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零一十一章 援军

第两千零一十一章 援军

  “何局,我现在在wz去乐清县城的公路上,我劫持了一个警察,你觉得是你在半个小时内出面呢,还是我把这些警察全杀光?,我现在正和一位同事以及她的孩子被当作人贩子,不过我还真不知道,你打击人贩子的方式,就是随便这么随意。.>

  对于现场所有人来说,半个小时都是一种煎熬,双方就是这么的对峙着,吴昕担心事情会进一步恶化,可是让她把孩子交给对方,显然也不大可能。

  如果不是这件事涉及到她的孩子,恐怕她现在已经屈服了。

  只是,最先到来的并不是白晨所期望的何伟生,而是另外一批警察。

  陈局长正带着全队警察,赶到了事发路段。

  “现在什么情况?”陈局长看着现场问道。

  “局长,黄队长被歹徒劫持了。”一个警察报告道。

  “这个黄覃怎么搞的,这么没用。”陈局长的脸色铁青,接过扩音器:“前面的歹徒听着,你们已经无路可逃了,现在立刻将人质释放,放下武器立刻投降,你知不知道你已经触犯了国家法律。”

  “白老师,怎么办?”吴昕心惊胆战的看着白晨。

  在她看来,自己现在已经面临着绝境,而且还拖累了白晨,让他成了劫持警察的嫌犯。

  吴昕不由得自责起来,如果不是因为自己,也不会拖累到白晨。

  白晨低声道:“没事,跟在我的身边,不会有事的。”

  “笑话,你们这些人口中的法律,只不过是涌来构陷普通人的而已。”白晨冷笑的回应道。

  “你如果有什么冤情。可以放下武器,请相信法律的公正。我们会还你们一个清白的。”

  “那好,请问我们是如何成为人贩子的?”白晨大声的质问道:“你能大声的回答我吗?”

  陈局长脸色一沉,放下了扩音器:“狙击手准备的怎么样了?”

  “队长,我们已经通知周边的军队,请求狙击手支援了。”

  因为警队里是不会培养狙击手,更不会配备狙击枪的,除非是特警队。

  陈局长只是火车站附近的联防警局,当然不可能有狙击手。

  陈局长眯起眼睛看着场地中间的那两个人,他是没打算放过这两个人。

  如果放他们出去乱嚼舌根的话,很容易引起不良的后果。最好的方法当然是就地击毙,到时候他们的黑白,自然是由得自己捏造。

  至于那个黄覃,如果他的运气够好的话,能保住性命就保,保不住就让他因公殉职。

  突突突——

  突然,远处传来了螺旋桨的声音。所有人都顺着声音来源的方向望去,只见一架军用直升机正在*近事发地点,而在公路旁边的原野上,几十辆越野车或者装甲车正在靠近过来,在那些装甲车的后面,还有沉重的发动机声音,那是坦克的声音。

  “这附近有军事演习吗?”陈局长低声问道。

  “没有吧。我们没接到这方面的通知。”

  而那些军事武装前进的方向。似乎就是他们这里。

  很快,直升机就来到事发点上空。吴昕心头更是惊恐。

  原本就已经被几十个警察包围了,如今居然又来了这么多军队,他们就更加无路可逃了。

  就在这时候,路边的草丛突然跳出来十几个身影,全都手持冲锋枪,身穿迷彩服,身上煞气腾腾。

  “所有人都不许动,放下武器,我们是zj-21号野战部队。”

  “你们干什么?我们是警察,我们现在正在处理一宗劫持人质事件。”陈局长立刻就开口解释道。

  “我不管你们是什么人,我接到的命令是,要求现场所有警察解除武装。”其中一个小分队队长冲着陈局长叫道,而他的枪口始终指着陈局长。

  “是不是这里面有什么误会?能不能请你们的上级过来解释一下,这是我的警官证。”陈局长将自己的警官证丢在小分队队长的面前。

  那名士兵捡起警官证,随意的扫了一眼,然后又端起枪:“没错,就是你。”

  陈局长气急败坏的跺了跺脚,这算什么事啊。

  虽然他不怕这些当兵的,不过也不会与他们发生冲突。

  他们分属于不同的部门,可是毫无疑问,军方的火力绝对不是警方能够比拟的。

  只要军方判定的敌人,绝对不要在他们的面前有任何的可疑动作。

  “把枪都放下,都放下枪,不要造成误会。”陈局长还是打算先化解一下误会。

  那些警察不情不愿的放下手中的枪,可是那些士兵还是不依不饶:“把武器丢在地上,立刻!”

