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八百七十二章 再见老人

第一千八百七十二章 再见老人

  白晨昨晚炼制五行升龙丹,引发天劫异象,而且由于雷霆击散了大部分的丹力。.>

  导致那些被击散的丹力从天空中扩散,一夜的细雨蒙蒙,又落回地面上。

  第二天大清早,不少人便感觉到了空气中弥漫着异乎寻常的气息。

  其中更有不少处于瓶颈中的人,一夜之间,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突破了瓶颈。

  如果是个别的一两例,还不足以引起大部分人的关注。

  毕竟在县城里,如今高手的密集度非常高,每天总有几个幸运儿。

  可是今天不同,因为今天突破瓶颈的人达到数百人。

  这个数据就显得非常的不寻常了,很快就引起了相关研究机构的注意,并且对县城内的各项指标进行了采集、分析。

  最终得出一个非常惊人的结论,今天县城里的空气质量,蕴含了以往所不存在的东西,丹力!

  而这种丹力一般人是非常难以理解的,可是有一点他们能够明白,在这里一天的时间,相当于其他地方五年到十年的苦修。

  不过这种丹力也在快速的挥发稀释,在未来的三天时间里,丹力将会彻底消失,空气质量也会回归到正常水平线。

  这个消息在第一天上午,一个专业的科研机构公布出来,当天下午,就再一次引起了一股入县热潮,第二天这股热潮随着新闻传播度的增加而变得更加狂热,第三天则是略有回升,不过依然远远高于正常水平。

  即便是三天过去了,这股热潮依然没有消退。

  所有人都在猜测,到底这丹力是哪里来的。

  当然了,也有机构对丹力进行了详细的解释。也算是普及了一下这方面。

  还有人猜测,这是某些神丹出世的征兆,只有神丹才有可能散发出如此浓厚的丹力。

  狼牙作为这件事的最大受益者。则是一直保持着沉默。

  只是,就连张先仁都没想到。白晨一次炼丹,就能引发如此惊世骇俗的连锁反应。

  随着更多的人.流进入县城,县城的各项设施也是备受考验。

  可以这么说,如今在县城里只要能够拿到经营酒店的许可证,那么就保准有赚无赔。

  在这里可不存在淡季与旺季之分,在这里一年四季都是旺季。

  全世界的人如果考虑长途旅行,第一个考虑的,必定是这里。

  白晨现在在县里也算是个名人了。所以白晨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正常出行的时候,都不会以真面目出行。

  作为一个老师,白晨的闲暇时间还是很多的。

  如果在学校里没有事情,白晨就会带着莫心在外闲逛。因为白晨和白芯雅是轮流照看莫心的。

  因为莫心的表面年龄,所以白芯雅是不允许白晨将莫心独自留在家里,任何时候都必须有一个成年人照看莫心。

  虽然白晨知道,其实这个要求毫无意义,可是拗不过白芯雅,又不能和她如实的解释。所以只能应承下来。

  不过不得不说,莫心已经越来越习惯自己的这个身份。

  即便是在白晨的面前,正常情况下。她也会表现的与自己的年龄相符。

  “哥哥,我要吃那个。”莫心指着不远处的一个摊位,那是一个卖手抓饼的。

  不过摊位的老板,却是不久之前,刚刚与他们有过接触的驹春晖。

  当驹春晖看到这两个孩子出现在他的摊位面前的时候,他的表情就像是刚用洗脚水冲了一杯咖啡一样难看。

  “你……你们……”

  “给我两份手抓饼。”白晨就像是不认识驹春晖一样。

  驹春晖咽了口口水,老老实实的做了两份手抓饼,白晨丢下两张十块钱的纸币,就牵着莫心离去。

  驹春晖哭笑不得的看着这两个孩子。自己还担心他们是有什么事情找上门来的,结果他们是真的来买手抓饼的。

  “看起来除了骗人。他做手抓饼的手艺也是相当不错。”白晨一边牵着莫心,一边点评着手中的手抓饼。

  “希望他逃跑也能有一手。”

  现在县城里的街道卫生管理非常严格。有专门的街市和商场提供给商贩,不允许街道上随意摆摊。

  而他们前脚刚走,后脚驹春晖已经被城管追赶起来。

  就在这时候,前面蜿蜒的开来一个车队,而车队的前方是四辆警车开道,随后是一排红旗轿车。

  突然,中间的那辆车毫无征兆的绕开了车队,前后的车子全都紧急刹车,中间那辆轿车停靠在路边,停在了白晨和莫心的面前。

  车上下来一个老人,那老人惊喜的看着白晨:“石头,是你!?真的是你?”

  “哦,是你啊。”白晨看了眼老人,看着这位中国最具权力的老人。

  这时候,其他车子上的保镖全都跟着下来了,其中还有狼牙的成员,以及张先仁。

  “元首,您认识这个孩子吗?”张先仁小跑到老人的面前。

  他非常惊讶,老人在这里居然还有认识的人,自己居然一点消息都没有。

  “石头,你住在这里?还是来这里玩的?”

  老人记得上次在首都相遇的时候,石头也是一个人在大街上闲逛。

  所以他不确定,石头到底是出来玩的,还是说就住在这里。

  “我住在这里。”白晨坦然回答道。

  老人这时候发现了白晨身边的莫心,不禁蹲下身子:“这是你的妹妹吗?”

  老人刚要伸手去摸莫心的脑袋,莫心突然躲到白晨的背后。

  白晨微笑道:“我妹妹,她怕生。”

  莫心可不是怕生,而是怕老人的气运。

  莫心也许可以杀死老人,可是她却挡不住老人的气运。

  如果她在这种情况下与老人接触,绝对会原形毕露。

  “你住哪里?我送你回家好吗?”

