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零八章 情敌

第两千零八章 情敌

  白晨用最简单的方式解释了一下他与戒杀的关系,就是一个无家可归的怨魂,把他的身体当作旅馆,自己早晚要把他驱赶出去。

  谢霖也只好无奈的放弃了,抢夺白晨第一次的念头。

  毕竟,自己也没有让另外一个人观看表演的想法。

  虽然戒杀在极力的抗议,不过白晨对戒杀的抗议置之不理。

  至于时间灵和魔方,物种不同,所以白晨不在乎他们是否明白自己在做什么。

  不过,今晚只属于白晨和谢霖,两人就如一对情侣,牵手、逛街、接吻,做着情侣的所有事情,除了上垒。

  谢霖不同于阿古朵,她们是完全不同的两种类型。

  阿古朵是一个女王,高高在上的女王,谢霖则是精明的女强人,全身都散发着知性的美感。

  两人是完全不同的感觉,白晨喜欢阿古朵是因为她的痴,而喜欢谢霖是因为她的执。

  白晨把谢霖送到了家门口,却见谢霖的家门口站着一个捧花的男子,那男子一身笔挺西服,看起来已经有三十岁出头,不过还是有些斯文。

  看到谢霖回来,眼前顿时亮起来,完全就忽略了谢霖身边的白晨。

  “谢霖,你回来了,我等你好久了。”

  “文青林,你在这里做什么?”谢霖皱着眉头,脸上露出不快,挽着白晨的手臂更紧,她担心白晨误会,不过在看到白晨淡淡的笑容的时候,心头稍稍的放松了一些。

  “这是送你的。”文青林将手上的花递到谢霖的面前,满脸的期待。

  谢霖眉头更是紧皱,就像是瘟疫一般,挡在面前躲开两步:“不好意思,我对花粉过敏。”

  “啊……对不起,我不知道。”文青林连忙将花丢掉。

  白晨知道,谢霖并没有花粉过敏。谢霖对文青林显然已经没有多少耐心。

  “文青林,我要休息了,再见。”

  “谢霖,等等……我还有话要说。我喜欢……”

  谢霖立刻打断了文青林的声音,她怕文青林再说下去,会引起白晨的不快。

  “文青林,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们只是雇佣关系。我不喜欢将我的病人有过多的接触。”

  作为一个心理医生,特别还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心理医生,谢霖遇到过很多文青林这样的病人,自己在解决了对方的心理问题后,对方就已经被她迷的晕头转向了。

  “谢霖,我是认真的,你相信我,只要你给我一个机会……只要一个机会。”

  “对不起,我已经有男朋友了。”谢霖拉了拉白晨,白晨微笑的向着文青林点了点头。

  文青林从始至终。都在刻意的忽略白晨,忽略白晨与谢霖挽着的手。

  哪怕谢霖已经亲口承认他们的关系,文青林都未曾正眼看白晨一眼。

  “你要多少钱?说吧,只要你肯离开谢霖,十万够不够?还是二十万?”文青林便高高在上的看着白晨,虽然他比白晨还要矮半个头。

  不过对他文青林来说,他的钱能够增加自己的海拔,他可以用居高临下的目光审视这个世界上的大部分人。

  “文青林,你这是什么意思?”谢霖已经气的直哆嗦。

  “谢霖,我只是为了让你看清这个男人的真面目。只有我会真心的对你好。”文青林不在乎惹谢霖生气,他转向白晨:“五十万,够了吗?你应该刚工作没多久吧?你知道五十万意味着什么吗,够你在二线城市一套房子的首付了。只要你离开谢霖,不再纠缠她。”

  “走吧。”白晨苦笑着摇了摇头,拉着谢霖便要进家门。

  文青林的脸色一沉,他不喜欢被人无视,特别是自己的情敌。

  文青林一把扣住白晨的肩膀:“我的话你听不明白吗?我让你离开谢霖。”

  白晨皱了皱眉头,伸手推开文青林:“滚开。不要打扰我们。”

  却不曾想,文青林被白晨这一推,居然就跌倒在地上。

  白晨稍稍有些愕然,这文青林的身体也太虚了吧,自己都没用力,他就摔地上了。

  而摔倒在地上的文青林,顿时感觉到奇耻大辱,特别还是在谢霖的面前丢脸,这让他整个人都暴怒起来。

  “你这野蛮人,你敢动手打人!”

