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零一十四章 警告

第两千零一十四章 警告

  白晨扫了眼现场所有人,对于张家老太爷的质问视而不见。

  所有人都警惕的看着白晨,现场几个张家的保镖或者家丁,已经拿出了枪支对准白晨。

  “这个家伙,他就在私人飞机上殴打吴小姐,还有他、他、他……这个人也有份。”迈当已经也吐的差不多了,站了起来。

  他可是第一次尝试自由飞行的感觉,当然了,飞行的控制权还是掌握在别人的手里。

  “吴昕在哪里?”白晨转头看向张且。

  &n《;“你算什么东西?”张且冷笑道。

  这里可是张家大本营,里里外外先不说张家大几十口人,单单是保镖就超过两百个人,而且高手更是不计其数。

  就凭这股力量,也不是什么人都敢在这里放肆的,也不是谁都放肆的起来的。

  “吴小姐在那个方向三百米处,她现在正在被殴打。”迈当指着东南方向说道。

  “去把她带出来。”

  白晨看了眼老太爷,不,准确的说是老太爷怀中的宝宝。

  白晨上前去要抱小宝宝,张家老太爷当然不愿意,立刻就退后一步。

  可是白晨却在瞬息间,出现在老太爷的面前,老太爷手中一空,小宝宝已经落入白晨怀中。

  “你……”老太爷心头一惊,老太爷的修为可是相当不简单,可是他感觉眼前白晨给他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白晨怀抱着小宝宝,张且怒了,敢在张家抢人。

  立刻就下令自己的手下:“你们傻啦。给我把儿子抢回来!”

  唰——

  数道鲜血溅射出去。张且的那几个保镖已经血溅当场。

  “你敢在张家伤人!!”张家老太爷勃然大怒。上前就拍出一掌。

  白晨还以一掌,将张家老太爷震退:“你张家人敢闯入别人家里,强掳一对母子,我凭什么就不敢来你张家杀人,你未免太看的起自己张家了吧。”

  不多时,迈当已经扶着一个浑身血淋淋的吴昕来到了大厅前。

  “大人,人找到了。”

  此刻的吴昕,不可谓不惨。几近不成人形,披头散发,浑身上下全都是血与残破的衣衫。

  白晨的怒火又在一瞬间暴起,突然冲至张且的面前,一脚抡起张且,半空中的张且惨叫一声,还未等他落地,白晨的手掌已经噼里啪啦的落下。

  嘭——

  一声枪响,白晨没有倒下,可是那个开枪的张家人额头已经多了一个血窟窿。

  “白……白老师……”吴昕虚弱的看着白晨:“不……不要……他……他毕竟是孩子的……父亲。”

  白晨听到吴昕的话。不但没有消火,反而更是怒从心起。一脚将张且踢飞,狠狠地砸在大厅中央,原本老太爷坐的主座上。

  张家上下一片冷静,张家老太爷的怒火可想而知。

  白晨看了眼已经被自己殴打的不成人形的张且,稍稍的呼了口气。

  “我们走。”

  “在我张家,伤人掳人,现在就想走?是不是太不把我张家放在眼里了!?”张老太爷大吼的看着白晨。

  白晨慢悠悠的回过头:“你是想要我杀光你张家上下?”

  白晨的身上在一瞬之间,爆发出可怕的杀气。

  “你……你是拿书的死神!!”张蕊突然大叫起来,指着白晨满脸的不可思议。

  白晨颇为意外的看了眼张蕊,每个人的心头同样都是一寒。

  拿书的死神!!那可是与影子同立于这世界上最强行列的存在。

  “你怎么知道的?”白晨看着张蕊问道。

  “你抱着孩子的动作,我可以看的出来,你与拿书的死神动作、姿势完全一样。”

  白晨的嘴角微微勾起,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也许我应该把这里所有人都灭口。”

  这时候,张家上下已经没有人再大言不惭的要留下白晨了,所有人都开始担心,而且埋怨张蕊当众揭穿了这个可怕的不速之客真实身份。

  白晨冷笑一声,抱着孩子转身离去。

  “不要再来打扰吴昕的生活,不然我会真忍不住将张家灭掉的。”

  原本喜庆的寿宴,如今却显得格外冷清。

  张家老爷子看着十几个保镖的尸体,再看被打的不成人形的张且,脸上又羞又怒,却又无可奈何。

  而自己的曾孙被当众抢走,可是他却没脸去讨要去抢夺回来。

  终其原因也只有一个,理亏。

  “小蕊,那个人真的是拿书的死神?”老太爷问道。

  “嗯,一定就是,只是……我总感觉他的眼神好熟悉,似是在哪里见过,太奇怪了。”

  “你认识他?”