  “不了。我们是出来闲逛的。”白晨淡然说道。

  对于眼前这个孩子,老人再次面对的时候,心情是非常的复杂。

  因为他知道。这个孩子并不似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当初自己的渐冻症不药而愈,而他一直怀疑。是这个孩子做的。

  可是却没有任何的证据,他非常清楚的记得,那日在车子上,这个孩子神神叨叨了几句话后,当时他只当作玩笑,可是在去医院检查后,却发现绝症已经治愈了。

  这听起来玄乎其玄的故事,却是真实的发生在自己身上的。

  老人一直试图找出其中的答案。可是即便是两位国师也无法给自己满意的答案。

  “那我陪你们走走?”

  “不要,我妹妹不喜欢和陌生人一起走动。”白晨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老人的要求。

  “那你什么时候来首都?我请你吃馄饨。”

  老人至今依然记得,他们的相遇是在那个小胡同里的馄饨滩。

  即便是现在,他依然每天都会去那个小摊子上吃一碗馄饨,他总是期待着,也许什么时候会再遇到那个奇怪的孩子。

  可是他做梦也没想到,会在此时此地,遇到了这个孩子。

  “那你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吧,你的病好了,而你的承诺可还没有兑现。”

  “额……”老人的脸上露出难堪与尴尬。

  当初老人只是当他们的约定当作一个玩笑。因为他根本就没有觉得,自己的病真的能够治愈。

  渐冻症所有人都知道,是无药可医的。可是自那天之后,经过多次的检查,他终于确定了,自己的病真的好了。

  “元首。”张先仁不知道老人与这个小孩的交情,也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约定,不过这次他们急匆匆的从首都赶过来,可不是为了与一个小孩叙旧的。

  老人有些无奈的看了眼张先仁,又看向白晨:“那你住在哪里?我怎么样才能找到你?”

  “我们又不熟。”白晨翻了翻白眼,牵着莫心调头离去。

  这可能是老人唯一一次主动索要别人的联系方式而被拒绝的。可是面对这样的小孩,他又能怎么样呢。

  “元首。如果您想要这个孩子的联系方式,我们可以帮您查出来。”

  “不用了。”老人摇了摇头:“还是正事要紧。那个人现在在哪里?”

  “元首,我还未告诉他,您的到来,如果我们现在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很可能引起他的反感,所以我想……”

  “按照你自己的想法办吧。”老人点点头。

  就在这时候,在对面冲过来一个推着手抓饼摊位的人,后面还跟着许许多多的城管。

  所有的保镖立刻就警惕起来,那人正是驹春晖,可是驹春晖看着前面那么多的人,明显阵势非凡,依然不顾一切的推着摊车往前冲。

  这时候,那些保镖已经看出,这个人是冲着他们来的。

  所有保镖和警察都拿出了手枪指向驹春晖,驹春晖却非常无奈,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冲。

  “站住……你再往前一步,我们就开枪了!”最前面的警察举枪发出警告。

  可是驹春晖依然往前冲,驹春晖只能闭上眼睛,这时候前方的警察已经向天空鸣枪示警。

  在鸣枪示警无效后,他们终于选择了开枪。

  可是子弹在距离驹春晖半米距离的时候,却毫无征兆的弹开了。

  “对方不是普通人!你们退开!”雷芳大喝一声。

  她与几个狼牙的同伴出手了,可是驹春晖就那么横冲直撞,颇有几分横行无忌的姿态。

  雷芳全力一击,却没有任何的效果……其他人也是一样的结果,驹春晖的周围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保护着他。

  “保护元首!”雷芳眼见阻挡与攻击都无效,全都退回到老人的身边,想要护送老人回车上离开。

  可是驹春晖已经到了老人的面前,所有人都看向驹春晖,看着他推着的推车。

  是炸..弹吗?所有人都开始担心起来。

  在这么近的距离下,如果发生爆炸的话,老人将非常难以幸免。

  驹春晖终于停下了脚步,气喘吁吁的看着老人。

  “你们……你们要找……要找的那个人叫叫……叫我来的……”驹春晖当然认识眼前这位老人是什么人,他没想到那两个孩子居然认识这位大人物。

  “你是说……”张先仁脸色微微一变,看了眼周围,又顿住声音。

  “他说他不想见任何人,不过……他希望这片县城出现任何的动荡,希望你们能加大这里的治安管理。”

  “你是什么人?”老人问道。

  “我……”

  “他是一个职业骗子。”雷芳说道:“不过看起来他已经被那位教训过了。”

  “那你现在为他办事?”老人看着驹春晖问道。

  “我现在负责这里的部分治安……”驹春晖有些无奈的回答道。

  “你很强!有没有兴趣加入狼牙?”张先仁忍不住的拉拢起驹春晖。

  “我一点都不厉害,是那个人给了我一块玉佩,说这个可以暂时保护我。”驹春晖拿出一块浅绿色的玉佩:“而且我不被允许离开县城。”

  “你应该认识元首吧,他是特意过来见你背后的那个人的,难道就不能通融一下吗?”

  “这不是我能决定的,我只是前来传达他的意思的,抱歉……我要离开了。”

  驹春晖看了眼背后的那些城管,那些追赶的城管远远的看着驹春晖,不敢过来。

  看起来他们比驹春晖更加害怕,这车队上百号人,而且还有不少的警察在其中,显然不是普通的车队。

  “他还说……如果有国之危难再找他,如若是些许小事,就不要来烦他。”(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