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九百一十八章 愧疚

第一千九百一十八章 愧疚

  ();  人也许是健忘的,可是却很难有人能够忘记影子这个名字。wWW。lωχ

  也许千百年后,影子会成为神话。

  可是现在,她依然是活着的传奇。

  即便人们不知道影子到底是谁,可是这并不妨碍她的传奇。

  那如同梦境一般的一秒钟,被记录了下来。

  作为对手的盖斯皇帝,伴随着碎了一地的剑丢下剑柄,落寞的离去。

  这次他以为自己可以取得一些好处,可惜先是被李妍以退为进,坑了一把。

  后又被影子的孩子击败,而且是毫无抗拒之力的击败。

  盖斯皇帝以为,这个世界上,只有影子才是达坎世界最大的敌人。

  可是现在他错了,即便影子不在,她的那个孩子,也会成为达坎世界的大敌。

  不需要太多的理由,只要有一点就足够了,影子!

  他带着影子的面具……那么他就是新的影子。

  中国,首都——

  “包罗万千!当日他传我《洗髓经》,如今却传予世人这惊天一式,可惜这世上恐怕再无第二人能有如此悟性吧。”渡元大师看着屏幕里的那惊世骇俗的一式,长叹许久,难以静心下来:“我以为我突破一气归元之后,应该能与他有相近的实力,如今看来,还是我太天真了,此子实力怕是已经不弱于其母了吧?”

  “和尚,此子当真有如此修为?”道士惊疑的问道。

  “你擅长的是道法,虽然武功修为不俗,可是终归未曾深入,所以你的武功始终难以入流,看不出这一式的神奇。”

  “我曾经与此子交手过,知道此子实力非凡,只是若说他能与他那通天之能的母亲相提并论,恐怕言过其实了吧?”道士质疑的说道。

  “你以为武功是看威力的吗?一招过后山崩地裂那就是绝世高手了吗?若是如此,贫僧全力一击,未尝不可做到。可是贫僧却施展不出如此招式奥义,更难领悟其中精髓所在。”

  “和尚,你都领悟不了,这世上又有谁能领悟的了?他这一招说是给世人观摩学习。却也毫无意义。”

  “道士,你何时变的如此愚钝了,此招我虽然无法领悟,可是这悟讲究的是一个机缘,不是修为高就领悟多。何况此招包罗万象,我领悟不出,是因为我不合此道,你瞧着吧,用不了多久,世界各地便会有无数新人天才涌现,盛世武道即将到来。”

  “盛世武道!?”

  “对,盛世武道,由他们母子所开创的盛世武道,将来如你我这般修为之人。也将不是个例,也许真的会再出几个他们那般的盖世之人。”

  ……

  白晨施展出那一招不为别的,只为给李妍出口气。

  盖斯皇帝以大欺小,本来就过分,身为达坎世界的皇帝,却连这点强者的自尊都没有。

  既然他脸都不要了,那自己索性就让他把脸都丢光掉。

  他不是想打击观众的热情么?

  那自己索性就给观众来个强心剂,让他们对武道更加热情。

  而白晨所施展出的那一招,其实根本就不是招式,而是白晨对武道的认知。

  包罗万象的变数。观众所看到的,则是自己的武道。

  白晨也不知道,是否真有人能够领悟的了那么高深的武道,不过这也是白晨所能做的极限。

  只是。即便是汉唐世界,也是经历了千百年的发展,才有如今的武道繁荣。

  地球要想有那种程度的武学文明,恐怕也不是三五年可以做到的。

  白晨只是播下一颗种子,将来地球的武学文明有如何发展,白晨也无法预料。

  汉唐世界的天地灵气比地球充裕太多了。而且习武氛围也比地球好上许多。

  不过,地球也有汉唐世界所无法比拟的优势,那就是信息传播速度。

  当然了,这都不是短期之内可以有改变的。

  作为这世界上,武功最高,实力最强的人,此刻的白晨正躺在酒店的泳池旁的躺椅上。

  “白,你怎么跑这里来了?你刚才怎么不告而别?你知不知道,你走后又有更精彩的事情发生。”戴安娜跑到白晨的身边,激动兴奋的说着。

  “哦,我听说了。”

  “你是没看到,那个影子的孩子有多厉害,太神奇了!真的是太神奇了!!”

