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八百八十七章 受袭

第一千八百八十七章 受袭

  白晨在自己的房间里睡到正午时分才起床,洗簌后吃了午餐,茉莉便来了。

  “白,住的还习惯吗?”

  “这么好的条件,我是怕以后回家了不习惯。”

  “瞎说,在迪拜的时候,你的待遇可比这好的多。”茉莉浅笑着,脸上散发着别样的光彩:“如果你愿意,可以永远住在这里。”

  “那就不用了,我们中国人有句俗话,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

  茉莉瞥了眼白晨:“下午我陪你走走吧。”

  “不了,和你这样一个大美女走在一起,我的压力太大。”

  “那好吧。”茉莉从不死缠烂打,她是一个很懂得进退的女人。

  白晨其实并不喜欢到了一个地方,就拼命的往几个知名景点去钻,白晨觉得那样太累了。

  就像是白芯雅那样,白晨觉得那样实在是与他们的初衷相悖。

  去一个陌生的国家,陌生的城市,其实更多的是去领略当地的风土人情。

  白晨一个人散步在泰晤士河畔,这条河流是英国人的起源。

  而伦敦几乎所有重要的建筑,都是在泰晤士河畔。

  宽广的河面上还有一些往返的观光船,在这里依然能够看到许多黑发黑眼黄皮肤的老乡,不过更多的是跟随着向导的脚步,用有限的时间去赶往一个个的景点。

  白晨找到一个石椅坐下,看着往返于河面上的船只,午后的阳光不甚强烈,反而带起河面的湿气,让人感到一阵凉爽。

  泰晤士河畔的绿化非常好,而且许多都是杨柳,柳枝吹入水面。

  此景在东方已经尤为少见,在这异域他乡,却带着几分古韵诗意。

  泰晤士河曾经也是污染严重的河流,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泰晤士河已经变成了臭水沟。

  而英zf的决心与整治,经过多年的努力,终于再次让泰晤士河回归清明。

  相比起来,国内的一些河流治理。就显得雷声大雨点小了。

  这时候,一个曼妙的身影印入眼帘,贝沙坐到了白晨的石椅空位上。

  “白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我还在想,你跟了我那么久。什么时候会主动出来。”白晨看了眼贝沙,虽然换了一套衣服,可是依然是职场女性的装束,纤长的头发只是简单的束在脑后,略显凌乱却又带着几分别样美感。

  贝沙并没有那种西方女性的过分性感,贝沙是那种骨感美女,上围不算突出,腰围也显得尤为纤细,碧蓝的瞳孔里是一种平和与冷静。

  如果不是白晨事先了解贝沙的身份,估计白晨都会以为她是一个职业模特。

  “你知道我在跟踪你吗?”

  “这有什么知不知道。以你的身份来说,如果不跟踪我,那才是怪事。”

  “白先生,一个晚上的时间,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白晨皱了皱眉头:“怎么?还有人要追杀我?”

  “还有人?白先生,您的意思是说,除了凯德之外,还有人想要杀你吗?”

  “凯德?怎么是他?”白晨愣了一下。

  白晨以为,贝沙所说的追杀自己的人是卢瑟氏族的吸血鬼,怎么会变成凯德。

  凯德要杀自己?他有什么价值。能够让军情六处的人主动联系自己?

  贝沙突然明白了,原来白晨之所以拒绝自己的原因,是根本就误会了他的敌人,他以为的敌人他能够解决。却不知道凯德可怕,所以他自信的以为能够解决问题。

  “白先生,看来你搞错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把敌人的身份弄错了,看来我有必要向你说明一下,凯德是安迪尔家族的人。而安迪尔家族则是全英最大的黑帮,从二战后,就一直掌控着伦敦的所有黑色交易的利润,他们的根系甚至延伸到皇家。”

  贝沙主动的介绍起凯德以及他背后的安迪尔家族,顿了顿又接着说道:“凯德是前代的孙子,他们祖孙三代,在安迪尔家族里,都有着非常高的权势,一旦他们对你下达追杀令,那么你一个外国人在这里,根本就没有生路。”

  “哦,只是凯德而已……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人要对我下手,吓死我了。”

  “白先生,你是中国人,你并不明白安迪尔家族的可怕,你应该听说过美国黑手党家族吧,而安迪尔家族就是英国的黑手党,不同的是,黑手党在美国有很多的分支家族,而安迪尔家族是英国唯一一个黑帮家族,你可以想象一个超级黑手党家族,如果他们想杀一个人,没有人能够组织。”

  贝沙很认真的目光注视着白晨:“除了我们,没有人能够保证你和同伴的安全。”

  突然,白晨的手机响了起来,白晨止住贝沙的话语,走到旁边接起电话。

  “茉莉,有什么事吗?”

