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九百七十三章 血腥

第一千九百七十三章 血腥

  不管是白晨还是端木惊云,对于这个关系,这份感情,都是向往的。

  只不过一个人在害怕,一个人在迷茫,可是白晨率先的叫出那个声音,也将他们的关系破冰。

  对端木惊云来说,这次的巴黎之行,已经收获了一切。

  更没想到,自己的奢望会变为现实。

  其实,在白晨喊出妈妈的那时候,白晨也是紧张的。

  毕竟这是他第一次如今接近,自己的至亲。

  不参杂其他因素,其他感情……

  不是为了寻找戴安娜而做的妥协,也不是为了其他原因,只是因为白晨希望能够接受这份感情,这份亲情。

  “我先走了,有消息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端木惊云平静的外表下,是激动与澎湃的心情。

  只是一贯的作风,还是让她尽可能的保持理智与平静。

  当端木惊云离开咖啡厅的时候,已经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动,甚至整个身体都激动的靠在墙上,粗重的喘息着。

  端木惊云强自压下激动与兴奋的心情,拿出手机:“阿侬斯,魔女会中灵魂法师最优秀的几个人是谁?”

  “会长,多克长老是最强也是最优秀的灵魂法师,请问需要我为您召唤多克长老与您会话吗?”

  “多克长老的灵魂搜索魔法如何?我需要他为了找一个人。”

  “多克长老的灵魂魔法的确是最好的,可是灵魂搜索魔法就不知道了。”

  “那么就去问他,然后让擅长灵魂搜索魔法的人,全部给我叫到巴黎来,时间越快越好。”

  “是的,我明白了。”

  白晨的心情同样难掩激动,可是现在他必须将这份感情先放在一旁,戴安娜现在还生死未卜,白晨需要尽可能的利用所有的资源,将她找回来。

  如今巴黎警方、威瑟拉自己的情报网络。以及魔女会的搜寻魔法,都在竭力的寻找戴安娜,白晨相信,他们三方一定能够有所收获。

  白晨回到客房内。琼丝看着白晨进屋,立刻问道:“怎么样了?”

  “放心吧,很快就会有消息的。”

  “我不是问戴安娜,是你和你的母亲,我发现你们的关系有些微妙。”

  “谢谢你的关心。以前我们存在一些隔阂,不过我想应该不会影响到我们的感情。”

  “白,对不起,因为戴安娜的事情,耽误了你自己的事情。”

  琼丝由衷的感激白晨,从他们第一次的相识,白晨就一直在帮助她,而且不计代价不计成本的帮助她。

  就连如今戴安娜失踪,她都只能依靠白晨。

  “朋友就应该互相帮助,何况是这种事。如果我袖手旁观,那我觉得,我不配称之为朋友。”

  “对了,我想起来一件事,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琼丝突然说道。

  “只要你觉得有价值的线索,你完全可以说出来。”

  “不久之前,我之前借高利贷的那些黑帮团伙,他们发现我的生活改变了,已经多次给我来电话勒索,而且他们还威胁我。如果我不给他们封口费,他们就要给我好看……你说……会不会是……”

  白晨眉头皱了皱:“我明白了,你在这安心的等着,我去……”

  “白。那些黑帮很有势力,他们控制J女、贩...毒、走私、恐吓、勒索,无恶不作,你小心一些……”

  琼丝一直在犹豫是否要将这个消息告诉白晨,就是害怕白晨和那些人起冲突。

  因为她也曾经受到那些人的控制,所以琼丝很清楚那些人的可怕。

  即便是杀人。他们也未必会有所忌惮。

  她不想让白晨冒险去招惹那些人,可是戴安娜迟迟没有消息,她还是忍不住将这个消息告知了白晨。

  “放心吧,我认识警察,自然会有警察出面的。”

  白晨拍了拍琼丝的肩膀:“我出去一下。”

  “白,不要和那些人正面冲突……”

