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两千一百零五章 诛邪除佞

两千一百零五章 诛邪除佞

  不止赵多福看到了,汴京里里外外都看到了,金兵帅营也看到了。

  那气盖苍穹的银龙就那样出现了,毫无征兆的出现。

  所有人都没有心理准备,就那样的出现在那里,比山巅还要伟岸的身形,在月色之下显得如此的显目。

  而此刻的汴京城上,金兵已然退去,徽宗正与百官站在城上,看着那银龙现世,个个都露出喜色。

  “官家果然是真龙天子,想我大宋得天庇佑,贼金犯境,神兽现世退敌,此乃天道!”蔡京大肆吹捧,就好像这神龙现世都是赵佶功劳一般。

  王黼、童贯、梁师成、朱勔、李邦彦也都进献阿谀,个个奴颜媚骨,恨不得把这全天下的功劳都加冕在赵佶的头上。

  若说这赵佶,朝政他不行,用人他不行,治国他也不行,可是对这权柄却是牢牢掌握,如蔡京、王黼这等千古奸佞,把持朝纲,祸乱天下,却始终动摇不了赵佶帝位,也是赵佶的帝王之术了得。

  赵佶不是不知道这些人为人,他不在乎,他在乎的只有自己,在乎的只有自己的皇位。

  当初金兵犯境,他便带着六贼跑到江南去,让自己的儿子赵恒继位,然后过了一年又看没事了,又跑回来和儿子抢皇位,父子两在朝堂上斗的不亦乐乎,倒是让金兵捡了便宜,一次捞到两个皇帝,外带老婆女儿,倒真的是千古史上最奇葩的皇帝父子。

  他们父子两让整个帝国坍塌,当然了,如果硬要责任归咎的话,徽宗赵佶自然是要负首要责任。可是赵恒也同样难辞其咎。

  只不过白晨和周盘山的到来,让他们的命运发生了改变。

  “官家。您快看……”李邦彦指着那银龙方向。

  只见银龙摆动身躯,转向汴京城下。

  汴京城高三丈有余,可是与那纵贯万米,高达百丈的银龙相比,却是无法比拟。

  银龙俯下龙首,赵佶看的更喜,想这天上的真龙也对自己俯首听命一般,自己果然是真龙天子。

  只可惜,这不过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

  银龙伸出巨爪,摊开到城墙上。城墙上君臣却是吓得面无血色,哪里还有先前那自得的风采,个个都是屁股尿流,只恨不得多长两条腿。

  就连赵佶这个自命真龙天子,面对那滔天龙威,也吓得一屁股坐到地上。

  只是,他们显然是自作多情了。银龙摊开爪子,却见上面几十个人影。

  赵佶一看,不正是自己的妻女吗。

  原来这银龙是救了自己妻女奉还回来的,赵佶不由得大喜。

  正要站起来,去迎接自己的妻女归来,却见一个浑身是血的修罗恶鬼跳到面前,吓得他又是惊慌失措。大喊着救驾。

  “赵家的男儿都是这模样。果然是烂泥扶不上墙。”

  白晨冷笑,眼中尽是不屑与愤慨。这种人居然也能挡的了皇帝。

  “父皇……莫要惊慌……”赵多福看到赵佶如此模样,却是又羞又急,想要上前去扶起赵佶。

  白晨却拦住了赵多福:“柔福帝姬,你是银龙降世,这人随是你生父,可是他本是一头恶蛟转世投胎,故意扰乱朝纲,颠倒乾坤。”

  “大胆狂徒!你是什么人,居然胆敢污蔑官家,来人……来人哪……”

  白晨看向那大喝的长须白垠老人,此人面色儒雅,唇薄面宽,身上红袍鹤菱。

  “你又是何人?”

  “本官乃是……”

  “眼露贼光,头顶恶气,腹怀鬼种,邪佞妖魔转世,在本尊面前,还不现出原形!”白晨大喝一声,却见蔡京的身体突然痉挛起来,发出低沉的声音,嘴里獠牙遍布,头上官帽脱落,生出一对峥角,皮肤泛黑如墨,舌头卷长,十指遍生利爪。

  “啊……”

  一众君臣吓得亡魂皆冒,他们做梦也没想到,这位首宰大人,居然是这种魔物,亏的他们与之同朝数十年。

  城墙上的兵卒也都吓得面无血色,无一人敢上前拿下这妖魔。

  白晨双指一提,蔡京化作的妖魔被凌空提起,丢下城墙。

  银龙巨爪一揽,将之抓在手中,瞬间拽捏成血沫。

  “本尊乃是护国天师,尔等谁还有异议?只管提出意见。”白晨目光扫过在场的每个人。

  城外银龙一声龙吟呼啸而至,滚滚声浪就让城墙上的这些君臣站立不稳。

  “尊驾是上天的使者?”赵佶狼狈的爬起来,小心翼翼的看着白晨。

  “赵佶,你乃是恶蛟转世,扰乱天道乾坤,不过又为人皇,我便留你性命,现在你将皇位传给赵多福。”

