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九百四十三章 时间灵

第一千九百四十三章 时间灵

  威瑟拉在潜力觉醒的时候,几乎都要以为,自己或许能够与影子比肩了。

  可是,当她真正面对影子的时候,她突然发现自己的想法是这么的愚不可及。

  这是她第一次见到影子,也是最清晰的理解,人与神之间的差距。

  在影子的面前,她也只是一个凡人,在狮子的面前,一头猫和一头老鼠并没有实质性的区别。

  影子只是屹立于半空之上,面具下是一双无法揣测的目光。

  冰冷而且深邃,威瑟拉已经用上了自己刚刚研究出来的能量眼,却无法看穿这个躯体。

  很多人都喜欢带影子的面具,特别是一些女性,甚至将这个面具当作一个时尚元素。

  可是并不是所有的女性戴上面具都是影子,影子只有一个。

  那些人模仿的也只是影子的装束,可是那种气质与真正面对之时的藐睨天下的冷傲,却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模仿的。

  面对影子,威瑟拉甚至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影子抬起手,双指指向威瑟拉,轻轻一提。

  威瑟拉已经不受控制的漂到了与影子同高的位置,而影子接过威瑟拉手中的沙漏。

  威瑟拉甚至无法去反抗,这时候她才明白什么叫做绝对的强势,即便自己已经觉醒,依然无法抵抗这种指令,而影子甚至连话都没说。

  仿佛一切都是这么的自然,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

  影子拿着沙漏,似是在研究沙漏的秘密。

  短短的十几秒,影子便将沙漏送回到威瑟拉的手中,威瑟拉也轻飘飘的落回到地面。

  当威瑟拉再寻找影子的身影之时,影子已经掠过海平面离去。

  全过程不过半分钟而已,威瑟拉却感觉度过了漫长的一个世纪。

  “她……她……”威瑟拉扭动着僵硬的脖子,转头看向白晨。

  这时候,她才想起来,身边还有白晨在。

  “别看我。面对影子,不管是你还是我,都无法做出任何的抗拒,你应该明白刚才的感觉吧。”

  “她怎么知道的?她又为什么而来?”

  即便是影子已经离去。可是那种压迫感依然让威瑟拉铭记于心。

  “这种事,她会不知道吗?”白晨装作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实际上刚才的那个影子,不过是一个金属的空壳而已,一个机关人。

  自己不过是用自己的气息送入其中,也只有影子的出现。才能够让这一切解释通,她要抢夺时间之刻,那么威瑟拉的失败也就情有可原。

  即便威瑟拉已经觉醒,也不会有人会认为,她能够战胜影子。

  这也是因为影子的影响力,已经她在人们心目中留下的印象。

  至于时间之刻,也就是这个沙漏,经过白晨的分析,的确是真品,而在确认了真品之后。白晨就已经当着威瑟拉的面前偷梁换柱了。

  至于威瑟拉如何向她的上级汇报,那就不是自己的问题了。

  只是,白晨还是小瞧了影子在威瑟拉的心目中留下的印象。

  威瑟拉似乎是惊吓过度,又或者是受到的心灵冲击太甚,迟迟无法平静下来。

  白晨不是威瑟拉,所以无法理解她此刻的心理活动。

  这就是自己一直以来畏惧的力量?

  这就是自己一直以来所仇恨的人吗?

  “白晨,我是否有一天,也能够站在她那个高度?”威瑟拉茫然的看着白晨。

  “你想要站在她那个高度,你就要先明白,她到底是站在什么样的高度上。就像世上很多人,都把影子当作自己超越的目标,可是他们真的明白,影子现在的高度吗。”

  “那你呢?你有想过。把她当成目标吗?”

  “任何一个武修应该都想过吧。”

  “现在呢?你还想吗?”

  “在真正的见到影子后,不外乎两种想法,更坚定自己的目标,或者是因为影子的力量而感觉到绝望,你觉得我是前者还是后者。”

  威瑟拉凝视着白晨,她还真的不知道。白晨到底是属于前者还是后者。

  “那你呢?你是前者还是后者?”白晨又开口问道。

  威瑟拉苦笑着:“我现在的心非常乱,她就像是一个看不见顶的山峰,难以想象,她到底是如何站在那上面俯瞰大地的。”

  “有什么好乱的,你是在迟疑什么?不管是你选择前者还是后者,都不会有人嘲笑你,只是你自己的心愿,成与不成无关旁人,只在于心。”

  “只在于心?”威瑟拉心中默默的思量着,只在于心……只在于心……

  “其实,每个人将影子视作对手却是错了。”

  “为什么是错的?拟定一个强大的对手,一个激励着自己前进的对手,这不是很好吗,即便真的无法成功,可是至少懂得去努力。”

  “每个人最强大的对手,不是别人正是自己,尝试着超越自己,这才是最艰难的,每天起床先问一下,自己是否超越了昨天的自己,去拟定一个假想敌,还不如去试着超越过去的自己,当你有一天发现,已经无法再去超越自己了,这时候你就会发现,其他人也已经不堪一击了。”

  “把自己当作对手吗?”

