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零四十章 轩辕血脉

第两千零四十章 轩辕血脉

  白晨打电话给了龙唐:“龙唐,你是北方龙家的成员吧?”

  “是的,不过早前我就已经与龙家脱离关系了,白先生,有什么问题吗?”

  “有个很严重的问题,现在龙家有人要杀我儿子,所以你不介意我儿子杀了那个人吧?”

  电话那头的龙唐沉默了许久:“龙家有多少人牵涉其中?”

  “不知道,不过可能有那么几个吧。”白晨淡然说道。

  “白先生可需要我的帮助?”龙唐问道。

  “帮助?”

  “如果白先生想要灭了龙家的话。”龙唐发出低沉的声音。

  白晨愕然,半天没有回应,他与龙唐好歹也算是相识一场,所以之前放过龙隐的性命。

  可是现在看起来,龙唐似乎对龙家并无太多的感情,甚至语气里带着一丝仇恨。

  这让白晨非常的纳闷:“龙唐,你与你们龙家有很大的仇怨吗?”

  “不共戴天!”

  “能告诉我原因吗?”

  “我母亲是小三,我是私生子,我父亲把我从我妈身边夺走,然后他老婆暗中害死了我妈,我在独立后,就离开了龙家。”

  “你想杀你父亲?”

  “我讨厌他,不过我恨他老婆。”龙唐并未否认。

  “你打算如何帮我?”

  “我现在人在巴黎,可惜了,如果我在国内的话,倒是很方便调动我的人。”

  “你在武馆吗?”

  “嗯……白先生,怎么?你还在巴黎吗?”

  龙唐露出疑惑之色,电话那头传来白晨嘿嘿的声音。

  突然,门口传来叩叩的敲门声,龙唐愣了愣,会是谁跑来找自己?闫老吗?

  龙唐打开了房门,却见白晨站在门口。

  “额……白先生,你怎么会在这里。”

  白晨突然一把抓住龙唐,龙唐心头大骇。难道白晨是来杀他的吗?

  虽然心头大惊,可是却来不及做反抗,只觉得眼前斗转星移,白黑光束飞闪而过。

  一转眼的功夫。眼前一片灯火通明。

  “这……这……白先生,我怎么会……这里是?”

  “首都……中国。”

  “什么?这怎么可能?我不是在巴黎……这……这不是幻觉吧?”龙唐站在大厦的顶端,看着首都的夜景,然后很不可思议的转头看向白晨。

  他知道白晨很强,具体有多强。他也不知道。

  可是此刻,他感觉自己有点低估了白晨的实力,或者说是神通。

  这是传说中的缩地成寸?

  不,这根本就是一瞬千里,缩地成寸都不足以形容这门神通。

  龙唐看向白晨的目光变得更加敬畏,白晨看了眼龙唐:“你在国内有什么布置?”

  “啊……对了,我在龙家内有内应,不过我几乎不联系这些内应,只有在有需要的时候才会联系。”

  “我想要找到龙隐的下落,你知道龙隐吧?”

  “知道。他是我的堂兄,武功非常高,而且据说他有家族传承,不过我听说他加入了一个神秘的组织。”

  “那个组织叫做护国神器,不过我想他应该是待不下去了吧,他偷了一件国宝。”

  “什么国宝?”龙唐皱起眉头问道。

  “轩辕剑!”

  “什么?轩辕剑落到龙家手里了?”龙唐大惊,脸色变得非常的恐怖。

  “怎么了?就我所知,轩辕剑并非人人可以使用,必须要有仁义之心,真龙之气才能够使用。”

  龙唐的脸色变得无比的凝重:“我不知道其他人能不能使用。可是我们龙家却一定有人能够使用轩辕剑。”

  “这又是为何?”

  “因为我们龙家其实是轩辕姬的后人,又有真龙之气护佑家族,而一直以来,我们龙家一直都在试图找寻轩辕剑。”

  “你说你们龙家是轩辕姬的后人?”白晨皱起眉头看着龙唐。

  龙唐点点头:“轩辕黄帝共有二十五个子女。而一共有九脉是继承了轩辕氏的称号的,我们龙家则是庶脉,并未继承轩辕的姓氏,”

  “如此看来,我是不方便出手打杀了。”

  “怎么?白先生,您还有什么顾及吗?虽然龙家祖上传自轩辕黄帝。可是那也只是祖上的光辉,您应该不会忌惮吧?”

  “我不是忌惮,是有旧,我和你们轩辕家的祖先认识。”

  “轩辕家的祖先?”龙唐疑惑的看着白晨:“难道白先生有几百岁?甚至几千岁不成?”

  “不是我年纪有多大,是你们轩辕家的那位祖先年纪很大,有兴趣见见你们轩辕家的老祖宗吗?”

  龙唐目光闪烁不定,沉吟了半饷:“白先生不会是开玩笑吧?”

