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零九十八章 完美的刀

第两千零九十八章 完美的刀

  “哟,那个家伙挺帅的,什么时候勾搭上的。”白晨看着从面前驶过的敞篷车,调侃的说道。

  “白大哥,我不是来开玩笑的。”居小柳冰冰凉的看着白晨。

  白晨声音一顿,看着居小柳的样子,叹了口气“你说你,好好的干嘛把头发剪成这样,一点女人味都没有。”

  其实白晨知道居小柳这是削发明志的意思,只不过白晨觉得居小柳不要把头发理成这个样子,实在是太别扭了。

  挺漂亮的小姑娘,怎么就整成了这样子了呢。

  当然了,白晨接受不了不代表别人接受不了,事实上居小柳的这个造型,可是大受欢迎的,虽然居小柳自己不在意,可是她现在走在街上的受关注的明显提高了。

  就如那苍裕仁,在日本家喻户晓的明星,也被居小柳这种特殊的气质所吸引。

  “白大哥,我们现在去哪里?”

  “我昨晚已经找到你爸你妈了,他们都还好,没有生命危险,所以我还没动手救人。”白晨说道。

  居小柳相信白晨,既然他说没生命危险,那自己父母肯定没生命危险。

  而他这么做,显然是打算让自己救出父母。

  居小柳感激白晨为她所做的一切,居小柳凝视着白晨“谢谢你,白大哥。”

  “走吧,等下不用留手,见到人就下死手,在那柳生山庄里的人,没一个是无辜的。”

  “是,白大哥。”

  白晨拿出一对军刀丢给居小柳“你跟在轩辕身边,混迹在军队里,练的是搏杀术,这对军刀给你用。先试一试手感。”

  居小柳抛了抛军刀,试了下重量,不轻不重。非常舒服的重量与手感,刀身简练切锋芒毕露。一看就非凡品。

  “杀过人吗?”白晨问道。

  “这几日在镇子上杀过两个,如意姐安排的。”

  “嗯,很好。”

  白晨在前面带路,不多时,已经来到了瀑布前。

  进入瀑布内的通道后,却见一人从内走出来,与他们正好迎面碰上。

  居小柳先是看了眼白晨,白晨微微点点头。

  居小柳便如一头小猎豹一般扑杀过去。整个过程不过十分之一秒,那个人已经扑在地上,而他手上的武士刀还没来得及抽出十分之一,这一切发生的实在太快了。

  居小柳的脸色平静,手中的军刀不沾血,亦如初始的那般寒光凛冽。

  只是杀性一起,居小柳就再也按捺不下,脚步开始加快。

  前方又是一人过来,而那人似是知道有外人闯入,所以武士刀早早的出鞘。在昏暗的通道中,那个武士举着武士刀冲向居小柳。

  只是,居小柳却在距离那个武士数米的地方跳起来。两把军刀就如野兽的獠牙一般,直刺那个武士的心口,那个武士来不及做出反抗与挣扎,便被居小柳夺走性命,胸口留下一对血窟窿。

  居小柳在杀了第二个人后,终于不再只是漫步,而是俯身疾冲,两把军刀倒握着。

  刚出通道的瞬间,居小柳的双刀便朝着左右扫过。带过两道缨红的弧线。

  这两个躲在出口处,准备着偷袭居小柳的武士。没想到居小柳居然会先一步的对他们出手,而且就像是未卜先知一般。

  白晨则是慢悠悠的走出通道。眼前却已经被血路扑成,距离柳生庄园不过十几米的距离,就有五六具尸体横陈。

  “做了这么多年的狼,如今却被一头雌虎找到家门口来,柳生一脉该有这劫。”

  居小柳已经杀红了眼,闯入庄园之中,开始大开杀戒。

  居小柳并未学习正统的刀法,白晨只教了个基础的刀法,而居小柳真正学习的还是轩辕传授给她的搏杀术。

  简单的说,就是杀人的手法!

  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为了杀人,就如日本的刀法讲究的是快准狠,而搏杀术则更为直接,比的就是一个眼疾手快,什么样的手法最有效率,那么就采取什么样的手法。

  柳生一脉上下几十口,早就已经知道了有一头小雌虎从外面杀进来。

  这可是破天荒的第一次,他们何曾遇到过这种事,居然有外人敢踏足他们柳生家。

  而且还是来杀人的,上上下下全都义愤填膺,同时组织人手前去狙击。

  居小柳虽然杀气滔天,可是却很理智。

  这是轩辕的教导成果,不管心中如何疯狂,可是理智却必须保持。

  一个疯子固然可怕,一个冷静的疯子却更加可怕。

  白晨并未去和居小柳会合,而是直走入前方的大堂。

  柳生庄园与中国古代的庄子很像,都是三重进门,四方为镇,紫薇主殿居中。

  白晨到大堂门口的时候,发现大堂里坐着一个老人,身边插着一把长刀,闭目盘坐在主座上。

  那把长刀很不简单,通体银白如雪,长两尺有余,刀柄由蛇鳞包裹,整把刀都散发着一股肃杀之气。

  老人似是感觉到白晨的到来,微微睁开眼睛,看向白晨的时候,露出一丝疑惑。

  “不是说入侵者是一个女人吗?”

