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零七章 第二个女人

第两千零七章 第二个女人

  张蕊觉得自己已经不是一年前的自己,可是白晨同样不是一年前的自己。

  如果一年前,有人觉得白晨是一个怪物,那么一年后的现在,白晨就是怪物之神。

  “石头,我来和你玩玩如何?”白叔忍不住想要试探一下白晨,他想看看,自己这一年的时间,是否能比的上这小子。

  “你想玩什么?”白晨笑容灿烂的看着白叔。

  “从我的身上取走任何东西。”白叔大方的说道。

  “比如说这个钱包吗?”白晨另外一只手从背后拿出来,正是白叔的钱包。

  白叔脸色一变,不由得摸了摸胸口,自己的钱包什么时候被他拿走了?

  这让白叔的脸色非常的惊骇,他觉得即便是军神又或者是杀手之王,也不可能无声无息的取走自己的钱包。

  可是这小子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白叔,就连你都输了。”张蕊也是满脸惊奇的看着白叔。

  “你是怎么做到的?”白叔凝视着白晨。

  “你学不来。”白晨将钱包丢还给白叔。

  “石头,我承认你很不错。”白叔终于承认了,眼前这个小子比他厉害,虽然他的语气里非常的不甘心。

  “你似乎还有点不服气。”白晨微笑的看着白叔。

  “手速的确是很快,其他方面呢?”白叔凝视着白晨,意有所指的说道。

  “比如说杀人吗?”

  现场的气氛一凝,白叔额头豆大的汗水滴落。

  张蕊突然哈哈的笑起来:“石头,你太喜欢开玩笑了。”

  气氛也随之轻松下来,白晨飒然一笑:“张老师,你还在孤儿院工作吗?”

  “我已经很久没去孤儿院了,不过这次回国,我会去看看孤儿院的,你也去吗?”

  “如果有这个时间的话。”

  “你有什么没时间的,现在全世界的小学生都放假。”

  “我的事情并不只有上学。”

  “怎么,你有泡到外国小姑娘。为国争光吗?”

  飞机上有张蕊聊天,倒也不显无聊。

  白叔则是一直紧张兮兮的,他倒不是在提防白晨,而是担心暗中觊觎的杀手什么时候会动手。

  可是。飞机一直降落,都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当白叔和张蕊走下停机坪的时候,再次被警察拦住了。

  然后就是几个尸体从飞机上抬下来,就如当初在旧金山机场的时候一样,警察进行了一系列的询问。

  白叔再想寻找白晨的身影之时。早已不见了踪影。

  飞机上的凶案,又引起不少媒体的关注,可是仅仅只是关注而已,因为这注定只是一起无头案。

  隋山唐庄,白晨已经很久没有回来了,千年还在闭关修炼着,白晨留下了那五颗妖种,以及《天妖法诀》,同时留下书信,等千年闭关出来的时候。就能够看到。

  “石头,你总算舍得回来啦。”白晨进入卢三平的别墅之时,安妙儿挺着大肚子就出来了,身前跟着已经两岁的小宝。

  小宝虽然只有两岁,可是看起来比同龄的孩子要健实不少,一看到白晨,立刻就撒丫子的冲到白晨的面前:“哥哥哥哥……”

  白晨一把抱起小宝,虽然小宝与白晨见面的次数不多,可是对小宝来说,全家上下也只有白晨对他的印象最深。

  小宝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捏着白晨的脸蛋,这可是别人都不敢做的事情。

  “妙儿姐姐,你肚子里的小宝宝预产期是什么时候?”

  安妙儿如今的孕期,应该已经有**个月。看起来再过一两个月就要生产。

  “还有两个月,石头,进来,我给三平打电话。”

  不多时,卢三平和卢义就来了,他们在听说白晨回来的时候。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放掉手上所有的工作。

  一家人难得的聚在一起,白晨和卢三平认识一年有余,如今卢三平也算是稳重了许多。

  如今卢家可不只有光明医院,还有三家制药厂,卢三平虽然不在医院里工作,不过已经接手了制药厂的管理。

  “石头,我听说这次那个木星之神,是你亲妈影子吧?”卢三平的肚子里憋了一堆问题。

  白晨没有否认:“是啊。”

  在这一家子里,白晨也没必要隐瞒,众人也早已知道了,影子是石头的母亲。

  “爷爷,最近医院怎么样?”