  有些人就喜欢这样,一点小事都要闹的不可开交。

  最先动手的可是文青林自己,而他此刻摔倒,更多的是他自己的错误。

  “白晨,别理会他。”谢霖不想白晨和文青林又太多的纠缠。

  她倒不是怕白晨吃亏,而是怕文青林受伤。

  就在这时候,房门开了,严丽看到了门口的白晨、谢霖,以及地上的文青林。

  “咦,白晨,文青林,你怎么还在这里?”严丽同样对文青林不待见。

  文青林只觉得所有人都与他做对,仿佛所有人都看不起他一样,脸色铁青无比。

  “好好!谢霖,你不就是个高级婊。。子吗,你真以为老子看的上你吗?不过是想跟你玩玩,不识抬举的臭。婊。子……”

  噗——

  原本刚起身的文青林,被白晨抬起一只脚,直接踢到半空中,然后正正的扑在地上。

  哇的一声,文青林摔了个满脸血。

  “管好自己的嘴皮子。”

  追求谢霖没什么,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可是如这样口无遮拦的撒泼,那白晨可不会惯着他。

  谁都没有迁就谁的理由,更何况是自己的情敌。

  白晨可不是什么大度的人,文青林当然就更不是了。

  被白晨这么一脚,更是让文青林整个人暴怒了:“我要报警!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

  嘭——

  文青林话没说完,三人已经进入屋内,关上了房门。

  严丽看着白晨,上下的审视一番:“小子,你终于舍得回来了,你知不知道谢霖这一年为了牵肠挂肚,担惊受怕。”

  白晨当初就和严丽不怎么对头,如今白晨回来。严丽更不可能轻易放过白晨,张口就开始数落起白晨。

  “要换了别人,早就另投他人怀抱了,你不想想谢霖什么条件。你让她在这空等一年,什么消息都没有,你心也够宽的啊,你何德何能啊你?”

  白晨揉着谢霖肩膀,笑嘻嘻的坐到沙发上:“忙啊。”

  “忙。你能有多忙,谢霖这可是把最好的年华交到你手上,你就这么白白浪费了?你知道这一年有多少黄金单身汉追求我家谢霖吗?就拿外面那文青林,他可是年入百万。”

  “拯救世界去了。”

  “你以为你是影子吗?”

  白晨耸耸肩膀:“不要说我和谢霖了,你还不是老姑婆,赶紧找个人嫁了,外面那个文青林就不错,年入百万,你们就将就将就呗。”

  谢霖偷偷拧了拧白晨的腰间嫩肉,没好气的瞪了眼白晨。

  一年前白晨与严丽见面就掐。一年后他们见面还在掐。

  “滚,那文青林算什么东西,本姑娘会看的上他。”

  白晨笑而不语,就在这时候,门外传来敲门声。

  三人的眉头都皱起来,那个文青林还不走?

  严丽打开房门,却见到几个警察站在门外,文青林立刻就叫道:“警察同志,就是那个男的,就是他动手打我。”

  其中一个警察看了眼屋内的两女一男。严肃的说道:“我们接到报警,这里有人蓄意伤人。”

  “小子,我要搞死你!你等着瞧!谢霖,我要让你知道。跟我文青林做对是什么后果。”

  文青林的话让出勤的这几个警察眉头都皱起来,虽说有钱有权,的确很容易主导案件走向,可是现在也没有谁傻乎乎的满大街大喊大叫。

  这个文青林要不就是脑子不清楚,要不就是被打蒙头了。

  “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跟我们去警察局一趟。”

  “白晨。这……”谢霖担心的看着白晨。

  “没关系。”白晨拍了拍谢霖的肩膀:“我去去就回来。”

  严丽看了眼谢霖,又看了看白晨。

  “谢霖,你也看到了,这小子似乎永远都和警察纠缠在一起,我每次见到他,他都能惹来警察。”

  白晨正要跟警察走,听到严丽的话,立刻回头道:“这不能怪我,对吧,文先生。”

  “你现在只管嘴硬好了,等到局子里,看你还怎么嘴硬。”文青林脸色铁青的说道:“谢霖,我要让你知道,你找男人的眼光是何等的差。”

  谢霖不屑的看了眼文青林,走到白晨的面前,不管身边其他人的目光,吻了一下白晨:“我等你回来。”

  白晨抹了抹嘴唇,微笑着离去。

  文青林刚想要继续嘲讽几句,警察却推了一下文青林:“你也跟我们去警局。”

  “什么?我也要去?我是受害人……”

  “受害人也要去,看你伤的也没多重。”

  “我现在全身都痛,我要验伤,我要他坐牢。”

  警察翻了翻白眼,看这文青林的样子,也不像是受什么伤,这种案件顶了天也就赔礼道歉,再赔一点医药费,怎么可能坐牢。

  晚上警局里没几个人值班,出勤的警察安排了一个女警到白晨的面前录口供。

  那女警坐到白晨的面前,却一直用古怪的眼神看着白晨。

  白晨疑惑的看着眼前的女警,挺可爱的一个小姑娘。

  “妹子,干什么呢?给我录口供啊。”

  女警突然站了起来,一把拉过白晨的脖子,然后就热情的深吻起来。

  警局办公室本来就不大,办公室里的三个警察和文青林全都傻眼了,这什么情况?

  就连白晨都愣住了,这警察妹子什么情况?(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