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零九十五章 刀现

第两千零九十五章 刀现

  那个护士就是杀手,她在小推车的底座藏了一把武士刀。

  这点白晨和东洋希子都发现了,毫无意外。

  这个护士或许以为白晨和东洋希子都是普通人,所以根本就没打算对他们动手。

  在进入病房后,对河田长男和田广伢子说道:“对不起,病人要打针了,请您出去一下。”

  田广伢子这时候哪里愿意离开,看着这个护士,充满了敌意。

  女人疯起来,根本就是不可理喻的。

  “打针为什么要我出去?我又不是没见过,我也当过护士,姐夫,我看这个护士就是杀手,今晚还是我来照顾你吧。”

  这个杀手护士原本是打算把田广伢子骗出去,然后她好无声无息的处理掉河田长男,却没想到遇到田广伢子这个疯婆娘。

  眼见田广伢子居然一句话识破她的身份,杀手护士毫不犹豫的抽出武士刀,猛然刺向田广伢子。

  “小心……”河田长男的反应极快,一看到情况不对,立刻伸手去抓住武士刀的刀锋,霎时间,他的手掌鲜血淋漓。

  “啊……姐夫……”

  田广伢子吓住了,她只是随便说说的,哪里想的到,这个护士真的是杀手。

  啊——

  河田长男一声惨叫,那杀手护士抽回武士刀,这次改成劈斩。

  “白晨,快救……”

  河田长男话没说完,就见到东洋希子已经出现在杀手护士的背后,伸手抓住那杀手护士的头发,用力的扯甩在地上。

  那杀手护士翻身而起,看了眼屋内三人,立刻便要冲出病房。

  只是。她刚到门口,突然胸前被推了一下,整个人反弹进病房中。砸在病床上的河田长男身上。

  河田长男又是一声惨叫,指着门口的白晨大吼道:“白晨。你是故意的……你肯定是故意的……”

  田广伢子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一切变化实在是太快了,快的她都没做好心理准备,可是所有事都已经结束。

  “希子,把她带出来,我们找个没人的地方,看看到底是什么人派来的。”

  “等等……”河田长男现在两只手都已经半残了,右臂打着石膏。左手握刃伤残。

  不过他的脸色却有些不忍,看着这个刺杀自己的护士,她的年龄不过是二十岁左右,他很清楚,如果这个杀手落在白晨和东洋希子的手上,会是什么下场。

  白晨和东洋希子可是脱离了俗世约束的存在,如果被他们带到没人的地方,那么这个杀手必死无疑。

  “不要带她离开,我也想知道她是什么人派来的。”

  显然,田广伢子也在这里。所以河田长男相信白晨和东洋希子不会做的太过火。

  “这里?”白晨看了眼那个杀手,她就跟一头狼一样,虽然被困在病房里。可是依旧做出扑杀的姿态。

  “小丫头,老实交代,放你离开。”东洋希子说道:“你在这里是没机会逃走的。”

  杀手再次握起武士刀,摆出出招的姿势,身上带着一股凌厉的杀气。

  “柳生刀法!”白晨眼中突然精光一闪:“你是柳生一脉的?”

  “风动柳岸,迎刃不平!阻我柳生锋芒者,杀无赦。”

  呵呵——

  白晨突然发出低沉的笑声,连绵不绝的笑声,甚至身体都在微微的颤动着。

  “白晨。你怎么了……你不会是被吓到了吧?”

  “这个柳生一脉是什么情况?”

  白晨突然止住笑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白晨。柳生一脉是东瀛的极道刀宗,你与这柳生一脉有故?”东洋希子毕竟是明白人。她知道柳生一脉并不足为奇。

  “柳生一脉的人抓了我的朋友,一对夫妻,而且还派人追杀我朋友的女儿。”

  “想从我口中知道柳生的秘密,痴心妄想,先问过我手中千血答不答应!”

  白晨看向这杀手:“你叫什么?”

  “柳生白斩。”

  “很不错的开始。”白晨微微笑起。

  “哼!”

  “现在进入正题,柳生一脉藏于何处?”

  “我说过,我不会告诉你的。”

  突然,柳生白斩的肩头变成一片鲜红,柳生白斩身体微微一颤,连退两步,肩头肉被削掉了一块。

  哇呕——

  田广伢子猛的呕吐起来,河田长男已经开始后悔自己的决定了。

  东洋希子倒是没任何表示,这个柳生白斩和白晨的差距太大,双方根本就不在一个次元。

  柳生白斩既然要挑衅白晨,那么自然需要付出该有的代价。

  “柳生一脉藏于何处?”

