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九百三十八章 尔虞我诈

第一千九百三十八章 尔虞我诈

  只是,威瑟拉却连a计划,对自己都是吱吱唔唔,只是安排自己的任务,却没说明白解释清楚整个计划流程。

  很显然,威瑟拉始终对自己抱着戒心,白晨也无可奈何。

  自己已经表现的非常谦让弱势了,可是依然无法让她完全放下警戒,甚至对自己更加戒备。

  “b计划?你们有制订b计划吗?”

  “任何的计划都有可能失败,所有我们每一个任务,都会做两手准备。”

  “我觉得a计划的失败,是你们对我的隐瞒,如果此时此刻,你们还对我遮遮掩掩,那我们的合作到此为止。”

  “到此为止,你不想要时间之刻了吗?”

  “反正与你们这样合作,得到时间之刻的机会也不大,我为什么要浪费时间,而且还要冒险。”

  “你是想一个人去抢夺时间之刻吧。”威瑟拉虽然看不透白晨,可是她本能的猜测白晨的意图。

  她的心里,总有一个声音,仿佛是在告诉她,不要小看眼前这个人。

  而对于白晨的资料,她已经研究了非常多次。

  这份资料里最多的也就是白晨在学校里任职的事情,其中谈及几起伤人事件,可是这些事看起来稀松平常,就算是稍微会一点格斗术的人也能做到,所以她始终看不出,白晨有什么出众的地方。

  只是,自己越是这么想,潜意识里对白晨越是警觉。

  “那又怎么样?反正你们也没诚意,既然如此,还不如单干。”

  “若说诚意,你也没有表露出自己的诚意吧,你一直表现的稀松平常。实际上你自己就是一个超级高手吧。”

  威瑟拉其实也无法确定白晨的时候,她这么说,其实就是为了诈白晨。

  “如果我是一个超级高手。何必需要与你们合作,你们觉得你们有资格和一个超级高手合作吗。”白晨听的出威瑟拉是在试探自己。而现在白晨也还不确定,自己应该表现出什么级别的实力。

  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样的实力表现,才不会让威瑟拉生疑。

  “面对法老会的三个超级高手,你没有丝毫的慌乱,可见你是胜券在握,你根本就是在藏拙,你想要做最后的猎人!”

  白晨眼珠子一动。大声说道:“你说的没错,那三个法老会的高手,任意一个我都有把握对付,可是你觉得我对付的了三个吗?”

  “实话和你说吧,这次抢夺时间之刻的人不少,像刚才法老会那三个级别的高手也不在少数,你哪怕有胜于他们一个的实力,甚至是能够战胜他们两个的实力,也不可能成功,如果没有我们的配合。你毫无机会。”

  “同样的,你们现在连一个像样的高手都没有,而且对我还遮遮掩掩。我凭什么再与你们合作。”

  “好吧,我们可以对你公开b计划的内容。”威瑟拉心里却在打定主意,必须尽快的安排对付白晨的计划。

  这家伙比想象中的更难缠,很多时候,她对付的那些高手,对于普通人,甚至对他们这些特工都是目中无人,所以反而很好对付。

  就比如组织里派来的那个人,就是因为自以为是。才丢了性命。

  可是唯独这家伙,威瑟拉老是心里没底。这家伙的身上,总是给她不安的感觉。

  “现在可以告诉我。b计划是什么了吗?”

  “我们的人已经找到了博物馆馆长。”

  “找到他有什么用?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抢到东西。”白晨理所当然的说道。

  “那位博物馆馆长已经被我们掉包了,我们的人整容成了馆长。”

  白晨眼前一亮,对于这个大胆的计划还真是刮目相看。

  “不会露馅吧?”

  “共济会的人掳走博物馆馆长,本来就不熟悉,所以更不用担心露陷。”

  “你们是想要通过假冒的博物馆馆长盗取时间之刻?这难度似乎不小啊。”

  “这就要用到你了,只要东西到了共济会手中,他们势必要让假冒的馆长鉴别真伪,到时候假冒的馆长就会将跟踪器安置在时间之刻上。”

  “那如果东西没到共济会手上呢?”

  “其实东西已经落到共济会手上了。”

  “哦?你对那边的战况很了解嘛?”白晨都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威瑟拉凭什么这么笃定。

  “那其实就是一场戏,魔女会的人与共济会的人其实私下里就已经交易了,然后放出风声在这里交易,目的就是为了引其他势力上钩,在进行这么一场乱斗,混淆视听。”

  白晨眯起眼睛,不满的看着威瑟拉:“那就是说我这两个小时,就完全是在浪费时间咯?”

