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九百一十九章 临别前

第一千九百一十九章 临别前

  端木!轩辕心中难免担心起端木惊云,轩辕虽然不通人情,可是她却能感觉到端木惊云的决绝。┞┞┞╪┠┟┠═.〈《。

  若是其他事情,她还能与白晨商量,可是这件事又是端木惊云的私事,她也不能随便去乱说,心下更是一团乱麻。

  “轩辕,你这是怎么了?”竹山平看到轩辕脸色异常,上前来关心的问道。

  轩辕看了眼竹山平,竹山平不认识端木,自己或许能与他叙说一下,询问他的意见。

  “竹司令,我想问你一事,你能帮我解惑吗?”

  “你和白先生都是神仙中人,能有什么事不明白的,还要问我啊?”

  “我有一个朋友……”轩辕缓缓的将端木惊云的事情道来,只是隐去了端木惊云的名字身份。

  “怪看,按说这事白先生应该比你更适合吧,你这朋友为什么托付你,而不是托付给白先生?你这朋友与白先生也很熟吧?”

  “这……可能是我与她皆为女性的缘故吧。”

  “不对不对,轩辕,说句对不住的话,你这人太不懂人情冷暖了,不皆世事,而你那朋友把这事托付给你,多半也是为了寻求其子的谅解,可是方你手上办这事,八成是要弄砸了,你那朋友怕是要死不瞑目。”

  “可是她就是托付给我啊。”

  “除非她的孩子你也认识。”

  “我认识多少人啊,数来数去也就那么几个,能够对得上号的也就白晨……”

  轩辕的声音一顿,虽说她不通人情,可是却不代表她愚钝。

  只不过先前一直都没有去往这方面去想,如今却因为竹山平的提醒,脑筋里突然蹦出一个念头。

  端木惊云的孩子在二十年前遗弃,而白晨也是孤儿出身,时间上两者非常吻合。

  再回想过去,端木惊云偶尔与她通话。每次也都会提及白晨。

  端木惊云对白晨的过去似乎非常在意,每次都是不经意间问起白晨的过去。

  难道这是巧合?

  “轩辕,这事……难道与白晨有关?”

  竹山平不敢妄言,毕竟这事牵扯到白晨。不论是真是假,都不是他能够插手的。

  “我打电话给白晨。”

  “轩辕,这事还不能肯定,你别乱说。┞┠═.〔[。(o{m{”

  “可是,如果她真是白晨的生母。难道我要眼睁睁的看着她赴死吗?刚才她与我通话,言辞之中,分明就有寻死质疑。”

  “可是现在事情还不能确定,你如果告诉白先生,恐怕不妥吧。”

  轩辕想了想:“那你说该如何?”

  “现在当务之急,不是搞清楚真相,而是你那个朋友的性命,不管她是不是白先生的生母,都不能让她死。”

  “你说的对,她不能死!”轩辕点点头。

  轩辕拿起电话。拨通了白晨的电话:“白晨,你现在在哪里?”

  “轩辕,你怎有空给我电话?”

  “你现在在哪里?”

  “巴黎啊,你没看电视吗?”

  “那你知道端木过几日便要进行一场生死斗了吗?”

  “知道,我正打算观战。”

  “那你有打算出手吗?我是说如果端木遇到危险。”

  “这……我还真没想过,如果是公平一战的话,我不方便出手吧。”

  “白晨,我不管你在想什么,反正,这一战如果端木遇到危险。你必须出手,不要问我为什么,反正端木不能死,更不能有危险。”

  “是她让你求我的?”

  “不是。她有求死之心,她根本就没打算赢。”

  “既然她有求死之心,你又何必强求助她?”

  “我有我的原因,总之,她不能死,如果你不答应。我就亲自过去,哪怕是毁掉魔女会,我也要护住端木。”

  白晨愕然不已,他没想到,轩辕居然如此的决绝。

  以前轩辕不管是求自己什么事,也从未有过如此坚决的态度。

  可是这件事,她仿佛在说,哪怕是暴露身份,她也要保护端木。

  这就奇怪了,为什么端木会有求死之心?

  轩辕又为什么非要救一个求死之人?

  轩辕的境界不低,她应该明白,一个有心求死的人,是救不回来的。┝═┝╪┝。

  而且为了这种事,她居然用这样的语气,不是在求自己,更像是在逼迫自己一样,甚至是逼迫她自己。

  白晨深吸一口气:“我明白了。”

  “你打算什么时候动身?”

  “后天吧。”

  “我要你越快动身越好,白晨,你千万不能让端木出事,知道吗?”

  “好好,不懂你怎么回事。”

  轩辕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白晨也没法子推脱。

  救一个求死之人,轩辕还真是为难自己。

  在挂断电话后,轩辕看了眼竹山平:“现在呢?”

  “我派人去调查一下,看看能不能调查到什么有用的情报。”

  “你有线索吗?”

  “白先生不是有个姐姐吗,所以他父亲应该不难调查,从他父亲那个方向入手,应该可以调查的到有价值的东西。”

  ……

  “白芯雅,我明天要去瑞士。”

  “瑞士?你不等比赛结束吗?”白芯雅虽说没看几场比赛,可是这几日铺天盖地的新闻,她就算不想知道也不行,她知道近日来,中国队在赛场上表现出色,白晨这时候离去做什么?

