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九百四十六章 两败俱伤

第一千九百四十六章 两败俱伤

  玛丽亚是博通古今的超级魔女,她掌握着所有已知的魔法。

  甚至就连东方的术法也有涉猎,而且她几乎所有的魔法领域,全都能够超越自己单方面的导师。

  在玛丽亚与端木惊云将要动手的瞬间,原野上的风势变了。

  狂烈、凌厉,夹带着几分阴寒,现场围观的所有人都不由得一寒。

  这种寒意来自心底深处,端木惊云一手指天,周围的烈风被她指尖所聚,黑压压的浓缩成一团。

  “凛风破!端木会长的魔力好强大,居然能够在瞬间完成一个这么高难度的魔法。”

  “不是说端木会长擅长的是东方术法吗?为什么她的魔法也这么可怕?”

  凛风破是风系高级魔法,魔力的强大与否决定了聚集风力的强弱。

  当周围的风势一滞,所有人的呼吸都顿住了。

  端木惊云居然将所有的风力完全的摄取吸收,压缩成了一个黑色的球体。

  那黑色球体却是充满了凛冽狂暴的气息,里面不断的翻滚着,夹带着土石。

  唯有玛丽亚目光平静淡定,嘴角微微勾勒出一丝弧线。

  “你既然以西方魔法来出招,我自然要以东方魔法回敬你。”

  玛丽亚双手一抬:“升,三门土法。”

  只见在玛丽亚的面前,升起一面土石巨墙,草皮下翻滚如潮,被玛丽亚的法力引动,土石巨墙足足拔高了十米。

  “以守代攻吗?三门土法可不一定挡得住凛风破,去……”端木惊云单手送出,黑色球体翻滚过草皮,掀起滔天狂澜,迎着三门土法冲去。

  地面留下了一条土沟,那黑色球体之内本就是狂风之力,就像是绞肉机一般,不管是这泥土还是碎石,只要被它扯入其中。都要粉身碎骨。

  只听一声闷声传来,凛风破已经与土墙撞在一起,而凛风破却没有颓势,依然在疯狂的旋转撕裂着所有的一切。

  土克风虽然是魔法属性的相克。可是对于高手来说,属性之间的相克已经微乎其微。

  若是运用得当,反克亦非不可能。

  此时便是最好的证明,凛风破瞬间就将土石巨墙绞开了一个窟窿,朝着玛丽亚冲去。

  “咦……三门土法居然挡不住凛风破……”玛丽亚也略微显露出意外之色。看着凛风破冲至面前,想躲却已经是不可能了。

  嘶嘶嘶——

  下一瞬,凛风破已经将玛丽亚吞没,所有人脸色微微一变。

  这么快就分出胜负了?

  端木惊云太可怕了,居然轻松击败了玛丽亚。

  到底是端木惊云太强的缘故,还是玛丽亚轻敌了?

  被那凛风破正面吞入其中,恐怕这时候已经被绞成肉泥肉屑了吧。

  所有人的心头都升起这般念头,除了端木惊云。

  她可不认为玛丽亚这么容易击败,玛丽亚的强大她非常清楚,或者说端木惊云也不知道玛丽亚到底有多强大。

  凛风破渐渐的散去。现场只留下端木惊云一人。

  端木惊云左右扫视着,想要寻找到玛丽亚的踪影。

  “端木,你在凛风破里还参杂了其他魔法吧?不然的话,凛风破是无法那么轻松摧毁三门土法的。”

  玛丽亚的声音在原野上空回荡,可是却不见玛丽亚踪影。

  端木惊云嘴角轻轻勾勒出一道弧线:“即便我用复合魔法,不是一样毫无效果吗,玛丽亚。”

  “并不是没有效果哦……你让我不得不使用土遁,避开凛风破。”

  端木惊云微微一诧,原来是躲到地下去了,不过她可不认为玛丽亚现在还在地下。

  突然。端木惊云发现地面一黯,现场却也在同时发出惊呼声。

  只见一支巨足从天而降,朝着端木惊云的头顶踏下。

  轰——

  端木惊云同样没能躲开这突如其来的攻击,所有人都不禁猜测着结果。

  同时也对这巨足的来历感到怀疑。每个人都抬起头,看着突然从天空中落下的巨人。

  那是一个身高二十米的巨人,身上覆盖着厚实的岩土石块。

  “泰坦!这是泰坦!”

