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一千九百九十四章 复杂的时间

一千九百九十四章 复杂的时间

  ();  “嗨,白!”奥蒂莉再次在图书馆见到了白晨,这几日,奥蒂莉一直在巴黎的各个图书馆转悠,今日总算是找到了白晨。

  依然是图书馆的角落,白晨坐在书架的地板上,身边还是堆砌着一堆书。

  奥蒂莉自来熟的坐到白晨正前方,拿起一本书看了两眼:“你换口味了吗?”

  这是一个不知名的作家所写的科幻小说《时间理论》。

  “你对这种小说也有兴趣吗?”奥蒂莉好奇的看着白晨。

  “你说的这种小说是哪种?”

  “这只是不切实际的幻想小说,拿来打发时间还可以,我很不理解,你为什么会对这种小说感兴趣。”

  “我倒不这么认为,这位作家的小说倒是提出了一个相当有意思的理论。”

  “哦?说给我听听();。”奥蒂莉好奇的看着白晨。

  “现如今大部分关于时间的小说里,都说时间并不能改变历史,时间会慢慢的抹平历史的变化,然后让历史进程回归正轨,可是这位作家的理论却是,时间并不能抹平波纹,而是让时间流进入另外一个流向。”

  白晨觉得,这个作家虽然在很多地方都与自己理解的时间法则有偏差,可是他的主观点却正好与时间纬度的理论契合。

  如今大部分的学者都把时间比喻成一个河流,哪怕是有一个穿越时间的人,去试图改变历史,可是这个穿越者也会如同一颗落入水中的石头一样,只会激起涟漪,却不会改变时间的流向,历史也不会因此而改变。

  可是这个作家却认为。如果真有一个穿越时间的人,那么这个人所起到的并不是一个落入水中的石头,而应该是改变河流流向的开拓者。

  奥蒂莉翻看起手中的《时间理论》。看了十几分钟后,奥蒂莉皱着眉头说道:“如果穿越时间的人是开拓者。让历史变向,那么他应该拥有着强大的能力吧?”

  “不,我觉得大部分人都有一个错误的观念,所有人都觉得某个王朝的出现与覆灭才叫做历史,可是这只是对人而言,却忽略了一个问题,从这个人出现在那个时间点,历史就已经被改变了。他所踏过的地面留了一个本不应该出现的足迹,甚至他的呼吸,这些对人类而言是微不足道的改变,可是实际上就是被改变了,而不只是大的方向,这些都是改变,所以我觉得,这个人的理论才应该是正确的。”

  “那如果这个叫做改变,时间的流向改变了,那么就意味着时间流变成了两条。那么在我们不知道的另外一端,就应该存在着一个无限接近我们这个空间的世界?一样的太阳月亮宇宙,只有那个近乎不会被发现的。早已被岁月磨平的足迹是不同的?”

  “前提是,真的有这样一个人回到了过去。”白晨说道。

  “也就是说,这个假说从根本上就无法成立,没有人拥有跨越过去现在未来的能力,那么他的这个假说也就只能是假说。”

  “我觉得,这就是纬度与时间的关联。”

  “可是,跨越纬度与跨越时间,就目前来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是啊……不可能的事情……”

  白晨喃喃自语起来。不可能吗?

  因果律能量本就是不合理的存在,更何况是跨越纬度与跨越时间。

  白晨心中不禁泛起一丝涟漪。似是有什么东西在脑海中一闪而过,自己却没有把握到。

  “不过你既然喜欢讨论不可能的事情。我倒是不介意从不可能开始讨论起。”奥蒂莉笑着说道。

  突然,白晨心头一跳,这一瞬,白晨终于抓到了那一丝契机。

  “对啊!应该从不可能开始!”白晨在这一瞬,终于想明白了一件事,自己以前的思维模式,一直是错误的思维模式。

  因为白晨一直执着于‘可能’!或者是‘能’。

  可是却忘记了‘不可能’,因果律能量时间法则跨越纬度,本身就是不可能的,可是想要跨越这个不可能,那么就需要从不可能开始();。

  这就是时间法则的诡异之处,因为它并非可能存在之物,而是存在于不可能之中。

  它是不可能的产物!

  就好比是逆向思维一样,不过又与逆向思维不同。

  所谓的逆向思维大致是指逆推理,可是‘能’与‘不能’则是一个相驳理论。

  因为时间法则就是一个不可能产物,它并非存在于已知的能存在的产物之中,它是一个完全不被理解,不被接受的广义范畴之中。

  就像是一个物品分类,许多的知识理论被归纳为一个范畴,而人类所能理解的全都是‘能’这个范畴的,比如说鸟在天上飞,鱼儿在水中游,再到更为复杂的科学理论,它们都属于‘能’的范畴,这也是人类的思维所能接受的范畴。

  而不能则是超脱人类的理解范畴,所以称之为不能,又或者称之为未知范畴。

  也就是说以人类的思维方式,是无法接受这个范畴的理论。

  “恭喜你,你找到了入门。”时间灵发出声音。

  白晨苦笑着摇了摇头:“还只是入门吗?”

