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零五十三章 ********

第两千零五十三章 ********

  日本的地铁之拥挤,可谓是冠绝世界,特别是早晨。

  即便是白晨,也是费尽心力,勉强挤入车厢内。

  白晨从首站坐到尾站,又从尾站坐到首站,听着日本人的日语交谈。

  对白晨来说,这就相当于听力课,过了早高峰期,车厢内渐渐宽松下来,不过还是有不少的人。

  白晨坐在椅子上,一个穿着职装的女人挤到白晨的前面,白晨只是稍稍抬头看了眼这女人,那女人的脸色有点潮红,轻咬着下唇,再侧目看了眼,在人群中又跟着挤过来一个老头,眼睛一直盯着这女人。

  这老头紧挨着女人,用他的皮包挡住一只手,然后偷偷的朝着女人的臀部抓去,!

  咔嚓——

  白晨毫不犹豫的将这老头的手腕折断,老头惨叫一声,愤怒的转向白晨。

  “混蛋,你干什么!?”

  白晨淡然看了眼老头,用英语道:“你在说什么?”

  老头迟疑了一下,同样用英语说道:“你为什么要打我?”

  “你在说什么?我什么时候打你了?”

  “你看看我的手,不是你干的吗?”

  白晨翻了翻白眼:“你的手怎么了?当然不是我干的,这里这么多人,请问谁看到是我干的了?”

  这老头刚才本来就隐蔽,车厢里人虽然多,可是却不可能有人看的到老头的举动。

  在日本有一个比较奇怪的电车文化,因为电车内的人比较多,而且发生s扰的事件比较多,所以大部分人在进入电车后,会将双手放在上面,拉住拉环或者护杆,为的就是证明自己的清白。

  如果有人的手是放在下面的,而又在这时候发生了s扰事件,那么警方会偏向于判定s扰成立。

  刚才这老头的手就是放在下面的,所以没有人看的清楚这老头干了什么。突然又听他叫喊,却是个个茫然不知。

  就在这时候,那个被s扰的女人指着老头道:“我看到了,他刚才手撞到护杆。然后他想勒索这位外国人。”

  “八嘎,你……你胡说……”老头满脸羞愧难当,全车厢的人都看着老头。

  不管是哪国人,都有自己的荣誉感,要是在本国人的面前丢脸也就算了。可是如果丢脸丢在外国人的面前,那就觉得是国耻一般,中国人如此,日本日亦如此。

  “你这混蛋,你能不能不要这么不要脸。”

  “都是你这种败类,让我们日本蒙羞。”

  身边不断的有人指责着这个老头,白晨与那女人对视一眼,彼此微笑着点点头。

  不过,到了下一个站点,白晨就下了电车。

  刚走几步。就听到背后传来那个女人的声音:“对不起,打扰了,非常感谢您的帮助,谢谢。”

  白晨回过头,只见那女人正对着白晨鞠躬道谢。

  “你也在这个站下车吗?”白晨微笑的看着这女人,用日语说道。

  女人看着已经离去的电车,脸上露出一丝失望,不过再看向白晨的时候,又露出一丝诧异:“你会日语吗?”

  “我会一些,并不是很流畅。”

  白晨心中一动:“有时间吗?我想请你喝杯咖啡。”

  这女的看了看时间。脸上有些犹豫。

  “如果没时间就算了,你现在应该赶着去公司上班吧。”

  “不,有时间。”女的小碎步的跑上前,伸手道:“请多多关照。我是酒多安奈。”

  “你好,我是白晨。”

  “刚才非常感谢白晨君的帮助。”

  “你已经感谢过了。”白晨对日本人的多礼,实在是有些无法忍受。

  “你不上班吗?”

  “我原本是去参加一个面试的,可是现在已经来不及了。”酒多安奈失落的说道。

  “如果刚才你不下车的话,应该来得及吧。”

  “不,我必须亲自向白晨君道谢。”

  走出地铁站。白晨就和酒多安奈聊起来。

  “其实我在学习日语,我喜欢用日语与人交流,这样可以促进我日语的水平,所以如果在我们聊天的时候,我有什么不正确的地方,我希望你能帮我指出来。”

  “当然了,我非常乐意。”

  “既然你先前要参加一个面试,那就是说你现在还没有一个工作,所以我想暂时的雇佣你,当我的向导,可以吗?”

  “不不不,我很乐意为白晨君效劳,不过请不要用雇佣这个方式,我希望我们是朋友。”酒多安奈低着头,脸上有些羞红。

  白晨笑了笑:“那好吧。”

  “白晨君是中国人吗?”

