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零七十七章 阴谋的气息

第两千零七十七章 阴谋的气息

  白晨和河田长男进入酒店,这家酒店就是从剁手帮社团小弟提供的线索。

  白晨直接来到前台,前台是一个漂亮的服务接待小姐。

  “你好先生,请问有什么能够帮你们的吗?”

  白晨拿出一个证件,放在前台接待小姐的面前:“我们是警察,有一起案子需求你的配合。”

  接待小姐的眼中有些迷茫,神色迷离,白晨突然打了个响指,接待小姐立刻就回过神。

  “好的,请问需要我怎么配合你们?”

  河田长男疑惑的看了眼白晨,低声对白晨道:“催眠吗?”

  白晨做了个噤声的动作,露出神秘的微笑。

  “我们需要你查一下,最近几日里,是否有一个脸上有刀疤的人入住酒店。”

  “是的,我记得五天前,的确有一群人入住酒店,其中带头的人脸上那个就有刀疤。”

  因为脸上有刀疤,所以让接待小姐印象很深刻。

  “他们退房了吗?”

  “两天前就已经退掉了。”

  “帮我查看一下他们的信息,他们的身份信息。”

  “好的。”

  接待小姐在面前的电脑上操作了几下,两分钟后,接待小姐道:“那个刀疤男的名字是冈本大隆,现年三十九岁,北海道人氏,身份证号码是xxxx,无业。”

  接待小姐把那些人的身份信息全部都告诉了白晨和河田长男,并且还把他们的信息打印了一份资料交给两人。

  两人先后过目了资料后,河田长男摇了摇头:“单有身份信息没用。”

  突然,白晨的脑海中升起一个念头:“他们是用现金结账的还是信用卡?还是银行卡?”

  接待小姐又查询了一下:“是银行卡,这张银行卡是一个名叫大田实业的公司账户,公司负责人名叫东洋希子。”

  “什么?东洋希子?”

  白晨和河田长男对视一眼,都露出惊讶之色。

  “难道希子是那个大田实业的股东?然后那些人想要谋夺希子的股份?”

  两人想了想,白晨又问道:“现在他们的房间是否还有人入住?”

  “没有人入住。”

  “他们原本是住在哪个房间的,我们想要去他们的房间里看看。”

  “他们分别住在00721、00702、00703和00704,全部都是双人间。”

  接待小姐又递给白晨几张房卡:“这是这几个房间的房卡。”

  “好的。感谢您的配合。”

  白晨接过房卡,表示感谢过后便转身离去。

  “等等……”突然,接待小姐叫道。

  “怎么?还有什么事吗?”

  “请问,那位先生。能要您的电话吗?”

  “我的吗?”白晨正打算给这接待小姐的电话。

  可是接待小姐却摇了摇头:“不,是那位先生的。”

  说完,接待小姐的脸上露出娇羞的浅笑,有些不敢去接触河田长男的目光。

  白晨的脸立刻就黑了下来,自己是自作多情了。

  “不行。我们在出勤任务中。”白晨黑着脸说道。

  “哈哈……”

  在进入电梯后,河田长男终于爆发出一阵狂笑,肆意的嘲笑着白晨。

  “那个女孩的眼神肯定不大好,她居然会看上一只西伯利亚大狗熊。”

  “我倒是觉得她的眼光还不错。”河田长男理所当然的说道。

  “不过那个女孩似乎不错,你有没有想法?”

  “我会考虑一下的,如果希子的事情能够圆满的解决。”

  “不用考虑了,希子的事是希子的事,你的事是你的事,不要混为一谈,很难得能够遇到一个眼神不大好的。而且你现在又是单身。”

  “你这叫什么话,什么叫眼神不大好?”

  白晨和河田长男找到了那几个房间,虽然人已经走了,不过还是有希望能够找到一些参与的线索。

  这取决于清洁员是否把房间打扫的足够干净,白晨和河田长男首先进入的就是刀疤脸的房间。

  “这才是正常人住的房间。”河田长男意有所指的说道。

  显然,他先前去过白晨的客房后,就对白晨住的超级豪华客房耿耿于怀。

  那种客房,他的寿司店一年的收入,恐怕也就够住几天。

  “你要是想住,就来我的房间住几天。反正我的房间大的很。”

  “如果是一个女人向我发出邀请,我很乐意,可惜你不是女人。”河田长男撇撇嘴说道:“倒是先前那位接待小姐,的确很漂亮。”

  “你在与那个女人确立关系之前。最好先考虑一下娜美是否接受。”

  “娜美可是一向很懂事的。”

  “希望如此。”

  “咦……白晨,你过来看。”河田长男突然蹲在客厅的沙发上,这沙发是豹纹人工皮革,不过上面有一条并不明显的划痕,如果不仔细看的话,会被这豹纹的色彩掩盖掉。

  “这是……”

  “这是武士刀切开的。”河田长男说道。

  “武士刀吗?”白晨摸了摸下巴。

  “这里曾经发生过打斗?”河田长男看向白晨。

  “何止是打斗。”白晨的目光变得凌厉:“就在不久之前。这里刚死过一个人。”

  白晨看向地板:“你不觉得这块地毯与这个客房的布置格格不入吗?而且特别崭新。”

  河田长男皱了皱眉头:“你的意思是?”

