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零九章 离去

第两千零九章 离去

  “南宫燕,你干什么?”一个警察手里的文件掉在地上,看着南宫燕热情的亲吻这个‘嫌犯’,好半天也没回过神。

  他刚才可是看到,白晨已经有女友了,如果不是知道这一切,他都会以为南宫燕与白晨是一对。

  可是南宫燕就像是没听到同事的询问,而是深情的看着白晨:“我终于找到你了,你果然没有死,我的英雄。”

  “等等……妹子,这什么情况?我们认识吗?”白晨推开南宫燕,疑惑的看着眼前这个小姑娘。

  “环山隧道,记得吗?”

  “环山隧道?”白晨挠了挠脑袋,然后摇了摇头:“我们以前有发生过什么吗?”

  “哈……你居然脚踩两只船,我要去告诉谢霖,我要让她看清楚你的真面目。”文青林就像是抓到了白晨的把柄一样兴奋与激动。

  白晨没理会文青林的肆笑,在他眼里,文青林只是个跳梁小丑罢了,看着南宫燕说道:“妹子,你认错人了。”

  “我知道我没认错人。”南宫燕认真的看着白晨:“不管怎么样,我都知道,你是大英雄。”

  “南宫燕,你去负责那个人的口供,他还是给我负责吧。”

  “队长。”南宫燕不满的看着自己的队长。

  “我觉得你现在不能很好的摆正公事与私事。”

  警队队长把白晨带到审讯室里,其实按照正常情况,这种民事纠纷只要在办公室里记录口供就可以了。

  关上审讯室的大门。警队队长立刻就换了一副表情。一脸八卦的样子趴在桌子上:“快跟我说说。你和南宫燕是什么情况?”

  白晨翻了翻白眼:“我都不认识她,我还想问问,你们这什么情况。”

  “你真不认识南宫燕?”

  “不认识,不认识!要我说多少次,我都说了不认识了,这么漂亮的妹子,在你们这算是警花吧,没想到这么放的开。弄的我都不好意思了。”

  “南宫燕入职不到一年的;时间,听说她以前是幼儿园老师,这一年的时间里,全队上下,大半的单身同事,都追求过她,可是她都无一例外拒绝了,要不是今天她这么主动的亲吻你,我都以为她是拉拉。”

  “环山隧道?她说环山隧道?在哪里?”白晨好奇的问道。

  “环山隧道?哦……记起来了,是那条去年因为事故荒废的高速公路隧道啊。”

  白晨被警察队长这么一点。这才记起来,环山隧道不就是自己当初离开国内的时候。zf设下陷阱要弄死自己。

  而后自己救的一个小姑娘,她当时是给了自己一个热吻,不正是那位警花南宫燕么。

  只不过当时自己也没怎么放在心上,对于这个有过一面之缘的女孩,也没怎么记挂在心。

  却没想到,这个南宫燕居然还记得自己,倒是让白晨颇感意外。

  十分钟后,白晨从审讯室里出来,那双炙热的目光一直盯着白晨。

  “警察同志,我跟你说,这个家伙是个人渣,他已经有女朋友了,他没告诉过你吧,你最好不要被他蒙骗了。”文青林还在透露着白晨的老底,挑拨离间着。

  “好了,口供都好了。”警察队长走出来:“南宫燕,你那边的口供记录好了吗?”

  “啊,好了……”南宫燕立刻拿着口供上来给队长看:“队长,我觉得这是一起普通的肢体冲突,甚至都够不上刑事诉讼,事实上是这个家伙辱骂嫌疑人的女性朋友在线!”

  南宫燕在提及女性朋友的时候,语气明显加重了几分。

  “所以我觉得还是私了的好。”

  队长看了看南宫燕记录的口供,看向文青林:“文先生,你觉得怎么样?”

  “不怎么样,我要验伤,我要控告他人身伤害!我现在全身都在痛,我不管……”文青林当初报警就不是为了化解干戈。

  他可不觉得什么人都能殴打自己,这个叫做白晨的小子,必须得到惩罚。

  “我要他坐牢!我要他坐牢!!”文青林有些失控。

  整个办公室的人,都看着文青林发疯的吼。

  队长看了眼白晨:“我现在有点明白你当时为什么打他了。”

  白晨耸耸肩:“你这里有精神病院的电话吗?”

