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八百七十三章 诓

第一千八百七十三章 诓

  老人与张先仁对视了一眼,老人半天没回过神:“他这算是一个承诺吗?”

  “额……应该算吧。”

  “那……那我们此行……”

  “既然他不愿意相见,我们也不好勉强吧。”张先仁无奈的说道。

  老人虽说有些失望,可是亦只能如此。

  他本就不是一个喜欢勉强他人的人,更何况对方也未必会随他心意。

  如此的结果,未尝不是最好的结果。

  得到一个承诺,这一句话足矣。

  老人看向驹春晖:“如今你在帮那位做事吗?”

  驹春晖低着头,不敢直视老人。

  毕竟眼前这位可是华夏元首,已经在任六年,虽然没有开疆辟土,可是却也是国泰民安,各项指标相较于几年前,都有了大幅度提高,深受人民爱戴。

  驹春晖是个不入流的骗子,正常情况下,他根本就不可能与这位老人面对面的交流。

  “是……因为一些事,所以我现在在为他做事。”

  “是你行骗的时候被他抓个正着吧,他是最讨厌别人在他的地盘上犯事。”雷芳冷哼道。

  驹春晖低着头,不敢应声,满脸通红羞愧难当。

  “你如今维护此地治安,可需要人手?”老人语气平和的问道。

  “我主要负责收罗信息取证,真正动手的人另有其人。”

  “哦?除了你之外,还有人吗?”

  “石山仁,一个魔修。”

  “哦?可是一个鬼道魔修吗?”雷芳问道。

  “是。”

  “他居然没死在那人的手上,倒是稀奇了。”

  “雷芳,你太多嘴了。”张先仁忍不住喝斥道。

  “虽说如今有两位在守护此地治安,不过你们也需要多增派一些人手。帮助他二人,尽可能的配合他们的行动,只要他们所做的事情合乎情理。你们便不得阻拦。”老人用命令的语气说道。

  张先仁眼前一亮,因为老人说的是合乎情理。而不是说合乎理法。

  这两个词虽然意思相近却不相同,老人的潜台词就是在说,只要他们所做的事情,在不违背道义的前提下,即便是违法,那么他们也只能睁一眼闭一眼。

  这显然是在认同白晨在这里的地位,当然了,这也算是老人的表态。

  “驹先生。以后还请多多指教了。”张先仁态度诚恳的说道。

  “不敢……不敢。”驹春晖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居然能够与狼牙合作。

  随后,老人便上了车子,车队浩浩荡荡的来,又浩浩荡荡的离去。

  驹春晖站在那,神情呆滞了半天。

  过了许久,一个城管跑到驹春晖的面前:“兄弟……那车队是什么来头?”

  “关你屁事。”驹春晖瞪了眼城管。

  城管怒眼一瞪:“小子,你还喘上了是吧?”

  “怎么?信不信老子一句话让你去扫大街去?”驹春晖此刻倒是狐假虎威起来:“知道我是什么人么?”

  “你……”城管目光闪烁:“你不就是个摆地摊的吗。”其实他此刻也吃不准,刚才那车队。就算是省z来了,也没这派头吧。

  那些警察可是真枪实弹,几十个警察护行。几十个黑衣保镖,那简直就是国家ldr的架势。

  “我不管你把我当什么人,可是如果你妨碍到我,有你好果子吃。”驹春晖傲慢的说道,说完转身就走,根本就不给城管解释。

  老人上了车子后,一直沉默不言。

  张先仁陪坐在旁边,看着老人:“元首,您是在想白先生的事情吗?”

  老人摇了摇头:“我在想。我先前遇到的那个孩子,与你说的那个白先生。是否有什么关系。”

  “元首,您怎么会把他们联想到一起的?”

  “因为那个孩子同样有许多不可思议的地方。”

  张先仁愣了一下。似乎自己想的太简单了。

  “哦?”

  “你知道我之前患了渐冻症吗?”

  张先仁点点头,事实上他还不知道老人已经治愈的事情,只不过已经很久没听老人提起过这件事了,他几乎都快忘记了老人患了这个病。

  “如今我已经好了。”

  “好了?这怎么可能……额……抱歉元首,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目前的医疗水平,似乎无法治愈这种疾病。”

  “我原本也这么认为的,直到我遇到了他……那个孩子。”

  “是那个孩子治好您的?”张先仁瞪大眼睛,满脸的不可思议。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他治好的。”

  “那您到底是什么意思?”

  “其实我与他的相遇,是一个意外,那日我要去医院做检查,不过在途中我下车吃了碗馄饨,结果就遇到了他,而后我用半强迫的方式邀请他去我孙女的茶楼玩,在途中我和他开了一些玩笑,还顺便打了个赌。”

  “什么赌?”