  “把武器暂时丢在地上。”陈局长再次下令道,一边对士兵威胁道:“我要见你们的领导,我要向他投诉,你们这是越权!”

  这时候,一个士兵急匆匆的跑到白晨面前数米开外,向白晨敬礼道:“报告白先生,敌人已经全部控制住,在竹司令到来之前,请您暂为代管下令,野战营zj-21部队江防报告完毕。”

  白晨手起手枪,一脚踹开劫持了半个小时的警察队长。

  “你们是竹山平派来的?”

  “报告白先生,是的。”这个叫做江防的野战士兵回答道。

  吴昕满脸震惊的看着白晨,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

  她原本以为大难临头了,没想到白晨居然能够请的动军方,甚至不惜与警方对峙。

  “吴老师,你先去直升机,让军方的直升机把你护送到县城。”

  “哦……”

  “报告白先生,如果要护送这位女士与孩子的话,最好还是乘坐汽车,军用直升机的噪音太大,隔音耳麦无法给婴儿佩戴。”

  白晨点点头:“吴老师,去坐军方的车子吧。”

  “那你呢?白老师?”吴昕觉得现在能够依靠的人只有白晨,如果白晨不在身边,她实在是没有安全感。

  白晨看了眼那些警察,又看了看受惊过度的吴昕。

  “那我跟你一起回去吧,你稍等一下。”

  白晨来到江防的面前:“给我弄出他们的口供,到底是谁让他们诬陷我们的,事情办完后,让你们司令去县城找我。”

  “是,保证完成任务。”江防立刻敬礼道。

  这些警察已经烂到骨头里去了,白晨对他们没有丝毫的怜悯。

  扫了眼地上的警察队长:“这个人,给我把他打残废。”

  “你……你不能这样……你不能这样……你还有没有王法?你知不知道,你这是犯法!”

  “你也配和我谈王法。”白晨冷笑一声。

  坐上军用越野车,开车的战士倒是开的四平八稳,可是这军用越野车四面透风,白晨和吴昕倒是无所谓,只是吴昕怀里的孩子就受罪了。

  “吴老师,你抱了一天了,让我帮你抱抱吧。”

  吴昕此刻脸色并不好,这几日逃出来后,一直东躲西藏,****夜夜都是提心吊胆的,真的是身心俱疲。

  此刻终于稍稍的放松下来,整个人都有些虚脱,如果不是白晨开口,恐怕要不了多久,她都要失手把孩子掉在地上了。

  吴昕点点头,勉强提起肩膀,她实在是没多余的力量将孩子递给白晨。

  白晨接过孩子,这孩子他爹虽然不是好人,不过这孩子倒是长的挺可爱的。

  “白老师,你认识军队的人吗?”

  “碰巧认识一两个。”白晨笑着说道:“等回到镇子上,我让军方派两个特种兵给你当保镖,一直保护到这事结束为止。”

  “只要我的孩子没事就好了,不用麻烦兵大哥了。”

  白晨把吴昕送回她自己的家中,转身对跟随的士兵说道:“你就暂时在这里守着,有任何情况及时汇报。”

  “是,保证完成任务。”

  白晨出了吴昕所在的住宅区,就接到了何伟生的电话。

  “喂,白老师,我和竹司令现在在县城,请问您现在方便吗?”何伟生的声音有些颤抖。

  毕竟这事是他的下属部门做的,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白晨把事情怪罪到他的头上。

  也许别人不清楚白晨的能力,可是他是最为了解的,甚至他还知道其他人不知道的事情,拿书的死神就是白晨。

  不是怀疑,而是确定!

  再看看白晨培养的那些学生,一个个都是飞龙在天,在国际上出尽风头。

  如今自己的儿子可是他的学生,自己不指望这辈子能再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只盼着自己的孩子能够出人头地。

  竹山平则是翘着腿,一身轻松,安慰着何伟生。

  “老何啊,你也不用这么担心,白老师也不是不讲理的人,事情不是已经调查清楚了吗,是你的下属部门渎职枉法。”

  何伟生当时接到白晨的电话,立刻就向竹山平求援,他倒不是没办法支援,而是因为竹山平的部队当时就在那附近,所以他当时毫不犹豫的向竹山平求救。

  而在随后,何伟生更是一点情都不留,拿着枪指着陈局长的脑袋,要他把事情说出来。

  可见当时何伟生到底有多暴怒,这半年多的时间,他苦心经营,努力的给白晨留下好的印象,却因为陈局长这个败类,全都给毁掉了,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无法接受的打击。

  就在这时候,包厢的大门打开了,白晨冷着脸走了进来。

  “说吧,把前前后后给我说清楚。”(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