  “是的。”白晨点点头。

  “可是你的英语非常好,我都以为你是美国人。”

  “我曾经在美国留学一段时间。”

  “真羡慕白晨君啊,如果我也能有你这么好的英语就好了。”

  “多一门外语,就多一门技巧,不过我觉得你的英语也不差。”

  “不不不,我觉得白晨君的英语才好,我的水平太差了。”

  “你的口语并不差,发音的问题,是习惯上的弊端,短期内很难纠正,除非你有长时间的与美国人交流,就像是我,我说日语的时候,你一下子就能听的出非本国人。”

  “虽然白晨君的日语有些小瑕疵,可是已经非常好了。”

  “酒多小姐,你原本是做什么的?”

  “我想请求白晨君叫我安奈,可以吗?”

  “当然,安奈。”

  “我原本是老师,不过不久前刚刚失业,我现在必须努力的寻找工作。”

  “真巧,我也是老师,高中老师。”

  “白晨君,你是来日本旅游的吗?”

  “嗯,我是带学生来的,不过我很不负责任的把学生甩掉了,自己跑出来玩。”

  “去那边吧,那边有一家咖啡店。”

  两人找到咖啡店,点了两杯咖啡后,便畅聊起来。

  “安奈,你原本是要应聘什么工作的?”

  “我原本是打算去普雷斯酒店应聘大堂经理,这是我的档案和学历,请过目。”

  白晨接过酒多安奈的文件,大致的看了一眼:“你的资历有些差。”

  “这个我知道。”酒多安奈略微失落的说道,她从大学毕业后,当过两年的老师,然后就没有其他的经验了。

  这种资历要想应聘大酒店的重要职位,显然成功率非常低。

  而且酒多安奈的英语水平的确不高,在普雷斯酒店这种地方,掌握英语口语是非常重要的,因为酒店里大部分都是外国的旅客。

  大堂经理是需要与大部分游客交流与服务的,酒多安奈的英语水平,需要旅客去迁就她,而不是她去迁就旅客,这对一个大堂经理来说,就是最大的失职。

  不过酒多安奈的问题,白晨也没办法解决,她的水平就在这里,白晨无法帮她提高英语水平,这可不是朝夕就能够提高的,毕竟她不是白晨。

  当然了,如果帮她拿到大堂经理的职位也不难,可是让一个不适合的人去坐这个位置,恐怕她自己都干不了多久。

  大堂经理可是非常重要的职位,所承受的压力也非常大,如果一个旅客需要帮助,而大堂经理无法满足旅客的要求,甚至无法交流,那么就肯定要被投诉。

  “你为何不考虑一下其他的职位呢?或者是去其他公司面试,普雷斯酒店的大堂经理,这个职位不适合你。”

  白晨说的还是比较委婉的,其实主要还是酒多安奈没这个能力得到这个位置。

  在日本,每一个工作岗位的竞争都非常的激烈,这是一个非常有危机感的民族,因为地理问题以及资源问题,让他们产生那种不安全的感觉,所以他们对每一个职位都非常的重视。

  大部分日本的工薪,在一个职位上一待就是一辈子,他们甚至不会去考虑升职加薪之类的问题,即便是再劳累的岗位,他们也必须承受压力,因为失业很可能就意味着失去一切,乃至于家庭。

  白晨翻看着酒多安奈的档案,突然看到一份普雷斯酒店的招牌复印件,上面说明着普雷斯酒店的招聘范围以及空缺的岗位。

  “安奈,我觉得你应该将目光锁定在这个职位。”白晨指着复印件说道。

  “经理秘书吗?”酒多安奈犹豫了一下,她希望的职位还是大堂经理,不过她也知道自己的能力。

  “是的,我觉得如果是这个职位的话,你还是有能力胜任的。”

  “白晨君,谢谢你的提醒,不过现在说这些都太迟了,我已经迟到了。”

  日本人的时间观念是非常重视的,特别是面试,一旦迟到就意味着失去资格,甚至连面试的大门都进不去。

  “你参加过几次面试?”

  “这……我大学毕业后,就参加过一次中学老师的招聘,第一次就通过了,这是我第二次参加面试。”

  “你的面试经验太缺乏了,不如现在就把我当作你的面试官,怎么样?”

  “这样可以吗?”

  白晨放下酒多安奈的档案:“酒多小姐,你的档案我看过了,你的大学是一所二流大学,你的成绩也不算出众,工作时间只有一年半,从事的工作还是与经理秘书完全不相关的教育行业,你为什么觉得你有资格当人这个职位?”

  “啊……我……”

  “放轻松一些,首先要理清思路。”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