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零五十五章 绑架

第两千零五十五章 绑架

  龙颜石太郎的心情完全写在脸上,整张脸都充满了阴翳。

  不只是因为他多年的计划被人破坏,更因为那个人。

  那个凌驾在他头上的那个人,就连这个手下,都是那个人的眼线。

  这个手下先前那番话,分明就是在警告自己。

  可是即便明知道这个手下是别人的眼线,他也不敢动。

  因为那个人实在是太可怕了,即便是如今已经掌握着数百人的龙颜石太郎,依然不敢去忤逆那个人的命令。

  龙颜石太郎曾经只是一个小混混,不过他的命运在遇到那个自称为‘鬼丸’的人后,就发生了改变。

  先是龙颜石太郎的仇家一个个的死掉,然后是他的竞争对手,龙颜石太郎也从一个籍籍无名的小弟,一步步的成为东京区黑帮大佬。

  这些年来顺风顺水,也让龙颜石太郎有些忘乎所以,可是一直到鬼丸社团最强大的竞争对手的覆灭,龙颜石太郎就彷如一盆冷水从头浇下来一样,瞬间就清醒了。

  鬼丸社团的对手近石社团原本是东京区最大的社团,拥有着近千人的社团,从事着走.私、贩.毒、赌场以及情.色交易等行业,而且就连政界也有非常强大的关系网,比起如今的鬼丸社团还要强大不少。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近乎无敌的社团,在一夜之间,所有的头目以及他们的家人,全都莫名其妙的死了,不论老幼,不论男女,无一幸免。

  而他们的全都是自杀身亡。并且大部分都是有证可查的自杀事件。

  就连襁褓中的婴儿也没有幸免,那些父母带着他们跳楼或者跳海。

  一夜之间死了数十个人。这可是非常重大的事件,也引起了当局的重视,可是调查持续了半年的时间,却毫无所获。

  鬼丸社团也是在那时候,将近石社团取而代之,一跃成为东京区最强大的社团。

  龙颜石太郎也是少数几个知道那件事真相的人,当时鬼丸社团被近石社团压的喘不过气来,龙颜石太郎亲自求到那位鬼丸大人,而鬼丸大人只说了一句话:“你可以走了,明天近石社团将不复存在。”

  就这一句话。让近石社团在一夜之间分崩离析。

  正是那句话,也让龙颜石太郎记忆犹新,他不明白,自己所膜拜的那个人,到底是人还是鬼。

  而这些年来,每当他为鬼丸做一件事,那么鬼丸也会为他做一件事。

  只是。过去的每一件事,龙颜石太郎都是历历在目,每一件都不似人类所为。

  不管是鬼丸为他做的事情,还是他为鬼丸做的事情,每一件都充满了血腥与残酷。

  龙颜石太郎不喜欢一直被人牵制,哪怕是鬼丸也不例外。

  每一次他有些想法的时候,鬼丸都会用实际行动告诉他。自己的可怕。

  而每一次也总会让龙颜石太郎对鬼丸越发的忌惮。或者说恐惧。

  龙颜石太郎将手下全部遣退,一个人在房间里度来度去。

  突然。龙颜石太郎的脚步一顿,想起刚才那个人的话:“那个中国队的队长,她能帮我除掉鬼丸吗?”

  兔死狗烹,雁尽弓藏,如今自己已经是东京区的社团老大,已经不需要鬼丸了。

  所以,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继续留着这个定时炸弹。

  “也许可以让他们两败俱伤,最好是同归于尽!”龙颜石太郎的眼中放出一丝豪光,带着几分欣喜与兴奋。

  这些年来,他一直在伺机而动,一直在寻找鬼丸的弱点,或者是能够对付鬼丸的人。

  如今却是让他看到了希望,而且这个人似乎还得到了鬼丸的认可。

  ……

  白晨和酒多安奈站在东京塔的顶端,眺望着远方。

  东京铁塔是1958年建好的,虽然是以埃菲尔铁塔为范建造的,同样的建筑风格,不过又比埃菲尔铁塔高8.6米,耗材少一半,只用了一年半的时间就建好了。

  时至今日依然是东京第二高建筑,曾经因为地震,早晨了轻微倾斜。

  在这里可以眺望整个东京地区的市容,不过白晨此刻却没什么心思去眺望东京的景色。

  因为他发现自己被人跟踪了,这让白晨非常的不爽,不过他现在又担心会牵连到酒多安奈。

  “看来应该给这些人一些教训。”

  “什么?白晨君,你在说什么?”酒多安奈正在通过望远镜眺望景色,没听清楚白晨的话,不由得回头看向白晨。

  “没什么。”

  “白晨君,你看,那里就是涩谷,东京最为繁华的地段。”

