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九百二十九章 白晨的恐惧

第一千九百二十九章 白晨的恐惧

  白晨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强大。

  而这时候思绪紊乱的白晨,自身的力量也在不受控制的释放出去。

  以酒店为中心,周围的整个空间都变得极为不稳定,明暗交替,无数幻象在交替着。

  在这紊乱的空间中,白晨的脸色铁青,冷冷的盯着阿侬斯。

  阿侬斯和缪斯都发现,自己的力量消失了。

  在阿侬斯开口之前,白晨从未想过,端木是自己的母亲。

  可是,当阿侬斯如此说的那一刹那,白晨却发现端木与自己接触的时候,那些种种异常。

  白晨可以看出两个人的关联,甚至是血脉之间的联系,却看不透自己与端木关系,这也是因为自己身在局中。

  若非阿侬斯开口,恐怕自己将永远的蒙在鼓里。

  此等异象,缪斯和阿侬斯都已经明白了,眼前这个人根本就不像是他们最初以为的那么弱小。

  “缪斯,你来回答我!”白晨转头看向缪斯:“端木是我的母亲?”

  “我不知道……”缪斯也有些不知所措。

  可是从以往端木的种种行为来看,他们的确很有可能是母子关系。

  “他既然这么说,那么他应该有确切的证据。”缪斯很果断的祸水东引,把白晨的注意力牵回到阿侬斯的身上。

  必须逃离这里!自己不可能战胜眼前这个人!

  阿侬斯此刻有点明白刚才缪斯的想法,只是,看了眼周围的空间。似乎整个空间都都被包裹在一个混乱的球内。

  这又该如何逃脱?

  “在我的领域里。你就别想着逃脱了。”白晨一指指向阿侬斯。

  阿侬斯突然感觉身体像是要被撕裂一般。突然心口一痛,胸前多出了一条血痕,而鲜血正在从他的体内被拉扯出来。

  那些被拉扯出来的是神血!他要剥夺自己的神血?

  阿侬斯惊骇的大叫着,可是面对白晨,他根本就无力挣脱。

  不多时,阿侬斯已经被丢弃在地上,虚弱无比。

  而神血则是悬浮在半空中,渐渐的汇聚成人形。

  “人类。你敢亵渎战神!”那神血汇聚而成的人形,正是战神阿瑞斯。

  没有了人体的制约,神血反而能够发挥出更强大的力量。

  缪斯感觉到,那是真正的神灵,来自灵魂的臣服。

  可是,下一瞬神血便啪的一声,完完全全的炸裂溅射开。

  白晨转头看向缪斯,缪斯被白晨看的心惊胆战。

  突然,白晨也如对付阿侬斯那般,将缪斯隔空抓起。

  然后鲜血就从缪斯的胸前渗出。汇聚成型。

  只是,缪斯的血汇聚出来的。却是一个恶魔的形态。

  “人类!你到底是什么人?”

  白晨刚才所分离出来的,正是缪斯体内潜伏着的诅咒之血。

  缪斯在诅咒之血离去的瞬间,便感觉到身体一轻,体内原本的神性血脉便开始复苏了。

  “去地狱里问一下你的那些老朋友。”

  一个地狱之门在诅咒之血的后方出现,巨大的吸力骤然出现,风卷残云一般将诅咒之血吸入地狱之门中。

  可是临近地狱之门了,那诅咒之血中的墨菲斯托突然发狂,似是要挣脱地狱之门扑向白晨。

  就在这时候,地狱之门内散发出无数可怕的气息,这些气息全部都是魔王级别的气息。

  “墨菲斯托,好久不见了……不要打扰大人了,让我们来陪你吧……桀桀……”

  紧接着就看到几个可怕的恶魔从地狱之门里探出来,张牙舞爪的拉扯住墨菲斯托,拖拽入地狱之门中。

  缪斯不敢置信的看着白晨,这还是自己所认识的那个白晨吗?

  这还是那个,在乱葬岗里,一个怨魂都能把他吓一跳的白晨吗?

  刚才从地狱之门内出现的,全部都是魔王。

  如果他们要在人世间逗留的话,这座城市岂不是大难临头?

  可是他们似乎无意于在此逗留,居然还帮着白晨将墨菲斯托拖入地狱之门内。

  这时候,鬼神已经飘忽着冲到阿侬斯的面前,充满污秽的气息缠绕住阿侬斯,然后拖拽到白晨的面前。

  “主人。”

  缪斯心绪难定,这个完全没有约束的鬼神,居然在白晨的面前如此的屈服老实。

  完全没有她想象中那种张牙舞爪,不可一世的姿态。

  这还是自己所知道的鬼神吗?

  “主人,这个人的灵魂被人动了手脚,如果我强行探测他的灵魂思维,他的灵魂会直接被毁掉。”

  “行了,没你事了,你去地狱里转转。”

  白晨也有些头痛,阿侬斯这种人,皮肉的酷刑对他未必有用,而灵魂又被动了手脚,看起来就像是刺猬一样无从下手。

  白晨提起阿侬斯:“你是自己把话说出来,还是我逼着你说?”

