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九百五十章 分道扬镳

第一千九百五十章 分道扬镳

  ();  一场纷争落幕,魔女会有惊无险的过度到端木惊云手中。

  阿侬斯和缪斯所展现出来的实力,让人们对端木惊云的实力更加好奇。

  毕竟在他们看来,手下的实力都这么可怕了,那么他们的boss实力绝对不会比他们更差。

  甚至与玛丽亚先前的决斗,大部分人都觉得那是在藏拙。

  端木惊云没有杀玛丽亚,既然在决斗中玛丽亚活下来了,而且大局也已经稳定,其他的长老对于端木惊云由惊又惧,已经不可能威胁到端木惊云,所以玛丽亚注定不可能再形成威胁。

  一朝天子一朝臣,如今已经改朝换代了,玛丽亚也只是填补了已经死掉的西贾长老的身份,成了一个长老,当然了,她也不可能留在魔女会内。

  端木惊云站在已经空旷的原野上,平静下来的原野再次拂来阵阵凉风。

  阿侬斯与缪斯站在端木惊云的背后,都没有吭声。

  “是他让你们来的吗?”端木惊云问道。

  “是。”

  “他恨我吗?”

  “他也不知道。”

  “唉……”端木惊云却是长叹一声,念也好恨也好,她都能接受,可是他自己也不知道,却是让端木惊云颇为失落。

  “那个孩子呢?”

  “不知道,只是一眨眼,他就消失了。”

  “你们也是第一次见到他吗?”

  “是的。”

  ……

  在瑞士外海进入公海的海域,一艘渔船缓缓的靠近一艘货轮。

  在靠近的时候,货轮上放下一条绳梯。

  威瑟拉对渔船做了一个手势,便上了绳梯,渔船也就离去了。

  可是,当威瑟拉上到甲板上之时,渔船突然在海面上粉碎爆炸。

  威瑟拉回头一看,脸色一沉,转过头却发现几十杆枪正对着她。

  “凯尔,你这是什么意思?”

  “威瑟拉。难道你忘记了我们的习惯吗?任何与我们有牵扯的人,都要抹除掉。”凯尔站在威瑟拉的面前:“东西呢?”

  威瑟拉目光闪烁,那艘渔船是一艘走私渔船,不过总体来说。并不是那种穷凶极恶的人。

  而且他们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份,自己只是付钱,他们接活。

  就像是做的士一个道理,如果说自己乘坐过的交通工具,都要把司机杀了。那恐怕地球人口都要减少百分十。

  不过威瑟拉还是强压下怒火,把沙漏丢给凯尔。

  凯尔接过沙漏就查看起来,然后由递给身边一人,那人开始拿着沙漏检查起来。

  “里面蕴藏着某种神秘的力量,应该是真品。”

  “威瑟拉,你做的很不错。”

  凯尔微笑的点点头,威瑟拉的脸色却非常的不爽:“你们还用枪对着我?这算什么?”

  “没办法,毕竟我们可是收到了消息,你已经不再是过去的你,你已经变成了那个自己口中的怪物。”凯尔冷凝着目光。凝视着威瑟拉。

  威瑟拉心头一寒,真的是怕什么来什么,在回来的时候,她就一直在心里徘徊一个念头,去、留?

  如果叛逃出EL,那么自己将永无宁日,任何一个特工组织,都不允许自己的特工毫无征兆的消失。

  作为EL的顶尖特工,威瑟拉非常清楚EL的实力,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顶得住EL的追杀。

  可是留下,她由担心自己的身份会不会曝光,EL又是否容的下她。

  哒哒哒——

  突然,一个枪手毫无征兆的开枪了。威瑟拉下意识的抬手挡住头部,身上却没有痛感子弹落在身上的感觉,只是有微弱的针扎感觉,不过威瑟拉依然感觉的到,子弹进入了自己的身体。

  当枪声结束的时候,威瑟拉放下手。看着被机枪扫射的千疮百孔的皮肤,皮肤下流动着的是白色的光。

  那个开枪的枪手也惊呆了,满脸不敢置信的看着威瑟拉。

  可是凯尔却在这时候大怒的抓住那个枪手:“谁让你开枪的!?”

  “队长,是上面。”那个枪手脸色同样难看的指着自己戴着的通讯器,毕竟凯尔是他们直隶上司,凯尔没有下令,他却擅自开枪,这是要被审判的。

  “威瑟拉,我们应该好好的谈一谈……”凯尔想要解释。

  只是,此刻的威瑟拉却像是没听到凯尔的话,而是疑惑的看着自己的躯体,然后张开嘴,子弹从嘴里吐出来。

  看到此情此景,不管是凯尔还是那些枪手都是满脸的惊疑。

  这还是他们所认识的威瑟拉吗?

  “原来这就是力量的感觉。”威瑟拉抚摸着自己的躯体,像是已经沉浸在这美妙的力量之下。

  “威瑟拉!”

  “闭嘴!”威瑟拉突然低喝一声,甲板上的集装箱突然震了一下,威瑟拉面前枪手手中的枪械也跟着震动了起来。

  “高能磁场!”

