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九百三十章 第三极

第一千九百三十章 第三极

  缪斯厌恶的看了眼阿侬斯,她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自己要和阿侬斯成为同僚。本文由。。首发

  当然了,如今缪斯可不怕阿侬斯,反而是阿侬斯对缪斯敬畏非常。

  虽然自己现在拥有神一样的力量,可是白晨却给予了缪斯更加可怕的力量。

  不,不能说力量……应该说权力!

  “缪斯,收起你那眼神,我知道你看我不顺眼,不过现在你可没有拒绝的权力……当然了,我也没有。”

  缪斯长长的吸了口气,也不禁苦笑起来。

  自己居然一直将白晨当作一个三流货色,直到今夜,她才明白白晨的可怕。

  她也终于明白了,端木为什么会说那番话,只有他能够解除自己的诅咒之血。

  当时缪斯还听的云里雾里,端木惊云所指的他到底是谁。

  现在才知道,原来就是她自己的孩子……白晨。

  而解除诅咒之血,以前听来是如此的不可思议,特别还是魔王级别的诅咒之血。

  更何况墨菲斯托还是大魔王,比起一般的魔王更加的可怕,在地狱之内,墨菲斯托的凶名可是排的上号的。

  可是直到现在,她才明白,解除诅咒之血算什么?

  墨菲斯托在白晨的面前,根本就排不上号。

  甚至现在的自己,想要报复墨菲斯托,那也只需要一根指头的事情。

  因为。现在的她,拥有对一百个魔王的指挥权。

  虽然每个魔王都只有一次的驱使机会。可是自己一辈子恐怕都没机会驱使一百次吧。

  当然了,如果一次性召唤多个魔王,也就禁不起几次召唤。

  不过,这世界上如果不遇到白晨那种存在,恐怕一次召唤一个魔王就足够了。

  就算是对付阿侬斯,一次召唤一个或许勉强战平。两个魔王的话。阿侬斯必败无疑,如果召唤三个魔王,阿侬斯连逃生的机会都没有。

  “阿侬斯,你给我听着,我们现在按照原定的计划,你先回到玛丽亚的身边,而我继续我的任务,到了明日决斗之时,你我再现身。如果端木胜利,我们就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如果端木遇到危险再出手,明白吗?”

  “你要去做什么?”

  “做向导。”缪斯淡然说道。

  “向导?这时候你去做什么向导?”

  “我服务的对象是他的姐姐。这个理由够吗?”

  阿侬斯缩了缩脑袋,同时也把刚才的话咽回嘴里。

  阿侬斯看了眼手中的圣魔戒:“我先把圣魔戒给玛丽亚,免得她起疑心。”

  说罢,两人便分开了……

  ……

  喜马拉雅山脉,珠峰——

  这里被称之为世界第三极,寒意较之南北极更甚几分。

  当然了,如今亦有第四极。那便是冰剑祭坛。

  不过冰剑祭坛显然无法让白晨冷静下来,也只有珠峰上的凛冽寒意,勉强能让白晨心静下来。

  母亲?白晨现在不知道,对于端木该爱该恨。

  爱又从何而来?恨又从何而来?

  若说无爱,血溶于水,无法否认自己身上的血亲。

  可是那二十余年的弃子,又怎是三言两语能够化解的呢?

  凛冽风雪中,天空中似是有巨兽怒吼,天际极光隐现,说不出的玄幻奇妙。

  而此刻在山腰处,正有几个攀登者,原本这个时间,他们是在固定的营地露营。

  可是今天的暴雪格外凶烈,居然将他们的营帐吹垮,他们现在只能收拾起疲惫,连夜登山,赶赴下一个营地休息区。

  珠峰一直都是登山者冒险者钟情之地,不过珠峰的海拔之高,任何人都要小心,不敢有丝毫大意。

  所以就有了固定的营地,以便后来者方便攀登休息之用。

  不过这些固定营地也只是简陋的一些设施,在这四季都是风雪雪灾之地,时常损毁或者掩埋。

  “泰勒,不行了,休息一下吧。”

  走在最后的攀登者,粗喘着吃力的说道,在这风雪交加的夜晚,身边就是凛冽呼啸的暴风雪,即便彼此之间间隔不过一两米,却需要用对讲机通话。

  这一行六个人,彼此之间都系着一条安全锁,可以说将防范工作做到了极点,可是即便如此,依然不保险。

  这里是地球上气候环境最恶劣的地方,没有之一,每年来此登山探险的队伍不下百支,可是能够登到山顶的队伍和在这里丧命的队伍数量相当。

  大概有十支队伍左右,每年大概会有十支左右的队伍成功登顶,那么大概就有这么多的队伍丧命于此。

  由此可见,这条登山路的可怕。

  走在登山队最前端的泰勒就是这支队伍的队长,他并不是这座山峰的挑战者,他是这里的辅助登山队员,临时担任这支队伍的队长。

  他在这里做辅助队员已经八年的时间了,每年至少会登顶五次,也就是说,他在这八年的时间里,已经成功登顶四十次以上。

  可是即便如此,面对这座山峰,他依然充满了敬畏。

  因为任何一次,他都面对着死亡。

  这条路实在是太可怕了!

