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九百三十二章 间谍战

第一千九百三十二章 间谍战

  回到山下的主营后,泰勒立刻就找到录像,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终于确定了,那个孩子就是屏幕里的那个。△一※看书.书1一k要a□

  难怪,难怪他说,如果自己翻看一遍录像,就能够明白他的身份。

  影子的孩子,原来他是影子的孩子。

  那么他救自己也就不足为奇了,毕竟世人都知道影子保护弱者,当初在洛杉矶事件中,她亲手救下的就不止十万人,更不要说影子后来与达坎世界的入侵者大战,间接救下的人。

  如果他是影子的孩子,那么自己一行人获救就不足为奇了。

  泰勒看了眼手中的红彤彤的丹药,虽然不再燃着火焰,可是那种触之便如暖阳谓心的感觉,却能说明一切。

  泰勒服下了丹药后,那种身体便开始有些燥热,额头汗迹开始渗出。

  托尼掀开营帐,看到里面的泰勒:“泰勒,你不会病了吧?居然流汗。”

  他们这些登山队员或者救援队的人,都知道在这种环境下生病是非常麻烦的,而且流汗很可能是身体循环出现问题。

  泰勒笑了笑:“没事,你怎么来了?”

  “哦,你的那几个临时队员有点古怪,他们好像都做了同一个梦。”

  “什么梦?”

  “他们说在梦里自己好像被一个小孩救了,然后他们还听到小孩的声音。”

  “还有说什么吗?”

  “那倒是没有,估计是濒死的幻觉吧。”

  毕竟是刚刚经历了一场劫难,出现某些幻觉,这并不奇怪。

  因为很多登山遭遇劫难后余生的登山队员,经常会出现某些奇怪的言论或者是幻觉。

  而在瑞士,白晨神不知鬼不觉的回到了酒店里。

  不过,白晨始终无法放心,即便他不想这时候去见端木惊云,不想这时候去见自己的母亲。壹看书w一ww.

  可是,她明天就要去参加决斗。而且她还是抱着必死的决心。

  这让白晨如何能够放心?

  白晨虽然一直说,自己不在乎自己的生父生母,可是如果知道他们带着必死之心去做什么,还是无法袖手旁观。

  这或许就是血溶于水。哪怕是白晨,也能以挣脱这种亲情与血脉的束缚。

  也只有这时候,白晨才能如此强烈的感觉到,自己还是一个人。

  也只有人,才会懂得七情六欲。也只有人才明白爱恨情仇。

  可是白晨真的不知道,如果这时候去面对自己的母亲,自己应该如何去面对她。

  告诉她,自己这些年的感受?

  告诉她,自己有多想她?又有多恨她?

  这种感觉远比在自己知道白墨是自己生父的时候,更加强烈。

  自己以前不知道端木惊云是自己的母亲,所以自己可以完全以平常心面对。

  可是当自己知晓了一切之后,自己的平常心已经荡然无存。

  “白晨……”

  就在这时候,白芯雅推门进来,缪斯跟在白芯雅的后面。

  也只有白芯雅敢不敲门。就直接打开白晨的房门。

  若是其他人,估计免不了被白晨教训一番。

  唯独白芯雅,自己拿她无计可施。

  谁让她是自己姐姐呢……

  缪斯在背后向白晨点了点头,白晨眨了眨眼睛,微微点点头。

  “白晨,我们出了,你真不去吗?”

  “不了,你们玩的开心点。〓一看▲〓书▲.◇1 ̄k壹a看n书s壹h―u.”

  “肯定会开开心心的,总比你一个人窝这强,真不知道这次你出来是干什么的。”

  白芯雅与缪斯走后。白晨倒是清闲了许多。

  不然的话,白芯雅便是天天拉着白晨到处玩。

  不过白晨基本上都懒得理会,如今她一走,自己倒是不再被她叨扰。

  想要窝酒店里或者是一个人闲逛。都没人管束。

  不过一个人也容易生烦,白晨最终还是决定一个人出去走走。

  伯尼尔作为瑞士的都,人口却相当的少,或者说整个瑞士的人口都不多。

  只要在街头看这里的车流人...流就知道,虽然不是人烟稀少,可是却是相当通畅。

  哪怕是非常著名的景点。也不会有那种人头攒动的景象。

  不过这样的人文地理,也造就了这里的居民恬静闲暇的生活态度,如白晨这样的外来游客,也对这里的生活感觉到舒适与向往。

  当然了,提到瑞士就不得不提瑞士银行,瑞士银行被称之为世界上最安全的银行。

  瑞士银行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三个世纪以前,而瑞士银行一直以来所贯彻的宗旨就是为客户保密。