  “他治好我的病,我治好首都的天空。”

  “然后呢?他是如何治好我的病的?”

  面对张先仁的疑问,老人苦笑着说道:“他当时是这样……”

  老人回忆着当时的情景,双手指着张先仁,口里默念着一些奇怪的音符,然后才开口道:“然后他就说我的病已经好了,我当时以为只是开玩笑,可是等我到了医院的时候,我的病真的好了。”

  张先仁不由得皱起眉头,如果这番话是出自另外一个人的口中,他一定会觉得这个人疯了。

  可是事实并非如此,老人显然非常的理智。

  可是这整个过程看起来不止是玄幻,甚至显得有些幼稚可笑。

  一个小孩对着自己妈咪妈咪哄的念咒,然后就把绝症治好了,这怎么看都显得太匪夷所思。

  “是不是很可笑?”

  “是很可笑。”张先仁也不得不承认这点:“难怪元首先前对他的态度非常的奇怪。”

  “不止于此,他其实就是音乐神童。刚才在他身边的那个小女孩,应该就是他妹妹。”

  “什么!!!”张先仁瞪大眼睛,惊愕的看着老人:“他就是音乐神童?”

  “没错。他就是音乐神童。”老人点点头:“在我孙女的茶楼,他曾经以一首我从未听过却又动人心扉的曲子。赢走一把古琴。”

  张先仁不由得皱起眉头:“白晨是一个高中老师,而他的学校就是那个音乐神童曾经出现过的地方,而影子又在学校里留下了冰剑。”

  “果然,他们之间真的有所联系。”

  “你觉得他们有没有可能是一家四口?”

  “这……如果是这样的话,白晨除非是在十四、五岁的时候,就有了孩子。”

  “你能肯定那个白晨真实的年龄吗?”

  “这点我可以肯定。”张先仁点点头回答道:“不过如果从生理上来说,这也并非绝对不可能。”

  “这两个孩子已经非常不可思议了,还有那个白晨。从你对他的评价来看,他似乎完全不在影子之下,而这四个人,很可能是我们的未来……乃至是人类的未来。”

  对于老人如此的评价,张先仁非常的认同,所以他一直主张的是和平接触。

  因为如今已经不再是强权zf的时代,当初的美国zf那么强势,最终也因为一个影子,内阁彻底解散重组。

  所以张先仁不希望老人重蹈老美当初的覆辙,张先仁想了想:“元首。您可以去问问竹山平,他与白晨认识的更早,而且多有联系。也许他可以给出一些答复。”

  “那你觉得我应该以什么样的态度去询问山平?”

  “竹山平是您的直系,如果您太强硬的话,反而不好说话,不如直接一点,稍微透露一下白晨的倾向,或许就能够得到答案。”

  张先仁虽然没有直说,可是老人听的出来,说的直白一点,那就是用诓的。诓出竹山平的口风。

  老人点点头:“那就去他的基地看看吧。”

  随即,车队转向开往浙江军区基地。车队一直到基地大门口,竹山平才接到老人的电话。

  竹山平心急火燎的跑出大门口。亲自迎接老人的到来。

  “元首,您怎么来了?”

  “来看看你啊,山平,你还好吧。”老人微笑的步入基地内。

  竹山平可不相信,老人无声无息的空降到自己的军区大门口,会是来看望自己的。

  再说了,自己上次去首都至今,也就两个多月的时间。

  自己又不是老人的儿子,他有可能这么思念自己,跑自己军区来看望自己么。

  “好奇妙的地方。”

  尾随其后的雷芳突然开口说道,看着整个军区基地。

  “奇妙?什么奇妙的?”张先仁回过头看向雷芳。

  “此地灵气异常的充裕,而且看这路边的花草繁衍茂盛,生机黯然,就像是有高人在这里设置了宏伟阵法一般,可我实在是看不出此地之玄妙……”雷芳看向竹山平:“竹司令,可否告知在下,此地有何奇妙之处?”

  “额……我不明白这位姑娘什么意思,我来时便是如此。”竹山平心头一怵,他可不敢胡说,只是又担心雷芳看出什么端疑。

  “山平,此地可是白先生来过。”老人微笑的看着竹山平。

  竹山平脸色一变:“元首,您也认识白先生吗?”

  “是啊,我刚从乐清县城过来,特意来观摩一下你这基地。”

  “原来是这样啊。”竹山平长长的吁了口气:“既然元首认识白先生,那我就不需要隐瞒了,此地的确是白先生重新设计与布置过。”(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