  “不开玩笑,她可是神话中的人物。”

  “如果白先生方便的话,那就带我去拜会一下那位先祖吧。”

  白晨再次抓住龙唐,这次龙唐也不在迟疑,虽然过程还是非常的震撼,可是并未如第一次那样心惊胆战。

  转瞬之间,又已经出现在了一片陌生的环境之中。

  龙唐看了眼黑漆漆的周围:“此地是何处?”

  虽然周围黯淡,不过从周围建筑的样子,以及这里萦绕的气息来看,这里应该是某个军机重地。

  突然,天空中似是有什么东西,让他感觉到心惊胆战。

  龙唐不由得抬起头,向上望去,只见在皓月之下,似是有个黑点,盘旋于高空之中。

  而那黑点正在飞速的坠落下来,当那黑点落到低空之时,龙唐终于看清楚了,是个人!

  是个女人!

  嘭——

  一声沉闷的落地声音,地面出现了一个坑洞。

  龙唐不由得一颤,从那高空之上坠落下来,不会摔成肉酱吧?

  龙唐向那坑洞中看去,却见那女人安然无恙的从坑洞中走出来。

  “白晨,你怎么三更半夜的跑来军营里?”轩辕已经走到了白晨的面前。

  龙唐已然明白,这个看起来美艳到极致的女人,也是一个绝世高手。

  “你天天晚上都把操场砸出这么大的坑吗?”白晨笑着说道。

  不过这操场是黄土铺平的,不是水泥地,倒也没什么要紧的。

  “司令早就习惯了,每天晚上我都会吸收月之精华,不过最近一段时间,我吸收月之精华的时候,总感觉到一股熟悉的力量从月华中进入我的身体,那股力量来自于你,不要告诉我,你把整个月亮都炼化了。”

  “呵呵……的确如此。”白晨笑着点了点头。

  龙唐震惊的看着白晨,虽然他不明白,什么叫做炼化,可是显然不会是什么普通的手段。

  “那我以后要吸收月之精华,不是都要看你的脸色了吗?”

  白晨翻了翻白眼,指着身边的龙唐道:“你看出他是什么来历吗?”

  “咦?你是姬的后人?”轩辕看向龙唐:“你的体内有一丝姬的气息,虽然很淡,不过我还是能够闻的出来。”

  “请……请问前辈……如何称呼?”龙唐咽了口口水,惊疑不定的看着轩辕。

  “吾父为我取名轩辕魃,不过如今重新出世,白晨给我取了新的名字轩辕羽。”

  “轩辕氏第一百三十六代玄孙龙唐,拜见先祖。”

  龙唐没有迟疑,虽然这非常的不可思议,可是他还是在第一时间就接受了轩辕的真实身份。

  “起来。”轩辕抬了抬手,淡然说道:“现在不流行跪拜磕头。”

  轩辕看向白晨:“你把他带来,只是为了与我见上一面?”

  “不是,是龙家的一个小子偷走了轩辕剑。”

  “轩辕剑?我记得你上次与我说过,当初你找到轩辕剑,就丢给了ZF吧?”

  “是啊,这个龙家的小子原本也是公门中人,而且还是看守轩辕剑的人之一,如今算是监守自盗,而且还与我有些宿怨,原本我放过他一马,结果他又闹出这么一出,现在ZF的人委托我找到轩辕剑。”

  轩辕皱了皱眉头:“那你的意思呢?”

  “原本我是打算直接灭了那小子,把轩辕剑送还到ZF手上,不过我刚刚听说龙家与你算是一脉相承,这事你出手。”

  “罢了,就我出手吧。”轩辕点点头:“轩辕剑乃是吾父的兵器,后辈若是有资格持剑,我倒是不反对,可是我绝不容许宵小玷污圣剑。”

  轩辕的身上散发出凌然之前,虽然不是实质攻击,可是气势却让龙唐站立不稳,体内气血跌荡,脸色潮红,一口鲜血喷出。

  “轩辕,你忘了你这后辈在身边,别吓到他了。”

  轩辕看了眼龙唐:“可惜我乃异类,不能亲自管教这孩子,白晨,不如你代我管教他吧,毕竟我与姬也是姐弟,如今他的后辈如此羸弱,我实在于心不忍。”

  “我就送他几套武功就是了。”白晨淡然说道。

  轩辕看了眼龙唐:“还不拜谢。”

  “啊……谢谢白先生。”

  轩辕却是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这个后辈小子,真是脑子不灵光。

  如果他对白晨换个称呼,称为师父,白晨也不会拒绝自己。

  他居然只是称呼白晨为白先生,这先生与师父,却是天差地别的待遇。

  龙唐此刻还沉浸在白晨的赏赐,以及遇到先祖的机缘的喜悦之中,哪里知道自己是丢了西瓜捡芝麻,天大的机缘就从嘴边溜走了。

  “我带你们去首都。”(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