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零六章 飞机上

第两千零六章 飞机上

  “拿书的死神是你爸?”端木惊云问道。

  白晨点点头,端木惊云又说道:“影子是你妈,你自己还是木星之神,你们三个啊……”

  她现在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自己原本就对自己孙子这次的木星之旅没什么把握,却不曾想,自己的孙子不但成功,而且还闹出这么大的风波。

  “你现在还不知道吧,现在媒体新闻全都在呼吁你妈出现,能够保护地球人。”

  白晨苦笑:“那我去想办法解释一下。”

  “你怎么解释?”

  “借影子这个名字解释咯。”

  白晨倒也不担心无法解释,反正如今白晨什么事都喜欢推到影子的身上,这次当然也不例外。

  而且白晨有专门的发言渠道,天堂之手。

  如今的天堂之手已经成了影子的独一发声组织,这个黑客组织如今已经成了世界上最著名的黑客组织。

  而且他们的事迹被人们所广为传播,他们从最初就制定了崇高的理想,不过真正成名还是‘盗窃’音乐神童送给克丽丝的新乐曲《天使》而闻名,而后他们与影子开始产生了一些联系,到最后更是成为影子的发言人。

  如今的天堂之手,已经不是最初的那几个人,他们已经发展成了一个公开性质的黑客组织,并且坚守着正义。

  就在所有的媒体都在呼唤影子的时候,天堂之手又一次在官网上发出了一篇影子的告示:木星上什么都没有,只有我。

  什么?

  所有看到这条告示的人,都在第一时间懵了。

  那个所谓的木星之神,是影子吗?

  人们第一时间是怀疑,可是下一刻就释然了。

  虽然有诸多的匪夷所思,可是影子本身就是最匪夷所思的。

  当然了,虽然人们接受了影子的解释。

  可是木星之神这个新闻点,并未就此消停。

  当普通人还在试图探索木星的时候,影子就已经征服了木星。

  虽然是那么的不可思议。可是对影子来说,这一切似乎都变得理所当然。

  人们倒是不用担心所谓的外星人入侵,对影子的讨论再一次进入高.潮。

  而影子的发言虽然一如既往的简短,却没有任何人怀疑。

  对人们来说。影子的发言就是真理。

  当然了,还有许多的揣测,怀疑影子就是外星人,影子就是来自木星。

  而后天堂之手发表了一条自己的公告:请不要怀疑一个地球人,特别是影子。她不是外星人,更不是入侵者,她只在黑暗中保护着我们,请不要像约翰当局那样伤害她。

  约翰当局自然就是美国的前任总统当局,对于那位前总统的所作所为,全世界人都是带着唾弃鄙夷。

  毕竟对一个战友背后捅刀子这种事,而且还是当着全世界人的面前捅刀子,这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很快,那些怀疑论、阴谋论就消失无踪,毕竟一些不当的言论很可能遭致不良的影响。而这种影响很可能如约翰当局那样,伤害到影子。

  哗众取宠虽然能博得眼球,可是同样也能够引起众怒。

  哪怕是再权威的媒体,也不敢拿这种事开玩笑。

  现如今不管是哪位明星,都不敢说自己比影子更有人气。

  哪怕是超级巨星,能够和影子扯上关系,那都是无上荣耀。

  回到端木惊云的身边,白晨向端木惊云告别,白晨打算动身回国了。

  中国队早就已经结束了征程回国,白芯雅在白晨去外太空旅游的时候。也已经回国内。

  如今的巴黎街头有些冷清,武道大会给巴黎带来的关注度,也带来了无数的游客。

  不过随着武道大会的尘埃落定,游客的离去。巴黎恢复了往昔的平静。

  端木惊云也知道自己的孙子不可能天天陪着自己,虽然不舍却也无法继续挽留。

  端木惊云亲自把白晨送上飞机,对她来说,能够多看一眼石头都是好的。

  端木惊云帮白晨定的是巴黎直飞SH的机票,当然也是头等舱。

  白晨孤身上了飞机后,便趴在座位上睡觉。

  突然被拍了一下。白晨迷糊中睁开眼睛,却见到一张依稀熟悉的面容。

  “嗨,真的是你,石头。”

  “张老师?”白晨挠了挠脑袋,眼前这位不就是孤儿院的张蕊张老师么。

  怎么在这见到她?

  白晨记得上次见面也是在飞机上,当时自己和安妙儿第一次去美国,她当时也是乘坐同一趟航班。

  白晨看了眼张蕊身后的黑衣保镖,白晨记得当时自己还是从他的口中知道的杀手的档位。

  这位张蕊口中称呼为白叔的保镖则是很警惕的看着白晨,白叔一直在怀疑,一年前在飞机上死掉的那些杀手是白晨的杰作,可是苦于没有证据。

  当然了,当时他们也只是在飞机上相处过十个小时而已,即便真的是白晨杀的那些杀手,白叔也没有任何理由去攻击白晨。

  毕竟那些杀手是冲着张蕊去的,如果那些杀手没有不明原因的死去,而是在飞机上动手,反而会非常麻烦。

  “石头,你怎么会在这里的?”

