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九百二十六章 遇

第一千九百二十六章 遇

  “白晨,我要去阿尔卑斯山玩,你也一起吧。頂點小說,”

  “去阿尔卑斯山?”白晨皱了皱眉头:“这个时节冰雪消融,可没有雪景给你看,看到的多半是遍地的秃瓢荒野,有什么好玩的。”

  阿尔卑斯山脉在瑞士的南部,又与多国接融,也算是欧洲最重要的山脉。

  因为欧洲的几条重要河流,都是阿尔卑斯山融雪后的水所形成的,可以说阿尔卑斯山脉就是欧洲文明的起源。

  毕竟所有的文明,基本上都是由人类定居在河流旁边开展起来的。

  每年的六七月,阿尔卑斯山脉的雪水消融,低海拔区域基本上看不到雪景,要是去高海拔,白晨又不放心。

  当然了,阿尔卑斯山脉还是有一些雪场,如果白芯雅是去那些雪场滑雪,倒是不错的选择。

  “还是不要去了吧?”

  “来了瑞士不去阿尔卑斯山玩玩,那还不如不来。”白芯雅不满的说道。

  “瑞士也有其他的景点,你要看雪景,就不要在这个时节来。”

  “算了,我就知道你不会陪我去,我一个人去。”

  “我来瑞士本来就不是来玩的,是来见一个朋友的。”

  “我不反对你找朋友,那你也别拦着我一个人出去玩。”

  “你一个人我实在不放心。”白晨坦言说道。

  “有什么不放心的,我又不是小孩子。”

  白晨思来想去:“你等等,我打个电话,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个比较放心的向导。”

  “你不放心我一个人出去玩,干嘛不陪着我一起?”

  白晨权当听不到白芯雅的话,拨通了端木的手机。

  “喂。端木大姐,我是白晨。”

  “白晨!”端木惊云心头一跳:“你怎么有时间给我电话?我听缪斯说,你现在在巴黎吧?”

  “我现在在伯尼尔,出来见见吧?”

  “你在伯尼尔?你什么时候来的?你怎么不提前与我说?我现在不在瑞士……”

  “你可别骗我,我可是知道后天的事情,你现在怎么可能不备战。而到处跑动。”

  “缪斯与你说的?”端木惊云的脸色沉了下来,自己居然忘记了警告缪斯。

  “怎么?听你的口气,似乎不欢迎我来啊。”

  “欢迎,我能不欢迎吗?”端木惊云揉了揉额头。

  也许在自己死之前,最后见一面白晨,虽然不能弥补心中的缺憾,可是也算是对自己的、一点慰籍。

  “你现在在哪里?我过去找你。”

  不多时,在酒店的餐厅中,端木惊云心情复杂的找来了。

  进入餐厅的时候。端木惊云发现还有一女子与白晨坐在一起,看那背影似是有点熟悉,一时又想不起来。

  端木惊云上前几步,白晨便向她招手。

  白芯雅也回头看去,看到端木惊云的第一眼,白芯雅呀的一声,发出惊呼声。

  “阿姨,是你?”白芯雅惊讶的叫道。

  端木惊云在看到白芯雅的瞬间。脚步僵住了:“芯雅怎么是你……”

  白晨愕然的看了眼白芯雅,又看了看端木惊云。

  她们怎么会认识的?

  她们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不应该认识才对。

  再看端木惊云的神色,惊慌、错愕,甚至是恐惧,仿佛立刻就要逃走一般。

  白芯雅虽然与端木惊云只有一面之缘,可是因为端木惊云是自己父亲这二十年来,唯一有较为亲近接触的女人。

  毕竟当时自己回家的时候。可是看到端木惊云刚从她家里出来。

  虽然当时白墨说他们只是朋友关系,可是看他们的神色,明显不是一般的朋友。

  自然而然的白芯雅觉得,端木惊云有可能会成为自己的继母。

  当然了,这种想法也只是一时兴起。而后便再未见过端木惊云,白芯雅也渐渐的忘记了这件事。

  如今却没想到,会在异国他乡与端木惊云再次重逢。

  并且端木惊云居然认识白晨,这更是让白芯雅充满了惊奇与惊喜。

  “你们认识?”

  “其实我和阿姨只有一面之缘,不过阿姨和爸爸认识……”白芯雅随口说道。

  白晨看了眼端木惊云:“你认识白墨吗?”

  “只是认识。”端木惊云的笑容有些僵硬。

  “阿姨,其实您要是和我爸爸发展出什么超友谊的关系,我并不介意多出一位后妈的,反正我已经多出一个弟弟了,对吧,白晨。”

  “额……”端木惊云的笑容更加僵硬。

  端木惊云现在是恨不得杀了白芯雅,这个口直心快的小丫头。

  “白晨,你找我什么事?”

