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八百四十七章 幕后元凶

第一千八百四十七章 幕后元凶

  对白鸟来说,今天绝对是他毕生难忘的经历。∈♀,

  每一秒都变得一个世纪那么漫长,更何况他必须度过超过两万秒的煎熬与折磨。

  一直等到白晨下课,从学校里回来。

  当白晨打开房门的声音传来的时候,白鸟仿佛听到了天籁之声。

  轩辕和居小柳在讨论着电视剧,而白鸟则是在哀嚎着,脖子上栓着项圈,莫心着是牵着狗链。

  “这是怎么回事?”陈莲娜跟在后面,愕然的看着这个陌生的男人。

  这个眼圈发黑,眼中不断散发着求救信号的陌生人。

  “显然,你的轩辕姐把绑走小柳家人的凶手抓到了。”白晨微笑的上前。

  “接下来需要我审问吗?”白晨接过狗链。

  “我想应该不需要了吧。”轩辕看了眼莫心。

  事实上,早在俘虏白鸟一个小时后,他就已经彻底崩溃了。

  后面的时间里,完全就是满足莫心自己的恶趣味。

  毕竟落在一个魔头的手上,绝对不是一件令人愉悦的事情。

  不管白鸟从前接受过什么样的训练,都不可能支撑过七个小时从**到精神的摧残与折磨。

  “那……那现在是不是把他交给警察?”陈莲娜看着凄惨绝伦的白鸟,颇有几分的同情。

  “不,我打算带回军方。”轩辕看了眼白晨,她知道家里并不适合审问。

  “我也一起去。”居道。

  轩辕将白鸟带了出去,居小柳也跟在后面。

  陈莲娜看着白晨:“去吧,我知道轩辕姐把那个人带走。只是为了避开我。”

  白晨和陈莲娜已经有了非常好的默契。很多时候白晨或者陈莲娜不用解释太多。彼此也知道对方想要做什么。

  轩辕还是把人带到了军队的基地,竹山平特意给白晨准备了一个审问的房间。

  此刻的白鸟,就像是一个惊吓过度的疯子,所有的风吹草动,都会让他神经紧绷。

  白晨看着白鸟,白鸟则是缩在角落,身体瑟瑟发抖。

  “你来自哪里?”

  “东瀛。”

  “东瀛吗?”白晨真没看出白鸟身上有外国人的气息,不管他的举止还是他的语言。都很难发现他有不标准的地方。

  如果不是白鸟亲口承认,白晨都不相信眼前这个是个外国人。

  “那么你们抓走居小柳的父母,又是什么目的?”

  “居合一郎身怀魔刀刀种,而柳眉则是神刀传人,至于他们的女儿居小柳,神刀魔刀的刀意已经深入她的骨髓之中,我的老师绝对不允许居小柳存在于这个世上的。”

  居小柳此刻同样站在审讯室内,她不解的看着白鸟:“什么神刀魔刀?白大哥,他在说什么?”

  白晨也是听的一知半解:“给我解释一下,什么是神刀。什么是魔刀。”

  “所谓的神刀、魔刀,已经流传了上千年了。从唐朝开始,东瀛武林与中原武林就有多次切磋,而其中最引人关注的便是每一代的刀皇之争,东瀛有居合、柳生两门,中原有天香、狂刀、断刃三门,都是举世认可的刀法名门,不过到了近代,中原武林人才凋零,三门也日渐衰弱,天香、断刃已然完全消失,而东瀛的居合、柳生也在争夺东瀛第一刀中两败俱伤,特别是居合一门,如今只剩下居合一郎,也就是他的父亲。”

  “你还是没说到重点,什么是神刀、魔刀。”

  “在两国千余年的时间里,各自出现了多位用刀的奇人,这些人俱都拥有着纵观古今的刀法,要么刀法出神入化,要么就是癫狂成魔,经过我的老师的研究,终于发现了这些用刀奇人的特点,武林史上出现的六位刀神,全都在中原武林,而且全都出自天香、狂刀、断刃三门,而且他们全都与三门有着剪不断的关系牵连,也就是说,每一个刀神全都是集三门刀法之长,三位刀魔则是全都出自东瀛,这三位刀魔也都是兼修居合、柳生两派的刀法。”

  “也就是说,兼修中原天香、断刃、狂刀三派刀法就能够修成刀神,如果兼修了东瀛居合、柳生两派刀法,就能够修成刀魔,是这个意思吗?”

  “简单的说的确如此,不过居合一郎不同。”

  “什么不同?”

  “居合一郎当年东渡来到中原之时,就已经被我师父种下了魔刀刀种。”

  “魔刀刀种?”

  “就是有刀魔之力,又毫无理性的杀人机器,当初我师父的想法是让居合一郎在中原杀的腥风血雨,让中原武林的刀客全军覆没,到时候东瀛武林在刀法上便能一枝独大。”

  “可是出了意外?”

