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八百六十三章 对练

第一千八百六十三章 对练

  “喂,白晨,你过来基地一下。”

  轩辕的一通电话,白晨直奔军区军事基地。

  轩辕正在操场的边上,手中拿着教鞭,操场上是一队士兵一边唱着军歌,一边在烈日下跑动着。

  在士兵之中,还有一个皮肤黝黑的女孩,正是居小柳。

  白晨看着居小柳的身影,不知道她跑了多少圈了,可是看起来依然未到极限。

  这说明居小柳已经改变自己了,这让白晨非常的满意。

  白晨可以教居小柳武功,可是如果她还是以前那样胆小的话,再强大的武功,也不能给她带来胜利。

  俗话说,要想改变一个人,两个地方是最好的选择,一种是进监狱,一种则是进军营。

  很显然,军旅的生活,已经让居小柳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白晨走到轩辕的身边:“看起来她的进展不错,这才一个多礼拜,她已经适应了你的训练强度。”

  “她是个很优秀的女孩,只是以前被父母过度的保护,让她的胆子不是那么大。”

  其实居小柳说是胆小,还不如说她是正常的女孩,只不过轩辕习惯了七班的那些兔崽子,一个个胆大妄为,什么都敢做,仗着白晨撑腰,就连雇佣兵都敢去以牙还牙。

  “不过她的天赋却是非常的出色,东瀛的那个白鸟,他说小柳身上流淌着魔刀、神刀的血脉,看起来确有其事。”

  “哦?”白晨倒是很期待,轩辕在居小柳的身上发现了什么。

  轩辕拿起哨子,一声长哨后,所有的士兵全部小跑到轩辕的面前集合。

  “郝邵、居小柳,出列。”轩辕命令道。

  居小柳和那个叫做郝邵的士兵立刻上前一步,步伐整齐,妆容严肃。

  “你们现在用军刀对练。”

  白晨看了眼轩辕,又将目光回到居小柳的身上。

  居小柳从军靴口里抽出军刀,郝邵也拿出自己的军刀。

  两人立刻就摆出姿势对峙起来。在军营里士兵练的刀是搏杀术,没有太多的花哨,却非常的实用,而且实战的时候。也会有相当的威慑力。

  双方并没有立刻出刀,而是将军刀横在面前,目光在彼此的身上游走着,寻找着对方的弱点。

  终于,两人都在同一时间动了。郝邵的动作更快半分,军刀横扫而出,直取居小柳的咽喉。

  居小柳原本是直刺的攻击,可是她在刹那间感觉自己的动作慢了,如果是互攻的话,自己会在刺中郝邵之前就会被杀。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居小柳的脑子里突然一片空白,就连她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身体已经先一步做出了反应。

  只见居小柳半途收招,刀锋轻巧的一摆。堪堪与郝邵的刀锋擦身而过。

  两把刀锋的剧烈摩擦闪起一道火星,而居小柳却是连消带打,刀锋顺着郝邵的手腕划去。

  唰——

  郝邵的手腕被‘斩断’,郝邵还未反应过来,居小柳再次变招,刀锋从下到上,将郝邵的衣服切开,当郝邵终于反应过来的时候,居小柳的刀尖已经指在郝邵的咽喉上了。

  还好他们现在训练用的军刀是没有开锋过的,刀尖也是安了橡皮头的。不然的话,就刚才一下,郝邵就要当场毙命。

  在分出胜负后,两人收起军刀。向轩辕敬了个军礼,等待轩辕的下一步指示。

  从两人的面容来看,两人并未因为一时的胜负而得意或者失落。

  “郝邵归队,张彻出列,由你来当居小柳的对手。”

  随后的两人对决,结果依然没有改变。又是以居小柳的获胜告终。

  白晨看着居小柳的动作,转头看向轩辕:“你教过她刀法吗?”

  “我教过她搏杀术。”

  白晨的眼中露出一丝惊奇,刚才居小柳的那些刀招中,虽然全都是搏杀术,可是她在对拼的时候,可不只是应用到搏杀术。

  她有几次的危险,似乎身体本能的知道,如何应付。

  “你们军队里,还有用刀的高手吗?”

  轩辕摇了摇头:“居小柳已经和大部分的士兵对练过了,没有一个人能胜过她,不得不说,如果是相同的条件下,我也未必是她的对手。”

  白晨非常的惊讶,轩辕居然说自己不是居小柳的对手。

  难道居小柳的天赋真的到了如此地步?