  不少人惊叫起来,能够在现场观战的,没有一个普通人,见识广博的更不在少数。

  所以这个巨人出现的瞬间。就有人在第一时间认出了这个巨人的来历。

  正当众人以为,胜负已分之时,站在泰坦肩头的玛丽亚开口了:“端木,别藏了,出来和我的宠物较量一下。”

  泰坦身体突然一矮,半个身体陷入了地下,泰坦立刻就挣扎,想要从地下挣脱,可是身体却开始被蔓藤所覆盖,一点点的将他向下拉扯。

  “十年前,在撒哈拉沙漠发现的那个巨人骸骨,应该就是他吧?你是怎么将他复活的?”端木惊云的身体从地下浮上来,身上没有丝毫的泥土,依然是那般的一尘不染。

  “不是复活,只是简单的血肉拼装,再通过亡灵魔法让他获得行动。”玛丽亚耸耸肩道,在魔女会之中,也只有她敢明目张胆的说出自己使用亡灵魔法。

  “只是拼装的吗?不像啊,如果是拼装的,为什么会这么强大?强大的有点过分了,我的毒刺蔓藤都快压制不住他了。”

  “虽然是拼装的,可是拼装出来的成果却比原装的更强一些,毕竟我可是给了他龙血、恶魔领主的躯体,黑暗之心,死亡之眼,如果他还无法超越过去的自己,那就太对不起我付出的东西了。”

  玛丽亚话音刚说完,脸色突然一变:“你的蔓藤居然在吸收他的血肉?该死,你的毒刺蔓藤应该没有这种能力……”

  “啊?是毒刺蔓藤吗?我好像说错了,是蔷薇蔓藤,对不起,我居然口误了。”端木惊云的脸上露出诡计得逞的小得意。

  玛丽亚又气又恼,看着渐渐枯萎的泰坦躯体,再看着那些覆盖在泰坦身上茁壮生长的蔓藤,心痛无比。

  “端木,你知道刚才你毁掉了超过十亿美元的东西吗?”

  “我想这对你来说。应该只是九牛一毛吧!玛丽亚……让我看看你更有价值的东西。”

  玛丽亚脸上的战意更浓,眼中迸射出熊熊烈焰:“如你所愿!”

  只见玛丽亚的脚下突然开始蔓延起青色火炎,青炎所过之处,包括泰坦。都开始化为灰飞,至于那些蔷薇蔓藤,更是在触及的瞬间便枯萎然后结冰。

  “寒焱之火!这是寒冰之王的寒焱之火?你和寒冰之王有契约?”端木惊云脸色惊变。

  “不止是契约哟!”玛丽亚的脸上带着几分骄傲:“我还是他的地上行者!”

  寒焱之火温度恒定为零度,不冷,不热。可是却能够燃烧一切有生命的血肉与物质,不管是泰坦的这身血肉还是植物。

  “真难缠!”端木惊云非常的不快,同时也为被毁掉的蔷薇蔓藤心痛不已。

  “快点把你的真本事拿出来吧,我很期待你后续的表现哦!我想看看,你是如何与寒冰之王的力量抗衡的。”

  “我可不和魔王的地上行者对抗。”

  “你别无选择!”

  “那就让寒冰之王亲自与你对抗吧!”端木惊云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地狱之门,从地狱之门内蔓延出寒冷的气息,一只手慢慢的伸了出来。

  虽然只是一只手,可是却让现场的气温降至冰点。

  “魔王!?你疯了……你要召唤魔王降临?”端木惊云也不淡定了:“不可能的……召唤魔王那么繁琐复杂,而且代价巨大的魔法,你不可能这么轻易的完成。”

  可是。下一刻玛丽亚就知道自己错了,端木惊云并不打算召唤魔王,更不可能召唤魔王。

  她所召唤的,只是寒冰之王出手一次,出手一招而已。

  寒冰之王的那只手臂从地狱之门里伸出来,就没有再向前一步,而是指向玛丽亚一抓,玛丽亚突然感觉到一阵虚脱,身体差点承受不住,跪在了地上。

  “你……”