  先前鉴定沙漏的那个人,脸色惊变叫道。

  凯尔脸色有些恼怒,不止是恼怒自己的手下无缘无故的开枪,同时也恼怒威瑟拉的变化。

  “威瑟拉,不要再一意孤行了,只要你愿意回来,我可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你依然是队长。”

  威瑟拉看向凯尔:“你可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我却不可以。我本来不打算背叛EL的,可是你们似乎不打算轻易放过我。”

  “威瑟拉,你应该明白,组织对于你这样的改变,做一些正当的防备是很正常的,你应该可以理解才对。”

  “如果是防备的话,我倒是可以理解,可是……”

  威瑟拉突然抬起头看向轮船的驾驶舱上方,那是一个椭圆形的,类似于雷达的东西。

  “可是为什么连那个东西都拿出来了?我实在是不明白,那个东西对准我,是防备我还是打算杀死我?”

  “没有我的命令,他们不可能动用那个东西。”凯尔认真的说道。

  “是吗?如果你所说的是真的,为什么那个东西已经充能了?”

  就在这时候,那个类似于雷达的东西。突然射出一道红光,威瑟拉立刻举起手,红光射在威瑟拉的手臂上,威瑟拉的脚步开始连连的退后。似乎非常艰难的抵挡着红光。

  这艘货轮其实是改造过的,本身的战斗力就不次于一艘航空母舰,并且这个EL的移动分部还拥有着天基武器,一个小型的轨道炮。

  这也是移动基地的杀手锏,可是此刻这个杀手锏却对威瑟拉无效。

  红光几乎已经将威瑟拉的手臂染成了红色。而那个红色并非威瑟拉的鲜血,而是激光武器的能量残留。

  “停下!给我停下!”凯尔脸色铁青,不断的对着对讲机吼道。

  她不是担心威瑟拉是否会被轨道炮干掉,他现在担心的是,如果轨道炮都干不掉威瑟拉,后果会是什么样。

  根据他先前得到的情报,威瑟拉在闯入共济会的瑞士分部之时,因为一个意外,居然激活了隐藏在血脉中的力量。

  而凯尔将这个情报反馈给上级后,上级给出的评估就是。不惜一切代价拿下威瑟拉,然后带回总部。

  很显然,总部是对威瑟拉的身体产生了兴趣,EL也有研究所。

  而威瑟拉由是北极星计划的唯一存活实验体,曾经以为失败的计划,如今看到这个残存平,他们发现北极星计划也许并未完全失败。

  所以他们想要从威瑟拉的身上寻找出北极星计划的数据,甚至有可能重启北极星计划。

  虽说凯尔与威瑟拉有不浅的交情,可是他毕竟是个特工,他首先是要服从上级的命令。

  只是。他与上级的分歧还是非常的明显。

  上级不信任他,就是因为他与威瑟拉的交情。

  而且凯尔打算以较为温和的方式,先将威瑟拉带回总部。

  而不是以暴力的方式强行将她带回去,现在的威瑟拉到底有多强。他自己也不知道,并没有确切的数据能够说明现在威瑟拉的实力等级。

  这种情况下去强行逮捕威瑟拉,是非常不明智的。

  可是上级却不断的干预他的计划,甚至还私自展开攻击。

  终于,轨道炮停止了攻击,而威瑟拉的身上在冒着尘烟。手臂已经变成了烙铁一样的红艳艳的。

  “威瑟拉,听我说……”

  威瑟拉此时此刻的脸色已经变得冰冷,即便是面对凯尔,也充满了不信任。

  她扬起手臂,向上一推,烙铁般的手臂射出红光,轨道炮在瞬间被轰碎,同时还有货轮的驾驶舱。高能武器将整个驾驶舱轰出了一个巨大的窟窿,红光冲破天际。

  “威瑟拉!”凯尔愤怒的怒吼着,他知道,一切都太迟了。

  现在说什么,都已经不能阻止威瑟拉站在自己的对立面。

  “我现在才明白,原来过去的想法是何等的愚蠢,就像是现在的你们一样愚蠢,原来强大居然会成为原罪,凯尔,谢谢你,你教会我明白了这个道理。”

  威瑟拉向着凯尔走过去,一时间,枪声再次大作。

  无数子弹穿透威瑟拉的躯体,却阻止不了威瑟拉的脚步。

  凯尔看了眼手上的沙漏,转身便打算离去。

  可是,威瑟拉突然一闪,挡住了凯尔的脚步。

  “东西给我,我不想杀你,毕竟当初是你将我从那片废墟里抱出来的。”

  “威瑟拉,现在还不迟。”凯尔进行着最后的劝说。

  “太迟了,从我的力量觉醒的那一刻,我们就已经不再是同一类人,我是你所畏惧的那个怪物。”

  “我……”凯尔开始后悔,自己过去给威瑟拉灌输的思想观念。

  “谢谢。”威瑟拉夺过凯尔手中的沙漏,纵身飞起来,飞到十几米的高空突然转身,而手中凝聚出一团白色的光球:“再见!”(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