  其实戴安娜还算是好的,此刻在巴黎内,许许多多的习武少年,都在惊呼着同样的话。

  因为那招包罗万象,让不少人都得到了新的启迪。

  在不知不觉间,战队之间的实力悄然的发生着改变。

  许多战队的实力,突然间因为个别一两个人的领悟,变得非常的强。

  而根据他们所领悟的多寡,也变得更难以预测。

  如今的这场比赛,算是彻底的吸引了全世界目光。

  这也是组委会最希望看到的,他们都没想到,影子与她的孩子会出现。

  虽然影子没有现身,可是他们相信影子当时一定也在观众席中。

  单单是这个宣传点,就能够吸引所有人。

  以人们对影子的好奇心,只要告诉他们,影子的孩子出现在赛场上,那么一定会让不观看比赛的人也会去看上几眼。

  然后就是各类的新闻配合着组委会的宣发,无数真真假假的猛料不断的爆出来。

  《某某选手领悟奇功》《那一招的未来》《也许他会是第二个影子》……

  如此标题的新闻比比皆是,赚足眼球。

  ……

  瑞士——

  端木惊云看着屏幕里不断重复循环播放的画面,看着那个孩子的身影。

  她没有去研究那个身影的神奇一招,她只是单纯的想要将这个身影留在心中。

  “是我的孙子吗?不知道面具下是什么样的,是不是和白晨小时候一样?”

  想到白晨小时候,端木惊云的脸色不由得黯淡下来,自己还不知道白晨这个年龄段的样子。

  端木惊云想了想,拿起了电话:“白墨,是我。”

  “你?你打电话来做什么?”

  “你对那个孩子了解多少?”

  “我只知道,他叫石头。”

  “石头?”

  “是的,石头。他也是从孤儿院出来的,他与白晨一样的神秘,而后被一户人家收养。”

  “他没跟在父母的身边吗?”

  “我也不明白,白晨为什么要这么做。石头的资料里就是一个孤儿,出自白晨同一个孤儿院,而他与白晨小时候简直一模一样。”

  “你有他的照片吗?我想看看……看看我的孙子。”

  电话那端的白墨沉默了许久:“好吧,我发到你的手机上吗。”

  端木惊云看着白墨发过来的照片,在看到照片上的那个孩子的样貌的时候。端木惊云的心都要融了。

  只是轻轻的抚摸着手机屏上,那个孩子的照片,充满了喜爱与不舍。

  “他被谁收养了?”

  “就是光明医院院长的儿子,你应该知道光明医院吧。”

  “知道,就是那个开发出万能疫苗以及仿生仪器,还有特别药剂的那个医院。”

  “没错,而光明医院的发迹,也是从他们收养石头开始的。”

  “你是说,光明医院窃取了他的某些成果?”

  “窃取倒是不见得,那个孩子没有人能够利用。我虽然只见过他一次,可是我知道,那个孩子没有人能够控制的了,唯一的可能是他把那家人当作自己的家人。”

  家人!端木惊云捂住嘴,眼泪却不禁掉落下来。

  若是能让那个孩子喊自己一声奶奶,自己也就别无所憾了。

  强自平静心神,端木惊云挂断了电话。

  只是,诸多心事闷在心中,却是苦了自己。

  可是这些心事又能向谁诉说呢?

  当年自己断了亲情,如今再想寻回。只怕连自己与白晨建立的关系都会毁掉。

  天作孽不可违,自作孽不可恕……

  可是这心事多扰,却不是好事,再过几日。自己便要与会长决战,若是再这般心境,那决斗也别比了,直接认输即可。

  思来想去,端木惊云终于做出决定,再次拿起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轩辕,我是端木。”

  “端木,你怎么了?你的心似乎非常的乱。”

  “记得当初我与你说过的那件事吗?”

  “哪件事?”轩辕不明白,端木惊云莫名其妙的话是指什么事。

  “当初我抛弃自己的孩子,投身魔女会。”

  “哦,你说这件事。”

  “过几日,我便会有一场决定我一生的决斗,你说我这时候该不该告诉他?”

  “端木,你现在的心境如此之乱,如果把心事藏在心中,恐怕这决斗是有死无生。”

  端木惊云惨笑:“是啊……有死无生……”

  “你是少数知道我身份的人,你应该知道,我对人情冷暖,并不是很熟悉,我只是担心……你现在的状态,并不适合决斗,只盼你三思。”

  “轩辕,你能帮我一件事吗?”

  “你说。”

  “在瑞士银行我名下有我的儿子的身份信息,如果我死了,这个银行帐号会自动转到你的名下,到时候你帮我告诉他,帮我对他说一声……对不起。”

  “端木,如果你有需要,与我说一声,决斗的事情,我可以帮你。”轩辕担心的说道,因为她听出了端木惊云赴死的心思,而这正是她所担心的。

  轩辕认可的朋友不多,端木惊云恰恰是其中之一,她不想看着自己的朋友去赴死。

  “不用了,这场决斗不需要任何人插手,我只想求你帮我完成这个心愿,好吗?”

  “端木,你何不亲自告诉他呢?”

  “我无法面对他,我不知道如何以真面目面对他,只有这一个请求,你能答应我吗?”

  “端木……”

  “我还要为决斗做准备,就先挂了……”

  “端木……”(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