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九百四十五章 宿敌

第一千九百四十五章 宿敌

  此时在原野上观礼的,除了上百个魔女会的成员,还有几十个是外人。

  而这些人能够找的到这里,都是因为他们本身的本事,所以他们能够自己找的到进来的路,也正因如此,魔女会的人才没有驱逐他们。

  “人都来的差不多了吧?”

  这时候,一个满脸皱纹,全身白袍,胡须都快拉到地上的老者拄着长杖走到人群的中心。

  他是魔女会的大长老丹尼顿,也是魔女会唯一的光明法师,他曾经是教会的大主祭,不过因为种种原因而投身魔女会。

  在场之中,除了玛丽亚之外,就属他的辈分最高最老。

  不过他却是端木派系的,也是玛丽亚最忌惮的长老之一。

  她不明白,端木惊云到底是如何拉拢到丹尼顿的。

  这个油盐不进的老家伙,几乎不干涉魔女会的事务,可是只要他一开口,那就必然是势在必行。

  “大长老,西贾还未到来。”丹尼顿身边的一个黑衣长老说道。

  “西贾吗?他已经死了。”丹尼顿淡然说道。

  “死了?怎么可能……他可是大魔导师啊,而且他拥有阿托斯之杖……他可是……”

  丹尼顿瞥了眼身边的长老:“你想说他是死亡法师吗?我早已知道。”

  那个长老额头冷汗直冒,丹尼顿最讨厌的就是死亡魔法,不过魔女会内部不少人修炼死亡魔法,这几乎已经成了公开的秘密。

  原本以为丹尼顿不理会内事务,应该两耳不闻窗边事,此刻却发现,他居然知道西贾修炼死亡魔法。

  “我本是想等新任会长上任后,由端木会长老执行。既然他在这之前死了,那就算了,时间马上到了。端木女士,请到我们的面前来。”

  “是的。丹尼顿长老阁下。”

  端木惊云迈着小步,漫步的来到十二位长老面前。

  丹尼顿为中,其他十一个长老分别站在丹尼顿的左右。

  “端木女士,你是否愿意接受魔女会的会长?”丹尼顿开口问道。

  “是的,我接受。”端木惊云面若波澜无惊的湖面,淡淡的回答道,微微低下头。

  “我以光的名义,赐予你睿智之光。”丹尼顿的长杖轻轻的放在端木惊云的头顶。

  长杖闪烁起一道白光。瞬间没入端木惊云的头顶。

  这时候,丹尼顿身边的黑衣长老开口道:“端木女士,你是否愿意接受黑暗洗礼,为魔女会的未来开辟道路。”

  “是的,我愿意。”

  黑衣长老的长杖落在端木惊云的头顶:“我以黑暗的名义,赐予你失落之心。”

  “我以堕落的名义,赐予你无尽毅力。”

  “我以……”

  十二个长老先后的使用了自己所代表身份的魔法,启迪端木惊云。

  其实这些魔法对端木惊云毫无用处,不过这是接任会长的必经仪式,就算魔女会也不能免俗。

  虽然少了一个西贾长老的赐福。可是并没有人在意。

  这时候,玛丽亚走了上来,双手捧着圣魔戒。

  “端木会长。请接受我的祝福,我以魔力的名义,向你表达我最真诚的敬意与感激,请接纳这份魔力的馈赠。”

  端木惊云接过圣魔戒,戴到指头上,高举起那支带着圣魔戒的手。

  “我以魔女会会长的名义起誓,我会继承魔女会的仪式,我会让属于魔女时代再次来临。”

  圣魔戒爆发出强大的魔力,那充满了浩瀚之力的圣魔戒闪耀起宛如彩虹一般的天柱。

  玛丽亚的眼中露出一丝惊疑。好强大的魔力!

  她居然能够让圣魔戒产生魔力洪流!

  现场不少人的眼中,都露出熠熠之色。有些是贪婪,有些是惊奇。有些是敬畏,不一而足。

  看来自己又一次低估了她的实力!

  也许她真的可以击败自己。

  玛丽亚心中想着,可是却没有丝毫退意,眼中战意更浓。

  阿侬斯看了眼不远处的玛丽亚,目光便转向了其他方向,在人群之中,他找到了缪斯的身影。

  缪斯藏身于人群后方,她似乎感觉到了阿侬斯的目光,同样看向阿侬斯,两人的目光在瞬间的交汇后,便已经移开,将目光重新回到现场。

  “玛丽亚女士,我想以会长的身份,向您真诚的发出挑战,我想知道自己是否真的有资格,继承您的荣耀,让魔女会变的更加强大,请您接受我的邀请。”

