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零九十九章 团聚

第两千零九十九章 团聚

  完美的一刀,没什么是无法斩掉的。

  至少老人是这么认为的,脸上的自信与淡定,刀锋收了回来。

  看着眼前的陌生人,脸上浮现出嘲弄的笑容。

  “现在你满意了吗?”

  白晨的脸上似是震惊,过了半饷才僵硬的点点头:“满意……”

  “现在……你可以去死了……”

  老人已经转过身,就像是对待死人一样,不多看一眼。

  “去死?”白晨突然笑起来:“你的这刀的确很完美,把我的一根头发斩断了,我的确应该表达自己的敬意,可是如果仅仅凭借这种实力,就想让我去死,是不是太儿戏了一点点?”

  老人愕然的回过头,看向这个不速之客,果然是看到一根头发落下。

  老人的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怎么可能?

  自己那完美的一刀,哪怕是山都能斩开,眼前这个人怎么可能不死?

  怎么可能只是斩落一根头发?

  “很惊讶吗?”白晨笑起来:“我就是等待着你这样的表情,你所追求的,柳生家历代所追求的完美一刀,就是这样的不堪一击,是不是很惊讶,很绝望?”

  “啊……这不可能!”老人突然暴怒,像是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再次提起刀正面的斩向白晨。

  可是,这次他的刀刃却没能斩到白晨,因为在他挥出刀刃的瞬间,整把刀的刀身都已经粉碎了。

  “黛雪……我的黛雪……这怎么可能……这这不可能的……”

  无敌的刀招,无敌的宝刀,换来的只是这个结果。

  这让他任何接受,如何甘心?

  “这世上哪里来的完美一说,即便是我都不敢说完美。何况是你!跳梁小丑,眼高手低的蠢材。”

  白晨抬起右臂,以手代斩。直劈落下。

  老人只觉得自己的灵魂都要被劈开般,凛冽刀意掠过面门。老人鬓白长垠被刀意带起,便似狂风在眼前呼啸一般。

  老人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可是等待了半饷,却发现自己毫发无伤。

  老人不由得一乐,大笑起来:“哈哈……原来你也在徒有其表……徒有其表……”

  白晨微微笑起,老人突然感觉不对,下意识的回过头看了眼,这一看不要紧。却让他整个人都陷入了噩梦之中。

  从他的背后延伸出去一条刀痕,那刀痕不断的向外延伸,千米之外的山峰也被斩开,而且还在不断的延伸,大地真的被斩开了。

  老人的手脚开始抖,剧烈的抖动着。

  自己那完美的一刀,居然是这么的可笑……

  自己到底追求的是什么?

  与眼前这个陌生人的刀法比起来,自己柳生家所追求的极致刀法意义何在?

  “可笑吗?可笑吧?”白晨笑着摇了摇头,转身离去:“剑心刀意,求的是心。不是求完美招式,可怜你们柳生家几个世代都不明白这个道理,刀本无情之物。若是只求刀招,终归只是一个兵器,便是再完美,又能有什么作为?”

  白晨的这一斩,斩掉了柳生家的刀,斩断了柳生家的桀骜,摧毁了柳生家引以为傲的一切……

  杀人易,催心难!

  居小柳一个人是无法战胜这个老头的,除非他无法再用刀。

  居小柳就如一个杀神一般。在柳生家的庄园里横行无忌。

  不多时,她终于出现在了已经垮塌的大堂前。看到了那个老人。

  老人猛然抬起头看向居小柳,眼中充满了恨意与愤怒。

  “八嘎。是你!是你让柳生家的刀被摧毁,我要杀了你!!”

  居小柳的脚步从慢到快,在她的眼里,这个老头与其他人没什么区别,甚至更弱。

  因为柳生家其他人至少身上还有凌厉的刀意,可是这个老头却只有招没有气。

  居小柳突然跃起,如飞鸿一般掠过老人的头顶,再落到老人背后。

  老人的动作顿住了,脖子上喷出一道血柱。

  居小柳头也不回的离去,因为她知道老人已经死了。

  居小柳只觉得无比畅快,在那前方不知道多远,有着令她感到悸动的气息。

  居小柳的脚步越来越快,直线的冲向前方,所有的一切都无法阻挡居小柳的脚步。

  终于,居小柳到达了最后一个朱红色的大门前,居小柳又开始犹豫起来,她有些担心自己的期望落空,担心自己所害怕的一幕出现。

  居小柳轻轻的推开朱红大门,里面的一对男女也看向居小柳。

  从愕然到惊措,到不敢置信,再到怀疑。

  “小……小柳……”柳眉和陌刀客都不敢置信的看着居小柳,陌生却又熟悉的面孔,坚毅中带着温柔如水的目光。

  “爸,妈。”居小柳已经控制不住,扑向柳眉的怀里。

  只是,柳眉只有一条手臂,可是她还是用那仅存的一条手臂,紧紧的揉着自己的女儿。

  居合也只有一条手臂,轻轻的拍着居小柳的背。

  父母女三人紧紧的相拥在一起,放声的哭泣着。

  “小柳,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为什么会在这里?难道那个老东西把你也抓来了吗?”

