金人骑兵过来。

  “来人止步,你是何人,报上名来。”

  “武德天尊,来和你们金狗谈判的。”

  “大胆!”骑兵队长一声喝斥,所有人都在瞬间拔刀相向。

  噗噗

  那骑兵队长话音刚落。身边的十几个金兵同时爆体。

  “去告诉你家将军,本尊来了,本尊不打算杀人,不然的话,你们金狗也活不到现在。”

  骑兵队长脸色剧变,掉头便逃回大营。

  白晨则是继续前进,到达金人大营前的时候,前方已经摆好了阵列,如临大敌一般。

  可是他们所面对的只是一个人,白晨加着马徐徐前进。仿佛前方空无一物一般。

  “站住!”阵前一金人大将喝斥道,可是白晨却没有停下。

  反正只要挡在他面前的,无一不是爆体而亡。

  所过之处。全部都是一条血路,而白晨根本就连动都没动过。

  可是若是让白晨继续前进,那么便要直捣黄龙,大帅营帐在前,金人只能不断的填充过来,可是白晨的周身就是绝对的禁区,只要接近一丈范围的,全都要爆体,无一例外。

  “后撤。弓弩手!射……”

  眼见挡不住白晨的脚步,后方的指挥参军便想远攻阻止白晨的脚步。

  金人想当然的觉得。白晨只是一个人,这箭雨落下。哪里有不死的到来。

  可惜,那些箭雨升空而起,下一瞬又掉头回去,落在金兵大军之中,死伤更是惨烈。

  白晨已经来到了金人的大帅旗帐之下,几个身穿铠甲的将帅,个个都是虎视眈眈的盯着白晨。

  “完颜阿古打来了没有?”白晨扫了眼金人将帅问道。

  金人之中出来一个大胡子将军,目如铜铃,皮肤皱黑,腰胯金刀,眼中惊惧的看着白晨,却无退意。

  “你是什么人?”完颜宗弼大喝一声问道。

  “我是谁?我是你们金狗的噩梦。”

  “混账!”

  白晨手臂向后一扫,千人金兵化为血雾。

  刹那间,现场就已经静下来了,没什么比杀人更具有威胁力的。

  “是不是觉得我言语无端,冒犯了你们?可是你们应该想一想,你们金狗有多少人够我杀的?”

  白晨从马上跳下来,走向完颜宗弼,完颜宗弼下意识的退后几步。

  “放心吧,我不杀你们,当然了,前提是不冒犯我,我说过是来谈判的,就是来谈判的。”

  “谈?谈什么?”完颜宗弼眯起眼睛看着白晨。

  白晨已经从完颜宗弼的身边走过去,直接朝着大帐走去,就像自己是这里的主人一样,身边的金人亲兵全都拔刀相向,却无一人敢上前阻白晨一步。

  “第一,滚出中原,第二,把你们劫掠的所有财宝汉人留下,第三,把你们的食物留下。”

  “凭什么?”完颜宗弼暴怒了,抽出金刀指向白晨,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占了的城池哪里有让出去的道理?

  抢来的财货奴隶哪里有放走的道理?

  还有最后,把食物全部留下,那么他们吃什么?难道吃自己的战马吗?

  “凭什么?”白晨笑了,一尊千万丈的巨人出现了,那尊巨人的脸就将天空遮住,深处一掌撑在地上,远处的十几座大山被压垮。

  白晨指着天空道:“这个够吗?”

  天神!真正的天神!!

  那浩瀚无边的身影,何等伟岸的力量,即便是号称所向睥睨的女真,面对这样的力量也要为之颤抖。

  何止是金人看到了这景象,半个地球人都看到了那尊巨神降临。

  此刻在皇宫中的君臣,大宋百姓全都看到了这尊巨神。

  所有人都在这一瞬,跪在了地上,祈祷着天神的怜悯。

  “灭你金人对我来说只是举手之劳,我凭什么提出三个要求?因为我放你们逃回去,或者是我现在就将你们碾碎,然后我会压垮你们的长生天,覆灭你们的祖地,抹掉你们存在的痕迹,不过我暂时不打算这么做,因为我的弟子下界应劫,所以我想要让我弟子来收拾你们,乖乖的回草原上,然后卷缩在你们的帐篷里,等待着我的弟子去找你们,再把你们的草原染红。”

  哐当

  金刀落地,完颜宗弼跪在地上,带着委求的目光看着白晨:“为……为什么?你……你是天神……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金人为什么要残杀百姓?百姓又何辜之有?你要战争我不干涉,我也觉得赵家可恨,可是你触怒天威,枉杀无辜,这就是惩罚,是你女真的天罚。”

  女真从不觉得烧杀劫掠有什么不对,因为他们就是这么发展起来的,从最初的三千人,一直到如今的三十万大金强兵,大辽、大宋,都在女真的手中颤抖,这是他们的本职。

  大金国说是一个国家,其实就是一个超级强盗团伙。

  可是,现在他们却无力反抗,因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触怒了天威。

  那浩瀚天威,根本就非人力可及。

  天威浩荡!此刻皇宫里的君臣,个个俯首跪拜那天神。

  那尊天神转过头,那脑袋就有整个汴京大小。

  整个京城的黎民百姓都跪在地上,无比虔诚的膜拜着。

  “奸相王黼,趋炎奉迎,残害忠良,授首贿赂,卖官鬻爵,诛!抄没家产,判罚堕入六道轮回,世世为畜。”

  跪在地上的王黼只觉得身体一软,整个人跌坐在地上。

  赵多福低声喝道:“来人,将王黼拿下,抄没家产!诛灭九族……”

  李妍阻止道:“多福,毋须诛灭九族,去调查清楚王黼族人罪责即可,按律刑责。”

  “是,师姐。”赵多福点点回应道。

  “梁师成!私揽独权,排除异己,扰乱朝纲,私项授权,祸乱宫廷,诛……”

  “童贯……”

  “朱勔……”

  “李邦彦……”

  北宋六贼,白晨一个都没落下,将之全都赶尽杀绝。

  这种人多留一天,便多祸害一天。

  “赵佶,你本为人皇,却不思进取,为行君道,昏庸无能,念你为我徒儿赵多福之父,由她代你赎罪,暂免你死罪,吾徒儿赵多福,本为银龙真身,降临救世,即刻起正式登基为皇,不言男女尊卑,只论功绩得失。”

  “相州汤阴县永和乡孝悌里人氏岳鹏举。”

  此刻远在相州城中,只是一名敢战士分队长的岳飞,茫然的抬起头,心中惶惶不安,身边的刘浩乃是他的直隶上司,岳飞本是他亲自挑选入伍从军,听闻那天神居然念起岳飞名字,心头大骇。

  难道这岳飞也是大奸大恶之人?

  毕竟前面几个能被这尊临世天神念及名字的奸佞,个个都是滔天大罪,心头不禁冷颤起来,可是自己似是听闻岳飞本人在乡里名声不错,实乃少有的忠义良将,原本还想将他培养成才。

  如今听到天神发话,心思顿时跌入万丈深渊。

  岳飞又何尝能心神平静,难道自己有做错什么吗?

  岳飞自问无愧于天地,只是天威浩荡,却难保自己有什么失节之所在。

  那浩瀚伟岸的身形,让他根本就不敢心生半点怀疑。

  毕竟前面那几个奸逆恶贼,全是名声赫赫,祸乱朝纲,早有耳闻。

  若是自己真有此恶行恶德,那自己便自裁于此。(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