  端木惊云在正式接受会长之后,主动的对玛丽亚说道。

  现场一片哗然,谁都没想到,端木惊云居然主动挑战玛丽亚。

  不过,玛丽亚却不觉得丝毫的意外,因为端木惊云永远都是那个最出人意料的人。

  她的任何行动都不足为奇,对于她的主动挑战,也是玛丽亚早已预料到的。

  “感谢您的信任,会长大人,我也很愿意与您进行一场公平公正的对决,让我能够更加透彻的明白您的伟大、智慧,以及力量。”

  “是的,公平、公正。”端木惊云点点头,摘下了刚刚戴上的圣魔戒,丹尼顿着是双手接捧过圣魔戒。

  所有人都主动的退让开一片空地,只留下玛丽亚与端木惊云。

  “在我的脑海中,这样的场景已经出现过无数次了。”端木惊云感慨的看着玛丽亚。

  清风拂面,原野上迎来了一阵清爽气息,没有震天战鼓,没有萧瑟肃杀。

  两个女人就那样的站在原野上,彼此轻吟交流着。

  仿佛她们不是敌人,而是久未谋面的旧友。

  “我知道终会有这么一天,只是在你真正的站在我面前之前,我都未曾想到,会是你。”玛丽亚同样感慨颇多。

  “是因为我的弱小吗?”

  “不,是因为我以为你并没有足够的时间。从我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你很出色,不次于我的出色。可是二十年太短了,我无法想象。你凭什么用二十年的时间抵达我用两百年建立起来的高度。”

  这才是玛丽亚最佩服端木惊云的地方,任何言语都无法形容玛丽亚此刻的心情。

  她们之间没有女人的撕胯大战,没有相互扯着对方头发冲着对方脸上吐口水。

  她们都是同一类人,同样的骄傲,同样的傲慢,同样的强大。

  “二十年的确是太短了,可是我能做到的也仅限于此,因为你挡在我的面前。所以我才必须在二十年里到达你这样的高度。”

  端木惊云认真的看着玛丽亚,玛丽亚苦笑着摇了摇头,原来是自己搞错了。

  端木惊云用二十年的时间到达与自己匹敌的程度,并非她自己有多强大,而是因为自己太强大了。

  原来造成这一切的并非端木惊云,而是自己。

  端木惊云再想前进一步也是不可能,这也是她所能做到的极限,因为自己是这么的强大,她已经达到了和自己一样强大的地步,她已经没了追赶的目标。也就失去了追赶的动力。

  至少在今天分出胜负之前,她已经无法再前进一步了。

  “你觉得你现在有能力战胜我吗?”

  “我已经胜过你了,在你不知道的领域。”端木惊云的脸上突然浮现出灿烂无比的笑容:“我曾经放弃的东西。居然成了我最骄傲的成就,你说可笑不可笑?”

  “你说你的孩子?”玛丽亚何等的聪明,哪怕端木惊云说的再隐晦,她也能一语道破。

  “是啊,他比我还高一个头,可惜,我没能看到他的成长。”端木惊云的脸色非常的复杂。

  外人听不到她们的对话,看着场上迟迟未曾动手,云淡风轻一般的家长里短。他们却以为是剑拔弩张的对峙。

  “如果这次结束了,你会去告诉他吗?”

  “不会。我想要将这个秘密永远藏在心中。”端木惊云笑着摇了摇头:“他是我的骄傲,可是我却不能成为他的骄傲。我希望他觉得我已经死了。”

  玛丽亚皱起眉头:“你这样不好,我想要的是你认真的与我一战,至少证明我选择的对手没有错,如果早知道你是这般的想法,我真该竭尽一切的杀死他,至少这样能够让你有足够的恨意面对我。”

  “奶奶……他没恨你,一直都没有。”

  突然,人群里一个男孩大声的叫道,所有人都愕然的看向那个男孩。

  端木惊云却捂住嘴,愕然的看向那个男孩,这一刻,她再也难掩心中的喜悦与激动,泪水喜难自禁。

  “这场决斗,你可以输,不可以死!”男孩大声的呐喊道。

  玛丽亚惊讶的看向那个男孩,这个男孩什么时候出现的?

  她印象里,刚才来的人里面,没有这个男孩。

  白晨必须开口,因为他看到了自己母亲眼中以死明志的决然。

  而在他听到端木惊云与玛丽亚的对话之后,他更无法再去恨她。

  不管将来如此,至少现在白晨不想要她死。

  血浓于水,却是在这时候在白晨的体内被释放出来。

  既然不能当面的喊一声母亲,至少也不能让她感到伤心。

  玛丽亚收回目光,重新将注意力放到端木惊云的身上:“看起来,你已经恢复了。”

  端木惊云抹掉脸上泪痕,深吸一口气。

  “玛丽亚,你比我想象中的更加光明正大,在这点上我比不上你。”

  “你比我想象中的更加感性,如果这场决斗我输掉了,我或许也应该去体验一下人的情感。”

  端木惊云点点头说道:“希望你能活着离开这里。”

  “你也一样,我可不想在一个孩子的面前,杀死他的奶奶。”(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