  “玩。”

  “你一个人?”张蕊惊讶的问道。

  “嗯。”

  “你一个人跑巴黎来玩?你的养父母也太大胆了吧?”

  “小姐,这小子不是一般人,不能以常理看待。”

  “白叔,你又这样说,石头明明就是一个小孩子嘛,哪里有你说的那么玄乎。”张蕊的心宽的很,即便后来白叔多次跟她说,要与这个孩子保持距离,可是张蕊始终不相信白晨真的会是一个杀手。

  “小姐,到现在您还不信我吗?你看了那么多场比赛,应该明白只要修炼武功,就有可能到达匪夷所思的地步。”

  “可是石头才多大啊,即便从娘胎里就开始练武,也不可能如中国队那么厉害。”

  “不需要有中国队那么厉害的实力。只要练上几年,他至少就有能够威胁到小姐的能力了,而且当初那些杀手是你干的吧,石头!”白叔凝视着白晨。

  “神经。”白晨在座位上翻了个身。不打算理会白叔。

  “石头,别理会白叔,我们聊我们的。”

  张蕊坐到白晨身边的座位上:“你这意念多怎么样?我后来回孤儿院,听说你去美国上小学了,洛杉矶事件的时候。你不在美国吧?”

  “就算是在洛杉矶,以他的能耐,自保肯定没问题的。”白叔插嘴说道。

  一年前,白叔遇到白晨的时候,他的确是感觉到不小的压力。

  可是一年后的现在,白叔觉得自己的实力已经稳操胜券,即便是白晨与他交手,也占不到便宜。

  “我去上个厕所。”白晨突然起身说道。

  白叔眉头一拧:“你又知道了?”

  白晨翻了翻白眼,没理会白叔的质问。

  白晨的确是感觉到了,就如一年前在飞机上遇到张蕊的时候。张蕊正在被杀手觊觎一样,如今的情景与当时何其相似。

  又是在飞机上,又是被杀手觊觎。

  而正如一年前白晨对张蕊的印象一样,这是一个富家小姐,而且很善良。

  就凭这点,自己就没有袖手旁观的理由。

  “小子,这次的杀手可不寻常,你不要乱来。”

  虽然白叔是这么提醒的,不过遇到白晨,倒是让他对付杀手的把握大了几分。

  当初白晨借口上厕所。去了一趟经济舱的厕所,三分钟的时间杀死了十几个杀手。

  就凭这无声无息的手段,就足以让白叔叹服。

  这次的杀手虽然非常可怕,可是白叔还是有几分把握的。

  当然了。如果可以的话,他还是希望不在机舱里动手,毕竟在机场里动手的话,实在是太危险了。

  不过这次白晨没有去经济舱的厕所,而是直接进了头等舱的厕所,一分钟后就出来了。

  白叔一阵失望。其实他原本以为白晨又假借上厕所,去把那个杀手除掉,可是这次他却没这么做。

  “石头,你在美国的成绩怎么样?不用说,你这么聪明,肯定很优秀,对吧。”看来张蕊对白晨是充满了信心。

  “张老师,你这一年里,到底经历了什么?”白晨好奇的问道。

  “什么经历了什么?”

  “上次有杀手对付你,这次遇到你,又有杀手对付你。”

  “杀手?到底哪里有杀手啊,每次白叔也是这么说,可是我从来没见过杀手。”

  白晨看了眼白叔,看来他办事还是相当的利落的,居然都没让张蕊知道。

  白叔微微勾起嘴角,仿佛是在对白晨说:“看到了吗,你能做到的,我也能做到。”

  “张老师,你家里很有钱吧?”

  “有点钱。”张蕊没否认。

  当初白晨就发现张蕊的家境不一般,而且能够接二连三的遇到杀手袭击,显然也不是一般家庭能够享受的待遇。

  “石头,你还是没教我妙手空空,不如趁现在教我吧。”

  “当初你学不会,现在同样学不会。”

  “我这一年的时间里,可是练过武功的,白叔教我的,我相信我已经可以学会了。”

  白叔和白晨对视一眼,不免苦笑着摇了摇头。

  白晨的手上已经多了一个钱包,微笑的看着张蕊:“你确定吗?”

  就如一年前一样,张蕊的钱包再次落到白晨的手中。

  白叔眉头一拧,这小子的手段还是这么诡异,自己还是没看出来他是怎么出手的。(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