  白晨再次问出同样的问题:“直到你回答我的问题为止,每次你的答案不能让我满意,那么我就剐你一块肉。”

  柳生白斩脸色苍白,可是脸上依然坚定决绝:“做梦。”

  又是一块肉,河田长男终于无法无动于衷了,大喝一声:“白晨,够了!不要再继续下去了,不要再在这里做这种事了,这里是医院。”

  白晨耸耸肩:“是你要求在这里审问的,真是的,现在居然怪起我来了,希子,我们去医院外继续。”

  “等等……白晨,不要再折磨她了,她是个女人。”河田长男祈求的说道。

  “她是个杀手,死在她手上的人,十根指头都数不过来,如果不是我,你和田广伢子也要死在她的手里。”

  河田长男和田广伢子知道这是事实,可是他们却很难接受白晨以这种凶残的方式对待一个柔弱的女子。

  “我知道,能放过她一次吗?我也不想追究了,就一次……放过她。”

  白晨凝视着河田长男,东洋希子开口道:“那就放她一次,给她十分钟逃跑的时间,十分钟后,我来负责追捕她。”

  白晨摆出一个无所谓的姿势:“小丫头,你知道白鸟与千夜吗?知道他们为什么消失的吗?”

  柳生白斩脸色一变,她当然知道白鸟和千夜,自己的爷爷最得意的弟子,刀法已得真传,可是据说他们去华夏执行任务后,就彻底的消失了。

  如今白晨在她的面前提起,柳生白斩立刻就猜到了。

  “柳生一脉,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我期待着那个代价。”白晨摆了摆手:“快逃吧,小老鼠,不要被抓到了。”

  柳生白斩这次是直接破窗离开,河田长男的脸色这才放松下来:“谢谢你,白晨。”

  田广伢子此刻看向白晨的眼神,已经不那么自然了。

  她原本看白晨一直都是浅笑的样子,觉得白晨应该是个好好先生,可是她现在才明白,原来自己想错了,这家伙根本就是个比杀手更加可怕,更加残忍的暴徒。

  对一个年轻的女孩,居然能够下那种毒手。

  “长男,你搞错了,他根本就是故意放走那个柳生白斩的,可不是因为你的劝说。”

  “啊?为什么?难道白晨也不想杀她吗?”

  “当然不是。”东洋希子比河田长男更了解白晨的手段,也更明白白晨要做什么。

  “他是放长线,钓大鱼。”

  “这么说你还是不打算放过那个女孩?”

  “如果我能顺利的救出我的朋友,我倒是不介意看在你的面子上,放她一马,毕竟我觉得你还是喜欢这种类型的。”

  “你胡说什么,我什么时候喜欢她了?”

  “好了好了,玩笑到此为止。”白晨笑着摆了摆手:“希子,你看看她跟什么人联系了。”

  “能够请的动柳生一脉的杀手出动,肯定不会是小角色。”

  “那又怎么样?难道你就是小角色吗?”白晨理所当然的说道。

  “那你要我怎么做?”

  “她离开之后,雇佣她的人肯定要和她联系,确认任务的进展,找到主犯,然后除掉他,把长男的战车带回来。”

  “为什么是我去做啊?你也是长男的朋友。”

  “我还要继续观察那个柳生白斩,要不你来帮我监视,帮长男报仇的事情由我来负责?”

  “算了算了,还是我来杀人,你来盯梢。”

  对东洋希子来说,杀人肯定是比盯梢要简单的。

  而对白晨,不管是杀人还是盯梢,都非常的简单。

  “好了,今晚应该不会有杀手了,你们安心吧,我们先去忙我们的事情了。”

  “白晨、希子,你们说过的,给那个女孩十分钟的时间。”

  “好吧好吧,给她十分钟,我保证。”

  白晨和东洋希子都没想过现在就抓住柳生白斩,白晨肯定是要放长线钓大鱼的,自己没必要去做那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姐夫,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啊?难道是黑帮吗?你怎么会惹上他们的?”

  “别胡说,他们是我的朋友,他们不是坏人。”

  “不是坏人?随随便便就要杀人,还不叫做坏人吗?”

  “别忘记了,他们还救了你。”

  田广伢子回想起白晨那用微笑的面孔,做着残忍的事情,便觉得毛骨悚然。

  “姐夫,他们不会杀了我们灭口吧?”

  “他们会不会杀我们灭口我是不知道,如果你再不叫医生,我就要流血而亡了。”

  “啊,对不起……对不起姐夫。”田广伢子立刻就想起了正事,这才想起河田长男先前用手掌帮她挡刀的事情,心中却是窃喜不已。(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