  虽说轩辕并不擅长刀法,可是她本身的境界,让她通晓一切战技,即便是相同的身体素质的情况下,也很少能有人与她比肩,这就是所谓的一通百通。

  可是居小柳却只凭着天赋,就能够与轩辕比肩,甚至是超越轩辕,这让白晨感到非常不可思议。

  “你可以试一试。”轩辕将自己的军刀递给白晨。

  白晨接过刀,走到居小柳的面前。

  “小柳,我们来试招。”

  “白大哥,我不可能是你的对手。”居小柳知道白晨武功高强,所以她很坦诚的认输,没有抱着侥幸的心思。

  “切磋,不是为了分胜负,只是为了试招。”白晨笑着说道。

  “那好吧。”居小柳摆出了搏杀术的架势,屏气凝神,眼中射出一抹寒光。

  在短暂的对峙后,居小柳抢先动手了,又是以直刺出招。

  白晨同样是以直刺迎击,两人握刀的手臂擦身而过,互取彼此的咽喉。

  白晨的嘴角勾勒出一丝笑意,自己的手臂要比居小柳长一个手掌,如果这样对招的话,居小柳死定了。

  居小柳也想到了这点,所以她立刻身姿一侧,率先避开了白晨的直刺。

  白晨也在同时变招,改刺为扫,居小柳立刻就要退开。

  可是这时候,白晨另外一只手却拉住居小柳:“别退!你一退,我便刺……你死定了。”

  居小柳心头一惊,挣开白晨的手掌,脑海中立刻就模拟出白晨所说的画面。

  也就在这时候,居小柳想到了应对之法,居小柳突然将身体贴近白晨,以背面贴在白晨的胸前,原本右手持刀,却在暗中换到了左手,同时一个背刺,袭向白晨的腹部。

  可是白晨也顺势将刀锋向内一收,刀锋距离居小柳的咽喉近在咫尺。

  “换一招,我腹部并非要害,可是你的咽喉却会毙命。”

  居小柳经由白晨的提醒,立刻就想到了结果,再次变招。

  可是白晨再次发出警告,居小柳再次变招,如此的反反复复。

  战圈外的士兵看呆了,他们之中大部分人都不认识白晨。

  在他们的心目中,居小柳的刀法已经是出神入化了,在军队里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在军刀对练中,赢过居小柳。

  可是眼前这个年龄与他们相仿的人,居然能够压制居小柳。

  而且看起来相当的轻松,不管居小柳如何的攻击,这个人都能够轻松应付,并且还出声提醒,让居小柳改变招式。

  所有人都看的出来,居小柳已经输了,而这个人却始终未曾终结居小柳。

  “把心放平,这不是决胜局,而是对练。”

  其实白晨是在喂招给居小柳,让她体会到高手的招式与变化,也是训练她随机应变的要诀。

  居小柳虽然早已料到结果,可是却也难免抱着几分侥幸。

  只是这种侥幸在白晨的步步紧逼下,已经荡然无存。

  在对练了数分钟后,白晨劈落了居小柳的军刀,然后退到了一边。

  “白大哥,我输了。”

  “小柳,输了并不可耻。”轩辕上前安慰道:“相反,你应该感到骄傲,毕竟没有几个人能够从白晨的手上走过十招的,你可能是唯一一个,虽说这也是因为白晨是在给你喂招。”

  其实,如果严格来说,居小柳在第一招的时候就已经输了。

  双方过了百余招,而居小柳也就败了百余次,因为每次白晨都会给她重新抉择与出招的机会。

  “好了,你们继续跑步,我和白晨去走走。”

  所有的士兵以及居小柳向轩辕行了个军礼,然后便再次迈开步伐。

  白晨和选择则是漫步闲游着,轩辕看向白晨:“怎么样?”

  “你说居小柳吗?出乎意料的出色。”

  “你刚才是以同等的水平与她切磋吧?看起来她毫无还手之力。”

  “我和你不一样,我本身就是武修,武道是我的老本行,在武道上的认知,可不是一个天赋可以持平的,对你的修为来说,战技是一发通万法明,而对我来说则是万法归宗,不离其变,还有一点就是我的认知,我对招式的熟悉,可不是居小柳可以比拟的,如果这样的对决我都输了,那我还是自废武功的好。”

  “呵呵……”轩辕笑了笑:“那现在呢,她的身体素质已经相当不错了,并且她的心性已经锻炼出成果,不再是以前那个溺爱过度的小女孩了。”

  “是啊,看来我该教她真本事了。”白晨点点头说道。

  “你打算怎么教她?”

  “这套刀法你交给她,等她练会了这套刀法,你就把这颗丹药给她服下,让她的修为到达先天……”

  白晨拿出了一颗丹药,一本刀法秘籍,以及一把宝刀。

  “这就够了?”

  “这只是初期的修炼,因为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找到柳生的老巢,所以我打算让她速成。”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