  “白,你的姐姐遇袭了。”

  “怎么回事?”

  “我的人跟在你与她的向导后面,他们乘坐的车子突然爆炸了。”

  “什么!?”白晨的脸色剧变。

  “你放心吧,你姐姐没事,当时他们刚准备上车去下一个景点,不过看起来你姐姐受到了不小的惊吓,现在我的人送她去医院了。”

  “哪个医院,我现在赶过去。”

  “汉德医院。”

  “好,我这就过去。”

  白晨看了眼不远处的贝沙:“不好意思,我有事先走了,再见。”

  白晨没功夫与贝沙闲聊,心头有点郁闷,自己千方百计的设法让白芯雅不会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而影响旅程,结果还是被影响到了。

  白晨赶到汉德医院,茉莉在大厅里看到赶来的白晨,立刻迎上来。

  “现在情况怎么样?”

  “你姐姐的伤势不重,因为当时距离爆炸中心较远,只是受到冲击跌在地上,手臂擦伤了一点,没什么大碍。”

  茉莉一边说,一边在前面带路,到了一个门诊前,白晨看到奎德拉正坐在门前。

  看到白晨到来,立刻就站起来:“白先生,不好意思,让白小姐受到惊吓了,我会负责将凶手找出来的。”

  “你知道凶手是谁吗?”白晨眯起眼睛看着奎德拉。

  “他们要杀的人应该是我,而我的敌人也就只有那些同类。”奎德拉平静的说道:“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希望能尽快给我一个交代,或者是我自己去寻找凶手。”白晨的态度颇为冷淡。

  只是,白晨心里犯起嘀咕,这事到底是冲着奎德拉的还是冲着自己而牵连到白芯雅的?

  不过看奎德拉信誓旦旦的样子,白晨不免又怀疑起自己的判断。

  既然奎德拉知道是谁下的手,那且看他怎么应付。

  白晨走进门诊内,门诊的医生看了眼白晨:“你是病人家属吗?”

  白芯雅也站了起来,她的手上打着绷带,白晨稍微查看了一下,白芯雅的伤势很轻,不过看起来精神不大好。

  “白晨,你说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好好的于此旅行,居然遇到恐怖袭击了。”

  “你怎么知道是恐怖袭击,也许是车子邮箱漏油,现在天气又这么燥热,引起油箱爆炸也是正常事。”

  “白晨,我虽然知道的没你多,可是你也别蒙我啊,油箱爆炸哪里会有那么大的威力。”

  “那可不一定,反正我觉得,不大可能是恐怖袭击,哪里有那么巧的事,恐怖分子正好在你乘坐的车子下面安放炸....弹。”

  “那现在呢?”

  “什么现在?你现在还想干什么?”

  “我在伦敦的行程是不是完蛋了?”

  白晨翻了翻白眼:“你又没缺胳膊断腿,等下出院就活蹦乱跳了,不过估计等下会有警察来录口供,你照实说就是了。”

  “那警察会不会把我关起来?这说不定有什么惊天阴谋……白晨,你说我们会不会陷入了什么阴谋家的计划里?”

  “你特工电影看太多了吧。”白晨白了眼白芯雅。

  她这时候还有心思胡思乱想,看来自己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你心里其实是在期待,真有什么惊天阴谋吧。”

  白芯雅似是被戳穿心思一样,小小吐了吐舌头。

  “好了,你就好好幻想着惊天阴谋,要是有什么发现,记得通知我。”

  “你要去哪里?”

  “你进医院了,我又没进医院,我还有一堆的景点要转,拜拜。”

  “混蛋!你去死吧。”

  白晨刚从门诊出来,贝沙又一次出现在白晨的面前。

  “白先生,需要谈一下吗?”

  “没什么好谈的。”

  “我先前就曾经警告过你,你的同伴也会受到牵连,你现在还可以对我的警告置之不理吗?”

  “与我的朋友一起的向导说,这次爆炸袭击是冲他来的,而不是你说的,安迪尔家族的人干的。”

  “向导?”

  “一个吸血鬼。”

  “吸血鬼?用炸...弹袭击吸血鬼?这是不是太儿戏了?”

  白晨皱了皱眉头,贝沙这么一说,自己的确是漏掉了这个线索。

  如果这个袭击是冲着奎德拉的话,用炸..弹袭击吸血鬼,的确是不大可能成功,那就是说,安迪尔家族动手的可能性更大一些。(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