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九百六十八章 我是导演

第一千九百六十八章 我是导演

  “白,你为什么会怀疑到他?”奥黛丽好奇的问道。

  “因为龙唐说起过他的曾爷爷,就我所知道的,在那个时期被刺杀的一个大人物,只有一个姓袁的人,而那个人并不是什么好人,能够给那种人当保镖,估计也是贪恋权贵,毫无底线的人,所以他为了求生,应该也会不择手段吧。”

  “这个理由似乎太牵强了吧?我实在是无法理解,你为什么会把一个死了百年的人以这种理由与这个案子连接在一起,而且还将之视作怀疑对象。”

  “可是事实不就证明了我的猜测是正确的吗。”白晨笑了起来。

  一旁的龙唐脸色并不好看,毕竟这个人是自己家族的长辈,这对他龙家对他本人来说都是一种耻辱。

  反而是龙啸这个罪魁祸首却若无其事,借尸还魂数次之后,他的人性恐怕早就已经泯灭。

  白晨之所以会联想到龙啸这个身份,其实还是在之前一心堂遇到的袭击中,白晨发现其中一个袭击者所使用的武功,正是龙虎功。

  懂得龙虎功,很可能就是龙家的人,所以当时白晨在龙啸的身上做了标记,暂时的放他一条生路。

  不然的话,龙啸根本就不可能逃的了。

  而他们之所以出现,显然是为了寻找妖精之魂,正如他们现在出现,也是为了妖精之魂一样。

  “将妖精之魂交出来,本座放你一条生路();。”龙啸死死的盯着白晨。

  “哈哈……你觉得你现在有资格与我谈条件吗?”白晨大笑起来。

  盖斯皇帝自从龙啸出现后,便一直盯着龙啸。

  “阁,只要将他交给我,我可以放过你们所有人。”

  盖斯皇帝最初的目标就是龙啸,可是龙啸以假死隐遁。所以他只能将目标转向艾琳和龙唐,只要将龙啸抓到手中,那么他这次的行动也就完美落幕。

  虽然他同样不怕白晨。可是他还是选择最弱一方的龙啸。

  “我拒绝。”白晨毫不犹豫的拒绝道。

  “你们两方,谁也别想走。一个都别想走!”

  白晨可是准备了一个晚上,就等着盖斯皇帝与龙啸跳到碗里来。

  盖斯皇帝和龙啸的脸色立刻就沉了来,盖斯皇帝眼中寒光闪烁:“你是在自寻死路。”

  “我若是输了,那叫自寻死路,可是如果我成功了,那就是胜券在握。”

  “那就动手吧!”盖斯皇帝挥了挥手:“将他们杀了,只留……”

  突然,一道寒芒掠过盖斯皇帝。盖斯皇帝在瞬间,神经绷紧到了极致,整个人扑在地上。

  可是他背后的四个天意卫士却没能躲开寒芒,在惊恐错愕不解与茫然中,他们的躯体缓缓的撕裂,慢慢的滑落地面。

  “你……”盖斯皇帝抬起头,愕然的看着站在面前的白晨。

  他堂堂的人族皇帝,如今居然扑在一个人类的脚,这对他来说,是莫大的耻辱。

  白晨蹲身子。轻轻的拍着盖斯皇帝的脸:“我还没喊开始,你急什么?我是这场演出的总导演,如果你次再越权擅自令。我就……”

  嘭——

  盖斯皇帝整个人都被甩飞出去,砸在远处的墙壁上。

  “老师,我要和他公平一战,你不要把他弄伤了。”李妍立刻大叫起来。

  “放心吧,我手还是很有分寸的。”

  白晨看着跪在地上,口中喷血的盖斯皇帝,盖斯皇帝愤怒而仇恨的目光看着白晨。

  “现在给你一个机会,你们可以任意的挑战我们这出战的十二个人,只要你们输一局。我就杀你们十分之一的人数,当然了。盖斯陛,你和龙啸是一定要出战的。你们的胜负不影响其他人的生命,却影响你们自己的生命,你的对手是李妍,龙啸,你的对手是龙唐。”

  “人类!你以为我会顺从你的要求吗?”

