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九百二十一章 天机盒

第一千九百二十一章 天机盒

  唐粿跳到白晨的座位旁边,也巧旁边没人坐。w[ww.。

  “白晨,你就在这教她,她能学多少啊,你又能教多少?”白芯雅不免觉得白晨不负责,当初白晨教那几个学生,每天晚上放学后,就在小区的天台上对练,如今在这机舱里,而且再过几个小时就要落地了,这小丫头就算再聪明,又能学的到多少。

  而且就这飞机上,她也没见白晨如何教唐粿武功,大部分时间,他们都在猜拳。

  “小家伙,我等下要出剪刀。”

  “那我就出拳头。”

  和这小家伙玩猜拳,白晨都不需要遮掩的,就把手方唐粿面前,唐粿则是把手藏在背后。

  “石头剪刀布……”

  “啊……又输了……你明明出了石头,怎么会变成剪刀的?”唐粿懊恼的叫道:“哦,我懂了,你刚才用瞒天过海那招是吧?”

  “不,是袖里乾坤。”

  “可是你刚才的手明明就在我面前,怎么用袖里乾坤?”

  “自己想。”

  “好嘛好嘛,呐,我输了,你现在要我怎么样?”

  白晨的手上突然多了一个棒棒糖:“咯,这就归我了。”

  唐粿一摸自己的小包包:“你怎么拿走的?”

  “自己想。”

  渐渐的,白芯雅现了,白晨是通过玩游戏教唐粿武功。

  同时,白芯雅也暗自下决定,以后再也不和这家伙玩这种小游戏。

  这家伙简直就强的不可理喻,每次都能变着法子赢唐粿。

  “我们现在玩猜硬币。”

  白晨摊开双手,左手拿着一枚硬币,然后双手开始飞舞着变换左右手,最后将双拳方在唐粿的面前。

  “知道硬币在哪边么?”

  “这边?”白芯雅指着白晨的左手,她其实是胡乱猜测的,因为白晨的手太快了,根本就看不清楚。。

  白晨看向唐粿:“你的答案呢?”

  唐粿闭上眼睛,脑海里开始倒带回忆。

  唐宏则是一直在旁观看着。一直都没有出声。

  虽然他不通武功,可是毕竟家里有不少秘籍,从小耳濡渲染,见识倒是比一般的江湖人还要高出不少。

  白晨看似简单的游戏。可是每次的手法却都是用到了高明的唐门手法。

  有些还是失传的招式,就比如说他这次猜硬币的时候,变换手上硬币的时候,用到的是偷天换日。

  他的眼力也只能看出白晨的手法,可是硬币到底在哪边。他也和白芯雅一样,只能靠蒙。

  而且在白晨这种高手面前,如果白晨铁了心让他赢不了,那么他这辈子都不可能赢,因为他可以随时随地的改变答案。

  “在这边。”唐粿也选择了和白芯雅一样的答案。

  白晨张开手掌,唐粿立刻惊喜的大叫起来:“耶……我赢了。”

  “你是靠看的还是靠蒙的?”白晨问道。

  “一般蒙一半猜,看不大清楚。”

  “以你的眼力,确实是有些为难你,不过你们唐门有一门特别的法门,霹雳点睛。若是你能学的会,别说是我刚才的手,便是子弹的弹道,你也能看的清清楚楚。”

  “白晨,真有这么厉害的武功么?子弹的弹道都能捕捉到?”

  “这有什么奇怪的,你看李妍他们,现在就是找一支特种部队和他们干架,李妍他们也能毫无伤的取得胜利。”

  “那你呢?”白芯雅其实还是很难相信,人的肉眼可以捕捉的到子弹弹道。

  “他们都可以做的到,我当他们老师。要是这点本事没有,我还有什么脸面当他们老师。”

  “切……你在学校里,也就欺负一下林涛那水准的,我看他们多半早就青出于蓝胜于蓝了。”

  白晨苦笑着摇了摇头。╞┢.?{。回过头继续与唐粿的游戏。

  “白叔叔……”

  “叫白哥哥。”

  白晨立刻纠正唐粿对自己的称呼,白芯雅忍不住抿嘴偷笑起来。

  “好吧,就听你一次,白哥哥,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唐粿从小包包里拿出一个四方方的铁盒子,上面有许多四通八达的纹路。

  “天机盒!”

  原本泰若自然的唐宏。突然身子一歪,愕然的看向白晨。

  “白兄弟,你认得这天机盒?”

  “认得。”白晨点点头:“而且我想你们应该打不开这盒子吧?”

  唐宏的脸色凝重:“对,此物乃是数百年前的先辈掌门,在唐门避世之时所留的,据说里面藏着唐门的另外一脉天机脉,若是后世有唐门中人打开盒子,亦可凭此重新光大唐门。”

  白晨摸了摸鼻子:“将此物收起来吧,不要随意拿出来。”

  “白先生,你怎认得此物?”