  “这块地毯是刚刚换上去的,而且是这里的住客换的。”

  “为什么?”

  “这还不简单,因为原本的地毯沾了某些东西,比如说血迹。”

  “这是双人房,也就是说,其中一个人把另外一个人杀了?”

  “大概吧,也有可能是房间里的两个人把其他人杀了。”

  白晨和河田长男检查过房间的每一个角落,河田长男再次说道:“一共三处划痕,墙壁上一处,沙发上一处。门框上一处。”

  白晨站在房间的正中央,开始用手指比划起来,似是在回忆着当时的画面。

  河田长男看着白晨的动作,心中暗道。难道这样子真的可以知道他们当时是如何打斗的吗?

  河田长男当然无法理解白晨,白晨的脑海中形成一个画面,并不是那么的清晰,只能是迷迷糊糊的动作。

  “奇怪了,这两个人的实力挺强的。可是他们的刀法却毫无杀气。”

  白晨露出疑惑之色,河田长男更加费解:“什么意思?”

  “就打个比方,刀是以杀人为初衷的,而这两个人却把刀使成了木剑,你可以想一下,用木剑要打多久才能打死一个人?”

  “那就是说,死者是被痛殴死的?”河田长男疑惑的看着白晨。

  “不是,这只是比喻,是说真正的杀人术和这两个人使用的刀法,有进攻力却没有杀伤力。日本的刀法讲究的都是快准狠,攻势迅猛刚厉,有进无退,可是这两个人的刀法却处处忍让,实在是太奇怪了。”

  “也许他们只是为了对练,不小心把对方杀了呢?”河田长男提出自己的观点。

  不过心中还是对白晨的推测有些怀疑,毕竟只评价三个痕迹,就能推测出当时的画面,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不,以他们的刀法。如果不是故意杀死对方,根本就无法杀的死他们,就好比你拿着木剑把一个人打死了,你觉得有可能是你失手打死的吗?”

  “我无法理解你说的刀法。”河田长男说道。因为他到现在还不确定这里是不是真的死了人。

  河田长男看了眼四周:“你说他们使用的刀法不是为了杀人用的,如果不是为了杀人,那这种刀法留着做什么?”

  “对啊……如果不是为了杀人用的刀法,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

  白晨不禁深思起来,不管是剑法还是刀法,最终的目的都是为了杀人而存在的。

  不为了杀人。那还用什么刀剑?学什么剑法?

  突然,白晨似是想到了什么:“也许他们的刀法所杀的并不是人。”

  “什么意思?”

  “这个世界上除了人类之外,还有其他的黑暗生物,比如说吸血鬼和狼人。”

  “你是说这两个人的刀法是为了对付吸血鬼和狼人?”

  “不完全是,准确的说是为了对付妖怪的,日本本土的妖怪。”

  “那些传说中的妖怪?”

  白晨眉头紧锁着:“我想我可能知道了希子的身份了。”

  “希子的身份?她除了是一个私人拳击教练之外,还有其他的身份吗?”

  “我原本也以为她只是普通人,现在看来,她并不是一个普通人。”

  “她到底是什么人?”

  “巫女。”

  “她会法术吗?”

  “不知道……应该会吧,我前段时间刚刚遇到了几个巫女,而且我还从那几个巫女的嘴里,知道了一个大事将要发生,我担心希子会牵连到这其中。”

  “什么大事?希子有危险?”

  “可能吧……刀疤脸和其他寻找希子的人,有可能是她的家将武士,可是希子却在躲避他们,那么有可能这些家将武士背叛了希子和她的神社。”

  “听起来像是一个巨大的阴谋。”

  “是的,一个非常巨大的阴谋,你确定要继续追查下去吗?”

  “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现在退出还来得及,我会帮你找到希子,并且保护她,而你即便退出,我也觉得这是正常而且明智的选择。”

  “白晨,希子不只是你的朋友。”

  “那好吧,就让我们将这个阴谋挫败。”(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