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九百二十五章 决战前

第一千九百二十五章 决战前

  如果阿托斯未在自己眼前作恶,只是千年前的亡灵,即便是夺人尸身复苏,自己也懒得与他计较。

  可是此人刚一复苏,便要犯下如此罪孽。

  白晨怎么可能饶的了他,直接便让莫亚将他拖入死亡世界中,他刚害的莫亚失去了一个分身,莫亚不敢怪白晨,可是对这个阿托斯却是恨之入骨。

  如果不是他的话,自己也不会莫名其妙的跑到白晨面前去。

  其下场如何,不用看都知道,反正绝对不会好过。

  岛>小说nbsp;  白晨看了眼唐宏与唐粿,抛给唐粿一枚玉佩:“以后若是唐门有难,便将真气送入玉佩,我自会相助,只是这枚玉佩只能用三次,好自为之。”

  “多谢白……前辈。”

  这时候就算给唐宏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再称呼白兄弟。

  眼前这人,分明就是通天神威的老前辈。

  他口中那位唐圣前辈,恐怕也是不得了的老前辈。

  反正封门之后,肯定是没这号人的。

  如果有他们这等境界修为,多活两三百岁,也就不足为奇了。

  虽说不能请到唐圣前辈,可是如今有这个人庇护,想必也是不差。

  “我先前传授唐粿的唐门武功,虽然不是全部,可是也已经不少,先让唐粿练着,等差不多了,我会再去寻你们,传授其他的唐门武功。”

  “白……哥哥……你怎么找我们?不如我留下电话?”

  “不用,只要玉佩在你身上,便是跑到月亮上。我也找的到你。”

  “白前辈。这天机盒能请您保管吗?”

  唐宏这是主动投诚。说是保管,其实就是送给白晨以示诚意。

  白晨先前说过这盒子里的东西会带来劫难,如今又有魔女会觊觎,天机盒放身边未必能有好处,反而会带来麻烦。

  可是如果放在白晨身上,先不说白晨是否看的上,反正肯定是比自己身边妥当。

  白晨接过天机盒:“也好,他日你们若是要拿回去。再来找我要。”

  白晨手心一握,天机盒已经消失在手中。

  如今看到白晨这神乎其神的能力,唐宏也已经见怪不怪了。

  毕竟连死神在他的面前,都卑躬屈膝,这点技巧也就不足为奇。

  ……

  “西贾失踪了!”玛丽亚眉头一皱,失踪就意味着死亡:“怎么会呢?他可是拥有阿托斯之杖,谁能够杀死他?”

  “会长,会不会是端木干的?”玛丽亚的身边站着一个金发男子,他是玛丽亚的徒孙阿侬斯,同时也是玛丽亚的亲信。也是少数能够在玛丽亚身边说的上话的人。

  “端木?不可能吧,后天就是他与我的大战。在这时候她一定在养精蓄锐,怎么可能贸然出手,而且就算是她,要对付西贾长老也不容易。”

  “可是在这片土地上,能够稳胜西贾长老的,只有您与端木两个人。”阿侬斯又道:“而且会长您不觉得奇怪吗,唐宏来到瑞士后,才说取消与您的交易,如果他有这个想法,为什么还要千里迢迢的过来,只能说明他的交易对象另有其人,并且这个人就在瑞士。”

  “难道端木已经知道了天机盒的秘密?”

  “她来自东方,未必会不知道天机盒的秘密,或许她也不知道,可是如果她知道了会长您要,肯定也会横插一脚。”

  玛丽亚听到阿侬斯的话,眉黛之间的阴霾更盛:“端木!你这是在自寻死路!”

  “根据我的消息,唐宏与他的弟子已经坐飞机离开瑞士了,也就是说,他们的交易很可能已经结束,现在天机盒一定就在端木的手中。”

  “这个天机盒绝对不能落在端木的手中!绝对不可以!”玛丽亚深知天机盒的重要性。

  甚至,她比唐宏这个天机盒的原主人知道的更详细。

  这个天机盒虽然源于唐门,可是玛丽亚曾经的老师,曾经游历东方,所以她的老师知道了关于唐门的一个天大的秘密。

  那时候,唐门正值改朝换代之际,所以唐门欲归隐封门,并且还委托她的老师,将那个秘密带离东方那片土地。

  随着玛丽亚接掌魔女会,这个秘密也就随之落入玛丽亚的手中。

  只是,关于那个秘密,她的老师并未给予玛丽亚更多的信息。

  直到玛丽亚知道了天机盒的存在,也终于明白了,天机盒就是打开那个秘密的唯一钥匙。

  只要掌握了天机盒,打开了那个秘密,那么即便是在后天的决斗中输了,玛丽亚也能够凭此东山再起。

  如今局势还不明朗,再经由阿侬斯如此一点,玛丽亚立刻联想到了那个秘密。

  也许端木的目的也是那个秘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麻烦就大了,天机盒被端木掌握,而那个秘密则是在自己手中。

  如此一来,那个秘密就再没有重见天日的一天。

  而天机盒与那个秘密,却是非同小可,只要掌握了那个秘密,那就有真正的一国之力。

  “会长,我这还有一个消息……”

  “什么消息?”

