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八百四十六章 请君入瓮

第一千八百四十六章 请君入瓮

  “老师和学生已经离开住宅楼了。”

  白鸟接听着来自同伴的情报,白鸟没想到,他等来的帮手会是千夜,一个他以为已经死了的同门。

  不过,当他再次看到千夜的时候,白鸟觉得这家伙和死了没什么区别。

  白鸟庆幸自己在那场生存对决的游戏里战胜了千夜,不然的话,现在变成那个样子的,就是自己了。

  “按计划行事。”白鸟下令道。

  千夜沉吟了一阵,回答道:“明白……白鸟,我希望你能顺利完成任务,我可不想看到你变得与我一样。”

  白鸟挂上电话,千夜虽然说不想看到自己的任务失败,可是他那阴阳怪气的态度,分明就是在告诉自己,他很期待。

  千夜换上了一副人皮面具,将原本的人皮面具替换下来。

  按照原定的计划,他来到了那个老师的门前,敲了敲门。

  里面传来女性的声音:“找谁?”房门打开了,不过还挂着安全锁,轩辕从门缝里看向外面的千夜。

  “请问这里是白晨,白先生的住所吗?我是送快递的。”

  “他刚离开,如果是他的快递,可以交给我。”

  “好的,请签收一下。”千夜将一个包裹送到轩辕的手上,还有签收单。

  签收完毕后,轩辕关上房门,看了眼手上的包裹,直接打开了包裹,不过里面却是两张带血的身份证。

  居小柳看到这两张身份证的时候,脸色剧变。

  这两张身份证正是她的父母的,轩辕低喝一声:“你留在家里!”

  说着,轩辕便夺门而出,直追那个快递。

  千夜并未走远,因为他的任务就是引走轩辕。

  当轩辕跑到楼下的时候,依然能够看到千夜的背影。

  轩辕也没有以最快速度追上去,因为这一切都是计划。

  双方都在算计彼此,轩辕以一个均速跟在千夜的背后。

  “那个女人我已经引出来了。你可以执行你的计划了。”

  白鸟挂上电话,深吸一口气,看着眼前这座高耸的住宅楼。

  来到白晨的住所所在的楼层,白鸟敲了敲房门。

  房门开了一条缝。居小柳从门缝里看着白鸟:“你找谁?”

  “找你。”白鸟直接的说道。

  居小柳立刻就要关上门,可是白鸟已经用脚挡住了门脚。

  居小柳立刻就往里逃,虽然白晨已经跟她说过,今天对方应该就会动手,而他也早已做好了周全的准备。

  可是事到临头的时候。居小柳还是忍不住的恐慌起来。

  如果白晨真的做好准备,为什么现在还不出手?

  白鸟退开了房门,漫步的走入大厅中。

  “不用逃了,你逃不掉的。”白鸟淡然说道,同时从腰上抽出了细长的武士刀。

  这把武士刀的材质很特别,可以缠绕在他的腰上,即便是坐飞机前的安检,也无法检测出来。

  “莫……莫心,你快逃……去叫白大哥……”

  “可是我的早餐还没吃完。”莫心依然坐在饭桌上,手里捧着一杯牛奶。

  “任何人都救不了你!”白鸟不打算拖延时间。因为那个可怕的女人随时都有可能回来。

  他必须速战速决,他的剑锋已经挥向居小柳。

  居小柳在那刹那间,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

  绝望让她闭上眼睛,可是……痛苦的感觉却迟迟不曾降临。

  居小柳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却看到了有生以来,最难以置信的一幕。

  不止是她,白鸟同样是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因为莫心正用她稚嫩的手掌,握着白鸟劈落的刀锋。

  “我讨厌别人在我吃早餐的时候被打扰。”莫心的一只手依然握着牛奶杯子:“不过有一点让我很高兴……”

  莫心露出灿烂的笑容:“在叔叔回来之前,你都是属于我的!”

  白鸟立刻抽回刀锋,却发现刀锋上居然留下了指印。

  白鸟只觉得毛骨悚然。这个小家伙才是最可怕的!

  自己那无数次的危机感,所指向的根本就不是其他人,而是这个小女孩!

  所有的一切,全都来自这个小女孩!!

  “我有好几次都能感觉到你的气息。你应该好几次都想要动手吧?真亏你能够隐忍这么长的时间,可是你知道吗?我最讨厌的就是等待!”