  白晨连忙摆摆手“不要误会,我不是入侵者,我是来看戏的。”

  “看戏?我柳生家的戏吗?”

  “没错。”

  咝——

  一声细微至极的吟声破空而来,老人的刀已经隔着数米扫向白晨。

  “哈哈……”白晨笑着踏入大堂之中,对于老人扫来的刀气视而不见。

  老人脸色一沉,脸色微微惊异,重新将刀落插在地上。

  “你是什么人?”

  “我说过,我是来看戏的。”白晨笑盈盈的说道“我想看看,柳生家的刀法到底有多强,可惜。让我有些失望,你这老头苦心经营了那么久,却也只是这种境界。太让我失望了,看来这次你是在劫难逃了。”

  “如果你是来羞辱我柳生家的。那你的算盘打错了,我柳生家可不是任人羞辱的。”

  老人冷哼道,只是看向白晨的目光里,却非常的忌惮。

  老人自然是有他自己的骄傲,柳生家的骄傲,就像是柳生家的刀一样,坚韧而且冰冷,带着血的腥气。

  柳生家从千年之前立族。经历千年的岁月,不知道经过了多少次劫难,依然屹立不倒,而曾经的敌人又或者竞争对手,无一不是消失在岁月之中,反观柳生家却越发的强盛。

  就是因为柳生家秉持着自己的道路,以刀为道,以血铸刀。

  “你的刀不够快。”白晨摇了摇头。

  老人双眼大睁,双目便似一对刀气破鞘而出,插在面前地面上的长刀似是感受到主人的杀意。开始发出微微的颤吟声。

  “有胆你便再说一遍!”

  “你的刀不够快!”白晨依然微笑的看着老人。

  老人低吼一声,以近乎于奔雷的速度握住刀柄,惊鸿一刀飞斩而出。

  “不够!还不够!”白晨随手一扫。刀气崩溃,整个大堂瞬间瓦解,尘土飞扬。

  老人却是气喘吁吁的看着白晨,眼中惊怒交加“好好好……今日老夫便要看看,你的深浅!”

  老人手中的刀更加锋利,正持在身侧,看似枯朽的身躯,却散发着惊人的意志。

  白晨却始终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

  “出刀吧。要更快,更强才可以哦!”

  老人低喝一声。又一次出刀,前所未有的一刀。在他的背后,便似一头恶鬼在操控着老者一样。

  凶戾霸道,甚至是邪恶的一刀!

  老人相信,没有人挡得住这一刀,没有人挡得住这魔刀。

  老人从未挥洒出如此的完美的魔刀,不是他的境界不够,是因为从未有人能够逼得他使出如此完美的一刀魔刀。

  白晨突然咧嘴笑起来,一指指出,那魔刀刀气瞬间瓦解崩溃,就像是一个粉碎的镜面一般,瓦解的刀气反射回去,朝着老人射人。

  老人心头大骇,连忙转动刀刃,挡住反射回来的刀气,只是那些零散粉碎的刀气,却将他的身上刮的遍体鳞伤,虽然并不致命,可是却让老人吃足苦头。

  锵——

  老人差点就要跪在地上,还好用刀身撑住了身体,看向白晨的目光里,充满了骇然之色。

  白晨依然立于原地,居高临下的看着老人,轻描淡写的说道“荧荧之火,何敢与皓月争辉。”

  老人心头一颤,这人到底是什么来路?

  这种盛气之势,自己的刀法已然到达人刀合一之境,心中潜魔催生,心魔演绎无穷魔刀,可是面对此人,居然如此无力。

  难道自己所追寻的刀道错了吗?

  魔道之刀难道不该是最强之刀法吗?

  “你不是还领悟了神刀吗?来吧,若是你能够同展神魔之刀,你才有一战之力,神魔共舞,将你心中最极致的刀施展出来。”

  老人目光一凝,强撑起身体,双手握住刀柄,慢慢的闭上眼睛。

  心中出现了两个身影,一个身带无限光辉,一个黑暗可怖,这两个身影在相互着拼斗着刀法,你来我往,却始终只有一招,而且两个身影所施展的刀招,却完全一致,异乎寻常的一招,却又平凡朴实的一招。

  无胜,无败,那就是神与魔的刀。

  无招!老人在这一瞬,终于领悟到了神魔刀法的真正奥义。

  当老人再次睁开眼睛的一瞬,周围所有的金器都在共鸣,整个山庄的刀都在发出颤吟。

  “老夫该谢谢你,你将老夫逼到此等境地,也让老夫领悟到了神魔刀法的真正奥义,这一刀便送给你!”

  老人的刀不快,就像是一个普通人挥刀一样,可是这一刀却无坚不摧,无物不破。

  一刀斩出,眼前这个深不可测的陌生人,已经被劈成两半。

  老人非常满意这个结果,这就是神魔刀法,这就是柳生家历代家主所追求的极致刀法,终于,终于在自己的手上施展出来,完美的刀法。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