  “安奈,我下午有点事情,我想我应该告辞了。”

  “啊……你现在就要离开吗?”安奈的脸上露出一丝不舍。

  她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开心了,工作的压力让她喘不过气来,而近期因为失业,更是让她的心情积郁。

  这个只是一面之缘的中国人,却给她一种很特别的感觉,安全、宁静。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也许是在电车上对自己的帮助吧。

  “是啊,突然记起来的事情,我需要去处理一下,抱歉……安奈。”

  “白晨君,可以把你的电话留给我吗?”安奈凝视着白晨,面颊有些发烫,双眸如春雪般干净,唇红齿白,带着一股清新自然的美丽。

  白晨愣了一下,点点头:“当然。”

  白晨在留下电话后,便匆匆离去了。

  白晨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小巷,而背后的人也跟着他。

  白晨估计的找到一个较为偏僻的小巷子里,然后眼前一黑,一个黑袋子就套在了他的头上,紧接着就听到一阵刹车声,他被推入车内。

  半个小时后,白晨感觉到车子停了下来,白晨被人从车子里拉了出来。

  当白晨头套被摘下来的时候,看到一个中年男子站在自己的面前,周围还有十几个光膀子纹身社团成员,每个社团成员都拿着武士刀,凶神恶煞的看着白晨。

  “就是他吗?那个破坏了我的计划的中国人?”龙颜石太郎瞥了眼白晨问道。

  “可以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吗?还有,这里是哪里。”

  龙颜石太郎眉头一拧,这家伙是蠢还是粗神经?难道这都看不出来吗?

  “你会说日语?”

  白晨看了眼周围,问道:“你们是黑帮?”

  “看来你也不是很蠢。”龙颜石太郎冷笑一声。

  “我觉得愚蠢的是你们,你们不该把我绑到这里来。”白晨盘腿坐了下来,虽然身上被绳子捆绑着,可是却一点都不在乎。

  “是吗?我可不这么认为。”龙颜石太郎也坐到了白晨的面前:“想要少吃点苦头,就把你的银行卡密码告诉我。”

  龙颜石太郎拿着白晨的钱包,拿出几张卡,有些惊喜,他发现其中有一张卡是超级富豪才有的卡,他以前在一个政客的手上看到过:“看起来你很有钱。”

  “这是绑架吗?”

  “可以这么说。”龙颜石太郎点点头:“你破坏了我的计划,所以你需要付出一点代价,钱,或者是你的手脚,你选择吧。”

  “你知道我是谁吗?”白晨轻蔑的看了眼龙颜石太郎。

  龙颜石太郎突然豪声大笑起来:“你并不是我的第一个客人,也不是第一个对我说出这句话的人,不过那些人大部分都因为自己的骄傲死了,而我还活着。”

  “你也不是第一个试图谋夺我的钱的人,而他们的下场也都很惨。”

  “你要明白,这里是东京,在这里我说了算。”

  “对我来说,哪里都一样。”

  白晨淡然说道:“我从不接受威胁,而且没有人威胁的了我。”

  龙颜石太郎依旧是那副不以为然的态度,向手下勾了勾指头,身边的手下立刻将一把手枪放到龙颜石太郎的手上。

  龙颜石太郎给手枪上膛,然后对准白晨的脑门。

  “现在呢?”

  白晨抬起头,目光始终没有改变:“我说过,没有人威胁的了我,而大部分将枪口对准我的人,通常只有一个下场。”

  “哈哈……你太自信了,中国人。”龙颜石太郎的手指已经放到了扳机上。

  白晨始终面不改色的看着龙颜石太郎,龙颜石太郎不禁有些诧异,以往那些人,不管多么有钱,不管多么的位高权重,在他的威胁下,没有一个不怂的,全都跪地求饶,唯独眼前这个中国人,始终面不改色的面对他的死亡威胁。

  难道这家伙真的不怕死?

  还是说他另有依仗?

  不过自己也不打算杀他,至少在把他的巨额遗产弄到手之前。

  不过这个中国人既然敢于挑衅自己,那么就应该给他一点教训,毕竟自己的权威是不容挑衅的。

  龙颜石太郎将枪口向下移动,对准了白晨的肩膀:“你必须受到惩罚。”

  “只要你敢开枪,你一定会死。”

  “那我就看看,你如何让我去死。”

  龙颜石太郎扣动了扳机,他想要看到,被废掉一条手臂后的白晨,是否还能面不改色。

  嘭

  枪口喷出一道枪火,只是,白晨纹丝未动,子弹却不知所踪。

  龙颜石太郎愣了一下,看到白晨肩膀上一点伤都没有,打偏了?还是空包弹?(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