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零九十三章 姐夫与小姨子

第两千零九十三章 姐夫与小姨子

  白晨和东洋希子赶到医院,看到手术室外娜美正和一个女子坐在一起。

  娜美看到白晨到来,立刻跳下椅子,跑向白晨和东洋希子,抱住两人的大腿,脸上还带着泪痕:“白晨叔叔,希子阿姨。”

  白晨心头咯噔一下,难道河田长男伤的非常严重?

  如果早知道是这个结果,就不应该答应河田长男,帮他改装机车了,没想到却是害了他。

  “你好,你就是伢子小姐吧。”东洋希子和白晨来到田广伢子的面前,打量着眼前的女子,大概三十岁左右,略显清瘦,不过皮肤很白,也很漂亮。

  用白晨和东洋希子的眼光来看,她如果和河田长男在一起,那就是美女与野兽的组合。

  “你们好,你是希子小姐吧。”田广伢子看着东洋希子的眼神虽然有礼,不过明显带着几分审视,还有敌意。

  看来她的确喜欢那头西伯利亚熊,这是白晨和东洋希子的结论。

  “这位是?”田广伢子看向白晨。

  “你好,我是白晨,是长男的朋友。”白晨与田广伢子握了握手:“长男的伤是不是很重?”

  啊……

  突然,手术室里传来河田长男的惨叫声,白晨不由得松了口气。

  这家伙惨叫都这么中气十足,看来是没有生命危险。

  “伢子小姐,能说一下长男的情况吗?”白晨问道。

  “你们和长男一样,都是暴走族的同伴吗?”田广伢子看了眼东洋希子,看东洋希子的打扮,她大概就已经能够猜得到了,东洋希子的这身打扮实在是太有辨识度了。

  当然了,田广伢子在乎的还是东洋希子的这身打扮太有女人味。

  “你知道长男是……”

  “是的,我知道长男的事情,很早以前就知道。”田广伢子点点头说道:“以前娜美还小,所以我也住在姐夫的家里,帮助姐夫照顾娜美……当然了。我们不是你们想象中的那种关系。”

  田广伢子在说明之余,似乎是担心白晨和东洋希子误会,又多加了一个解释。

  “有一段时间,姐夫白天在店里打理生意。然后傍晚出门,很迟才回来,我原本以为姐夫是在外面遇到了……”

  田广伢子的话又顿住了,白晨和东洋希子都听的出来,她这话里带着几分酸味。

  不过想也想的到。田广伢子能和河田长男住在一起,如果只是为了照顾娜美,那太说不过去了,毕竟孤男寡女,如果只是偶尔来做客的,那还可以理解,可是如果是常住的话,难道不怕别人说闲话吗。

  要知道,如本在某些方面,还是很传统的。国人大部分都被某些影视剧误导了。

  特别是姐夫与小姨子这种关系,妻子难产死了,小姨子住到姐夫家里,任何人都会想歪掉。

  如果不出问题,那才是真的有古怪。

  当然了,从河田长男这方面来看,他是没问题的。

  而田广伢子显然是对自己的姐夫也有好感,甚至不只是有好感那么简单。

  田广伢子整理了一下词汇,又继续说道:“有一天晚上,我跟着姐夫出门。发现姐夫和一群暴走族在一起,而且还换上了暴走族的服装。”

  “其实长男只是因为情绪有些压抑,飚车也只是为了发泄心里的情绪,他没有组织什么暴力社团。”白晨为河田长男解释道。

  “我知道。姐夫是个和平爱好者。”

  白晨撇了撇嘴,没有去反驳田广伢子。

  和平爱好者这个词放在河田长男的身上,还真的不那么适合。

  自己和他第一次见面,他就要和自己玩死亡冲刺,这T..M的还叫和平爱好者。

  “不过姐夫并不知道我知道他的事情。”

  “咳咳……还是说一下这次的情况吧。”东洋希子打断了田广伢子的话。

  田广伢子有些不满的看了眼东洋希子,她原本是打算说一下。她和河田长男的一些事情,如果可以的话,最好能够让东洋希子知难而退。

  “姐夫今晚很早就出门了,说是约了两个朋友出来玩。”

  “就是我们约的长男。”白晨说道:“可是他是怎么出的车祸?”

  “我也不是很清楚,我接到通知的时候,就是姐夫出了车祸,据说现场有爆炸发生,还有伤亡出现。”

  “针对长男的?”白晨和东洋希子都皱起眉头,难道是罗生奈良的事情还没解决?有其他的妖怪上门寻仇,知道河田长男与他们有关系,就找到了河田长男?

