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八百五十九章 关系

第一千八百五十九章 关系

  <!--章节内容开始-->

  张陵道从不相信这世上有所谓的天罗地网,因为他总能找到挣脱的办法。

  不过,这次他是真的遇到麻烦了,因为他现在是全国通缉犯,强j、杀人、抢劫、勒索,还有贩d,当然了,还有越狱。

  这份通缉令从今天早上出现,然后就开始愈演愈烈,打开手机微信第一个弹出的新闻就是关于自己的,打开手机网页,弹出来的还是自己的新闻。

  抬头看电视也是自己的新闻,换一个台……结果还是自己的新闻。

  仿佛一夜之间,全国人民都认识了自己。

  这时候,屋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一个大汉匆匆忙的进入屋中:“阿叔,村子里有人认出你来了,你昨晚过来的时候,小卖部的人记得你,现在村子里的人正赶过来,要抓你领悬赏,你快走吧。”

  “真操蛋,这算什么事啊……”

  “阿叔,你真做了那些事?”

  张陵道烦躁的瞪了眼自己的远方侄子:“你看我杀鸡都不敢,还杀人……老头我到底得罪了哪路神仙?”

  张陵道收拾着行礼,原本以为能够在这躲上几日,谁知道居然闹的如此风波出来。

  “阿叔,你现在要去哪里?”

  “找个没人的地。”

  其实张陵道此刻也是六神无主,除非自己进大漠,不然的话,怎么可能会有没有人的地方?

  这次真的麻烦大了,张陵道背上行礼:“我走了,你自己小心。”

  张陵道刚出屋子,便听到外面传来的叫闹声,似乎有不少人冲着他过来。

  张陵道不得不再用一次缩地成寸,不过这次他所落脚的地方。显然不是什么值得期待的地方。

  因为这里是一个集市,人来人往的,当张陵道出现在街市上的瞬间。整个集市的人都像是商量好的一样,在瞬间就静了下来。

  很显然。大部分的人都认出了这位堪比大明星的通缉犯。

  “抓住他!抓住他!这家伙是通缉犯,zf悬赏两百万……抓活的啊……”

  张陵道在瞬间就被扑倒了,数个人压在他的身上,张陵道连忙咬破指头,在自己的额头上那么一擦,缩地成寸在瞬间施展出来。

  这次还好,他出现在了野外,周围没有一个人。

  可是张陵道也已经累的直不起腰。他每天只能施展一次缩地成寸,而且是无指向性的施展,他也不知道自己会被传到什么地方。

  像他刚才那样,连续施展两次的话,就需要一滴精血。

  这可是减寿的,如果不到万不得已,张陵道绝对不会如此连续两次使用缩地成寸。

  这时候,山间的路上上来两个扛着猎枪的中年人,这两个中年人看了眼路边的张陵道。

  在经过张陵道的身边之时,两人开始低声的议论起来。其中一人拿出手机,似乎是在对比张陵道的样子。

  张陵道本来已经将头沉的很低了,可是自己在当地本来就是陌生人。如此在野外,难免会被人注意。

  突然,其中一人举起猎枪指向张陵道:“不许动!”

  张陵道现在已经跑不动了,只能举起手。

  这两个猎人非常的兴奋,其中一人忙着报警。

  不多时,山下传来警笛声,十几个警察全副武装的冲上山。

  在新闻的通缉令里,张陵道被塑造成一个穷凶极恶的屠夫,这些警察可不敢怠慢。

  随后张陵道便被带往了当地的派出所。而后省厅派人过来接收,他又被转到了省拘留所。

  听看管人员说。首都那边已经派人过来接收了。

  张陵道都无法想象,自己居然能够引起首都那边的关注。

  不过他可没打算就地伏法。他本来就只是打算在警局里先混过一日的时间,然后逃走。

  当天晚上,张陵道就在拘留所内,运用缩地成寸,再一次逃之夭夭。

  ……

  “事情就是这样,根据当地的警方的调查,那个人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第二次是在山里发现他的,而后他被带到了省局下属拘留所,可是在当天晚上关灯后,他就消失了,因为拘留所内每隔两个小时就会有一次查房,所以我们只能确定他是在凌晨到两点钟这个时间段消失的,而且我们也不清楚,他到底是怎么消失的。”

  “这家伙会一点道术,他应该是用缩地成寸逃走的。”

  “缩地成寸?那怎么办?如果他要逃走,没有人能够抓的住他。”张先仁心中惊疑不定。

  “下次他被抓住的时候,首先通知我。”

  “好,我明白了。”

  张先仁想了想,看来这个骗子也不是一般人,不过能够骗到白晨的,估计也不会是普通人,这种人估计也只有白晨能够制服的了吧。

  张先仁对这缩地成寸的术法倒是很感兴趣,不知道如果此人抓住之后,能否从白晨的手上要过来。

  这时候,办公室的大门开口,老道从外走了进来。

  看到老道进入他的办公室,张先仁的眉头立刻就拧成一团。

  他不喜欢别人没敲门就进来,其次他不喜欢老道,而他最不喜欢的就是没敲门就进来的老道。

  不过他还是收起自己的不满,心平气和的露出一丝微笑:“道长,您怎么来了?”