  “不了,我有要事在身。”

  “瑞士啊,那我也去吧。”

  “那就一起吧,到了瑞士后,还是你玩你的,我玩我的。”

  “哼,早知道就不和你一起出来了,没有陪我逛过一天。”

  “现在后悔,迟了。”

  “你不去和你的那些学生告别一下吗?来的时候不说,现在走了也不说?”

  白晨思量几番,白芯雅说的有道理,自己确实应该去见他们一次。

  这次的比赛,已经出了最初的预想。虽说李妍他们的实力依然算的上顶尖,可是难免生意外,如果不能一路向前,当初自己的计划也就泡汤了。

  李妍他们十个人如今不只是代表着自己的学生。自己的学生,他们更是寄托了无数国人的希望。

  华夏文明,武学的源地!

  顶着这些头衔,如果中途折戟沉沙,那么对国人的信心、信念都会是一次巨大的打击。

  所以这第一届的武道大会。中国队,绝对不能输!

  贝尔玛训练馆,因为这里已经被中国队租借下来,作为中国队训练的场馆,所以如今场馆外,天天都有大批的留学生粉丝,举着高牌,在外面迎接与等待着中国队队员的出入。

  白晨来到训练馆外的时候,现要想通过正规途经进入,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白晨只能悄然的潜入其中。训练馆很大,不过人却不多,除了一些中国队随队的助理在走道上走动,还有就是几个保镖。

  白晨找了几个房间,终于现了他的那些学生在哪个房间。

  “李妍。”白晨直接进入训练房内,此刻李妍正在和王小龙、蛮子三人对练,不远处还有中国队的领队。

  白晨一进入房间,那个领队就转头看向白晨:“你什么人,跑这来做什么,快点把这个人赶出去。”

  领队显然是把白晨当作偷偷闯进来的狂热粉丝。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生了。

  虽说场馆是封闭式的,可是总有一些神通广大的粉丝,能够通过重重封锁,潜入这里面。

  “老师!”

  所有的学生都在刹那间惊呼起来。领队眉头一皱,这家伙就是他们的老师吗?

  作为中国队的领队,焕山可以说是最郁闷的。

  他本身的实力其实非常的不错,可是碰上这群桀骜不驯的年轻人。

  偏偏每个人的实力,比起他都是只高不低,所以他这个领队也一直做的非常憋屈。

  因为根本就没人正视过他。他安排的训练,这些队员根本就不听。

  每次和他们吵架,甚至有几次都要动手,结果李妍等人都会说,他们只有一个老师,永远不会承认他这个教练兼领队。

  好几次焕山都把事情上报给领导,可是领导对于他的反应视而不见,毕竟如今这些队员取得的成绩,足以掩盖过他们的桀骜。

  这也让焕山更加郁闷,一看到李妍等人喊这个陌生人做老师,火气就上来了。

  直接冲到白晨的面前:“你这人怎么搞的,不知道我们在训练吗?出去,出去!李妍、王小龙,回去训练,谁让你们脱队的?”

  白晨看了眼焕山,并不打算理会他。

  “焕山,你找打是不是?”李妍直接就暴力开口叫道。

  “你……你这是什么态度?”

  “老师,你什么时候来的?”众学生根本就不理会焕山的阻拦,全都包围向白晨。

  “我来几日了,看你们的表现不错。”

  “你来几日了?怎么一直没看你来看望我们啊?”

  “我不想给你们太大的压力。”

  “那现在呢?现在就不怕给我们更大的压力吗?”

  “因为我明天就要走了,所以今天过来看看你们。”

  “走?你不看我们决赛啦?”

  “也许决赛的时候,我还会回来。”

  “那我们可说定了……”

  “你这人怎么搞的,我的话你没听到还是怎么回事?”

  焕山刚冲到白晨面前,白晨一巴掌糊在焕山的脸上,直接就将他拍的七荤八素的。

  “我今天过来,出了来看你们,还有一个目的。”

  “什么目的?”

  “你们觉得,你们打了这么多场,谁给你们留下最深的印象?”

  “那个达坎世界的人族皇帝盖斯。”所有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那你觉得影子的孩子呢?”

  “他很厉害,可是我们看不懂……”

  “把这家伙弄出去。”白晨指着焕山说道。

  李妍一脚把焕山踢出门,白晨走到训练场的中心:“一直以来,你们都知道我很厉害,可是你们知道我到底有多厉害吗?”

  众人回想起白晨的实力,一直以来,白晨似乎都没真正的展现过自己的实力。

  不管是打那些小混混还是城管,虽说对普通人来说,已经非常厉害了,可是他们现在也能做到。

  只是,白晨既然教了他们武功,他们现在已经如此厉害,与世界上其他国家的天才高手争锋而不落下风,那么毫无疑问,白晨肯定更强。

  突然,整个训练场上幻化出无数的分身幻影,所有人都在瞬间屏住呼吸。

  这招!这招不就是昨日那个影子的孩子所施展的万象包罗吗?(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