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九百二十四章 死亡世界的联系

第一千九百二十四章 死亡世界的联系

  “已经一个多小时了,你的真气应该消耗的差不多了吧?”

  “是啊,已经一个多小时了。”

  这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白晨已经用了百余种唐门武功,而每次被白晨拆掉的死亡卫士,都会再次复活,哪怕是被白晨击碎成沫,依然无法将死亡卫士彻底的杀死。

  “其实我们的消耗是一样的,我攻击了一个多小时死亡卫士,而你维持了一个多小时的死亡卫士,所以本质上,我们依然处于同样的局面,不同的是,我是在玩,而你却在坚持。”

  “哈哈你真的以为我会输给一个无名小卒吗?”黑袍法师狂笑起来。

  虽然白晨的表现,出乎他的意料,可是他依然不相信自己会输。

  不止是因为自己的实力,更因为自己的武器,骷髅法杖上镶嵌着的骷髅是阿托斯的头颅,而这个阿托斯被称之为亡灵之父,他是最早的亡灵法师,没有人明白他是从何处学习到的亡灵魔法,可是有一点可以肯定,阿托斯很强大,而他即便已经死去,他的遗体里依然蕴含着可怕的死亡力量,近乎于无穷无尽的魔力。

  而这些力量全部都集中在他的脑袋上,这也算是他给世间带来恐怖的惩罚,他的遗体遭到亵渎,他的头颅被用来制造出亡灵法师的神器‘阿托斯的死亡召唤’。

  正是因为这把神器法杖在手,所以黑袍法师才无畏无惧,哪怕眼前这个人再强大,也不可能战胜他。

  “也许你是对的,死亡卫士的确是太浪费时间了,那么我就换一个花样吧。”

  黑袍法师高举着法杖,高声吟唱起来:“死亡大军,苏醒吧。”

  黑袍法师的头顶上,开始盘踞着一圈圈的灰色气息,灰色气息每转过一圈。便会出现一个魔法阵,层层叠叠的向上延伸。

  “该死白白先生,阻止他!他要召唤死亡大军!”

  唐宏非常清楚黑袍法师要做什么,死亡大军如果被召唤出来。会造成极大的灾难,更何况此地是闹市区,数以万计的人会被卷入这场灾难。

  “这就不好玩了!”白晨皱起眉头:“如果你按照我的剧本走,你原本还能多活半个小时,可是你弄出这个。我就只能强行画上句号了。”

  看着魔法阵中出现一个个的骷髅兵,这个魔法名为死亡召唤,以强大的魔力去召唤无数的大军,魔力决定了召唤的亡灵多寡、强弱。

  骷髅兵只是最低级的,所以它们也是最快从死亡之门出来的。

  不过这数量实在是骇人,瞬间就将整个天台占据了七八分。

  白晨看了眼唐粿:“唐粿,在你们唐门之中,最强大的一记杀招,我要施展了,你且记住。”

  白晨跃上半空。俯瞰下方的无数骷髅兵,深吸一口气,双手向后一收,而在下一瞬,双掌向下一送,无数星光从天而坠。

  “好好美”唐粿几乎都忘记了这是白晨演练给她的招式,夺命的杀招。

  只有唐宏这个不通武道的人才明白这招真正的意义,也就是唐门最为人所知的杀招。

  暴雨梨花,杀神灭佛!

  看似星辰坠落,却又如骤雨狂风。

  瞬息间。所有的骷髅兵被扫荡一空。

  而黑袍法师的动作也顿在那里,动也不动。

  他呆呆的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一点星光落在他的额头上,留下一个血窟窿。

  “我我怎么可能会败?”

  “你玩弄死亡。却躲不过死亡。”白晨落到地面,轻描淡写的看了眼黑袍法师。

  这样的角色,如果不是为了给唐粿演练,连一息的时间都撑不过去。

  而他与白晨缠斗一个多小时,恐怕已经破了不知道多少项记录。

  突然,黑袍法师手上的法杖狂涌出一阵黑气。渗入黑袍法师的口鼻耳中。

  下一瞬,黑袍法师的面容开始扭曲起来,额头的血窟窿里,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搅动着。

  “桀桀活着的感觉,真是无比美妙。”

  “你是什么人?”白晨好奇的看着眼前这个本该死掉的人,而他刚才的变故,白晨并不陌生,这种通过死亡的力量操控死者力量的魔法,也是亡灵魔法的一种。

  “他他是阿托斯!”唐宏脸色凝重的说道:“他就是亡灵魔法的创造者。”

  “不不不,这可不是他创造的。”白晨眼睛一睁,他看到了在黑袍法师的身后,隐约有一个身影,而这个身影,白晨并不陌生:“莫亚!”

  仿佛是听到了白晨的呼声,黑袍法师背后的那虚无的影子一荡,然后就跟着隐匿了起来。

  “莫亚!你是在躲我吗?还是说我亲自去死亡世界,将你拽出来?”

