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八百三十九章 学校的未来

第一千八百三十九章 学校的未来

  白晨和陈莲娜回到家中,屁股还没坐热,房门就被踹开了。

  “白晨!!”周亦如一脚踹开了白晨的房门,气呼呼的进来,一把抓起白晨的衣领:“你小子,这一个礼拜吃喝玩乐,是不是忘了什么东西?”

  白芯雅跟在周亦如的背后,目光一直盯着还放在角落的那些行礼。

  “没忘没忘。”陈莲娜立刻跳起来,从包裹里翻出两个礼盒。

  “这还差不多。”周亦如抢过礼盒,打开一看,是一条绿松石吊坠,这绿松石吊坠是迪拜的特产,而且这个吊坠上的绿松石品质极好。

  “哇塞,丫头,你抢了首饰店吧?这玩意价值不菲吧?”

  “哪里啊,这是那个阿布王子送的。”

  陈莲娜随口说道,周亦如双眼放光:“那个阿布王子还是单身么?”

  “他没有妻子,不过妾侍有十几个,你要是有需要,我可以介绍你给他当正室。”白晨笑呵呵的说道。

  周亦如撇撇嘴,把另外一个盒子递给白芯雅,白芯雅打开盒子,里面却是一副黑宝石手镯。

  白芯雅一看这手镯,立刻就还给白晨:“这手镯怕是要一万多美元吧?”

  “收下吧,不用钱的,全都是别人送的。”

  这是黑曜石手镯,普通的黑曜石在火山地带较为常见,不过高端的黑曜石依然价值不菲。

  因为迪拜曾经发现过黑曜石矿,所以曾经有专家推测,迪拜的沙漠里曾经有火山活动,不过因为地质活动,火山早已被岁月磨平。

  “居小柳和莫心呢?”白晨问道。

  “小柳带着莫心出去逛公园了。”

  这些天,白晨拜托两人照看居小柳和莫心。

  “你老实说,这些天你们在迪拜花了多少钱,我看着芯雅是朋友圈,全都是你的学生发的照片。”

  “基本上一分钱没花。”

  “芯雅姐、亦如姐,你们是不知道那个阿布王子多慷慨啊。接送全都是豪车,往返全都是私人飞机,出行全都是保镖护送,还有私人海滩、私人俱乐部、私人游艇……真的是太过瘾了。”

  陈莲娜顿了顿。又补充道:“对了,白大哥还在迪拜泡到了一个英国妞,前凸后翘的,身材堪比模特。”

  白芯雅和周亦如的目光立刻聚焦在白晨的身上,周亦如搭着白晨的肩膀:“你的生活还真是丰富多彩啊。是不是再说的详细一点。”

  “她就是个导游,有什么好说的。”

  “导游?你找导游找个英国妞?而不是当地的导游?”

  “对了对了,他们还住一个套房里。”陈莲娜立刻添油加醋的说道。

  “你和几个男生还住一个套房里,你怎么不说。”

  “不会吧?你让男女生混搭住宿?”白芯雅愕然的看着白晨。

  “芯雅姐,你想多了,我们住的那个是King级套房,那个套房有十几个房间,听说一天的费用要四五万美元。”

  “哇塞,这也是那个阿布王子安排的?”

  “是啊是啊……”陈莲娜说起这次的旅程就是眉飞色舞。

  白芯雅和周亦如都有点跃跃欲试起来,不过再一想到这费用。便望而却步。

  即便是白芯雅,面对这巨额的花费,恐怕也无法承担。

  毕竟她可没办法找自己的父亲要几百万,只是为了一次享受。

  所以她们终归也只能想一想,想要完成这样的旅行,恐怕就她们那点微薄的收入,还是有点勉强。

  “不过阿布王子说了,只要白大哥要去迪拜,不管带多少人去,都无需签证。而且一定会有专机接送。”

  “白晨,你不会是泡到皇家的公主了吧?”白芯雅都忍不住调侃道。

  “我要泡到皇家的公主,就不用留在这学校里当老师了。”

  此刻白晨的学生也陆陆续续的回到家里,他们在家里对自己的家人眉飞色舞的讲述着这次的旅程。所有听说的人全都不敢置信。

  他们不但一分钱没花,而且还带回来了大量的礼品,其中还有不少更是价值不菲。

  当然了,他们也听说了,这次的花费完全是由阿布王子承担。

  他们不禁庆幸,自己的孩子是七班的学生。

  同校的其他学生也听说了这件事。事实上就算他们不想关注也不行。

  长假后的第一天上课,几乎全校师生都在谈论这件事。

  而七班的十个学生,也即将暂时休学,前去参加全国集训。

  白晨为他们进行了最后的送别,张清远站在楼上的办公室门口,看着七班给那些孩子的送行。

  心中感慨万千,他从未想过,自己当初只是用来凑数,让白晨负责这个搏击比赛,却有如此深远的影响。

  而且最近几天,省级与国家级的电视台,已经开始陆陆续续的出现了这个比赛的新闻。

  原本这是国际高中自由搏击邀请赛,如今已经正式更名为国际青少年武道大赛。

  而这次参赛者的名字备注,全都有一个LQ县高中一年纪‘七班’。

  一个七班,居然代表了全国青少年的全部参赛名额,这也让张清远始料不及的。

  即便他再看不惯白晨,也不得不承认,白晨非常有能力。

  特别是那天晚会当晚,七班的那些孩子,居然敢和穷凶极恶的歹徒纠缠,并且还放倒了不少歹徒,同时他们还得到了影子的认可与赞许。

  能够得到影子的赞许,这是何等的荣耀啊?