  端木惊云的脸上终于露出一点得意的笑容:“我早就知道你是寒冰之王的地上行者。与寒冰之王的力量对抗,也只能借用寒冰之王的力量,所以我与寒冰之王达成了一项交易,让他在我唯一一次的召唤中。将对手的寒焱之火夺走。”

  这不仅仅只是力量上的对抗,甚至是情报的对抗,这些情报也会让她们彼此在交手中取得先机,斗智、斗力,这就是她们这个层次这个地位的决斗。

  阿侬斯和缪斯看向白晨,那个小孩是那个人的孩子吗?

  白晨只是淡淡的看了眼两人。两人立刻就确定了,这个小孩的确是他的孩子。

  此刻端木惊云与玛丽亚的交锋正处于胶着之中,双方你来我往,看的观众惊呼连连。

  双方各出奇招,不可谓不精彩,只是十几个回合下来,双方也有些疲倦了。

  毕竟她们使用的全都是大招,没有一招是省油灯,就算是铁人也要软三分,更不要说她们还不是铁人。

  “端木,我们这么打下去没有意义。”玛丽亚微微的喘息着,与端木的战斗,比她想象的更加疲倦,魔力的消耗已经跟不上消耗的速度了。

  端木惊云同样很累:“是啊,不如让我们进入最终的回合吧。”

  不管前面斗的如何的不可开交,她们彼此都明白,那都只是开胃菜,就凭那些手段,是不可能真正的分出胜负的。

  她们所做的,只是把多余的力量挥霍掉,然后剩下能够发动最终杀招的力量。

  玛丽亚的身体有些抽搐,而且抽搐的及其不自然,看起来像是有什么东西要从她的体内钻出来。

  端木的身体也开始被蔓藤包裹,显露出她的妖魔之躯。

  现场的气氛变的更加紧张,所有人都已经知道了,最终的决斗即将开始。

  “毁灭之王,把你的力量借给我,快点……我知道你听到了,不要磨蹭……来!来!来……不要吝啬,你知道的,你借给我的越多,回报也就越多。”

  玛丽亚的身体开始变成恶魔,缪斯看到此情此景,脸色不淡定了,她比任何人都清楚玛丽亚在做什么。

  她在让自己成为诅咒之血的承载,她要将自己的灵魂献祭给魔王,从而换取魔王的降临与寄宿。

  就如缪斯的祖先所做过的那样,也就是说,玛丽亚现在在放弃自己的一切,自己的未来,甚至是子子孙孙的诅咒。

  反观端木惊云脸色也是无比的凝重,她现在已经完成了半妖的转化,可是面对着玛丽亚疯狂的行径,她真的有些胆寒。

  不行!不能让玛丽亚完成自己灵魂的献祭,端木惊云终于抢先出手了,如果让玛丽亚完成献祭,自己必死无疑。

  “木葬!”端木惊云毫不犹豫的施展出最强杀招,地面轰轰轰的发出巨响,无数的蔓藤破土而出,方圆百米之内,千百根蔓藤就像是利刃一般穿透了玛丽亚的躯体。

  玛丽亚的身体也在瞬间被这无数的蔓藤撑的变形,脑袋一歪,没了声息。

  所有人都长长的松了口气,如果真让玛丽亚完成献祭,现场所有人都将难逃一死。

  端木虚弱的恢复了人身,自己最终还是小瞧了玛丽亚的疯狂。

  可是就在这时候,一道红光射来,瞬间穿透了端木的胸口。

  所有人惊呼起来,只见那穿透着玛丽亚躯体的蔓藤化为灰烬,玛丽亚悬浮在半空中,空洞的双眼中像是在流动着岩浆。

  “端木!你输了……”玛丽亚落到地上,却是哇的一声,口中呕出一口鲜血:“我……我的力量呢?”

  端木惊云惨笑着站起来:“弑神之毒,不管是神灵还是魔王,都无法豁免的剧毒,虽然只是一滴……可是对你来说,应该足够了。”(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