  不过近年来因为国际上的压力,所以瑞士银行也与多国zf展开合作,会帮助各国zf追查一些黑金或者是恐怖份子的资金流向,甚至是冻结账户。

  当然了,最为国人熟知的就是对岸的那个李姓日j,他就是因为tzf与瑞士银行的坚持与协商,终于查清了李姓日j的非法账户资金。

  白晨也有几个账户都是在瑞士银行开户的,因为白晨的账户内天文数字,所以白晨在签证的时候,非常的顺利,只需要拿出那张银行卡,签证官就讨媚的盖章了。

  虽说瑞士是犯罪率是全世界最低的国家,不过依然还是有鸡鸣狗盗之流。

  就比如说此刻白晨的眼前所上演的一幕,几个大汉居然在与一个女孩拉扯着一个皮包,而且还是在光天化日之下。

  按理来说,白晨不会看着弱质女流受到欺负,不过在江湖上行走后,白晨也知道了一个道理。

  看到不公之事在眼前生,不能盲目的出手,必须弄清事情的本质,不然的话很可能帮倒忙。

  不过其他的路人可不这么认为,就有几个人在现这起当街生的抢劫案后,就已经围向那几个男的。

  而那些人当场就踹翻了那几个大汉,那些大汉站起来,便掏出自己的证件,与那些打抱不平的人争论起来。

  那女孩却早已夹裹着皮包溜掉了,而后那几个大汉冲出人群,想要寻找那个女孩,却现女孩早已消失不见。

  虽然隔着马路对面,可是白晨依然听的到那几个大汉彼此之间的交流。

  这些人是瑞士zf的特工,而那个女孩同样是间谍。

  那些zf的特工似乎在向上级禀报消息,只是白晨并不知道,他们抢夺的皮包里到底有什么东西。

  不过那个女间谍,白晨却知道她躲在哪里。

  白晨想了想,国与国之间的特工间谍较量,这里面不存在正邪之分,国家的不同就代表着立场不同,所以白晨没打算参与到其中。

  白晨找了一家路边的咖啡馆坐下,点了杯咖啡,享受着惬意的时光。

  可是那个女孩却出现在了白晨的面前,那个女孩就坐在白晨不远处的桌子前,而后一人从女孩身边走过。

  神不知鬼不觉的拿走了放在女孩身边的皮包,同时留下了另外一个同样的皮包。

  女孩恍若未闻一般,白晨却知道,这个换走皮包的人与这女孩是同伙。

  不过,或许是白晨不经意间的目光,与女孩对撞在一起,女孩的眉梢一挑,笑盈盈的走到白晨的面前。

  女孩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容,漫步的走到白晨的面前:“这里有人坐吗?”

  “有。”

  女孩却像是没听到白晨的话一样,径直坐了下来。

  “认识一下吧,我叫威瑟拉。”

  虽然女孩看起来不过十六七岁,可是身材却相当饱满,淡色低胸连衣小短裙,在她伸手的时候,有意的低下身子,让自己胸前春光展露无遗。

  只是,白晨却不打算与威瑟拉握手,威瑟拉的双指之间夹着一个微型窃听器。

  只要自己与她握手,她就会顺势将窃听器安置在自己的袖口。

  威瑟拉对于白晨的失礼不以为然,只是淡淡然的瞥了眼白晨:“你们东方人都这么无礼吗?”

  “也许吧。”白晨不以为然的说道。

  “你是哪个国家派来的?”威瑟拉突然语气一变,直截了当的问道。

  “什么?”

  “你何必再装呢,刚才在街口,你就站在马路对面,而现在又出现在这里,看来你已经盯上了我手上的东西了。”

  很显然,两次的巧遇让威瑟拉认定白晨也是间谍。

  不过白晨更惊讶于威瑟拉居然能够在当时那么乱的情况下,现站在街对面的自己。

  威瑟拉突然凑近到白晨的面前,单手撑在白晨的靠椅背上,轻舔着靓唇:“如果你能够不插手这个东西,我可以付出任何代价。”

  如果是以前,白晨不介意占点便宜,可是眼前的女间谍年龄和自己的那些学生差不多,所以白晨实在是下不了手,若是自己做出一些不雅的举动,心里便会非常的别扭。

  所以白晨还是决定,远离这个是非,白晨推开了威瑟拉的肩膀。

  “不好意思,我想你弄错了,很抱歉,我要走了。”

  白晨站起身,贴着威瑟拉的身子,离开座位。

  在离去之后,白晨将威瑟拉刚才留在自己身上的窃听器丢在了路边。

  威瑟拉看着白晨离去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狐疑,随即像是自言自语一般:“注意一个年龄在二十二岁左右的东方男性,一米八身高,体重七十公斤,身体异于常人,暂无特殊能力特征。”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