  “还不错,不过如今光明医院被抬的太高,什么达官显贵都往医院里送,他们觉得只要进了光明医院,什么病都治得好,唉……”卢义却有些疲倦。

  对此白晨也没有办法,有些人是寿元将近,除非白晨帮他们续命,不然的话,根本就不可能好转。

  白晨也知道卢义在担心什么:“爷爷,如果有什么病人需要我帮忙的,您只管说。”

  “倒也没有。”卢义笑了笑,他知道,哪怕是必死的人,如果自己的这个孙子出手,那也绝对能救的回来。

  不过这也是他所担心的,现在光明医院已经被抬的非常高了,如果白晨继续出手,光明医院就会如空中楼阁一般,看起来很漂亮,可是一旦自己记这个孙子不在了,那么空中楼阁也会从天而降,摔的粉身碎骨。

  “石头,这么久了,你都到哪里去了?有时候我打电话都打不通。”

  “达坎世界,我去那边旅游去了。”

  “那个拿书的死神是你亲爹?”卢三平又问道。

  他也知道,自己和石头的关系,说是养父,其实只是当初石头从孤儿院脱身的借口而已。

  “嗯。”白晨也不否认。

  “你们这一家子啊。”卢三平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石头,我知道你父母都不是一般人,不过有些事还是慎重一些好,如今国内外的局势有些微妙。”卢义是听到了一些风声,他也知道自己做不了什么,所以想要通过白晨这边,向他的父母传递一些信息。

  “爷爷,我明白。”白晨点点头。

  在聚餐结束后。白晨恢复了本来的身份。

  白晨多次回到SH,一直没有去看望一个人,因为白晨还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面对她。

  不过这次。白晨已经下定决心。

  傍晚时分,谢霖锁上了事务所的门,当她走出大厦的时候,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懒洋洋的面容,浅浅的笑意。谢霖不顾一切的扑上去。

  “你回来了。”

  “我回来了。”白晨轻轻的拥抱着谢霖。

  “你还走吗?”

  “还要走。”白晨没有隐瞒。

  对于谢霖,白晨的感情非常的复杂,她是自己的第二个女人,不同于伊崔尓的那种模棱两可,自己是对谢霖动了真感情,而且是有肌肤之亲,虽然还未上垒。

  “还要让我再等一年吗?”

  “我也不知道要等多久,可是如果我要真正的离开,我会带上你……如果你愿意跟我走的话。”

  “我愿意,不管去哪里。我都愿意。”谢霖毫不犹豫的说道。

  “你要明白,如果我带你离开,并不是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而是另外一个世界。”

  “我知道,我明白!”谢霖依然是那么的坚定与决绝。

  这一年的相思之苦,让她非常的清楚明白自己的心意。

  “我在那个世界,还有一个红颜知己……”白晨不打算隐瞒:“你能够接受吗?”

  谢霖迟疑了一下,毕竟对于一个女孩来说,她所接受的世界观,她的爱情观。都是一对一的,而不是与另外一个人分享自己的感情与丈夫。

  谢霖松开了白晨的怀抱,凝视着白晨。

  白晨微微点点头:“我明白了,对不起……”

  “我愿意。”

  谢霖的回答让白晨愕然。不敢置信的看着谢霖。

  “你真的愿意?”

  “是的,我愿意……我喜欢你,你是一个值得托付的英雄,即便是与另外一个女人分享,我也接受。”

  白晨不由自主的将谢霖再次拥在怀中:“谢谢。”

  “最后一个问题。”

  “什么?”

  “你是拿书的死神吧?”

  白晨愣了愣:“你怎么知道的?”

  “我看到新闻的时候,我就知道了。果然是你。”谢霖将脑袋靠在白晨的肩膀上,一年的相思,一年的担忧,在这一瞬都消散无踪。

  谢霖只觉得无比的安宁,那种喜悦沁入心田,仿佛可以融化一切。

  “影子呢?影子又与你有什么关系?她就是你说的另外一个女人?”

  不得不承认,女性的直觉之敏锐,能够把影子和拿书的死神联系在一起,哪怕白晨都未曾向她透露过。

  白晨苦笑不已:“我和她的关系很复杂,不过她并非我的女人。”

  谢霖不由得松了口气,自己和影子抢男人,她还真没那个信心。

  在那种绝世风采之下,恐怕足以让任何女人感到自卑。

  “影子到底是什么人?你的师父?还是其他的什么关系?”

  “非常的复杂,反正肯定不会是男女关系,我无法说的太多。”

  白晨实在是不想说,因为一个人分饰多角,特别还是一个女性,白晨不想让谢霖知道自己有多变态。

  事实上,冒充一个女人的时候,白晨还是有几分得意的。

  “那你要保证,和她没有发生过关系。”谢霖还是带着几分醋意的看着白晨。

  白晨苦笑的回答道:“如果我说,我还是个处男,你信么?”

  谢霖的表情有些愕然,错愕的看着白晨半天:“那……那就是说,你还没和另外一个女人发生关系?”

  “没有。”白晨虽然很不愿意承认,可是还是坦白的回答,二十三岁,还未破身,在这个时代真的很少见。

  谢霖挽住白晨,脸上带着几分红润:“今晚去我那吧。”

  “额……干什么?”

  “你说呢。”谢霖咬着下唇,满脸通红的看着白晨:“我现在终于明白,当初你为什么那么急了。”

  “额,谢霖,冷静!冷静一点!听我说,我们现在还不能。”白晨硬着头皮说道。

  “为什么?难道你还要把第一次给那个女人?”谢霖有些恼怒,自己都已经退让了,难道连第一次,那个女人还要和自己抢吗?

  “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事实上是……我的身体里有另外一个人,他现在正在看着,我不想在他的面前上演一场活春宫。”

  “啊……”(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