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九百二十章 唐门现世

第一千九百二十章 唐门现世

  只是,这次白晨施展万象包罗,并没有对手。═┝┟╞.﹝。

  而是在上下前后左右墙壁上留下无数的掌印,而且持续的时间比之前长了许多。

  昨天施展的万象包罗是给天下人看的,而这次白晨所施展的万象包罗,是给自己的学生看的。

  当十秒钟后,白晨回到了原点,整个训练房内,已经布满了掌印。

  每个人的心神都难以平静,不敢置信的看着白晨。

  “不要问,不要说,不要传,在下一场比赛之前不要出这个训练房,去领悟这个房间里的每一个掌印,去理解,去参透,将自己身临其中,将自己想象成出招人,想象成受招人。”

  当李妍将手伸入其中一个掌印,闭目深思之际,那种玄妙的奥义涌上心头,无数的影子在自己的眼前幻生幻灭。

  李妍吓的连忙抽出手,可是再一睁眼,却现白晨已经消失。

  “咦?老师呢?老师怎么走了?”

  “老师到底是什么人?”

  “老师不是说过了吗,不要问,不要说,不要传。”

  这时候,他们要是还不明白,自己的老师根本就不是普通人,那就真要找根绳子了断了。

  这石室内的每一个掌印,只要他们伸手触碰,便能感应到幻想丛生。

  就像是有人在他们的眼前演练武功一样,这房间里何止百千个掌印。

  可是,他们领悟一个掌印,那掌印便会消失。

  当他们走出那间训练房的时候,白晨已经坐上了飞往瑞士的飞机。

  因为武道大会的火热程度,所以即便是在飞机上,依然有直播观看。

  而中国队的比赛一直都是热门收视的保证,今天中国队面对的是美国队。

  这场比赛其实强弱悬殊,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可是组委会还是将两支队伍宣传成强者对决。═.[。

  不过这场比赛也是李妍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出手,如果不算上次与盖斯皇帝的交锋的话。

  上次李妍输给盖斯皇帝。可是她的名气却是水涨船高,毕竟输给一个达坎世界的巅峰强者,而李妍还只是一个十六岁不到的少女,不但不耻辱。反而助涨了她的声望。

  这次她出手,其他人则全都没有出手。

  所有观众都看的出,李妍打算一个人挑战美国队整个战队。

  美国队已经算的上一流强队了,以前虽然也有以一己之力挑战全队的记录,可是那毕竟是在实力差距巨大的情况下。一般都是一流队伍的高手,挑战三流队伍。

  只是,这次李妍居然打算一个人面对一整支一流强队。

  这也让比赛的结果变得扑朔迷离,不过这个神秘感并未维持太久。

  当李妍施展出包罗万象的时候,所有人都知道,胜负已分。

  虽然她的包罗万象,并不如昨天那般神鬼莫测,可是已经有了雏形,一招之间美国队的十个队员被凝在各自的动作上,看起来像是永恒的冰封。实则只是瞬息的凝固。

  下一瞬,美国队十个队员已经扑在地上,再没一个能站的起来。

  这应该是武道大会开幕之后,进行的最短的一场比赛。

  也是最匪夷所思的一场比赛,今天他们终于有幸见到了。

  就连远隔千里,飞机上的观众,也在惊呼起来。

  由此也可知,武道大会的影响力。

  “这女孩真乃天才,若是能入我唐门便好了,如今我唐门出世。正值用人之际,这女孩若为唐门弟子,将来唐门光大门楣指日可待。”

  白晨惊奇的扭过头,看到旁边的一个中年人感慨说道。

  唐门?会是自己所认识的那个唐门吗?

  那中年人身边一个**岁的女孩。┝═┝╪┝.。好奇的问道:“师父,这女孩刚才用的就是包罗万象吧?”

  “是,也不是。”

  “什么意思?”

  “这应该是她从真正的包罗万象中领悟出来的,形似神不是,另辟蹊径,虽无保罗万象之法。却也参透了自己的武道,只是如今修为尚浅,若是将来修的一身内力,怕是成为绝世高手也是指日可待。”

  “师父,那你呢?比你厉害吗?”

  “为师若是与她对阵,分胜负她胜,分生死为师胜。”

  “那到底是她厉害还是师父厉害啊?”

  “为师修为比她高,可是武功的精妙不如她,唉……如今唐门避世数百年,虽然重新现世,可是诸多功法奥义遗失,想要重现辉煌,多半是要取他人之长了,不过那位影子倒是大气魄之人,愿意将那包罗万象供世人参考。”

  “这位大叔,你们是唐门的吗?”白晨忍不住出声问道。

  “正是,小兄弟有何指教吗?”

