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八百八十四章 不欢而散

第一千八百八十四章 不欢而散

  沃尔找了一家酒吧,两人坐了下去,虽然沃尔现在身负重伤,当务之急是找一个地方修养。∽↗,

  可是,他现在根本就不敢离开白晨的身边,毕竟现在能够庇护他的人,似乎只有眼前这个人类。

  就连自己的同族,他都不相信,虽然他同样不信任白晨,可是他没有多余的选择。

  “把事情给我说清楚,说明白。”

  沃尔看了眼周围,显得尤为的小心,此刻的他已经没有昨日飞机上的时候,那种飞扬跋扈的态度,变得更加的谨慎小心。

  “阁下,你知道沃夫之牙吗?”

  “不知道,我记得狼人的始祖狼王就叫做沃夫,难道这沃夫之牙是他的牙齿吗?”

  “哦?你知道狼王叫做沃夫?看来阁下对狼人并不陌生。”

  “我曾经杀死过许多的狼人,原本你也会成为其中一个。”白晨淡然说道。

  沃夫脖子一缩,回想起在飞机上的时候,自己愚蠢的行为。

  还好当时被中国安全部的人阻止了,不然的话,估计现在自己已经变成一具尸体了。

  “这沃夫之牙与狼王的确有关系,不过并非狼王的牙齿,而是后世的一个狼人所制造的一把匕首。”

  “这把匕首很特别吗?”

  “这是由数以千计的吸血鬼的血制造而成,这把匕首是专门用来屠杀吸血鬼所制造出来的,甚至这把匕首曾经重伤过两个吸血鬼亲王,所以沃夫之牙也就成了现世之中。除了上古神器之外。唯一能够对吸血鬼亲王造成威胁的武器。”

  “唯一?”白晨瞥了眼沃尔。至少白晨就不需要任何武器,同样可以杀死亲王。

  “当然了,除了人类之中的女武神,她是不以任何道理与规则来束缚的,如果她要杀死某个亲王,应该非常容易。”沃尔又补充道。

  “现在这把匕首就在你的手上吗?”白晨问道。

  “是,这是我在中国的师门赏赐给我的,就连我的师上都不知道。这把匕首是狼人的至宝沃夫之牙,而就在我回到伦敦的时候,我遭遇了一次吸血鬼的袭击,我用沃尔之牙杀死了两个吸血鬼侯爵和四个吸血鬼子爵,然后这把匕首就解开了封印,我能够感觉到沃尔之牙在变得更加强大。”

  白晨看着沃尔,沃尔又左右顾盼的看了眼,然后从怀中掏出一个用粗布包裹的东西,小心翼翼的掀开裹布,里面是一把沾血的匕首。直头的刀尖,还有特别倒钩的放血槽。刀柄是骨质,就像是某个人的手骨。

  不过白晨相信,这个刀柄应该是一个吸血鬼的手骨。

  整把匕首都散发着邪异的气息,银光刀锋上闪烁着一丝血气。

  “我的实力顶多也就与一个侯爵相当,可是我却利用这把匕首,超乎自己的极限,杀死了两个侯爵和四个子爵吸血鬼,这引起了阿莱伯爵的注意,并且在一天的时间里,不管是吸血鬼还是我原本的狼人部族,都开始搜寻我的下落,我原本以为我的部族是来保护我的,可是他们似乎只在乎这把沃夫之牙。”

  “那你现在告诉我这些,就不怕我见宝起意,截杀了你吗?”

  沃尔心头一颤,恐惧的看着白晨:“你会吗?”

  白晨笑了笑:“不会,我对这把匕首没什么兴趣。”

  沃尔顿时松了口气,又继续说道:“其次这把沃尔之牙对狼人以外的种族并没有实质性的用处,狼人获得这把匕首,不外乎是为了对付吸血鬼,而我们部族的上层觉得,这把匕首放在我的手上实乃暴敛天物,吸血鬼想要夺取这把匕首,除了是为了防止身为天敌的狼人,也是为了对付自己的同族。”

  “那你就把匕首交给你们部族的上层不就可以了吗?”

  “说的轻巧,歃血教的师上当初赐予我这把匕首之时,是使用某种东方的术法契约,将这把匕首与我的灵魂连接在一起,这样的话,我就不能将匕首随意交给其他人,也是歃血教防止教众外传兵器的办法,所以如今要想获得我的匕首,就只能杀了我。”

  “那你就自求多福吧。”

  白晨的态度倒是有几分幸灾乐祸的意思,沃尔看着白晨:“阁下,你现在也是自身难保,何不如我们联手,你的实力虽然强大,可是用你们中国人的话说,你现在是孤掌难鸣,而我手上又有对付吸血鬼的利器,你我联手,除非是狼人的族长或者长老,又或者是吸血鬼的大公爵出手,不然我们还是有自保之力的。”

  “我说过,我们还没好到那种程度,你不觉得我已经非常大度了吗,依照我以前的习惯,早就一巴掌拍死你了,而且你还拿出宝贝,我都没心动杀人越货,你应该庆幸我这次是来渡假的。”

  “那我就给你一个联手的理由。”沃尔目光闪烁的看着白晨。

  “哦?你说说看,你要如何说服我。”

  “吸血鬼十三氏族各有一件魔器,而卢瑟氏族的魔器是血池,据传这是该隐的一滴血聚集而成,血池每千年可以让亲王以下的吸血鬼进阶一级,所以卢瑟氏族的亲王级别的吸血鬼,也是最多的,因为每过千年就意味着他们能够增加一个亲王级别的吸血鬼,而血池可不止是对吸血鬼有效,即便是人或者其他生物进入血池之中,同样有效。”

  “千年一次?难道说最近就是进入血池的机会吗?”

