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零八十章 治疗

第两千零八十章 治疗

  三魂为主,分天魂、命魂、神魂,人死去后魂离体,有可能滞留在死地,如果人还未死而失去意识,则会跟随躯体徘徊。

  而魄则会分散,去往熟悉或者印象深刻的地方,七日之后便会散尽归墟,也就是所谓的魂飞魄散。

  如果生前带着执念,那么则会化为怨气转化为怨魂。

  不过如果三魂被打散,那么就无法化为怨魂,只会渐渐消散。

  如今千鹤御门的情况就是如此,肉身被损坏,却没有完全死掉,所以三魂还保留完整。

  白晨坐到千鹤御门的面前,河田长男看了眼千鹤御门,嘴里咕噜了一声:“好漂亮的女人。”

  其他人也只是稍微看了眼河田长男,对于河田长男的这句话倒也没太放在心上,虽然河田长男此刻说这番话实在是不适时宜,可是河田长男说的也没错。

  基本上男人第一次看到千鹤御门,也都是这句话。

  千鹤御门可是有最美巫女的称号,而她可不只是最美的巫女。

  千鹤御门的容颜,即便说是祸国殃民,也毫不为过。

  白晨手指摸过千鹤御门眉心的那道血痕,这道血痕不过一截指头长,可是却不是利器所伤,而是被人用特殊的手段,直接把千鹤御门的大脑停顿,也就是脑死亡。

  这种手段可以直接让千鹤御门的灵魂完好的脱离肉身,而不会因为突然死亡导致魂飞魄散,当然了,对方这么做可不是为了千鹤御门,而是为了保证千鹤御门灵魂里的妖怪可以完整无缺的释放。

  不过这也给了千鹤御门喘息的机会,虽然脑死亡,可是身体机能却依然完好运转。

  而后有李妍的真气,吊住了千鹤御门的一口气,一直拖到白晨的到来。

  “御门有救吗?”千鹤泷低声问道,脸色更是充满了忧虑。

  毕竟千鹤御门是她的女儿。她再骄傲,在这个时候也不敢冲撞白晨。

  白晨点点头:“问题不大。”

  白晨的掌心摁在千鹤御门的头顶上,将自己的力量送入千鹤御门的体内。

  千鹤御门的头发开始疯长,而她眉心的血痕也在渐渐的消失。

  “将她的七魄放出来。”

  千鹤泷稍稍犹豫了一下。便打开了瓷瓶,只见七个虚无的魄立刻就从瓷瓶里飞出来,向着外面冲去。

  “快……她们要逃!”千鹤泷想要约束也已经来不及了,眼见那些魄就要逃出屋子,突然就见到那七个魄像是撞在墙上一样。被弹了回来。

  千鹤泷露出一丝惊讶,她根本就不明白,白晨是怎么做到的。

  只是心中暗道:“中华的道法果然是博大精深,自己过去倒是小瞧了华夏道法。”

  华夏道法博大精深倒是不假,可是白晨却不是用道术,而是直接封闭了周围的恐惧。

  不管是人还是魂魄,想要在白晨不允许的情况下进出,那都要白晨点头才行。

  “天魂归首!本法无踪,来!”白晨一指点在千鹤御门的眉心上。

  白晨倒也不用让三魂七魄融为一体,只要各安天命即可。

  三魂七魄合一则为灵魂。有意识有思想有情感,可是如果只是单一的魂或者魄,则就是纯粹的思想或者情感的能量体。

  有些时候,一些死而复生的人在复活后,失去了某些情绪或者情感,甚至是失去了记忆又或者智慧,那就是魂魄缺失的缘故。

  当初白晨在首都的时候,所复活的郎屛,就是因为缺少了灵魂,导致郎屛失去了所有的记忆与智慧。当然了,在白晨的帮助下,郎屛并不是傻子,而是一个全新的生命。就似一个新生儿一样。

  不过千鹤御门的魂魄都在,所以对白晨来说,反而要简单许多。

  “命魂归心……”

  “神魂归气……”

  三魂入体,千鹤御门的脸色开始好转,脸颊也变得红润起来,至少她现在已经可以自主的运行身体机能。不用再靠外来的真气续命。

  最主要的是,千鹤御门的大脑意识,已经被激活,然后就是七魄。

  七魄是记忆、智慧和五感,虽说任何一个丢失都不致命,却也是相当麻烦。

  白晨一个个的将之送回千鹤御门的体内,在完成了治疗后,白晨看了眼紧张兮兮的众人。

  “不用那么绷紧了神经,已经好了。”白晨淡然说道:“不过要记住,你这女儿三魂七魄都被打散了,以后睡觉的时候,最好是在脑门上贴一个安神符,免得魂魄不小心跑出来了。”

  千鹤泷愣了一下:“那怎么不在之前就把魂魄归一?”