  “不认识,我根本就不认识他,可是……为什么呢……”

  老太爷叹了口气:“把张且送医院去,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调查清楚。”

  就在这时候,一个张家的后辈大步跑进来。

  “老太爷,江浙的省委姚书记给您来电话。”

  老太爷皱起眉头,自己和姚树有过几次见面,不过并无深交,他们分属于不同的派系,姚树是封疆大吏,自己与他井水不犯河水,他怎么会给自己来电话?

  “把电话给我。”

  “喂,姚书记,怎么今日有空给我来电话啊?”老太爷拿着电话步入内堂,语气平和,就似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我记得今日是老爷子七十大寿,特意给您老问声好。”电话那头的姚树轻描淡写的说道,没有太多的亲近之意,不过也不失礼数。

  “呵呵,感谢感谢。”

  “除了给您老道喜。还有一件事。是上头交代我的。让我给您提醒一声。”

  “哦?什么事?”老太爷挑起眉头,上头?姚书记已经是封疆大吏了,他的上级只能有一个,那就是总.书记。

  “您可是有个孙子张且?”

  张且?姚树也知道这小子?

  “是有,怎么?这小子可是闯了什么祸?劳烦姚书记提醒的?”

  “说起来还真的是闯了祸,您的这个孙子可真是能耐,纵容手下杀了一个武警官兵,而且还擅闯民宅。强掳一对母子,老领导对此非常的不满。”

  老太爷本就心情不快,好好的七十多岁被人搅合了,如今又被姚树这么明里暗里的警告,让他更加不快。

  “如果张且真犯了如此重罪,我和张家上下自然不会袒护,该如何处置依法办事,我绝无二话。”

  “张老爷子的秉公,姚某自然是佩服,不过有些人并不在法律的束缚之内。而那个被掳走的女人,有一个好友。如今这位好友非常暴怒,他恰恰就是不在法律束缚之内,希望老爷子好自为之。”

  “姚书记,你可是d内要员,应该知道法不容情,没有谁能凌驾法律之上。”张老太爷嘲讽道。

  “没有人能够凌驾法律之上,可是有人可以凌驾于执法者之上,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比如说拿书的死神和影子,而这个被张且掳走的人,恰好就是他们两个人的朋友。”

  张老太爷的脸色微微一变,一个拿书的死神已经闹的张家上下鸡犬不宁了,难道这事还与影子有关?

  张家如今虽然势大,可是他绝对不会天真的以为,张家就真的能够只手遮天。

  能够只手遮天的人,恐怕只有拿书的死神和影子。

  而张老太爷可不觉得,自己张家能够同时招惹两个人。

  今天吴昕那惨状,他也是看到了。

  也难怪拿书的死神会那般暴怒,如果他真要在张家大开杀戒,更是无人能幸免。

  还好拿书的死神没有真的大开杀戒,可是拿书的死神走了,如果影子再来呢?

  影子是否也会如拿书的死神那般‘好脾气’?

  “姚书记,你的意思是?”

  “此事归根结底,也是张且的错,而如果不能得到吴昕的原谅,那么就无法得到拿书的死神以及影子的原谅,张老爷子,我这次通电不是向您警告,是提醒,好自为之吧,唉……”

  白晨并未急着带吴昕回江浙,而是在首都的酒店住下,将吴昕安排妥当。

  经过白晨的初步治疗,吴昕的伤势已经稳定下来,不过心里的创伤却不是那几副药可以治愈的。

  “吴老师,好好休息,我们明天回家。”

  “白老师,能陪陪我吗?”

  吴昕知道,孤男寡女,很容易让人误会。

  可是她现在对白晨非常感激,毕竟白晨大老远的从那个小县城,一路的追到首都,这些都让她非常的感动。

  不知不觉间,她已经把白晨当作了依靠,她害怕白晨离开,噩梦会再次降临,那种感觉让她生不如死。

  白晨坐到床边,微笑的说道:“吴老师,放心吧,我就在隔壁,没有人能够在我身边再伤害你,好好休息,对了,我打算八月初带七班的孩子们出去玩,到时候你也一起来,好好的养好精神,不要让那些小子看到你的愁容。”

  “我现在不是七班的老师了……”吴昕苦笑的说道。

  “吴老师,你永远都是七班的老师,即便是我,也只是暂替你的职务而已。”

  “可是你将七班培养的那么出色,那么优秀,在孩子们的心目中,你才是最好的。”其实吴昕对白晨,还是有几分酸意的。

  毕竟她知道,白晨并不只是暂时代替自己,而是完全的取代了自己在孩子们心目中的地位。

  “我下个学期可能就不再做老师了。”白晨苦笑的说道。

  “为什么?你舍得吗?”

  白晨摇了摇头:“不舍得,可是我有一些私人的事情,所以我无法继续担当七班的班主任了。”

  “孩子们舍不得你走的!”

  “我也是逼不得已,不过我也不会永远的离开,我应该还会担任老师的职务,只不过不会太经常上课。”

  “那你决定带孩子们去哪里玩了吗?”吴昕感觉的出来,白晨这次可能就是向七班的孩子们告别。(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