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九百四十四章 新旧交替

第一千九百四十四章 新旧交替

  “只有找到真理之眼,才能够找到时间灵过去的那个躯壳,第五王朝的法老王在寿尽之后,就将那个躯壳藏在了没有人找的到的地方,甚至有可能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想要找到那个躯壳,只有时间灵自己才能够感觉到,也只有能力恢复正常的时间灵才能够感觉到遗留在躯壳里属于他自己的气息。”

  “真理之眼。”白晨揉了揉额头,难办啊……

  真理之眼在共济会的手上,哪里是那么容易弄到的。

  此刻太阳已经从海平面升起,骄阳似火,几乎将海面染红。

  白晨收拾起心情:“该是去看看她了……”

  白晨化身为石头,逃避不是出路,可是面对又无法下定决心,所以只能做出这种迂回的方式。

  在伯尔尼的郊区,有一片无主的峡谷,可是这片峡谷却是充满了各种传说,从古至今,也不知道有多少个传说是从这里开始的。

  有的人在这里遇到了传说中的仙女,有的人在这里获得了力量,就连瑞士历史上几个伟大的君王,都与这个峡谷的传说密不可分。

  可以说,这个峡谷就像是瑞士历史的缔造者与见证者一般,每一个传奇故事里,都曾经出现过这个峡谷的名字。

  奥拉缔夫峡谷,一个几乎无法被找到的地方,一个存在于现实与传说交接的地方。

  而瑞士的每一任总统在国会上摁下自己的手印之前,都要来这里,摁下自己的手印,喻示着自己与这片峡谷的主人所缔结象征信任与互助的契约。

  也只有这样,这位总统才能在未来的四年过的安稳舒适,因为奥拉缔夫峡谷的主人,是瑞士最强大的势力,甚至其影响力可以说覆盖整个欧洲,凌驾于瑞士ZF的魔女会。

  这或许是少数几个,私人实力超过ZF实力的势力之一。

  而魔女会从欧洲的黑暗时代之前。就一直影响着整个欧洲,哪怕是狩猎魔女的时代,即便是吸血鬼、狼人、教会联手人类君权围剿魔女的时代,魔女会依然可以撼动整个欧洲大陆。

  当然了。魔女会也是少数几个几乎不干涉人类政权的势力之一,他们更喜欢追求属于个人的力量,也正因如此,瑞士ZF才能够容忍这么一个庞然大物与他们时代共存在这片土地上。

  不过,正如那句话说的。哪里有人哪里就有争斗,魔女会内部同样充满了各种的尔虞我诈,各种勾心斗角。

  派系之间的争斗,学术上的争斗,乃至东方与西方权力争斗,也一直在魔女会上演。

  每隔一百年,这里就会上演一场世纪之战。

  每一代新任会长,都会接受老会长的切磋,或者说是新旧势力的终极较量。

  失败者是没有颜面留在会长这个位置上的,玛丽亚则是两届的胜利者。不过上次的成功,是因为她提前抹杀了竞争者。

  可是这次,她遇到了一个旗鼓相当的东方魔女,一个与她一样心狠手辣,不择手段的女人。

  一个从智慧到力量,都能够与她匹敌的宿敌。

  从这个女人进入魔女会那天开始,玛丽亚就感觉到了这个女人的不凡,不过那时候她终究还是没看出她的威胁,因为这个女人太懂得伪装了。

  直到玛丽亚察觉到她的威胁之时,一切都已经太晚了。

  端木惊云!这个属于自己的宿敌。今天就是决定她们成败的时刻。

  她们之间的胜负也将在今天画上句号,玛丽亚向着峡谷的最深处走去。

  一直走到尽头,一片开阔的无边无际的原野出现在玛丽亚的面前。

  这片原野居住着这片土地上最早的统治者,妖精!

  不过如今妖精已经被赶到了这里。唯一的出路峡谷则被魔女会挡住,让妖精再也无法出去。

  玛丽亚的外表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可是认识她的人都知道,她已经是两百岁的老怪物了。

  这个老怪物在十岁的时候,就被称之为怪物,因为她在十岁的时候。就已经战胜了自己的老师,夺取了魔女会的控制权。

  有人怀疑她与历史上最强大的魔女有血缘关系,因为她们都叫做玛丽亚,都是强大的无法理解。

  没有人明白,玛丽亚为什么能够活这么长时间,而且两百岁甚至还不是她的极限寿命。

  原野的上空掠过几道彩虹般的光束,紧接着就是几个妖精落到了玛丽亚的不远处。

  这些妖精有着蝴蝶或者蜻蜓一般的翅膀,又或者犹如天使般的羽翼,不过他们的身形只有巴掌大。

  可是只要知道他们存在的人,都不会小瞧这些小不点,他们之中不乏强大的存在,甚至曾经出现过犹如神灵一般的大妖精。

  不过妖精有一个特点,她们全都是女性,而且每一个都非常的美丽,她们唯一离开原野的机会,只有在她们成年后的第一年,出去外面与人类男性结合。

  许多凄美的爱情故事里,就有这些妖精的身影,一年的期限后,不管她们是否愿意,都必须回到山谷,或者被魔女会毁灭。

  一旦滞留超过时限,那么魔女会就会发动追杀,要知道在魔女会之中,可是有不少人愿意亲自去追捕这些妖精的,有些是个人嗜好,有些是为了收藏,或者是用妖精来进行某些邪恶的仪式。