  “在下白晨,对唐门早已仰慕,不知道可否告知唐门如今如何?”

  “唐门数百年不曾现世,何来仰慕?不会是从电影电视里看的吧?”中年人倒是实在,也不往自己脸上贴金,虽说影视剧里经常出现唐门,可是实际上的唐门,早已凋零的只剩下他们师徒两个。

  “我若说我懂唐门武功,你信么?”

  “不信。”中年人想也不想,直接回答道。

  白晨取出一枚硬币,双指夹着一射,中年人眼中精光一闪,眼见硬币向他飞来,他刚要伸手去接,硬币突然在空中一顿,飞旋着回到白晨手中。

  “回光流逝!”

  “如何?现在信否?”

  “这回光流逝虽是唐门小密手的招式,小兄弟从何习来的?”

  “你先告诉我,唐门如今境况,我就告诉你我哪里学来的。”

  中年人苦笑不已:“在下唐门现任掌门唐宏,小徒唐粿。”

  “哈喽……我是唐粿。”小女孩跪在作为上,冲着白晨挥了挥手。

  “如今唐门只余我师徒二人,所谓的掌门,也只是我给自己贴金而已。”

  “师父师父,放心吧,以后光大门楣的事就交给唐粿吧,我可是天才。”

  只见唐粿也学着白晨的样子,拿着一枚硬币射向白晨,而硬币果然就倒飞回来。

  哎哟——

  唐宏的脸上出现了小小的淤青,唐粿立刻吐了吐小舌头,缩回脑袋:“失误失误,下次不会了。”

  白晨惊讶唐粿的天赋,却也惊讶于唐宏居然躲不开这小小的硬币。

  唐粿的力道虽小,可是打在身上却也要痛彻骨髓。

  “不好意思,唐某不会武功,让小兄弟见笑了。”

  “你不会武功?”白晨愕然的看着唐宏,怎么说也是唐门的掌门,这也太丢人了吧?

  “唐门隐世多年,从前的门派,早已人去楼空,只有我们唐家还保留着少量的唐门武学秘籍,却早已不习武,便是唐粿也是近期开始接触武功的,不过她的天赋极佳,简单的武功几乎看一遍便能通晓。”

  “白晨,这个小家伙就是传说中的习武奇才吧?”白芯雅惊奇的看着唐粿。

  “你刚不是在睡觉么,怎么也听到我们的谈话了吗?”白晨瞥了眼白芯雅。

  “这要坐十个小时的飞机,多无聊啊。”

  “还未请教二位如何称呼?”

  “白晨,这是我姐白芯雅。”

  唐宏虽然不会武功,可是举手投足都是江湖礼仪,言词也多是以江湖话交流。

  “白兄弟,你还未告知唐某,你这武功哪里习来的。”

  “怎么?你想追回吗?”

  “呵呵……莫说如今我们唐门就两个人,便是再有数百年前你的辉煌,今时今日也不会再敝帚自珍,便是那通天彻地的影子,都能将那绝世神通授予世人,我唐门些许武学,若是能够造福世人,也算是没辱没那些先人所创的武学。”

  “你倒是豁达。”

  “不是豁达,是想同了,再如前人那样敝帚自珍,终有一日,唐门又会如过去那般消隐于将会。”

  “我倒是很想知道,唐先生现如今要如何光大门楣。”

  “这……先自然是要寻回本门绝学,不瞒你说,如今我手上唐门的武功,只剩下末枝尾流,若是想凭这些武功重振唐门之名,怕是难如登天。”

  一派势起,何其困难,若是没有真才实学,别人凭什么承认唐门。

  如少林武当那般,千百年不坠威名,那是人家底蕴深厚,高手层出不穷,日积月累下方能有如今名望声威。

  现如今唐门这样的,几百年的人才断层,而且连诸多绝技也已经流失,就连门人都只剩下这师徒两个,一个尚且年幼,一个还不懂武功,想要重振唐门,那几乎就是登天之难。

  “对了,你们来瑞士做什么?”

  白晨看他们同坐头等舱,那应该还是有些身家的。

  “因为瑞士有一本我们唐门的秘籍,是当年唐家的一个前辈逃难的时候带出来的,现如今那本秘籍的持有者答应,将秘籍归还唐门。”

  “原来如此,小唐粿,我教你几招如何?”

  “太简单的我可不学,虽然我现在很小,可是我可是已经学了几十套唐门的武功了。”

  “我教你的也是唐门的武功,你当真不学?”

  “学学,唐门的武功,那肯定不弱,对吧,师父。”

  “呵呵……唐门武功也有强弱之分,便是少林藏经阁中,也有平庸的秘籍。”(未完待续。)

  ...

  ...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