  盖斯皇帝咬牙切齿的看着白晨:“即便你比我更强大,可是我有更多的强者,也许我们无法战胜你,可是我们可以杀死其他人,我们可以让整个巴黎沦为废墟。”

  “要比人数吗?”白晨微微笑起来:“我最不怕的就是比人数了();。”

  突然,一个巨大的银色怪物出现在周围,而那个银色怪物开始分裂,要你命三千。

  曾经在柯南世界的时候,要你命三千可是面对着数以百万的敌人,依然能够将之摧毁,更不要说现场区区几百个人了。

  而它几乎不存在弱点,除非是白晨亲自出手,不然的话,它几乎无法被杀死。

  现场所有人都露出惊色,不解与恐惧的看着这些银色怪物。

  要你命三千分化出数以万计的小型银色怪物,而且形态各异,并且不断变化姿态,将整个操场与观众席围的水泄不通。

  “如果你不接受我的提议,它们就是杀手,如果你接受我的提议,它们就是观众。”白晨微笑的看着盖斯皇帝:“当然了,只要在这武馆内的,谁也别想逃走,一个都别想逃走!迈出一步就迈入地狱。”

  “如果你们输了一局呢?”盖斯皇帝压心头怒火,愤怒的看着白晨。

  这是他生平第一次妥协,充满了屈辱与不甘的妥协。

  “当然是能够有十分之一的人活命,这还不够吗?”

  “老师,这些银色的东西是什么?”

  李妍伸手去捅了捅银色怪物,却发现这银色怪物根本就没有固定的形态。

  “这是我所创造出来的某种无法被杀死的东西,即便是你也无法杀死它,目前已知的任何武器都无法杀死它。”白晨解释道。

  “那你呢?”

  “我是它的创造者,你说呢。”

  “这到底是魔法产物还是科技产物啊?”

  “很难跟你解释。”

  何止是地上,就连先前荒土兽王和那只深渊兽钻出来的大洞,都被银色怪物渗透,地上地全都被银色怪物所占据。

  “那么现在开始吧。”

  白晨看着盖斯皇帝,盖斯皇帝咬着牙:“涂蒙!”

  那只巨大的深渊兽挪动着巨大的躯体,爬到了场地中心。

  “你要挑战谁?”白晨问道。

  盖斯皇帝看向白晨身后的每个人,最后将目光锁定在闫老的身上:“他!”

  闫老皱了皱眉头,不过他却没有丝毫犹豫。

  就在这时候,闫老的耳畔传来白晨的声音:“氮火焚心,真火炽心,魔火灭心,三火为焱,焱燃万物,焚天毁地……”

  闫老眼中露出一丝骇然,传说中的密功传音?

  这口诀怎么与焱火功如此相似,可是细细揣摩一番,却比焱火功高明了不知道多少倍。

  闫老本身功力就不俗,又熟通焱火功,如今白晨教他的这套功法,居然与焱火功同根同源,即便只是初次接触口诀,居然毫无阻塞的运转();。

  体内隐隐有一股暴虐的东西,似是要冲破身体一般。

  闫老不自觉的看向白晨,白晨微微点点头。

  当他走到深渊兽面前的时候,眼中爆射出一道炙热的精光。

  “开始!”白晨令道。

  深渊兽暴吼一声冲向闫老,那巨大的身躯奔跑起来,就像是地震一般,地面在剧烈的颤抖着。

  “闫老……小心啊……”

  龙唐是最关心闫老的,或许对他来说,闫老才是他唯一的亲人。

  在自己弱小的时候,也只有闫老会庇护他,对他不离不弃。

  可是这场战斗避无可避,如果可以的话,他宁可为闫老商场。

  闫老的武功修为虽说不俗,可是对付这种怪物应该没什么胜算。

  那巨兽已经冲到了闫老面前,血盆大口愤然张开,一股熔岩喷射向闫老。

  看到这景象,龙唐更是惊恐的想要冲上去。

  可是就在这时候,闫老突然伸出双掌,那团岩浆立刻就失去了去势,顿停在闫老面前。

  闫老双掌一转,岩浆也跟着旋转起来,再由双掌用力一推。

  岩浆立刻就反冲回巨兽口中,扑哧一声,岩浆贯穿了巨兽的躯体,从背后射出,最后落到对面的观众席上,将观众席溶出一个巨大的窟窿。

  龙唐张着嘴,愕然的看着闫老,这怎么可能?

  闫老的实力他太清楚了,根本就不可能做到这种程度,莫说轻取胜利,能够在巨兽面前保住性命都已经是侥幸了。

  可是结果却出乎自己的意料,龙唐疑惑的看着闫老。

  白晨上前一步,看着脸色铁青的盖斯:“第一局,我方胜利!”

  唰唰唰——

  无数的银色利刺从地穿透,数十个达坎世界的强者被瞬间穿透,不管是体形大小,全都被挂到空中,鲜血顺着银刺流淌来,空气中弥漫着血腥的气息。

  不管是白晨这方的人,还是盖斯那方的人,又或者是龙啸,全都冷汗直冒。

  这些恐怖的银色怪物到底是什么东西?

  居然这么恐怖,瞬间就杀死这么多强者,如果这种东西放到战场上,那又是怎样的一番景象?

  白晨当然知道放到战场上会是什么结果,不过同样也知道这东西要是流传出去,会带来多大的灾难。

  “第二局,你们选个人上来送死吧。”白晨说道。(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