  “環環?这怎么可以……她不过是女流之辈,如何能担得起大宋社稷?这万里江山岂不被她败坏了?”赵佶立刻大叫起来。

  “败坏?”白晨不怒反笑:“这大好的河山早就被你们这群奸佞君臣败坏的差不多了,末了还要这可怜的女人去为你们的荣华富贵献身,既然她担得起这献身之责,便挑得起这万里河山,更何况赵多福乃是银龙降世,天道临尘,为的便是匡扶社稷,拨乱反正。”

  “你……你这妖人……你休要妖言惑众……你又是何身份,環環是我女儿,皇位是我的,我让谁继位就让谁继位。”

  “我是谁?”白晨冷笑一声,到了这当口,白晨也不介意装神弄鬼一番:“我乃天界武德天尊,赵多福的真身乃是本尊弟子,又降红龙护佐救世,红龙如今还未出世,不过红龙出世之日也近在咫尺,本尊不管你们在人间如何富贵,如何显赫,在本尊的眼里,你们就是一群跳梁小丑。敢挡本尊路着,杀!”

  汴京城墙之前。一柄擎天巨剑落下,那剑万丈之巨,天地一分,风云变色。

  这时候,再没人敢开口说话,白晨目光冷峻,扫过在场的每个人。

  “朕……朕传位便是……传位便是了。”

  “父皇……”赵多福心中惊中带喜,更多的却是不敢置信。

  白晨转头看向赵多福:“赵多福,你也莫要高兴的太早,你既然承着人皇气运。那就别学着这昏君一样误国误民,若是你心系天下,我便助你复这鸿图江山,若是你敢有半点懈怠,我便抽你龙筋,扒你龙皮。”

  白晨这当面的斥责,赵佶的脸色一阵红白。只是他生性胆小无能,如何敢在白晨的面前说个不字。

  白晨向外一招,只见那万丈巨刃立刻便化作一道银光,飞到白晨手中。

  “此剑你便留着护身,只要你心持正道沧桑,便是百万敌寇在你的面前也要灰飞烟灭,又或者是宵小胆敢谋害于你。此剑也能为你斩妖除魔。”

  白晨的目光又扫向赵佶君臣:“你们之中还有几个邪魔转世。我也懒得多说,自己辞官滚蛋。休要等到本尊找上门。”

  说罢,白晨身形一闪,消失在原地。

  赵佶看着自己的女儿,这个曾经最是宠爱的女儿,可是他做梦也没想到,这个女儿会成了自己最大的魔障。

  赵佶可没有做够皇帝,不然的话,也不会在把帝位传给赵恒后,又腆着脸回来继续做皇帝。

  只是,此刻的赵多福,却比那金兵更加可怕。

  皆因她的不凡身世,还有她背后那位下凡的神仙师父。

  “罢了罢了……環環,今后这江山便由你做主了,即日起,你便是大宋的皇帝,李邦彦,拟旨吧。”

  “父皇……”赵多福泪眼凝望,看着赵佶离去的身影,心中有愧,又有所不忍。

  可是,此时此刻她却不再退缩,此一时彼一时,人在什么位置上,就会有什么样的念头,就如当年的大周女皇武则天一样,当初她未必就有做皇帝的念头。

  可是有一天她发现其他人都没她厉害的时候,那种皇图霸业的念头就会在心底升起。

  白晨不知道赵多福将来如何,可是这一刻她还是很纯粹的,因为自己给她带来了压力,她只会想着做一个好皇帝。

  银龙在汴京上空徘徊,时而龙腾九天,时而俯冲向下,风卷残云。

  整个汴京百官、百姓都看在眼里,而银龙降世,接承皇位,重复山河的新皇赵多福的传闻也开始在汴京传扬开来。

  不过白晨也不会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她一个人身上,她有的是一个初心,还有历劫重生的冲动,这时候的她比赵家所有的男儿都要有魄力,而她的年纪太小,见识学历有限,远远达不到一个明君的标准。

  周盘山来到了白晨的身边,他的身上同样满身的血淋淋,显然是也经历了一场厮杀。

  白晨坐在皇宫的金銮殿房顶上,在赵多福继任皇位的时候,因果律能量骤然增加,白晨大肆的吸收因果律能量。

  很近了,已经非常接近了……

  冥冥之中的一丝契机,近在眼前!

  契机!契机在哪里?

  什么东西能够不受纬度、时间、空间的束缚?

  意识,是意识!

  突破了恒古的束缚,超脱了时间的约束。

  白晨猛然睁开眼睛,身边的周盘山发现白晨双眼里放出的光与当时那个东西释放出来的光非常的相似。

  终于,终于明白了……

  与常理不同的因果律,穿越时间的秘密。

  空间的移动,是肉体带着意识穿梭,而时间的移动是意识带着肉体穿梭。

  白晨转头看向周盘山:“抓住我的肩膀,我们回去,回到原来的时间点。”

  “就……就这样回去?那……那这里呢?”周盘山此刻反而有些不愿。

  “下次再来!”白晨回过头笑道:“我已经记住了这里的一切,还有这个时间节点,我说过要把这里搅得天翻地覆,说到做到!”(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