  “是,千年一次的机会即将到来,不过我跟你说的可不是这个机会,毕竟每次血池开启的时候,卢瑟家族的亲王必然在场,我们是绝对没机会的,我的计划是。在吸血鬼进入其中之后。在他们松懈之时。我们两个联手杀进血池。”

  “然后呢?”

  “我用沃夫之牙杀死刚刚晋级的亲王吸血鬼,而你可以进入血池内吸收残余的精华。”

  “扑哧……说了半天,你还是把我当枪使。”

  “阁下,虽然这千年一次的机会错过了,可是血池的精华依然对你有很大的益处。”

  白晨冷笑道:“你的最终目的还是为了彻底解开沃夫之牙的封印吧?或者说是为了完成沃夫之牙最终的形态,沃夫之牙虽然号称可以杀死亲王,可是却从未真正成功过,也就是说。这与沃夫之牙制造者当初的理念还有所出入,如果没有真正的杀死亲王,获得亲王的精血,那么沃夫之牙就不算真正成功,你想利用我的实力,让你成功的揭开沃夫之牙的最终形态。”

  白晨摇了摇头:“果然……听你的计划是在浪费时间。”

  白晨站了起来,沃尔立刻追上来:“阁下……”

  “在我没改变主意,立刻杀了你之前,请不要再来打扰我,谢谢。”

  白晨拍了拍沃尔的肩膀。沃尔失落的看着白晨的背影。

  只是,他并未感觉到。自己的伤势正在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恢复着。

  这算是白晨最后帮沃尔的一点小忙,至于他今后的生死,那就不是白晨关心的事情了。

  只是,白晨还未回到庄园,又遇到了一波吸血鬼的袭击。

  估计着沃尔也遭受到同样的待遇吧,白晨随手将这些蝙蝠蒸发,然后收拾起心情回到庄园。

  回到庄园里,白芯雅依然还没睡,看着白晨从外回来,脸上摸着面膜的白芯雅忍不住问道:“你送茉莉回家吗?”

  “是啊。”

  “有做什么不规矩的事情吗?”

  “在你心目中,你的弟弟就是这么不规矩的人吗?”

  “不管你是不是我弟弟,你都是个男人。”

  白晨耸耸肩:“希望我以后的姐夫,不是一个男人。”

  “那你说你去这么久是干什么去了?”

  “遇到一个熟人,然后就喝了杯酒。”

  “你身上的确有点酒味,不过我记得你滴酒不沾的,到底什么样的熟人,能够让你喝酒的?”

  至少白芯雅的印象里,白晨就从未喝过酒,哪怕是一些节日,他们几个在一桌吃饭过节,她与周亦如都喝酒了,白晨依然拒绝喝酒,每次都是以饮料代替。

  “我不是不喝酒,只是尽可能的避免喝酒,一两杯酒,我还是不可能醉的。”

  突然,管家匆匆忙的跑进来:“白先生,外面有几个警察,说是要见您。”

  “警察?见我?”白晨愣了一下。

  白芯雅同样是不解的看着白晨:“你刚才真的是去喝酒了?”

  白晨翻了翻白眼,走到屋外,几个警察就站在大门外等候着白晨。

  因为这里是特别管辖区,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所以就算是他们,也不允许横冲直撞的抓人。

  “请问您是白晨,白先生吧?”

  “我是,怎么了?”

  “我们现在有一宗案子,需要您协助调查,请您配合我们的工作,陪我们走一趟。”

  “能说明一下,是什么案子吗?”白晨怀疑的看着这几个警察:“还有,请你们将拘捕令以及你们的证件给我看一下。”

  “这是我们的证件,不过我们没有拘捕令,因为我们并不是拘捕您,只是想请您配合一起案件的调查。”那个警察耐心的解释道。

  白晨看了眼证件,然后递给旁边的管家,管家看了看证件,微微点点头。

  “能告诉我,是什么案件吗?”

  “暂时不能。”

  这时候,外面过来一个女人,这女人非常的漂亮,穿着职装,不过她的胸前扣着一枚双头鹰的徽章,虽然踩着高跟鞋,可是她的一举一动,都带着一种强烈的气场。

  仿佛,她天生就是高高在上的指挥官一般,那些警察看到这女子过来,全都主动的退让开,甚至不敢抬头直视这个女人。(未完待续。)

  W?W?W.9??9??,sj.9??9??,。9??9??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