  “是白大哥带我来的,他带我来救你们了。”

  “白大哥?是谁?”居合和柳眉都是不解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几个月的时间,自己的女儿却变得那么的陌生。

  她以前不是最爱自己的那一头长发的吗?她怎么舍得将自己的头发剪成这样?

  虽然居小柳变得他们都不敢相信,可是他们并不怀疑居小柳的身份。

  毕竟是血浓于水的血缘,外人根本就无法冒充,也没必要对他们这对囚犯冒充。

  “爸爸,你不知道吗?白大哥不是你的朋友吗?”

  “老公……你知道?”

  “爸爸,你忘记了吗?那天晚上,你还和他去喝酒,我那天晚上还看到你们在一起的,就是出事前的两天。”

  居合终于想起来了:“你说的是他……”

  “老公,到底是谁?这个人是正是邪?他把小柳弄到这里来,到底有什么目的?”柳眉可不是普通的家庭主妇,她可是真正的侠女,虽然已经归隐多年了,可是依然保留着江湖人士的警惕。

  “妈,白大哥不是坏人,而且他根本就没必要。”

  居合苦笑着点点头:“柳眉,小柳说的没错,那个人的确没什么恶意,他是真正的绝世强者,小柳的改变,多半就是他的手法培养出来的吧,也只有他才能让小柳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脱胎换骨。”

  “爸爸,白大哥不是我的师父,白大哥是把我介绍给另外一个师父,是女的,不过也是绝世高手。”

  柳眉突然凑近居小柳的身上,嗅了嗅:“小柳,你杀人了?”

  居小柳脸色一僵,面对柳眉没来由的露出一丝恐惧。

  不管她再怎么变,她还是居小柳,还是那个怕老妈的居小柳。

  “妈……我……”

  “那个人是怎么搞的,他既然是绝世高手,何必让你干这种事,当年我和你爸退隐江湖,就是不想你招惹江湖上的是非,如果知道你会为了我们变成这个样子,我和你爸还不如现在就去死。”

  居合苦笑着,不止是居小柳怕柳眉,他也怕,他们父女都怕。

  只是,人家毕竟是帮了他们夫妻,而且还带着居小柳杀到柳生家里来,他也不好说什么不敬的话。

  “小柳,你白大哥呢?”

  “不知道,我进来就没见到他了。”居小柳说道。

  “难道是在和柳生冢伊那个老鬼决斗?”居合的脸上露出一丝忧色。

  “柳生冢伊是谁?就是他把你们抓来的吗?”

  “柳生冢伊就是柳生家的家主,我们的手就是被他斩的,为了练他的神魔刀法。”居合凝重的说道:“以那老鬼的悟性,若是让他炼成了神魔刀法,恐怕白兄弟也不好对付他。”

  “爸,你想太多了,不管你说的那个柳生冢伊如何厉害,他也不可能打的过白大哥的。”

  “小柳,你现在的变化虽然让我们惊讶,可是你毕竟不知道刀境,那老鬼的可怕,可不是三言两语能够形容的。”

  “爸,你不是认识白大哥的吗?你应该知道他的实力吧?”

  居合苦笑:“我哪里认识他,其实那天晚上是我第一次遇到他,因为那天晚上,我被一个东西袭击了,而恰好他在追捕那个东西,所以我们就切磋了一招。”

  “原来是这样啊。”

  “老公,那个人真能对付柳生冢伊老鬼吗?”

  “我看不出他的深浅,那个人非常的可怕,不过他并不用刀剑。”

  “爸妈,你们就安心好了,就连师父都说了,不是白大哥的对手。”

  “对了小柳,你那师父又是什么人?”

  “我师父是神……”居小柳突然神秘兮兮的说道。

  “胡说。”

  “我真没胡说。”居小柳非常认真的说道:“师父不止是神,而且还是神话中的人物。”

  “神话中的人物?谁啊?”

  “黄帝的女儿,魃。”

  “胡说,哪里有这么说自己师父的,那你师父不就是僵尸了,你有没有被她变成小僵尸?”

  “妈,你怎么这样啊……”

  “小柳可没有撒谎哦。”白晨的声音从背后传来,白晨微笑的走了进来:“她师父的确是黄帝的女儿,魃,不过她更喜欢现在的名字,你们见到她的时候,可以喊她轩辕羽,或者轩辕,可不要喊她魃,不然的话,她真的会把你们变成僵尸的。”(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