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九百五十四章 踢馆

第一千九百五十四章 踢馆

  “咦,艾琳,你怎么在这里?”白晨的脸上露出一丝惊讶。

  威瑟拉瞅了眼白晨,也不拆穿他。

  “艾琳师姐,您认识他们吗?”奥兰多好奇的问道。

  “你怎么会在这里?”艾琳问道。

  “我们是来看你们这的武馆的。”

  “哦,这样啊,你们要加入我们武馆吗?我可以帮你们引荐,成为高级弟子。”

  “好啊。”

  “奥兰多师弟,你带他们去办理一下手续。”

  在武馆里,艾琳颇有几分大师姐的架势,而奥兰多也非常的顺从。

  在交钱后,白晨和威瑟拉就成了武馆的一员,全都分发到了一套练功服。

  彼此看了眼,全都有些哭笑不得。

  两人出了更衣间,艾琳便来到两人面前,身边还有一个老人,白须长衫,面色如玉,确实是有几分高人的姿态。

  “白,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师父,也是一心堂武馆的创始人张一白,我师父的名气可是非常响亮哦。”

  艾琳看着张一白的目光里,俱都是敬仰崇拜。

  “艾琳,勿要多言。”张一白挥挥手,显得云淡风轻:“功名利禄不过身外物。”

  白晨看了眼张一白,又和威瑟拉对视一眼,没多说什么。

  反正白晨是看不出张一白有什么修为,张一白的修为如果不是比白晨还要高的话,那只能说他已经低出了一个新境界了。

  这还不止,看着张一白面色红润,实际上气血内虚,中气不足,就他这体格,莫说施展武功,只要普通人给他来一拳,怕是就要倒地不起了。

  “艾琳,他们就交给你了。我先回屋内闭关。”

  “师父,您漫走,他们就交给我吧。”艾琳对着张一白的背影,深深的鞠了一躬。

  “白。她是你女朋友吗?”

  “不是,我们只是兴趣相投的朋友。”白晨笑着说道。

  “你好,我是威瑟拉。”

  “你好,我是艾琳,不过以后在武馆里。你们要喊我师姐。”艾琳很认真的说道:“来,我带你们去我的练功房。”

  作为张一白的亲传弟子,艾琳还是有几分骄傲的,毕竟能够被张一白大师看中,还被收为亲传弟子,由此可见,自己的天赋也是万中无一的。

  艾琳把两人带到了她的练功房,练功房的布置简单,一个沙袋,一个木桩人。墙上还挂着一把装饰用的佩剑。

  “艾琳师姐,你会什么武功?”威瑟拉好奇的看着眼前这个弱不禁风的小丫头,带着几分调侃的语气问道。

  她真怀疑,如果自己和她打的话,会不会一拳打死艾琳。

  “我现在只会简单的迷踪拳,不过师父说武功套路都只是表象,只有内功修为提高了,才能够真正的强大起来,就像影子那样,她也是先练内功。然后再通懂武功套路。”

  艾琳头头是道的说道,只是,白晨听着眉头不由得皱起来。

  那个张一白不止是自己不通武功,甚至根本就不懂武道。他对艾琳如此教导,简直就是误人子弟。

  “那不知道艾琳师姐如今的内功练的怎么样了?”

  “你们看着。”

  艾琳走到沙袋面前,扎马步,双手压在下丹田处,慢慢的提起,深吸一口气。随即便是大喝一声:“破!”

  在这刹那间,艾琳拳如破军雷霆,猛然挥出。

  啪的一声,沙袋瞬间被打爆。

  不管是白晨还是威瑟拉的眼中,都露出一丝惊异,两人不禁对视一眼。

  威瑟拉上前去查看沙袋,并没有发现作假的痕迹。

  可是,看艾琳的样子,实在是没看出来,她居然有这么强力的力道,居然将沙袋打爆。

  艾琳看到两人脸上的惊讶,非常满意于两人的表情,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表情了。

  艾琳擦去额头的细汗,揉了揉拳头:“师父说,我现在修为还太浅,只有后天三层,还做不到真气灌体,所以手上用力太甚,会留下损伤,不能太经常使用,免得伤了筋骨。”

  “艾琳,你练的什么内功,练了多久?居然就这么厉害了。”

  “师父说这是《破心心法》,而且还有专门的……”

  就在这时候,外面突然传来吵闹声,打断了艾琳的话。

  艾琳立刻大步出去,只见外面的练功房进来了几个穿着黑色练功服的人,他们的练功服上纹着龙虎两个字,显然,这些人是龙虎会的。

  白晨与威瑟拉对视一眼,是来踢馆的?