  “文先生,如果你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我只能请医生过来给你打一针镇定剂了。”队长严肃的看着文青林。

  “你们在袒护这小子,我要告你们警队,还有那个贱女人!这个荡。。妇!”文青林指着南宫燕吼道。

  队长已经听不下去了,拿起电话找来了医生,强制给文青林注射了一针镇定剂。

  所有人都看的出来,这文青林就是一条疯狗。

  一个小时后,白晨走出警队大门,南宫燕追了出来。

  “等等,白晨……我喜欢你。”南宫燕拉住白晨的手叫道。

  “不好意思,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白晨松开南宫燕的手,微笑的说道。

  “我不管,我就是喜欢你。”南宫燕咬着下唇,严肃认真的说道。

  “我很感谢你,不过我们不可能在一起的。”

  “白晨,你知道这一年来,我一直在找你吗?”南宫燕的眼眶里已经开始弥漫雾气,泪水即将夺眶而出。

  “对不起,你认错人了。”

  白晨走的很从容潇洒,白晨可不觉得自己真能做到后宫不乱,谢霖能接受另外一个女人,不代表她能接受第二个。

  哪怕是真的接受了,不代表自己真能处处留情。

  依稀能够听到后面的哭泣声,白晨没有回头。花丛虽美却未必能让人久留。

  即便此刻是七月末的夜晚。白晨依然能够感觉到夜风的凉意。

  夜路下。白晨在不断的变幻着身份,女人、成人、小孩……

  不同的身份,也会让他思考问题的方式有所不同。

  “白晨,你心乱了。”戒杀的声音总会在不适时宜的时候响起,白晨停下了脚步。

  “每个人遇到烦心事的时候,都会心乱。”

  “你在留念那个女孩的余香吗?”

  “我是个男人,大部分时候,我都会用男性的方式思考问题。”

  “你知道的。如果你想要占有她,没有人能够阻止。”

  “我觉得自己还算是一个有良知的人。”

  “那你的心为什么乱?”

  “理性与疯狂就在一线之间。”白晨无奈的说道:“算了,我该回去看看谢霖了,在我和谢霖温存的时候,希望你能保持安静。”

  “我也希望你能够在我离开你的躯体之前保留理性,毕竟我可不想看到两个新手在那别扭的交.配。”

  “大师,交。。配这个词从你的嘴里说出来,真是别扭。”

  “老处男,大爷我交。。配的时候,你连精。。子都不存在。”

  “这句话我奉还给你。”

  “你们人类总喜欢把时间浪费在无意义的争辩之中。”时间灵插嘴道。

  “闭嘴。”白晨和戒杀异口同声的说道。

  “一个没有感情的生物。没资格介入这场争论。”

  “你连单细胞都算不上,凭什么告诉我们怎么做。”

  白晨和戒杀毫不吝啬自己的毒舌。尽情的肆意嘲讽时间灵。

  “我开始明白争辩的感觉了,一个是丧家犬,一个是老秃驴,魔方,我应该这么反驳他们吗?”

  “嗯,你已经掌握了骂人的精髓。”

  很快,魔方也被卷入了这场纷争之中。

  不过这种四人混乱的骂战,倒是让白晨轻松了一些。

  “没想到,我也有能够抛弃美女的一天。”白晨感慨的说道。

  “你也就这点追求了。”戒杀嘲讽道。

  不知不觉间,白晨来到了谢霖的门口。

  刚要敲门却又顿住了动作,戒杀又出声了:“怎么了?心虚了吗?”

  白晨翻了翻白眼,终于还是敲了房门。

  不多时,谢霖就打开了房门,看到门口的白晨就拥了上去。

  “事情解决了?”

  “这些是小事。”白晨笑的有些勉强。

  “怎么了?有心事吗?”

  “我刚才被一个女警强吻了。”

  扑哧——

  “我没看出来,你有这份魅力。”

  白晨苦笑着进入房间,两人坐在沙发上,白晨将事情的前后简单的说了一遍。

  “那个姑娘倒是有心,怎么?舍不得吗?”

  “倒不是舍不得,就是突然搅乱了心境。”白晨拉着谢霖的手,轻轻的抚摸着:“谢霖,我想出去走走。”

  “你又要走?”谢霖的脸色微微一变。

  “有些事需要解决一下。”

  “那你这次要离开多久?”

  “不知道,不过只要你需要,我随叫随到。”

  “你说的,这次不许你又消失一年。”

  “我保证。”

  昏暗的灯光下,总会让人产生莫名的情愫,谢霖在白晨的怀中扭捏了一阵。

  如果不是一个老淫棍的眼睛注视下,白晨怕是真会忍不住破身。

  不知道多久,两人都坐在沙发上睡去。

  翌日——

  谢霖醒来的时候,白晨已经离去。

  温柔乡就是英雄冢,白晨怕继续与谢霖纠缠下去,甚至会失去了回家的念头。

  汉唐自己可以什么都不管不顾,可是那个痴人儿却不能不管不顾。

  白晨当日便动身返回乐清县城,刚从车上下来,便将到了让他不爽的一幕,七班的原班主任吴老师正抱着一个婴儿,与两个男的纠缠着。

  那两个男的似乎是要抢吴老师怀里的婴儿,白晨眉头一皱,立刻就上前,轻缓的拉开吴老师,对那两个男的喝斥道:“你们干什么!”(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