  白鸟点点头:“居合一郎当初因为居合门覆灭,身心受挫,意志消沉,来中原寻求刀道,并没有如计划的那样发狂嗜杀,而在后来,又遇到了柳眉的父亲,也就是当代的中原第一刀,中原第一刀以性命压下居合一郎的魔性,居合一郎幡然醒悟,刀法一日千里,便是弃刀多年,依然未见武功落下半分。”

  白晨双拳顶着下巴,回忆当日与陌刀客的切磋情形,陌刀客当时一直害怕自己的刀法失控,他当初也说过,自己曾经发狂杀死了自己的师父。

  “柳眉则是中原第一刀的女儿,她的母亲则是天香最后一任掌门,又被称之为红颜刀,红颜刀的父母又各是断刃、天香掌门,所以如果没有意外,传到她这一代,她应该就拥有三门刀法之长。”

  “如果他们两人都为当代的刀神、刀魔,当日你们怎能如此轻易制服他们?”

  “因为我师父这些年来,一直在研究中原、东瀛五大刀门的刀法长短。”

  “也就是说。你师父已经修成了刀神?或者刀魔?”

  “我的老师在二十多年前就已经修成刀魔。可是他发现他已经无法再进一步。神魔刀法兼修可望不可即,所以他便想了一个办法,那就是寻到一个刀魔一个刀神,然后夺取他们的刀意,这样便能神魔刀法兼修。”

  “那她呢?”白晨指着居小柳:“你们为什么如此执着的要斩草除根?”

  “因为她是居合一郎和柳眉的女儿,我的老师担心她得传刀神、刀魔真髓,而且她的血统太特殊了,我的老师担心她会成为自己在刀道上最强大的敌人。所以她必须死!”

  “你和你的老师来自柳生一门的吗?”

  “是。”白鸟点点头。

  “那么你们柳生一门在哪里?”

  “在东京的万……”

  白鸟的眼睛里突然充满血丝,然后双耳冒出青烟,人已经没了气息。

  轩辕立刻上前两步,查看白鸟的情况,随后转头看向白晨:“他的脑袋被烤熟了。”

  “脑袋里装了微型炸...弹,应该是他说的一些关键字眼会触发炸弹。”

  “那他是自杀吗?”

  “不,他刚才并没有寻死之心,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脑袋里有炸..弹。”

  “可是如果他是在平常时候,误说了这些字眼,不是也会枉死?”

  “如果他没出来执行任务。微型炸..弹应该不会被启动。”

  就在这时候,轩辕突然眉头一拧:“该死。另外一个也死了。”

  “就是被你留下印记的那个?”

  轩辕点点头:“对方非常小心!”

  “该死,线索又断了。”

  “白大哥……现在……现在怎么办?”

  “柳生一门在武林中非常有名,我问问一些朋友,也许他们知道柳生一门的确切位置。”

  “白大哥、轩辕姐,谢谢你们……”

  白晨和轩辕都看了眼居小柳,又相互的看了一眼。

  “白晨,你想到什么?”

  “那个柳生一门的老大不是怕居小柳成为他最大的劲敌么?那我们就让他所害怕的事情成真。”

  轩辕看向居小柳:“你想亲自报仇吗?”

  “很危险是不是?”

  “不危险,不过非常的辛苦。”

  “辛苦我不怕。”居道。

  “我们现在已经知道了,抓走你爸爸妈妈的幕后黑手,不过这个柳生一门的确切位置,我们还需要进一步的调查,所以在这之前,你就先跟着轩辕。”

  “先跟我练一下身体,等差不多了,就让她跟你练武。”

  “我要练到可以亲自报仇,要多久?”

  “放心吧,对你来说,我和白晨就是这世上最好的老师,我们要想培养一个绝世高手,几乎不费什么力气。”轩辕自信的说道。

  “不过,现在已经知道你的父母肯定还活着,所以你也不用太担心,至少短期内,他们不会有性命之忧,你现在所要考虑的就是,如何让自己变的更强。”

  “像是李妍他们那样吗?”

  “不,比他们更强。”白晨摇了摇头:“他们是我的学生,不是我的弟子,我交给他们的是如何在擂台上战胜敌人,而我和轩辕要教你的则是如何在战场上战胜敌人。”

  “那莫心呢?我可以变的和她一样强大吗?”

  “你所见识到的莫心,并不是真正的表象,她比你想象中的更加可怕,而你不可能做到她那么强大。”

  居小柳在得到这个答案之后,虽说是在意料之内,却也难免有些小失望。

  “莫心是仅次于白晨的人,就算是我,也没把握战胜她,你如果拿莫心作为目标的话,你会绝望的。”轩辕坦诚的说道。

  “莫心年纪那么小,比轩辕姐你更厉害吗?我一点都看不出来。”

  “白晨说过了,你所能见到的,都是表象,如果你真正的见识过莫心的可怕,你就离死不远了。”(未完待续。)u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