  “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

  ……

  雄鸡酒吧——

  这个酒吧曾经登上过社会新闻的板块,因为这个酒吧简直就是一个重刑犯的集中营一样,这个酒吧里永远都聚集着一群穷凶极恶的恶棍。

  巴黎大大小小的恶棍,都聚集在这里,毒...品与性...爱充斥着整个酒吧。

  以往任何时刻,这里都是昏暗的灯光,嘈杂的音乐以及叫骂声,这些恶棍在这个自由的王国里,肆无忌惮的彰显着自己的暴力与野蛮。

  可是,今天雄鸡酒吧却显得格外的寂静,只有鲜血滴落的声音,还有若有若无的虚弱**声,硝烟在空气中弥漫。

  那些打扮的妖娆浓妆艳抹的女人,此刻全都躲在角落,战战兢兢的看着那个突然出现的不速之客。

  白晨的手上拉着一个鸡冠头男子,那个男子浑身鲜血淋漓,地面被拖出一条血痕。

  地上躺着的人,看到白晨的到来,全都艰难的挪动着,主动为白晨让开一条路。

  “你叫什么?”白晨提起鸡冠头问道。

  “肯……肯尼亚……”鸡冠头颤抖着,嘴里满是鲜血。

  巴黎的扒手可是闻名世界,这些扒手最喜欢对外国游客下手,而且一旦被发现,他们甚至会拿出刀具恐吓对方,而肯尼亚则是巴黎扒手中最有名的。

  他曾经与警察对峙过,而他恶劣行为也为他带来了十年的牢狱之灾,即便是出狱后他依然本性难移。

  在白晨刚刚进入酒吧的时候,他就对白晨下手了。

  可是这次他显然是挑错了对象,警察或许不会杀死他,可是白晨有可能会……特别还是在白晨的心情不好的时候。

  此刻肯尼亚非常的后悔,如果当时他有看到白晨后面躺着的十几个人的话,或许他下手的时候就会谨慎一点,也许会考虑这个买卖是否值得。

  可是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可以吃,白晨捏爆了肯尼亚的下颚,折断了他的一条手臂,还用肯尼亚自己的刀子切断了他的一根指头。

  当然了。肯尼亚一定不是最惨的,因为白晨一路上打杀过来的,有几个人甚至被他打至终生残废。

  “帮我一个忙好吗?”

  “请……请问,您有什么要求?”

  “你认识铁血会的老大吧?”

  铁血会在巴黎可是赫赫有名的黑帮。雄鸡酒吧就是老大的产业,人数不足百人,每天白天的时候,他们就混迹于此,喝酒、斗殴、性J、吸...毒。到了夜里,他们就会如夜行生物一样出去狩猎。

  白晨在进来之前,已经把入口完全封死,所以不用担心任何一个人逃走。

  并且这里被他们自己设置成屏蔽信号,更是省去了白晨不少的功夫,他们根本就没地方求援,甚至连报警都做不到。

  “康顿?您要找康顿吗……”

  “铁血会的老大叫做康顿吗?我找的就是他。”

  康顿的凶名可不是肯尼亚这样的扒手可以比拟的,在巴黎人人都畏惧康顿,即便是警察也不例外。

  白晨感觉的到,楼上还藏着十几个人。而且全都真枪实弹的防备着白晨。

  “等下你提醒我一下,谁是康顿,我需要和他聊聊。”

  白晨向着楼上走去,一个手持着大砍刀的大块头从楼梯道上扑了下来。

  白晨抬起一脚,踹翻了那大汉,同时夺走大汉的达坎队,砍断了他的一条腿。

  鲜血溅射在肯尼亚的身上,肯尼亚有一种想要疯狂嚎叫的冲动。

  眼前这个人凶残的令人发指,而且实力强的可怕。

  白晨来到二楼的门前,这是一面完全用保险库的金属制成的铁门。

  白晨手上的大砍刀随手一挥。铁门被切开了。

  肯尼亚只觉得头皮发麻,这个铁门可是用炸弹都无法轰开的,这家伙就用一把刀,居然将这个铁门劈开。

  就在铁门顿开的瞬间。一声枪响,白晨退后了两步。

  肯尼亚心头一喜,这家伙中弹了?

  可是,为什么这家伙没有倒下?

  正当肯尼亚惊疑不定之时,白晨手中达坎队破空而出,伴随着一声惨叫声。里面突然传来哗啦啦啦的枪响,里面的人在将所有的子弹倾泻到白晨的身上。

  白晨却只需要站在门边上,任凭里面狂风骤雨般的子弹倾泻。

  一直等到消停之后,白晨才重新的回到门前。

  白晨拉着肯尼亚走了进去,肯尼亚看着铁血会的十几个骨干,每个人都是穷凶极恶的大盗,每个人都端着长枪短炮,枪口还在冒着青烟。

  如果他们还有子弹的话,恐怕他们两个都将要被打成马蜂窝。

  肯尼亚实在不明白,这个东方人哪里来的勇气,居然在这么多枪口指着的情况下,安坐在他们的面前。

  “他们之中哪个是康顿?”白晨问道。

  肯尼亚低着头,不敢去看那些铁血会的人,这些人铁血会的人,每个人都比他凶恶一百倍。

  “我就是康顿,你是什么人?”

  “我是琼丝的朋友,而琼丝的女儿失踪了,据琼丝说,你们曾经恐吓过琼丝,有这么回事吧。”

  “那个J女!你想为她出头?年轻人……你知道你已经闯入了地狱吗?”康顿冷笑的看着白晨。

  “也就是说有这回事是吧?”

  “这里有几十个J女,你难道想都为她们出头吗?”

  “现在,跪下!”

  “哈哈……你让我跪下吗?笑死人了,你以为你是谁?一个东方的猴子,闯入了地狱,居然向着恶魔下命令。”

  “我可比恶魔凶恶的多。”白晨微笑的说道。

  “不得不说,你赤手空拳的战胜了几十个人,的确很厉害,可是我们可与那些人不同,就算是警察也不敢闯入我的地盘,一个猴子居然想要挑战铁血会。”(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