  “其实当年我得一前辈传我唐门武功,你们唐门的武功我都会,如今见你们师徒二人既然是唐门血脉,又有心重振唐门,便想将你们唐门的武功还给你们。”

  “可是这天机盒一直是掌门之物,旁人应该不会知晓吧。”

  “这……”

  “白兄弟既然知道这天机盒,那是否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知道。”白晨点点头:“只是,你最好不要试着打开里面的东西,对现在你们唐门来说,毫无益处。”

  “白晨,你不会想说,这个奇怪的盒子是什么潘多拉魔盒吧?”

  “这东西不是潘多拉魔盒,可是也相差不多。”

  “白先生不愿意多说吗?算了……反正过两天,这个天机盒就不再属于我们唐门了。”唐宏叹了口气说道。

  “不属于你们?这什么意思?唐大叔,此物你们最好保留着,将来若是唐门足够强大,或许可以试着打开这盒子,只是现在还不到时候。”

  “白兄弟,若是……若是你可以做到的话,能帮我打开吗?”

  “你们的唐门先辈已经说过,此物留着唐门的徒子徒孙打开,我一个外人,不好插手。”

  “我早年经商。如今也算是身价不菲,甚至还组建了一个科研团队,我曾经让我的团队研究这个盒子,可是这个盒子毁掉容易。却无法打开,不过最近有个人说,他愿意拿一些遗落在外的唐门秘籍换取这个盒子,我是担心……”

  “你是在想,如果能够知道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那你就可以重新估量这个盒子与那些秘籍的价值了,是吗?”

  唐宏点点头,他既然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显然就不打算继续隐瞒下去。

  “里面藏着的是唐门的另一项绝技,机关术,也就是古人称之为木流车马术。”

  “看来白兄弟不止是得了那位前辈的唐门武功传承,居然还知道唐门如此隐晦的事情。”

  “你们唐门与我有些机缘,所以你们师徒若是想要重振唐门,我自会将唐门武功尽数奉还,可是这机关术。我却不会传给你们师徒。”

  这机关术不同于武功,如果机关术被流传出去,一旦被达坎世界的土著学起了,那就麻烦大了,可是武功却因为种族差异的问题,却没有这方面的担忧。

  达坎世界也有能习武的种族,可是根据白晨的调查与观察,那些能够习武的种族,也只能挥出武功的一两分威力,毕竟这些武功大部分都是以人类为基础创出来的。

  可是机关术不同。机关术如果现世的话,那么以现如今的科技水平,很容易就创造出一大批的傀儡机械,而刚刚振兴的武道又会被压下去。

  不过好在刚才那个天机盒设计精妙。基本上不可能被打开。

  下了飞机后,白晨与白芯雅就和与唐宏以及唐粿告别了,不过白晨的话,让唐宏一直记挂于心上。

  如果白晨愿意将唐门的所有武功归还唐门,那么这个交易就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

  而且听白晨的语气,这个天机盒似乎关系重大。

  这个白晨为什么对唐门的事了解的这么清楚?

  他到底是什么人?

  “师父。我们现在去哪里?”

  “去找你白哥哥。”

  “师父,白哥哥很厉害。”

  “哦?有多厉害?”

  “比那天和你谈事情的那个人还厉害。”

  “那你又怎么知道的?”

  “师父,我练成参星眼了。”

  唐宏的心脏猛的一收,参星眼!

  唐门的无上秘法,而这参星眼保留至今,也是唐宏有勇气振兴唐门的原因之一。

  另一个原因则是自己找到了唐粿这么一个绝世天才,唐粿如今年岁尚浅,所以唐宏也一直在为将来的大举动做准备。

  可是他却没想到,唐粿居然这么快就给了他惊喜。

  “你看到了什么?”

  “白哥哥的身体里,全部都是小星星。”

  “什么小星星?”

  “我也不知道,我看他的身体,就好象以前在山上的时候,看夜空一样的。”

  “这……这应该不可能吧?难道是障眼法?”

  参星眼是能够看到每个人体内的血液、穴位、筋脉乃至内息流动的,不过这也只是典籍上记载的。

  唐宏不通武功,自然不明白唐粿到底看到了什么。

  可是,如果她真的看到什么小星星之类的东西,要么是唐粿形容出了问题,要么就是那传说中的境界,指上为天,指下为尊,混沌相溶,天人一体。

  不可能……不可能的,古人也只是假象有如此境界,便是仙灵古神,也依旧难脱血肉之躯,更何况是这**凡胎。

  而著写那本古籍的先人,他也只是一个奇怪的梦,醒来后便说圣贤托梦,所有人都当他疯癫痴狂,说是天地人合一者,脱一世之力,却没人能信。(未完待续。)

  ...

  ...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