  当是这个赞誉,就足够他们吹嘘一辈子了吧。

  当然了,张清远觉得,影子称赞的并不是他们的实力,而是他们的勇气与正义感。

  如今本校在县内已经是当之无愧的第一高中,在市里也是声名鹊起,不少市里的家长都联系他,询问是否能够进入七班。

  不过这七班可不是张清远说的算的,他也只能含糊的拒绝。

  “校长,您找我?”这时候白晨回来了。看着白晨的脸色,似乎并不是那么愉快。

  “进我办公室坐坐。”张清远知道,白晨刚送走十个学生,心情难免受到影响。

  “您老不会又想跟我讨论一下这次的旅游花费吧?我不是跟你解释很多次了。这次我一分钱没花,不信您自己问阿布王子,您应该有他的联系方式吧。”

  “你这人怎么这么神经质,我都没开口,你就自己闹腾起来了。”张清远不急不缓的瞪了眼白晨:“我主要是想和你探讨一下。这学校的情况。”

  “校长,这学校的情况和我讨论什么?我就一个班主任,副校长呢?教务主任呢?校委书记呢?他们都比我有资格讨论这个问题吧?”

  “和他们讨论没用。”

  提起这件事,张清远就气不打一处来,一个个都是上头说什么,他们就应什么,一个帮腔的都没有。

  “现在ZF想把学校的操场分割出去,归纳入县ZF的管辖,当然了,他们许诺会补充一块更大的地给我们学校。就是学校后面那块地,他们还说帮我们整理与建设,作为新的操场使用,你怎么看?”

  白晨看了眼张清远,理所当然的说道:“县ZF就是看到好处了,想和我们学校抢食呢,您要是愿意忍气吞声,那就听从上头的安排,如若不愿意,那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你这说了不没说么?我现在就问你。如果不愿意,我又该怎么办?我就一个校长,胳膊拧不过大腿啊……你好歹认识一些人,要不你给我去姚书记那说说?”

  “那就看您老下多大的决心了。什么叫胳膊拧不过大腿,根本就挨不着边,怕那些人干蛋,您老现在还是校长,就是因为他们忌惮您老,不敢乱来。毕竟影子曾经出现在这里,谁知道您老和影子有什么关系。”

  “可是我和影子没任何关系啊。”

  “您是和影子没关系,可是那些人不知道,您老要是示弱,信不信过了这个学期,您这校长之位就要拱手让人了?您要是强硬起来,他们反而不敢拿您怎么样,壮着胆子,稍微吓唬一下他们,借着影子的名气,他们估计都要跪舔认您当爷爷了。”

  “借影子的名气?你是想说狐假虎威?我有几个脑袋也不够死的。”张清远连连摆手。

  其他事,他还能考虑考虑,可是白晨的这个提议,他是坚决不敢执行。

  开玩笑,影子是什么人?

  她可是货真价实的救世主,当今活着的传说人物。

  同时也是自己最为尊敬的人,自己借她的名字狐假虎威,那就是自寻死路,而且他更不愿意玷污影子这个名字。

  “没必要这么大惊小怪的,影子懒得管您老的闲事,您老觉得影子就那么点肚量啊?就因为您借她的名字恐吓一下ZF的人,就跑来和你兴师问罪?人家有那闲工夫么?再说了,就算再不济,到时候我让我的侄子给您说说情,再来学校演出一次,保不准人家还要屁颠屁颠的跑来捧场。”

  “额……”被白晨这么一说,张清远还真觉得此计可行。

  “学校那操场是我们学校的,现在怎么也是国际知名景点了,学校也能借此弄点小钱,以后更不用看其他单位的面色了,反而其他人要看您老的脸色。”

  “你是想把操场弄成收费卖票模式?”

  “这多粗糙啊……把操场收拾一下,弄成一个广场,在周边设立一些有规划的摊点店面,这来钱不比卖票更赚钱么?学校投入一点钱,那绝对是一本万利的事情,您想想看,如果再在电视台弄点旅游广告什么的,到时候全国,乃至全世界的游客都来这转一圈,会带来多大的收益?不只是学校的收益,乃至全县、全市都是一笔庞大的收益,到时候那些领导还不真要来认您当爷爷?”

  张清远听的目瞪口呆,他还真没想过这么深远的问题,可是被白晨这么一说,他的脑子突然开窍了,还真如白晨说的那样,因为最近几天,县里已经多了好多外国人。

  而且全都是来看那支立在操场上的冰剑的,不过因为学校放假,所以门卫都没放人进来,可是县里的外国人不但没有减少,反而越发的集多。

  “那你看,学校要投入多少钱?”张清远一想到要投入的钱,又有点担心钱不够。

  虽说如今学校的账户上有一千万美元,可是如果真要搞那么大的投资,还不知道这点钱够不够。

  “修整操场的话,当然要找国际知名的设计师,不能掉了影子的影响力,再加上整修的费用,大概一百万美元左右,关键还是广告费用,可以在CCTV做广告,这费用就少不了了。”

  “要不要做的那么大啊?先在省内电视台做广告怎么样?”

  白晨摇了摇头:“把眼光放远了,您想想看,影子如今的影响力如何,再想想看享誉国际的那些知名景点,他们靠的是什么,可以这么说如今那片操场就是一块宝地,您信不信,如果按照我说的做,半年内,国家领导人都要和您亲切会务。”

  张清远真的被白晨说的怦然心动,白晨又添了把火:“现在学校也不是没钱,而且还有不少的钱,那些钱说句难听的话,我们学校用一百年都用不完,留着那些钱生锈发霉,还不如物尽其用。”

  “对!你说的对!物尽其用!”(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