  “记得我们曾经追杀的那个,与端木有所牵连的人吗?”

  “他?他怎么了?”

  玛丽亚记得那个人,她曾经派遣了许多人去追杀,可是都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而又因为决斗之日在即,派系之内的争斗也越发的激烈。

  她不想继续浪费派系内的力量,所以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

  “他来瑞士了,如今就在伯尔尼。”

  “查出他的身份了吗?”

  “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不过根据我手上的零零总总的资料显示,他们很可能是母子关系。”

  关于这个猜测。玛丽亚早就已经知晓。阿侬斯的回答。只是再一次证实了自己的猜测。

  “你打算怎么样?”

  “将他拿下,威胁端木!不管是天机盒还是决斗,都能让会长您稳占上风。”

  “以前尚且失败,现在还有机会吗?”玛丽亚瞥了眼阿侬斯,淡然说道。

  “会长,以前失败多半是因为端木的保护,可是如今她与会长一样,应该都是为决斗准备。估计她的所有高手都已经回撤到自己身边,未必会留在那人身边,这时候反而有可能成功。”

  “你说的对,也许这是她唯一的破绽!”玛丽亚眯起眼睛,她们斗了不知道多少年。

  双方一直都在试图寻找对方的破绽,如今决斗临近,不得不说,这的确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玛丽亚当了两百年的会长,她的敌人何其之多,可是也唯有端木。才是她真正认可的宿敌。

  端木算是后起之秀,从加入魔女会到如今不过短短二十年的时间。可是她却用二十年的时间,组建起一个能够与自己两百年的努力壮大的派系旗鼓相当。

  而更为可怕的是,她的实力也与自己非常接近,这也让玛丽亚感觉到了莫大的压力。

  虽然她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可是她同样不敢小觑端木。

  这个女人的手段与心机,绝非寻常对手可以比拟的。

  也许,这次的决斗,也将会成为她最凶险的一次。

  即便她们从未真正意义上的交手,可是端木的可怕,玛丽亚却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而此刻玛丽亚最大的敌人,正在通电话:“缪斯,你为什么这时候回来?”

  “会长,已经没必要继续比赛了,继续比下去,只会丢尽魔女会的颜面。”

  “这些孩子需要历练,只有历练之后,才能够成长。”

  “如果继续下去,他们除了得到历练,也会受到折磨,我们的这些孩子并没有最初以为的那么强大,先不说中国队选手的可怕,我们的这些孩子,就连前四都进不了。”

  “真的有这么大的差距吗?”

  “是的,特别是中国队,每次看到他们的比赛,我都有一种心惊胆战的感觉,不得不说,那片土地上的人口太多了,而这些孩子都是万万千千里挑选出来的,如果继续比赛下去,我怕他们的信心会丢的荡然无存,对他们将来反而不利。”

  缪斯感慨的说道:“真不明白,中国队这些孩子是如何训练出来的,他们简直就强的令人发指。”

  端木的嘴角却是微微扬起,别人不知道他们的老师是谁,可是端木却知道。

  如果这么算起来,那些孩子恐怕还应该喊自己师祖。

  只是,这个身份恐怕永远都不会曝光了吧。

  不过作为一个母亲,她同样对自己的孩子所取得的成果感到骄傲。

  “在巴黎,你见到白晨了吗?”

  “见到了,他还和我们的这些孩子起了一些冲突。”

  “起冲突?怎么回事?”端木眉梢一拧,顿时露出几分不满。

  “因菲利斯预言说,白晨可能会杀光他们,就因为这句话,让这些孩子对白晨起了杀机,不过到我们离开,他们也没发生过更大的冲突。”

  缪斯并不知道,她没在的时间里,他们已经发生过冲突了。

  也正是那次之后,让卢干达等人大受打击,以至于后面的两场比赛连续失利。

  其中一场比赛还是输给了实力较他们来说,相对弱小的美国队。

  当然了,那场比赛是事先被美国队的队员算计,挑衅他们并且逼他们在场外决斗,卢干达等五个人居然被一个人逐一击败。

  这样的结果更是让魔女队的队员声誉大跌,其他人也再无心继续比赛。

  “因菲利斯?她是死亡先知吧?”

  “是的,虽然她还无法看清死亡征兆,可是偶尔也有准确的。”

  端木惊云倒是不怕白晨受到伤害,看了眼缪斯:“缪斯,你知道我为什么几次派遣你去东方吗?”

  “boss,请明示。”

  “我原本以为他会帮你解除血脉的诅咒,不过现在看来,你的机缘还不到,算了……如果后天的决斗,我败了,你就去往东方,不要再回魔女会了。”(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