  阿侬斯此刻早已没了那种狂傲与所向睥睨的气势,眼中一片死灰色。

  他从未想过,神血也有被剥夺的一天。

  从神到人,失去所有的力量,这种巨大的打击,让他精神都已经崩溃。

  失去了力量,失去了地位,失去了一切。

  “你杀了我吧。”阿侬斯目光无神的说道。

  白晨最怕的就是遇到这种心如死灰的人,人若是还有一线求生机会,那就容易利用。

  可是如果是阿侬斯这种一心求死的,那自己的那些手段就毫无意义。

  一个人如果连死都不怕,还有什么能够让他害怕的?

  “把你知道的说出来,我恢复你的力量,不。我可以让你获得真正神的力量。”

  阿侬斯的眼中突然多了几分神彩。可是转瞬便又黯淡下来:“就算你拥有神的力量。也不可能让别人获得神的力量。”

  “可是,如果是一个比神灵更强大的人呢?”白晨凝视着阿侬斯。

  “比神灵更强大?”

  白晨抓着阿侬斯的脖子,激活他体内的每一个细胞核,将之充满能量。

  虽然不是神力,可是却能够让他不输给神力的力量。

  借用月亮的力量,白晨可以在瞬间制造出一个神灵一般强大的存在。

  当然了,这种方法就只是将阿侬斯当作一个蓄电池一样,看起来强大。实际上阿侬斯所能使用的力量极其有限,并且这种力量也只是一次性的,用完就没了。

  阿侬斯很快就感觉到体内的力量暴增,远超先前激活之时的战神之力。

  “我对神力非常的清楚,凡人即便拥有神力,也是无法长命,可是我给你的力量却没这限制。”

  “你会……会不会在我说出实情后杀了我?或者是夺回力量?”

  “我与你没什么恩怨,至少目前来说是如此,可是如果你要继续与我为敌,我会毫不犹豫的将你毁灭!”

  “我可追随于您。奉你为主。”

  很显然,阿侬斯也是个很懂得趋势之人。他已经明白了。

  再跟着玛丽亚根本就没有胜算,端木是这个人的母亲,那么端木不管强弱如何,他都不可能看着端木失败。

  “可以,不过我讨厌别人背叛我。”

  在见识了白晨的实力后,阿侬斯早就失去了和白晨玩心眼的念想。

  心计是用来对付与自己实力相近的对手的,实力太强或者太弱,耍心机都只是自取其辱。

  “其实玛丽亚也不能肯定,端木与主人您的关系。”

  这时候的阿侬斯对白晨以及玛丽亚的称呼已经改变了,可见他还是很容得顺势而生,不会一味的固执,说是墙头草也不为过。

  当然了,阿侬斯本就是这种性子,他对玛丽亚并没有绝对的忠诚。

  而玛丽亚对阿侬斯的信任,也只是因为她自以为掌握了阿侬斯的命脉,仅此而已。

  “事情还要从三个月前开始的,那次端木前往中国,并且有几次与主人您的接触。”

  “她曾经与我有过接触?三个月前?”白晨皱起眉头,自己居然对此毫无印象。

  也就是说,端木惊云当时是改头换面的。

  “而且玛丽亚知道,端木曾经有过一个孩子,只是,那时候玛丽亚与她斗的惨烈,而后便不见那个孩子了,根据时间的推测,再加上主人的年龄,以及端木与主人的几次接触,并且端木一直都派人暗中收集主人的情报,所以玛丽亚与我才会下结论,主人与端木是母子关系。”

  “缪斯,端木一直在收集我的情报?”

  缪斯目光闪烁许久,然后点点头:“每次我从中国回来,她都会无分巨细的询问你的一切。”

  如果说阿侬斯和玛丽亚还只有六七分的怀疑,那么缪斯就是绝对的肯定。

  以前她还未往这方面猜测,可是此刻回忆起来端木当时的神色语态,便真如母亲对孩子的思念一般。

  “她是你的母亲,我能肯定。”缪斯认真的说道。

  白晨目光失神,看着茫茫夜色,心中复杂到了极点。

  当初知道白墨的时候,白晨都没有这么复杂的心情,因为当时他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可是,对于端木……白晨没有任何一点点的心理准备。

  甚至于昨天白芯雅的那番话,白晨都还在嗤之以鼻。

  却未曾想到,转瞬之间,自己曾经不以为然的猜测,却成了铁一般的事实。

  “你可以亲自去问他。”缪斯凝视着白晨。

  去见她?白晨茫然的看着缪斯:“不……我不见她。”

  白晨没做好心理准备,他不敢去见端木,他害怕去见端木。

  这也许是白晨生平第一次选择了逃避……

  白晨都几乎以为,自己无所畏惧,可是现在他才明白,原来自己也会害怕的一天。

  “你若是不去见她,她怕是有寻死的心思。”缪斯说道。

  “寻死?为什么?”

  “因为她也在害怕……”缪斯说道:“她同样不知道如何面对你。”

  “后天就是决斗之日吗?”

  “应该说明天就是!”

  这时候已经过了子夜时分,已经不到两天的时间了。

  “那就由你们保护她……她绝对不能死!”白晨眼中闪过一丝决然之色:“在我与她见面之前,她不能死!不能有任何意外。”(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