  白晨非常的不爽,从一开始威瑟拉就知道他们现场交易的东西是假的,就连交易与冲突都是假的,自己居然还蒙在鼓里。

  “那你们原定的计划是什么?”

  “让你出手。”威瑟拉直接的回答道。

  “什么意思?还是在试探我?”

  “当然不是,我们的目的是要在这次的冲突中,尽可能的解决掉高手,到时候另外一边才能在得手后方便脱身。”

  白晨心里那个气,也就是说,搞了半天,他们还是把自己当成一个高级打手,而不是合作对象。

  从始至终,他们一直都在提防着自己,甚至自己连时间之刻的影子都没看到。

  可是一转念,还是自己太大意了,自己总以为凭着绝对的实力,不可能出现意外。

  现实却是自己被耍的团团转,到现在人家解释之后,自己才恍然大悟。

  这招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这些特工的确是玩的溜。

  甚至自己居然被当成了弃子,威瑟拉说是在这次的冲突中,尽可能的解决掉大部分的高手,其中恐怕也包括自己吧。

  如果这个计划圆满的话,那么最好的结果就是,所有的高手在冲突中丧命,然后再由他们这些精英特工画上句点。

  真是漂亮的计划,可惜法老会的三个人,还是破坏了这个计划。

  他们的突然出现,让这个计划提前流..产。

  因为如今威瑟拉这方是最弱的,所以白晨虽然被当成弃子,却也是最为重要的弃子,不能提前出局。

  “那么b计划呢,我的任务是什么?”

  这次,白晨打定主意,绝对不会再让威瑟拉当猴耍。

  “很简单,在假冒的馆长得手后,就由你出手抢夺时间之刻。”

  “我一个人?”

  “你觉得我们这些普通人,有可能得手吗?”威瑟拉苦笑道。

  “那你觉得我一个人能够与一个势力的高手对抗吗?”

  “是你自己说的,你对逃跑很有自信,所以我也对你非常的信任。”

  “也就是说,你们给我指个地方,然后让我去拼命?”

  “我们作为策应,虽然不能在战场上给予你帮助,可是却能够帮你更好的逃跑。”

  “那你确定,我不会得到时间之刻后私吞吗?”

  威瑟拉当然不怕白晨私吞,因为她的手上有白晨的资料。

  “中国人有句老话,逃得过初一逃不过十五。”

  白晨长长的叹了口气,如果自己真的只是她以为的普通高手,恐怕真的是逃不出她的掌心。

  只可惜,实力的估算错误,还是让她注定落空。

  一个势力要寻找与对付一个人,或许真的很容易,可是如果这个人是白晨的话,注定不可能成功。

  白晨看了眼威瑟拉:“我还是觉得一个人动手,风险太大了。”

  “白晨,你要清楚,这是你唯一能够体现自己价值的地方。”

  “不不,我要你与我一起行动,不然的话,我拒绝你的计划。”

  “一起行动?我虽然对自己的能力很有自信,可是在你们这些怪物的战场上,我只是一只羔羊,我不能给你任何帮助,反而有可能拖后腿。”

  “也许你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弱小。”白晨笑着说道。

  “什么意思?”

  “我看人的眼光一向很准,我觉得这次也不例外。”

  “我自己的能力,我自己非常清楚,不需要你在这装神弄鬼。”

  “我不管你相不相信我的话,反正我的要求很简单,我们一起行动。”

  威瑟拉沉默了半饷,目光始终凝视着白晨。

  她不明白,白晨为什么始终要自己一起行动。

  “给我一个理由,不然的话,我不会陪着你送死。”

  “我觉得你一定在暗中部署对付我的计划,如果让你脱离我的视线,我都不知道自己是否会死的不明不白,所以我希望你始终在我的身边,这样你就没有时间部署对付我的计划了。”

  白晨觉得自己的回答合情合理,可是他发现威瑟拉对自己的答案依然疑虑。

  虽然白晨这么说,可是威瑟拉始终觉得白晨让自己跟他一起行动,目的没有那么单纯。

  自己并不是无可替代的,如果自己不在,凯尔随时可以取代自己,执掌下属特工进行任务部署。

  难道他是想要把自己当作对付凯尔的人质吗?

  不对,今天凯尔的行为,已经说明了凯尔不可能为了自己的生命而影响任务。

  “好!我接受。”威瑟拉在接触到白晨目光的一瞬,突然有一种恐惧的感觉。

  为什么?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