  莫心仰头喝完牛奶,然后很自然的抹了抹嘴边的奶痕。

  白鸟奋起全力,一招横刺破空而出。

  只是,刀尖却没能伤到莫心,只是在莫心胸前的衣服上留下一个窟窿。

  “你知道吗。我很喜欢这件衣服。”

  白鸟发现,自己的刀尖接触到莫心心口的部分,居然开始变成黑色。

  而且这种黑色像是具有传染性一样,开始不断的向着刀身蔓延。

  渐渐的——

  整把武士刀全都变成了黑色,在即将蔓延到刀柄的时候,白鸟不得不放开自己的武器。

  这个小女孩的身上,散发着一种莫名的邪气。

  那种危机感开始弥漫白鸟的整个身心,这种危机感让他浑身冰冷、僵硬。

  居小柳不敢置信的看着莫心,一直以来,白晨都要她和莫心待在一起。

  自己之前一直觉得,白晨将莫心放在自己的身边,是非常危险的决定,这会让她陷入危险之中。

  可是现在她终于明白了,白晨这么做,完全是为了让莫心保护自己。

  这个年纪只有三岁的女孩,其实是一个非常非常可怕的高手。

  “怎么?不反抗吗?我可是非常期待你的反抗的,如果你完全不反抗的话,我会失去很多乐趣的。”

  莫心的身上开始爆发出黑色的气,那些气在莫心的周围化为无数的骷髅张牙舞爪着。

  “来吧来吧!让我感受一下弱者的挣扎与绝望。”

  “魔!魔!你是魔!!”白鸟的脚步连连退后,他修炼的乃是至魔刀法,一直以来,他都需要去感受魔的存在。

  而魔在每个人的心中都不相同,魔有着千变万化的形态。

  可是不管是如何想象力的人,都无法想象的到。眼前的这个魔!

  真实存在着的魔!

  在他眼中,此刻的莫心已经不再是可爱的小女孩,而是一个可怕的魔。

  整个室内都笼罩在黑暗与绝望中,天花板、地板都开始渗透出黑色而粘稠的液体。

  可是居小柳却什么都感受不到。她只是疑惑的看着莫心。

  此刻的莫心不像是一个小女孩,却像是一个癫狂的狂魔,那兴奋与残忍的目光,让居小柳有些害怕。

  居小柳还算是好的,而白鸟才是最痛苦的。

  因为他此刻已经被莫心拉入了魔境之中。莫心与白鸟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可比性,莫心是一个绝世天魔,而白鸟只是一个修炼至魔刀法的人。

  两者存在着质的差距,在自己的魔境中,莫心就是主宰,任何被她拉入魔境的人,都会受到她的摆布。

  “你知道一个人最痛苦的事情是什么吗?”

  “死……死亡……”白鸟颤抖着嘴唇,恐惧的看着莫心。

  “不!是无法死亡!”莫心站在白鸟的面前,指尖在白鸟的额头轻轻一弹:“当我夺走你的所有一切,你的勇气、信念、希望……灵魂……乃至你的力量。可是你还是死不了,绝望会如影随形的伴随着你,恐惧会化作梦魇蚕食你的光明……”

  就在这时候,外门打开了,轩辕走了进来。

  莫心愣了一下,白鸟也随之从魔境之中清醒过来。

  莫心不满的说道:“你破坏了我的乐趣。”

  轩辕看了眼莫心,又转头看向居小柳:“我们出去,和这个魔头待在一起,你会疯掉的。”

  “可……可是让莫心和这个人在一起……不会出事吗?”

  “你该担心的是这家伙会不会被她弄死掉。”

  “我可是非常小心的!而且死人是无法给我乐趣的。”莫心将目光收回到白鸟的身上:“我们继续刚才的游戏!”

  “不……不要……救我……”白鸟哭喊着冲向轩辕,祈求她的怜悯与慈悲。

  不过。他显然是求错人了,轩辕一脚将白鸟踹回到莫心的面前。

  轩辕看了眼时间:“没人会救你,你还要忍受七个小时的折磨,一直到白晨下课回来为止。在这之前,好好享受这难得的苦难吧,毕竟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享受到这无边无际的绝望。”

  轩辕带着居小柳出了家门,居小柳还能够听到白鸟那绝望的哀嚎:“不……不……”

  “轩辕姐,莫心她好可怕……”

  “很可怕吗?的确如此,不过我并没有资格这么说她。”

  莫心是域外天魔。而自己是上古僵神,在人类的心目中,谁都不比谁高贵到哪里去,全都是可怕的恶魔。

  “不过我知道,不管是轩辕姐还是莫心,都是为了我。”居小柳心中暗自自责,自己的反应太激烈了,莫心那样一个小女孩,或许有些特殊的能力,可是如果不是为了保护自己,她根本就不用代替自己去面对那些敌人。

  轩辕微笑着摸了摸居小柳的脑袋,居小柳突然想起来,轩辕先前去追那个人。

  “轩辕姐,先前那个人呢?”

  “他也是一个饵,已经放走了,白晨先前就猜测过,也许引诱我离开家门口的,也会是一个高手,所以我在他的身上做了个记号,如果你这边没有成功,那么我这边就能派上用场。”

  “这么说,白大哥已经把所有的一切都料到了吗?”

  “他又不是神仙,他只是做的比较周全,其实这个计划是否能够成功,他自己也没把握,不过现在他可以睡一个安稳觉了。”

  “那现在是不是就可以找到我爸爸妈妈?”居小柳激动的问道。

  “如果能够得到有价值的线索,那么救回你爸爸妈妈,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太好了……”居小柳更是难掩激动兴奋的心情。(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