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一百零四章 赵家之耻

第两千一百零四章 赵家之耻

  一个金国大将手持大砍刀,骑乘着红枣战马飞速的掠过人群,所杀的却非兵将,而是战乱中奔逃的平民百姓。

  那大砍刀上还有斑斑血迹,一个大腹便便的妇人正在他的行进方向。

  那金国大将咧嘴笑起,露出一口的黑牙,双腿一夹,战马更快的冲过去,手中大刀凌空斩向那妇人。

  妇人吓得瘫在地上,只是,一个高大的身影挡住了那把大砍刀。

  周盘山夺下那金国大将的大砍刀,反手一刀,将那金国大将连人带马劈成两半,血污将周盘山的半个身子都染红了。

  周盘山却从始至终都没多看那刀下亡魂一眼,一直凝视着眼前的白晨。

  “我们改变的不是历史,只是时间节点。”

  白晨双掌向着周围一推,百道剑光爆射开,周围所有的金国士兵在瞬间粉身碎骨。

  战场似是在瞬间为之一凝,千百道眼睛看向白晨,眼中满是惊愕与不解。

  “靖康之变不能发生,也不会发生。”白晨一步步走向金国大军的阵列。

  周盘山则是背向着走入大开的城门之中,两人的心中都在这时候被激起了血性。

  沿途的一切,都挡不住两个杀神。

  只是两人所杀的金兵与整个战场的数量比起来,实在是不值一提。

  金军阵前,立着几批高头大马。

  完颜宗望指着前方:“兀术,可识得那人……好生勇猛,汉人何曾由此人物?”

  完颜宗弼冷笑一声:“我女真勇士个个都有如此勇猛,而汉人中却只是万中无一,何足为虑。”

  “那人倒是生的一身好功夫,谁去取他人头?”完颜宗望看向周围将领。

  “末将愿取那人项上人头。”

  大胡子大将驭马上前。抱拳喝道,完颜宗望点点头:“好!去……”

  完颜宗望自然是信得过自己的女真勇士,能够立于周身的。哪个不是战将豪雄,个个手上都沾染了百余个汉人之血。

  白晨抬起头。看到一个大将驭马冲来,抬起一拳便将那大将连人带马轰成血沫。

  可是这一出手,但凡是看到此情此景之人,哪个不是大惊失色。

  “那人是人是鬼?怎生的如此可怖之力?”完颜宗望大惊失色,骇然叫道。

  白晨终于也看清了金国的帅将何在,脚步突然加快,不过沿途也不忘杀敌。

  一时间,所过之处金兵无一幸免。个个俱都身首异处。

  “快……快,挡住那人!”阵前完颜宗望与完颜宗弼大惊,立刻大叫起来,看着那人杀到近处,只觉得头皮发麻。

  完颜宗望与完颜宗粥都有一千亲兵保卫,全都是麾下死士,可是那人只是区区一人,却是杀气滔天,居然无一人能挡其去路。

  不管挡在白晨面前的是一个还是十个,是一百个还是一千个。白晨只凭着一把斧头,便生生的杀出一条血路。

  白晨已经杀的双眼通红,身上也被染红。便似地狱里的恶鬼一般可怖。

  杀到那帅旗前不足百米,完颜宗望与完颜宗粥终于慌了,立刻就掩旗撤退,若是让那杀神杀到近处,怕是九死无生。

  白晨不急着扑杀上去,只是将挡在面前的金兵屠尽,将要杀,帅要杀,兵也要杀。

  这些女真人看似骁勇无比。可是他们同样是人,是人都会害怕。他们也不例外。

  也许白晨杀的人并不算非常多,可是却没有人能挡得住他的脚步。甚至连放慢他的脚步都做不到。

  ……

  夜色下,十几辆车子在金兵的押送下正驶向金兵大营。

  这十几辆马车里载着的全都是赵家的帝姬、妃子,赵家徽宗无能昏庸,生性胆小弱懦,奸佞当道,朝纲败坏,国将不国,却将自己的妻女送予金人,任由金人凌.辱,让这些弱女子来担负他自己所犯下的错误,以苟求金人退兵。

  赵多福与她的母亲韦贤妃相依偎在一起,母女二人在低声哭泣着。

  赵多福本是徽宗赵佶最宠爱的女儿,可是在大难临头之际,却不顾父女之情,只求自保,将她连同诸多姐妹,还有他自己的妻女送给金人。

  赵多福不过十二三岁,身在皇家,早早就已明白皇家无情,却未曾想有朝一日,自己也会沦落至被狼群环伺之境。

  天下间有哪个男人可以做到如此的卑微、懦弱,乃至无情。

  将自己的妻女送予敌人蹂..躏,只求自己苟活。

  可是金人并无信义可言,前脚押着这些皇家的帝姬、妃子,后脚便兵临城下,不论老弱妇孺,皆是无情屠杀。

  可笑那徽宗和一众奸佞还在痴想着金兵会守信退兵,史上最无能的帝王非他莫属,便是古今中外,也无一人能及得上他一分半点。

  “環環莫怕,官家定会救你回去。”韦贤妃如今还抱着几分奢望,轻拍着赵多福略显单薄的身躯。

  只是,相比起韦贤妃的愚信,到此时此刻依然觉得赵佶会救她们母女脱离苦海,赵多福却要睿智的多,只是默默的依偎在母妃的怀中,泪洒满襟。

  不会来了……父皇把我们抛弃了,他现在恐怕还躲在他的寝宫之中瑟瑟发抖着,他根本就不敢与金人开战,他只是一个胆小鬼,一个懦夫。

  突然,车外传来嘈杂的声音,押送的金人似是有所惊乱。

  赵多福心头不由得一喜,难得父皇真的派人来了吗?