  为首的是一个中年人,不算高大,可是却内敛气息,步履盘重,双眼豪光,身上带着一种刚毅霸道的气势,双手的关节处都是老茧。

  白晨与威瑟拉对视一眼,威瑟拉低声道:“此人修为怎么样?”

  “修为一般,后天九重,不过对普通人来说,已经是极强了,气息稳健厚重,应该是常年修炼吐纳法,这一心堂武馆今天怕是就要栽了。”

  “不见得吧,艾琳这丫头,看着普普通通,可是却是深藏不露,她那个师父怕也是个高手,这人未必能拿的下一心堂武馆。”

  “在下龙虎会武师陈健,听闻一心堂张一白大师武功高强,特来拜会。”

  陈健双手抱拳:“敢问张一白大师何在?”

  艾琳上前抱拳道:“在下乃是张一白大师座下弟子艾琳,师父正在闭关,不宜出手,还请见谅。”

  白晨看着艾琳沉着应对,不由得捂住嘴,艾琳武功没学多少,不过这江湖话以及规矩倒是学了不少。

  “既然是张一白大师的高徒,那就请艾琳小姐赐教了。”陈健说道,语气诚恳却没有退让之意,只是目光里多少有些看不起艾琳。

  “陈师父既然是武师,自然是先由我们一心堂武师来试一试,若是每个上门挑战的,都由我们师徒应战,那我与师父还不得累死。”艾琳倒是很懂得应对接架,不缓不慢的说道,虽然武功不高,可是这姿态身份的能耐倒是不小。

  不过这倒是也符合规矩,不管是门派还是帮派,一向都是王对王,将对将,小并对小兵。

  小兵要想去对王可以,你先把敌方王前的将帅兵全吃了再说。

  “在下唐突了,那么不知道哪位同道出来与陈某过过招?”

  “在下周颢,便来会一会龙虎会的手段!”

  那名叫周颢的武师立刻就到了陈健面前,双方抱拳还礼,其他门人弟子俱都退到旁边,给两人让出空间。

  “这个周颢武功怎么样?”

  “没有修炼内功,从他的动作来看,他练过外家铁砂掌,碎石拳,只是没练到家,再者他下盘不稳,这是他的致命弱点,与那个陈健师父对招,过不了十招便要败北。”

  对于白晨的分析,威瑟拉倒是没什么好补充或者质疑的。

  白晨既然这么说了,那必然就如白晨说的。

  “请!”

  “请!”

  不同于周颢的大马架势,陈健则是双手负背,冷然凝视着周颢。

  这种轻视的举动,自然给了周颢一种羞辱感,可是也让他升起火气,心中暗道,既然你要小瞧我,那我便要你好看。

  周颢大喝一声,三步并作两步冲至陈健面前,一记封门拳,拳风虎虎生威,伴随破风声。

  周围一心堂弟子俱都大喝叫道:“好!”

  只是,那些弟子话音刚落,只见陈健抬起右手,用手肘向上一扫,搁开周颢的拳头,侧身划出一记掌风,未及周颢便已带出掌风,向前轻轻一送,周颢顺势便被送出数米外。

  周颢在地上一圈驴打滚,总算是止住了退势,而陈健却是一步都未曾动。

  威瑟拉看了眼白晨:“看来十招都走不过去。”

  白晨也是笑着摇了摇头,自己还是算错了,自己是拿普通的高手做比较,虽说这周颢武功不强,可是迎敌经验总该有吧,却不曾想他居然这么不经事,陈健的一个看似漫不经心的动作,便让他失了分寸。

  不过周颢显然是不打算就此罢休,大喝一声,又冲上前去,这次他施展出自己的绝技铁砂掌,掌风如涛又如黑风扫过。

  这次陈健不能再巍然不动了,左闪右避,却不反击,像是在等待机会。

  一心堂的弟子再次喝彩连连,他们根本就看不懂局势,觉得周颢攻势凶猛,压得陈健喘不过气。

  却不知道陈健不过是在试招探明周颢的底子,就连威瑟拉这个外行人都看的出来,陈健早就已经掌握了对手的节奏。

  周颢的掌风看似猛烈,却连陈健的衣角都碰不到,更别说伤到周颢了。

  就这样来回的十几招后,陈健似乎是不打算继续下去,伸脚一绊,周颢居然没发现异样,自己就冲上来,直接就被扳倒在地上,摔了个狗吃屎。

  可是周颢却没打算就此认输,反而打算继续与陈健纠缠。

  陈健眉头一皱,低喝一声:“不知好歹!”

  陈健猛的提功,猛的向前一送,掌心印在周颢胸前,周颢颓然倒地,昏死过去。

  白晨都替这个周颢丢脸,胜败已分,而且对手三番四次的留情面,却不懂得退让,非得对手下重手,简直就是自取其辱。(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