  “不是不是,是姐夫骑着机车的时候,突然遇到了爆炸,然后就出了车祸。”田广伢子连忙说道。

  白晨和东洋希子对视一眼,不由得苦笑起来,原来是自己想多了。

  不过河田长男也真够倒霉的,这种事情都能让他遇到。

  就在这时候,手术室的门开了,河田长男被推了出来,看起来是动了一场小手术,右臂包着石膏,左腿也是石膏,身上还有十几处抹了碘酒的小伤口。

  看河田长男的样子,似乎还是很有精神头。

  “希子、白晨,你们总算来了……我差点就要死在手术室里了,你们知不知道,他们居然不给我打麻药。”河田长男看到两个人,立刻就抱怨起来。

  “闭嘴,你这个混蛋。”东洋希子瞪了眼河田长男,河田长男对他们抱怨,可是显然是忘记了娜美就在旁边,娜美真的以为河田长男有多危险,双眼水汪汪的看着河田长男,似乎又要哭出来了。

  “爸爸,你不要死。”娜美抽泣的看着河田长男。

  “爸爸不会死,爸爸不会死……”河田长男连忙解释道。

  白晨上前去,看了眼河田长男身上的伤,皱了皱眉头:“长男,你这伤是爆炸冲击造成的吗?”

  “摔的……”河田长男回答道:“当时我正好经过一个运油罐的卡车,突然就发生了爆炸,说真的,我都以为自己死定……”

  咳咳——

  河田长男连忙改口:“差点差点……就是在地上滚了几下。”

  “你身上的这伤……似乎不止是摔伤和擦伤。”

  河田长男有些犹豫,嘴上张了张,又欲言又止。

  “姐夫,到底是怎么回事?”

  “伢子,你也累了,你先回去休息吧,把那没带回去,我没事的。”

  “那怎么可以,你不能没有人照顾。”

  “不用了,这里有护士。”

  “是啊,这里有护士就够了,我刚才看到好几个漂亮的女护士,晚上要是上卫生间不方便,正好可以找护士帮忙。”东洋希子这纯粹就是火上浇油。

  田广伢子双眼都要喷出火,盯着河田长男的眼神里,都似要杀人一样。

  “我决定了,晚上就由我来照顾姐夫。”田广伢子严肃的说道。

  “那怎么可以,娜美怎么办?你总不能让娜美也在这里熬夜吧?”

  “我会让妈妈过来接娜美的。”田广伢子不为所动的说道。

  白晨和东洋希子都捂着嘴,在后面偷笑不已。

  “你们有什么事稍候再说,我要送病人去病房了,他需要休息。”推车的护士很不爽的说道。

  田广伢子似乎已经把所有的护士全都列为自己的敌人,恨恨的瞪了眼那护士,不过还是让开了一条路。

  东洋希子似乎觉得这把火烧的还不够旺,在后面对白晨道:“白晨,你们男人是不是都对女护士抱有某种幻想?”

  “根据一项调查显示,百分之九十五的男性都对女护士抱有幻想。”

  “姐夫是那百分之五的!”田广伢子突然回头说道。

  “哦是吗?”白晨微微笑起:“百分之五的男性都对女护士进行过追求。”

  而娜美则是进行了神补刀,她抬头看着白晨:“白晨叔叔,你是说我会有一个护士妈妈吗?”

  扑哧——

  田广伢子的身子已经开始摇晃起来,立刻就大步的追上推车上的河田长男。

  白晨和东洋希子对视一眼,白晨摸着下巴,沉吟的说道:“奇怪了,他那小姨子怎么会看上他?”

  “我也觉得奇怪,那家伙那么大男子主义,怎么会有女人喜欢他。”

  “可能是他的小姨子眼神不好吧。”

  “我们要不要去提醒一下伢子小姐?毕竟看着一个那么漂亮的女人落坑里,实在是太残忍了。”

  “我也这么觉得。”

  “白晨叔叔、希子阿姨,你们在说什么?为什么娜美听不明白?”小娜美疑惑的看着两人。

  “娜美,你觉得你伢子阿姨好不好?”

  “好啊,当然好啦,希子阿姨,你为什么这么问?”

  “怎么个好法?”

  “娜美阿姨每次来,都带我买好吃的。”

  孩子的想法永远是最纯真的,而他们纯真的方式也是最直接的,吃。

  白晨和东洋希子牵着娜美,来到河田长男的病房。

  刚进病房就看到田广伢子在一旁拿着尿壶:“姐夫,你要不要方便?”

  “我自己可以……我自己可以来,不用你,真的不用你,你带娜美回去吧。”

  “你伤的这么重,怎么可以自己来?我知道了,你是不是等我走后,就找女护士帮忙?姐夫,你怎么可以这样,你不能随意的给护士添麻烦。”

  看着河田长男欲哭无泪的样子,白晨和东洋希子全都是幸灾乐祸的表情。(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