  “额……我不擅长,你也不早提醒我。”白晨很无奈的耸耸肩,就好像是在说,这不是我的错一样。

  千鹤泷却是哭笑不得,这人明显就是在报复自己先前失礼的事。

  可是她现在还不能生气,谁让对方救了自己的女儿呢。

  三魂七魄归体,算是救活了自己的女儿,倒是没什么大碍。

  不过正如白晨说的那样,要是睡觉的时候,不小心跑出来一两个魂魄,的确是很麻烦的事情,当然了,仅仅是麻烦而已。

  “多谢白先生的帮助。”千鹤泷没发什么牢骚,冲着白晨鞠躬行礼。

  “这边的事情已经解决了,我现在想问你们一个事情。”白晨说道。

  “白先生请说。”

  “你们认不认识一个叫做东洋希子的巫女。”

  “东洋希子?六大神社之中,没有东洋这个姓氏,也没有这个巫女。”千鹤泷摇了摇头说道。

  “会不会是第七个神社!?”李妍突然大叫起来。

  “第七个神社?”白晨露出一丝意外:“能详细的说一下吗?”

  李妍立刻就把事情的始末说了一遍,白晨皱起眉头,与河田长男对视一眼。

  “那就是说,希子是第七个巫女,而且她的体内封印着鸦天狗?”

  “糟了……如果那个罗生奈良找到希子,会不会也把她杀了?”河田长男立刻就担心的说道。

  “现在看来,在酒店里发生打斗的人,就是希子的家将,而她的家将里,也出现了叛徒。”

  白晨的这个推测让众人都担心起来,现在平安神社出现了叛徒,阴隆神社也出现了叛徒,就连神秘的第七个神社也出现了叛徒,就连其他六个神社都不知道第七神社的人,可是罗生奈良却知道,并且还收买了第七个神社的家将。

  “白晨,现在怎么办?”

  “关键是,这第七个神社到底是什么神社,我们现在连个名字都不知道,根本就无法知道希子的行踪,她到底是在家将的保护中,还是已经落到罗生奈良的手上了,又或者已经……死了。”

  白晨眼睛一转:“对了,不是说平安神社还有一个巫女吗,似乎还未被罗生奈良得手,去把弥生神乐叫过来,反正现在千鹤家的封印妖怪已经被释放了,也不用担心再相互吞噬了,这边人手也齐,如果罗生奈良和他的手下再来袭击,那么也有足够的力量保护弥生神乐。”

  “白晨,那希子怎么办?”

  “我们现在什么线索都没有,只有以守待攻,只要抓到罗生奈良,那么就能够从他的嘴里知道希子的下落。”

  “唉……希望如此,我能帮上什么忙吗?”河田长男开口问道。

  “唔……看戏。”

  李妍立刻通知了陈莲娜,并且让她小心一点,遇到危险立刻给他们发信息。

  千鹤泷看了眼白晨:“白先生,你确定我们有足够的人手能够击败罗生奈良吗?先不说他,单单是他的手下妖怪,我们就很难抵御。”

  “先不说我自己,单单是比人手,我就不觉得罗生奈良能够占到便宜。”白晨自信的说道。

  “最好如此。”千鹤泷收回怀疑的目光,当然了,她倒不是真的相信白晨,只不过白晨的确算是一大助力。

  如今局势不容乐观,罗生奈良的强势出现,六大神社摇摇欲坠,似乎随时都有覆灭的可能。

  就连她这样的上代巫女,也要出来接管局势,可是依然难与罗生奈良以及他的手下妖怪抗衡。

  六大神社分立独守,而且内部又不知道有多少的叛徒,更是让局面非常不利。

  就在这时候,白晨接到李玲的电话。

  “老师,我们查到一个有趣的东西,你有兴趣知道吗?”

  “哦?你们查到什么了?”

  “日本神话背后的真相。”

  “真相未必是真相,有可能是蒙骗后代世人的故事而已。”

  “可是我们对这个真相非常的认可。”李玲肯定的说道。

  “你先告诉我,你们是怎么查到的。”

  “能力!我们可不是小孩子!虽然我们没学你的武功,可是我们却学到了你的智慧,老师你现在怀疑我们,就是怀疑你自己。”

  “好吧,将你们查到的真相发给我。”

  白晨倒是很期待,这些小孩子能够查到什么。

  白晨当初布置出这个任务,并没指望他们能够有什么作为,而是一个简单的考验,不管是否能够查到有用的线索,都是他们的一个试炼机会。

  片刻后,白晨就收到了李玲发过来的信息。

  白晨看着李玲发来的信息内容,深吸了一口气。

  “李妍,给陈莲娜电话,问问她出发了没有。”(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