  现在的威瑟拉,并不能完全的明白白晨的意思,所以听起来似是而非。

  有些道理,却又不明深意,可是对威瑟拉来说,却像是有一个未曾敲开的门在面前,让她有些跃跃欲试。

  威瑟拉深吸一口气:“谢谢。”

  这或许是威瑟拉与白晨相识以来,唯一一次的真心实意的话。

  “我的任务也该完成了吧。”白晨挥了挥手,转身离去:“别忘了我的酬劳,再见。”

  威瑟拉看着手上的沙漏,此刻心中却是百感交集。

  一种莫名的思绪心中萦绕,看着白晨离去的身影:“也许……他才是那个隐藏至深的人。”

  白晨却对这次的行程颇为满意,轻轻的抛着手上的沙漏。

  在这沙漏之中,有一个意识与魔方取得了联系。

  而这个意识是来自于与魔方同在第五级文明的生物,不过不同的是,魔方是第五级文明的产物,这个意识则是第五级文明的种族。

  只是,魔方与沙漏内意识的交流,白晨也无法探知,不过从魔方的口中,白晨知道了这个种族名为‘时间灵’。

  而时间灵是唯一的一个,可是唯一的一个却代表了一整个种族,并且还是第五级文明,由此可以说明,时间灵的伟大。

  沙漏是时间灵的载具,当然了,理论上他可以存在于任何载具中,一个石头,一个手表,所有的一切。

  这个沙漏是古埃及五代王朝法老王为时间灵创造的,也是为了承载时间灵的特殊能力。

  可是,现在的时间灵,却丢失了很重要的一部分,那就是真理之眼。

  时间灵跳跃于各个世界,各个位面,各个纬度,甚至是不同的时间,为的就是寻找他的同类,他的家人。

  他在许多文明之中留下了足迹,终于,他来到了古埃及,可是他被骗进了法老为他创造的躯壳之中,取走了躯壳的另一部分真理之眼,从而让时间灵再也无法离开。

  时间灵被约束在这个躯壳中已经非长久的时间了,虽然这个时间对时间灵来说,也许不算什么,可是在人类的眼里,却是足够的沧海桑田。

  “魔方,能够让我与时间灵交流吗?”白晨非常希望,时间灵能够回答他心里的疑问。

  他同样被困在这个纬度之中,他想要回到属于自己的那个世界,而不是这个他曾经以为的故乡,汉唐世界才是他的家。

  “不行,我们的交流并不是你所知道的任何一种交流方式,你是无法明白的,他曾经与所有接触过沙漏的生物交流,可是直到我之前,他都无法成功的交流。”

  “那他当初来到这个世界后,又是如何与法老王交流的?”

  “他在降临的时候,所寄宿的是另外一个世界的生物身体,当时法老王觊觎他的力量,以及那个生物的躯体,而时间灵并未对法老王的谎言产生怀疑,至少在法老王夺走了他身体的一部分之前都是如此,不过法老王当时行动的太急躁了,所以还未等时间灵完全从那个躯壳转移到沙漏之中,就焦急的抢走真理之眼,所以那个躯壳里依然保留着时间灵的一部分,意识,如果你能够帮他找回真理之眼,然后找到那个躯壳,他再回到那个躯壳之中,那么他就可以与你交流。”

  “他被法老王骗过后,还能够愿意与人类交流吗?”

  “你不明白,我与他的交流方式,是不可能存在谎言的,而且两千五百年对他来说,只是很短的时间,他见证了太多的文明,所以也能够理解法老王对力量的渴望,法老王对他所做的一切,也不会让他产生仇恨,或者说时间灵是没有仇恨观念的,更没有谎言,他是以绝对理性的方式,与任何人任何种族交流与对话。”

  “找到真理之眼吗?”白晨摸了摸鼻子:“还有,他曾经的躯壳,现在在哪里?”(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