  哪怕这份职业给他带来不菲的收入……

  即便是最有经验的登山人,面对珠峰的时候,也必须收拾起自己的骄傲,以最虔诚与认真的态度来面对这条山路。

  而他带领的队伍,更多的时候会半途而废,哪怕这些登山者带着勇气与精良的装备前来征服珠峰,大部分时候依然是以失败告终。

  而泰勒对于这座山峰的所有危险都已经了然于胸。所以他更清楚如何面对这种危险。

  在夜里行动固然危险,可是如果就地休息更加危险。

  哪怕是他们都穿着厚实的羽绒服。也无法抵挡这里的寒意。

  只要他们在原地停留二十分钟,那么他们的手脚就要被冻伤。

  在这半山腰被冻伤,就意味着他们的性命不保。

  如果是稍微低一些的地方,那么他们还可以请求救援。

  可是在这里,这样的天气里,任何人都无法施救。

  泰勒曾经看到一个经验丰富的同僚。虽然活着被抬下山。可是终生都只能坐在轮椅上。

  高度冻伤的后果比起同等程度的烧伤更加致命,所以他们不能原地停留,他们必须移动,必须寻找一个风暴的盲点,必须让他们在此刻意识还清醒的时候保持运动。

  “奥拉,坚持住,再有三百米,我们就到下一个营点了。”

  在珠峰之中,每隔几百米或者一千米左右。就会设立一个风暴盲点或者平台作为营点。

  一般攀登珠峰的探险队,每天的行进速度也就一千米左右。

  而且在他们攀登之前,他们就会进行非常详细的规划,每天预计攀登的距离。然后赶在天黑之前完成计划,到达营点。

  这是一个带着运气成份的探险行动,任何一点意外,都有可能导致攀登的失败,甚至出现人员的伤亡。

  那些成功登顶者不止是有勇气与屹立,同时还有运气,成功一次不代表就比失败者更厉害。因为运气的成分占据了主导。

  如果是以前,这时候泰勒会毫不犹豫的决定放弃登山,而是撤离下山。

  可是,如今他却没的选择,因为下山的路已经被阻断了,在他们原定的营点,因为发生了一场大规模的雪崩,导致他们失去了退路。

  如今只能赶赴下一个营点休息,然后等到天亮,等待救援队的到来。

  如果天气允许的话,还会有直升机救援。

  所以今晚是至关重要的一个晚上,作为这支队伍的临时队长,泰勒必须为每个队员的生命负责。

  继续走就有生路,留下就是等死,没的选择。

  不过这条路也是摧垮意志的一条路,疲倦、寒冷、黑暗,都是他们的敌人。

  奥拉只能收声,艰难的迈着步伐,前面的几个人也如他一般。

  他们都希望泰勒能够下令,让他们休息一会,哪怕是几分钟也好。

  可是泰勒的果决却打破了他们的念想,几百米的距离却像是遥远天边一样遥不可及。

  又走了一个多小时,他们却依然看不到。

  突然,最后面的奥拉惊呼一声,脚下打滑,扑在雪地上,然后就是向下滑去。

  他们本都相互系着安全绳,奥拉一倒,前面的人也跟着被拉倒。

  还好倒数第三个人见机的早,立刻用攀山镐敲在冰缝里顶住身形,才没被拉倒。

  “救……救命……”

  泰勒脸色一变,暗骂一声该死,冲着身后的人道:“你们用镐锁定位置,奥拉、莫格曼,你们坚持住,我拉帮你们。”

  泰勒放松了自己身上的安全绳,小心翼翼的绕到队伍后面。

  先将倒数第二个莫格曼扶起来,然后是奥拉。

  可是,当他拉起奥拉的时候,却发现奥拉的左脚被冰锥刺穿了。

  可是奥拉此刻却毫无所觉,因为寒意已经将他脚的神经麻痹。

  泰勒的眼中露出一丝不忍,这种伤势就意味着,奥拉即便能活着下山,他这条腿也要被锯掉。

  “还能走吗?”泰勒问道。

  “我……我的脚没知觉了。”

  这是泰勒最担心的情况,这种环境下,根本就不可能背负奥拉前进,任何人都已经非常疲惫了,即便是他自己。

  可是,如果把奥拉放在这里,那么他必死无疑。

  现在的泰勒,就面临着两难的抉择,让其他人陪着奥拉一起死,或者是放弃奥拉。

  思来想去,泰勒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所有人包围过来,将奥拉围住,莫格曼,把你的背包里的帐篷拿出来,将我们围住,海德,你的照明棒拿出来……”

  一连窜的指令后,泰勒等六个登山者,团团的围住,用几个帐篷包裹住六个人的身形,照明棒本身也是有热量的,虽然不多,可是却能坚持一些时间。

  现在距离天亮只剩下三个小时,封闭的空间能够保存热量不散发。

  人的身体也会散发热量,如果做的妥当的话,六个人的热量能够相互维持,将这个密闭的空间保持在一个较为稳定的温度。

  当然了,这只是计划……可是一阵狂风呼啸之后,覆盖在他们周围的帐篷皮被吹飞了,瞬息间,六个人都暴露在了暴风雪中。

  “完了……”所有人的脑海中全都升起这样的念头。(未完待续。)

  ...

  ...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