  莫亚,死亡世界的死亡帝君,而他的一切,都是白晨为他创造的。

  虽然莫亚从未见过白晨现在的形态,可是白晨刚才故意散出一丝气息,所以莫亚明显认出了白晨,然后躲了死亡世界。

  白晨的这番话看似是在自言自语,可是不多时,黑袍法师的背后,就出现了实质的影像。

  那是一个犹如传说中死神的身影,破败的斗篷,血色的镰刀。

  “这这是死神!!?”唐宏整个人都陷入了恐惧。

  只有白晨镇定的看着眼前这个‘死神’,而死神同样在看着白晨,似乎在做着激烈的斗争。

  “我们似乎只有两年不见,你却好像已经忘记了一切,我可以赋予你的,同样可以剥夺。”

  莫亚身形一荡,漂到了白晨的面前,跪伏在白晨的面前,手中的血色镰刀松开了,伏在地上膜拜着白晨。

  “主人,您最虔诚的奴仆,向您问好。”

  而黑袍法师、唐宏以及唐粿,都被吓到了。

  这个东西真的是死神吗?

  可是,如果他是死神的话,为什么会对白晨行如此大礼?

  白晨只是静静的站在原地。冷冷的看着莫亚。

  “你是不是觉得,我离开了柯南世界,你就已经脱离了我的控制?”

  “主人,莫亚没有这个意思”在那虚无的斗篷下。是颤抖的灵魂。

  “那在你感受到我的气息之时,为什么要逃走?而不是第一时间来参见我?”

  “小人没认出您”莫亚这显然是睁眼说瞎话。

  “真的吗?”白晨上前一步,莫亚的躯体瞬间被炸散了,可是不多时又恢复了躯体,依然跪在白晨的面前。

  “小人该死小人该死。求主人惩罚。”

  这时候不是求白晨宽恕,而是求白晨惩罚,这也是他高明的地方。

  白晨冷哼一声:“少在我的面前耍心眼,告诉我,他是怎么事,而你为什么会与这个世界有所联系?”

  “他是千年之前与我取得联系的,您也知道那个空间,他用凡人的血祭换取了我的一些亡灵魔法,而刚才他又与我取得了联系,说是要用整个城池的血换取我的力量。我我这才现身的。”

  面对白晨,莫亚不敢有一丝一毫的隐瞒,将所有一切都告知白晨。

  先前他现白晨的时候,先采取的是逃跑,已经引起白晨的震怒了,如果这时候他再有所隐瞒,那么绝对要死在这里。

  即便现在也不是他的真身,可是,如果白晨要杀死他的话,没有人阻止的了。

  莫亚的一切。都是白晨赋予他的,他的力量,他的武器,以及他的地位。

  更何况。莫亚感觉到白晨与以往有些不同,隐隐有一种莫名的悸动,仿佛在告诉他,眼前的这个人,比过去他所认知的白晨,更加的可怕十倍百倍。

  “这里与柯南世界一样。是我的地盘,从现在开始,我不允许你的力量渗透这个世界,一丝一毫都不允许!”

  “明白明白”

  “带着这把破烂,滚吧!”白晨随手一挥,血色镰刀突然飞起,在莫亚的身上一划,莫亚惨叫一声,消失在白晨的面前,而血色镰刀也随之溃散。

  不管是莫亚还是血色镰刀,都不是本体,都只是莫亚的一个分身而已。

  白晨毁掉这个分身,只是给莫亚一个惩戒。

  因为纬度的不同,白晨现在无法进入死亡世界,可是白晨却能够强行召唤,将他从死亡世界拉出来。

  不过,莫亚的出现,还是引起了白晨的忧心。

  当初白晨就现,混乱世界的君主们也与这个世界有关,如今死亡世界也与这个世界有关。

  这两者都与白晨有莫大的关系,所以即便是出什么乱子,自己出面也能摆平。

  可是,如果是自己不认识,不熟悉的世界呢?

  如果那些陌生世界的强者,也与某个人产生了联系,那么就有可能如同达坎世界一样,对这个世界带来可怕的影响。

  这时候的唐宏,终于相信了白晨先前的话。

  他是与影子是同一个水平的!

  死神居然在他的面前卑躬屈膝,奉他为主人。

  这世界上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只是,先前还张牙舞爪的黑袍法师,或者说是阿托斯,就没那么高兴了。

  因为白晨是他主人的主人,那自己算什么?

  自己在主人的主人面前张牙舞爪又算什么?

  自己的主人因为小小的冒犯,就被毁掉了一个分身,自己呢?

  自己可没有分身甚至自己本身就是死者,自己现在只是依靠残存的灵魂与魔力控制着这个躯体。

  白晨眯起眼睛看向阿托斯:“你刚才想毁掉这个城市?用城市里数百万平民的血来献祭那个废物?”

  “神我不知道您的身份,请请恕小人的冒犯与无礼”

  “我饶恕莫亚,是因为他本就是死亡的存在,他本就以此为生,可是你不一样,作为曾经的人类,你却不懂得力量的使用,却以此来残害自己的同胞,所以我要你受到永世的惩罚!”(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