  “玛丽亚,欢迎你的到来。”一个拥有着六支透明虹彩羽翼的妖精飞到玛丽亚的面前,虽然只有巴掌大小,可是她的身上却有着所有女人所梦寐以求的摄人魅力,哪怕她不化作常人大小,依然能够魅惑众生。

  玛丽亚微微点点头,看向后面的几个容貌相同的年轻妖精:“哈姆菲亚,她们是你的子嗣吗?”

  “是啊,我真是幸运,在我成年祭的那一年,让我获得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我的爱情以及我的孩子们。”

  玛丽亚收回目光,对于妖精来说。极其珍贵的爱情,对玛丽亚来说却无关紧要。

  因为在妖精漫长的时光里,只有一年的时间获得爱情,而人类早已学会了厌倦与抛弃。所以妖精与魔女会的人所发生的争斗并不是在追杀的时候发生的,而是在他们在爱情观这件事上产生冲突的时候发生的。

  也只有因为这个原因,才能够让生性温和,爱好和平的妖精暴怒。

  因为她们珍重自己的爱情,她们可以为了爱情舍弃一切。当然了,这是因为爱情是她们的唯一。

  “这场战斗,你最好避开一些。”玛丽亚不喜欢妖精,她知道每一个妖精都看她不顺眼,因为在她的出任魔女会的会长期间,追杀过的妖精最多。

  “这里是我们的领地,你无权让我们离开。”哈姆菲亚用同样傲慢的语气回答道。

  她今天带着女儿过来,不是来观看决斗的,是来见证玛丽亚的陨落的。

  这时候,又有几个身影落到玛丽亚的周围。这几个人都是魔女会的长老。

  每个长老都与哈姆菲亚以及玛丽亚打了招呼,随后来的人越来越多,这些人彼此之间有恩怨,又或者交好,所以便如聚会一般,开始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

  有些人则是和妖精们很熟悉,在原野尽头的丛林里,则是飞出越来越多的妖精,她们有些是来观看决斗的,有些是来与老朋友见面的。

  其中还有一些人不是魔女会的。甚至不在邀请之列的名单上。

  不过魔女会的人并不在意,关于这场决斗,他们需要见证者,越多的见证者越好。

  哪怕是一些不速之客他们也无所谓。只要这些人能够自己找的到进来的路。

  阿侬斯也到达了妖精原野上,落到玛丽亚的身边。

  “会长,他们来了。”

  玛丽亚回过身,看向从峡谷中驰来的一辆马车,那辆马车是由两头雪白的独角兽拉着,一个闪闪发光的身影所驱使马车。光精灵。

  玛丽亚的眼中露出一丝惊讶,看向马车上坐着的端木惊云,却有些哑然。

  “这个女人,每次出场都要搞的这么容重吗?真是的。”玛丽亚揉了揉额头。

  端木惊云单手倚靠在护手架上,侧身撑着面颊,身上带着一丝雍容,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

  在与玛丽亚目光交汇的时候,端木惊云微微点点头。

  玛丽亚虽然不屑端木惊云出场的方式,可是还是点头回礼,这是对彼此的尊重。

  马车缓缓的停在玛丽亚的面前,光精灵如一个绅士一般,轻轻扶着端木惊云下了马车。

  “会长。”端木惊云稍稍行了个礼。

  玛丽亚的嘴角勾勒出一丝弧线:“今天这个称呼属于你,端木。”

  端木惊云的脸上依然带着浅浅的笑容:“玛丽亚小姐,你说错了,不是今天,是今后……”

  “拭目以待你今天的表现,可不要让我失望哟,我可是非常看重你的,端木会长。”

  虽然正式的决斗还未开始,可是两人的交锋就已经拉开序幕。

  “玛丽亚,你知道我最敬重你什么地方吗?”

  “哦?我有值得让你敬重的地方吗?”

  “当然,你最让我敬重的地方就是你的自信与骄傲,在我进入魔女会的那天起,我就一直在模仿你,你的一切,我一直视你为我的偶像。”

  玛丽亚笑了笑,她知道端木惊云说的都是真的,不过她没想到,端木惊云会如此大方的说出来。

  不愧为自己的宿敌,玛丽亚微笑的看着端木惊云:“这也是我最欣赏你的地方,坦率。”

  “深感荣幸。”

  “去吧,接受你的荣誉吧,魔女会的会长。”玛丽亚做了个请的姿势。(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