  赵多福偷偷的拉开窗帘,看向外面的夜色。

  只见外面押送的金人似是遇到敌袭,厮杀声一片。

  只是夜色下却看不清到底来了多少人,只能听到惨烈的声音。

  赵多福素来知晓金人骁勇,便是十倍于自身,也能杀的宋兵溃不成军。

  对战局不免又惊又忧,心中升起几分希望。又怕自己的希望变成绝望。

  赵多福想要探头出去,可是生性温婉的韦贤妃却拉住了赵多福。

  “環環,莫要……”韦贤妃却是怕的脸色发白。生怕自己女儿做出冒险举动。

  “母妃,莫怕……许是父皇派人来了。”赵多福拉开门帘。却见一个金兵从黑暗中飞出来,砸在地上,血肉模糊。

  赵多福捂住嘴巴,夜色之下,那金兵的残尸是那么的可怖恶心。

  再看那黑暗之中,只能依稀的看到金兵杂乱的身影,却看不清楚到底有多少宋兵。

  只能听到黑暗中不断的传来惨叫声,声音嘶厉可怕。

  紧接着。又是几个身影跌出了黑暗,全都是金兵,此刻赵多福心中希望更大,又惊又喜。

  剩下的几个金兵从黑暗中逃出来,可是他们并没能逃多远,一只巨兽从天而降,三两下的功夫,就将那几个金兵残杀吞噬。

  看着那只可怖的,犹如传说中的凶兽,赵多福的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

  现场一片死寂。赵多福的心神晃荡,原来不是父皇派人来救她们,而是这不知名的凶兽噬人屠戮。

  那凶兽开始在十几辆车前徘徊。拉扯马刚要逃走,便被那巨兽的爪子一压,马便跪在地上,不敢再有所动弹。

  凶兽跨过车厢前,巨大的爪子提起车辆,带着浓烈血腥气息的脑袋凑近了车厢。

  赵多福和韦贤妃全都卷缩在车厢角落,紧紧的抱在一起,不管她们曾经多么高贵,这时候都只是一对可怜的母女。

  只是。这只凶兽并未对她们发动袭击,虽然身上散发血腥凶戾。却对她们秋毫无犯。

  咔——

  突然,赵多福看到了车厢口多出一个人的身影。挡在那凶兽面前,月亮在他的背后显得格外的皓光。

  那人低下身子,探头进车厢中,看着受惊吓过度的母女,韦贤妃根本就不敢去看车厢口,赵多福却忍不住看向那人。

  月光之下,那人的身影带着一股血光,只是那么的蹲在车厢口,伸出手递到赵多福的面前:“不要怕,一切都结束了。”

  “你……你是人?”

  “我来这乱世之中,无所谓人与不人,这江山社稷本不该你们来承担,天意既然让我来此,我便要将这乾坤逆转,拨乱反正。”

  白晨看着赵多福:“汉人流多少血,我就要女真十倍的奉还,百倍的付诸!他们所信仰的长生天,我便要他们的长生天坍塌,我要他们的草原伏尸千里!”

  赵多福没来由的伸出手,去握住那支宽大的手掌,她感觉到有些粘稠。

  血腥,却不恶心,温暖、厚实、有力,比自己的父亲更加的让人安心,宽慰。

  白晨将赵多福拉出车厢,赵多福看着白晨:“你能救的了天下?”

  “你叫什么?”

  赵多福眨着眼睛,好奇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我……赵多福……”

  “你要做武则天吗?”

  “什……什么?”

  “我来救天下,你来治天下。”

  “我……我不行的……”赵多福慌了,她从未想过,她也从不觉得自己有这个能力。

  “赵家的男儿没一个担得起这天下,他们舍弃了你们,那这天下也不再需要他们,证明给他们看。”

  “我……我是女人……”

  “女人?你是真龙降世。”

  “我……我不是……”

  “我说你是,你就是,你乃银龙真身,下界应劫救世。”

  赵多福刚要解释,自己不是真龙降世,可是当她的目光落到白晨的背后,她却发不出声音了。

  一条横贯着天地,俯瞰着自己的巨龙,出现在了这林野之上,那皓月之下,闪烁着辉煌之光,霸道的龙威,席卷天下之势。

  “看到了吗?你是真龙,斩奸佞,除恶党,荡贼兵,匡大道。”(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