  “你在说什么?”奥蒂莉疑惑的看着白晨。

  “没什么。”

  奥蒂莉虽然不明白,白晨为什么会如此执着于这些奇怪的理论知识,不过她还是非常认真的和白晨展开讨论。

  不过这其中已经无法用她所知道的知识来交流,只能通过自己的想象来回应白晨的疑问。

  “如果按照你的想法,这个穿越时间的人,不是一个能够随意固定在哪个时间节点的特殊能力者,他应该是一个逆流的鱼,就像是鲑鱼一样,而鲑鱼虽然能够逆流而上,可是它的体能限制了它所能到达的位置,当然了,如果是逆流时间的人,那么他的‘体能’应该是什么?”

  “假设这种体能代表的是时间能量。”白晨说道。

  “既然称之为时间能量,我们又该怎么使用这种能量?就像是一把枪那样,把子弹发射出去?”

  “不对,应该是以时间的三维来发射,而不是以空间的三维发射。”

  “我们可以知道空间的三维就是x轴y轴z轴,可是时间的xyz轴又该怎么衡量?又该怎么定义?”

  奥蒂莉的问题再次让白晨陷入沉思之中,别说是白晨,就连奥蒂莉自己也陷入了沉思,她自己都被自己的问题弄的困惑起来。

  也许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人去思考过这个问题,如果时间也拥有xyz轴,那么时间的三轴又该如何定义?

  其实目前科学界普遍的观点是,时间是直线的,而不是立体三维的,一条无限延伸的直线,可是奥蒂莉这看似神经质的问题,却让白晨和她自己都困惑起来。

  “时间灵,时间到底是立体的还是直线的?”白晨将这个问题抛给了时间灵,也许只有他能够回答清楚这个问题();。

  “时间不是直线,也不是立体,时间是第四维的东西,时间包含一切,所有纬度宇宙空间,全都包含在时间里面,你可以把时间想象成一个盒子,我们都在这个盒子里面,当然了,这个盒子并非你所认知的任何形状,当你明白这个盒子是什么样子的时候,你就明白了时间法则。”

  第四维,又是一个奇怪而陌生的名词。

  “告诉你一个事情,我就是第四维生物。”

  时间灵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只是告诉自己,他的身份?

  还是说他的身份,也藏着时间的秘密?

  不过他自己就拥有穿越时间的能力,而他甚至是以时间来命名的。

  如此看来,他的这句话之中,似乎是真的有些不寻常的地方。

  白晨和奥蒂莉又进行了一番探究,各自说出了许多的可能性,可是却一一被排除。

  而时间灵抛出的第四维,白晨则没有与奥蒂莉说。

  一般巴黎的图书馆会在晚上八点到十点关门,白晨所在的这家图书馆在八点关门,在两人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八点。

  两人带着各自的困惑离去,白晨始终纠结于第四维以及时间灵的那句话。

  回到酒店后,白晨还是无法释怀。

  不过阿罗伽再次来访,打断了白晨的思考。

  “大人,我已经收集到部分达坎世界强者的情报。”阿罗伽交给白晨一份情报资料。

  不得不说,阿罗伽的效率之高,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阿罗伽已经收集了厚厚一本书的情报,这里面怕是就有数百个达坎世界的强者吧。

  白晨翻看着这些情报上的内容,阿罗伽刚要离开,白晨叫住了阿罗伽。

  “阿罗伽,你喜欢琼丝?”

  “是的。”阿罗伽很坦然的回答道。

  “我不明白神元星人的爱情观,不过你应该明白,地球人的爱情观,如果你能够保证自己的情感是真实的,那么你就去追求她,如果你无法理解自己的情感,那么你还是等弄明白了再行动。”

  “大人,我非常明白自己的情感,神元星人或许与地球人的思维方式不同,可是对于情感的真实与虚假,我们还是能够理解的。”

  “既然如此,那就去做你认为对的事情吧。”

  白晨没要求阿罗伽对琼丝天长地久,因为感情这种东西是非常复杂的,甚至就连白晨自己都无法保证天长地久,更没资格去要求别人。

  当然了,白晨还是希望阿罗伽能够与天长地久的感情。

  “该去看看达坎世界的强者了。”(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