  “哦,这样的,我姐想去阿尔卑斯山脉游玩,你身边有什么比较可靠的人推荐一个,做一下她的向导。”

  “缪斯吧,你也认识,而且对瑞士也很熟悉,有她做向导万无一失。”

  “缪斯回来了吗?她不是在巴黎带队吗?”

  “比赛比不下去了,当然就回来了。”

  端木惊云言词简明扼要,白晨已经明白她的意思。

  “也好,有缪斯陪同,我姐也不会有什么麻烦,而且她也见过缪斯。”

  “对了白晨,能帮我一个忙吗?”

  “什么事?”

  “缪斯有些遗传病,如果方便的话,就帮她看一下。”

  “她有遗传病?我与她接触了几次,都没发现。”白晨颇为意外:“那什么时候叫她过来吧,我给她看看。”

  “现在不急,等这次缪斯做完向导再说吧。”

  “阿姨,我刚才可是认真的,您对我爸有没有意思?要不我给你们俩牵红线?”

  “白小姐,玩笑就开到这吧,再开下去就不是玩笑了。”端木惊云心头气恼。若是她知道白芯雅在这里,她绝对不会来赴约。

  看到端木惊云严肃的脸色,白芯雅略微尴尬,不敢再说话。

  看来是自己想太多了,只是看端木惊云的气质不俗,如果他们能走一起。她是非常高兴。

  只是看来人家根本就没这意思,自己也真多事,还拿这种事连番说道,真是嘴贱。

  “白晨,我就先回去了。”

  “端木,后天你那个仪式,记得叫上我。”

  端木脚步一顿,微笑的回过头:“这可不行,我们魔女会可不允许外人进入。特别还是那种重大场合。”

  “那我就自己找门路进去。”白晨同样报以笑容。

  “你若是能找到,那就是你的本事。”端木惊云心头却是复杂至极,脚步匆匆离去。

  白晨看了眼始终不言的白芯雅:“你啊,现在把人都惹怒了。”

  “谁知道她那么开不得玩笑,上次见她还那么和蔼可亲。”

  “什么玩笑开的,什么玩笑开不得,你都这么大了,我也懒得说你。”

  白墨与端木惊云是两个世界的人。他们根本就没有可能。

  没过多久,缪斯就来了。白芯雅与缪斯见过两次,一次是在家里的时候,他们都在吃饭,缪斯来访。

  第二次是缪斯去学校找白晨,缪斯看到白晨还是有些惊讶的。

  “白晨,你怎么来了?”

  白晨耸耸肩:“我早就说过了。你们boss的事,我一定会来观摩。”

  “缪斯小姐,你好。”

  “白小姐,你好,boss让我这几日作为你的向导。”

  “麻烦你了。缪斯小姐。”

  “对了,白晨,刚才端木阿姨不是说缪斯小姐有什么遗传病,托你帮她看一下吗?现在不是好机会吗?”

  “boss让你帮我看病吗?”缪斯颇为意外的问道。

  “等你们回来吧,现在这里不方便。”白晨说道。

  缪斯更加的疑惑,自己的身体,端木惊云应该最清楚不过,她怎么会觉得白晨能够解除自己的血脉诅咒?

  要知道,寄居在自己血脉里的,可是一个魔王!

  而且是一个真正的魔王,并非分身,就连boss都无计可施,更何况这人。

  突然,缪斯眉头一皱:“白晨,你似乎有其他的客人。”

  “额,白芯雅,你先回房间,有几个老朋友来找我了。”

  “你在瑞士有很多朋友吗?”

  “是啊,这几个朋友对我可是日思夜想。”

  “我就不能见?”

  “不方便,我怕你又跟刚才那样口无遮拦,把人给得罪了。”

  “好吧好吧,我才不稀罕认识你的朋友。”白芯雅气呼呼的离去。

  “缪斯,你陪我姐回去吧,你们也商量一下行程。”

  缪斯看了眼白晨:“白晨,你知道这次来找你的朋友,可不容易打发。”

  “没办法,瑞士人都是这么热情。”

  “白晨,你不能喝酒就别喝啊。”白芯雅临走前还忍不住提醒道。

  “知道了,快走吧。”

  缪斯则是始终拧着眉头,扫了眼四周。

  在这酒店餐厅里,可是危机四伏,以白晨的实力,能够应付的了吗?

  “白小姐,我突然记起来,我有事没和白晨说了,你自己先回房吧。”

  “哦,好吧。”

  缪斯把白芯雅送入电梯,便回头快步的赶回餐厅。

  只是,刚进餐厅便嗅到了一股刺鼻的血腥,可是餐厅内却一个人都没有。

  “人呢?”

  啪——

  缪斯突然感觉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吓得她立刻就跳开,却发现是白晨站在她的背后。

  “怎么是你?”

  “什么怎么是我,莫名其妙。”白晨翻了翻白眼。

  “那些人呢?”

  “跑了。”

  “跑了?为什么?”

  “因为我厉害啊。”(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