  老道的脸色严肃,不带半点笑容:“我问你,今天闹的全国上下鸡飞狗跳的那个通缉令是怎么回事?”

  “什么通缉令?”张先仁不明白老道管这闲事做什么,这似乎与护国神器没什么关系吧。

  “就是这个通缉令,你不要否认,我已经调查过了,是你们安全部发布的通缉令。”

  “哦……您说这个啊,这个通缉犯是个穷凶极恶的歹徒,残杀了许多人,罪行累累。”

  “他只是一个普通的老头,手无缚鸡之力,你跟我说他残杀了许多人?”老道眯起眼睛看着张先仁:“没想到你也会干这种泼脏水的事情。”

  “道长,您应该明白,既然是我们安全部发布的通缉令,那么就必然有特殊的原因。”

  “所以我现在站在这里问你。”

  “这是我们安全部的机密,无可奉告。”

  “你别拿机密搪塞我,我的等级比你高,我也知道什么叫做机密。”

  “道长,您何必苦苦相逼呢,这事与您无关。”

  “当然有关系,他是我的师弟,你说我该袖手旁观吗?”

  “什么!?他是你师弟?”

  “他道号道灵,乃是我崂山五斗派的掌门。”

  “那您说他手无缚鸡?”

  “他的确不会术法,而他之所以能成为掌门,是因为他的爷爷是前任掌门。”

  “那又如何?难道道长要包庇自己的师弟吗?”

  “我向知道安全部为什么要抓捕他,是他做错了什么?”

  张先仁的目光闪烁起来,迟疑了许久,沉声道:“道长,抱歉,我不能说。”

  “张先仁!!你这是逼我!”老道也动怒了,自己已经放下身段,低声下气的询问情况,只要张先仁给他一个满意的答案,只要一个能够说服他的回答,那么他就能放手。

  虽说早年老道已经脱离了五斗派,可是这授艺之恩,他不可能真的袖手旁观。

  如果自己的这位师弟真的是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那么他也不会包庇。

  可是现在张先仁却不能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案,所以老道现在更是觉得其中有所蹊跷。

  “听着,道长,这件事您不应该插手,您的那位师弟的确是做错事了,如果您关心他,那么您应该知道,他近年来谋生的手段。”

  “我知道,不过他没有犯过什么杀人放火的事情。”

  “总之,这次他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难道是得罪了元首吗?如果是得罪了元首,那我就无话可说,可是如果是其他人,该管的我还是会管。”

  老道的态度也是极其抢眼,张先仁已经激怒了他。

  他觉得自己是时候给安全部一点颜色瞧瞧了,应该让他们知道,护国神器才是老大。

  翌日——

  张陵道造次陷入了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中,警察再次将他带走。

  他现在又是无奈又是气愤,自己没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为什么自己会变成江洋大盗?

  张陵道一直怀疑,是否是自己在那个小县城里骗的那个老师的原因。

  可是再想一想,似乎不大可能,那个人只是个高中老师,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能量,让自己从一个老骗子变成一个江洋大盗。

  随后张陵道被捕的消息再次传到白晨的耳中,白晨在问明了位置后,立刻就动身赶过去。

  事实上,白晨还希望能继续折磨一下这个老骗子,毕竟这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感觉,可不是谁都有机会尝试的。

  当然了,白晨之所以通过媒体抓捕老骗子,主要还是老骗子没有威胁。

  可是,在赶往当地的时候,白晨却接到张先仁的电话。

  “白先生,那个骗子又越狱了。”

  “该死,怎么这么快就越狱了?”白晨预估的时间,他应该会在牢里过夜才对。

  “那家伙似乎是很久没吃饭了,要了一份便当,吃完的时候就被送进大牢,可是一转眼就不见了。”

  白晨几乎要将手机砸碎,这老狐狸太狡猾了。

  看来下次,自己是要动真格的,只要一有他的消息,立刻就冲到当地。(未完待续。)<!--章节内容结束-->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