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八百零三章 内讧

第一千八百零三章 内讧

  双方都有底牌没有暴露出来,并且双方都知道对方的动向。

  狼牙并不是完全占据主动,只要在国内,狼牙就有主场优势,不过相对的因为在主场内,也有一定的限制。

  狩猎者一方可以完全无所顾忌的大开杀戒,不过他们如果不到万不得已,也不敢随意动手,毕竟一旦真的大开杀戒,等待着他们的将是倾覆之战。

  双方现在都很谨慎,在真正的大战之前,谁都不打算动手。

  傍晚时分,白晨坐上了直达首都的列车,张灵和张亚男也跟了上来,她们这次跟来,不是为了执行任务,而是回狼牙总部报到,正式的成为狼牙的特工。

  整列列车都空荡荡的,只有寥寥几个人,白晨、张灵、张亚男、雷芳、阿虎,以及受伤的螯雄。

  螯雄那天的伤势非常重,即便是现在,大部分时间还是处于昏迷中,中间有清醒两次,不过很快就睡过去了。

  张灵和张亚男对于这次的出行,非常的期待,而且兴奋。

  白晨则是乏味的窝在座位上,一点都没有期待感。

  “老大,我现在感觉到山雨欲来风满楼,你有没有这样的感觉?”

  “没有……一点都没有。”白晨眯着眼睛,看着窗外飞掠过去的景色。

  白晨只觉得,这是一个麻烦,而且完全就是占据了自己的时间。

  这时候,雷芳走进车厢中:“白先生,下个站点螯雄的父亲螯泰就要上车了,你要见见他吗?”

  “没兴趣,他儿子什么德行,老子估计也是什么德行。我对这种人,没有一点打交道的念头。”白晨淡然说道。

  白晨虽然不打算见面,可是没过多久。螯泰就上车了,身边还有两个年纪差不多的老人。

  正如白晨认为的那样。螯泰上车就找到了白晨的车厢。

  “就是你对我儿子见死不救是吧?”

  螯泰一见到白晨就是兴师问罪的态度,白晨瞥了眼螯泰:“是,怎么,你想给你儿子讨公道么?”

  “螯前辈,应该说是白先生救了螯雄吧,你最好不要搞错了事实。”雷芳担心双方打起来,毕竟他们现在人手有限,而且还不知道对方底牌的情况下。内斗起来会让局势变得更加恶劣。

  同时雷芳在心中也恨起螯雄,就清醒那么一点时间,都不忘抓紧时间搬弄是非。

  “我儿子与我说的话,难道还有假?”螯泰冷哼道。

  “即便如此,也是螯雄自己气走白先生的,白先生原本是保护螯雄,可是是螯雄自视甚高,觉得不需要人保护,怎么能怪到白先生头上。”

  “螯雄年轻气盛,你这个做队长的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吗?”

  雷芳都气笑了。他自己的儿子,难道还不知道自己儿子是什么德行么。

  如果螯雄能受自己约束,也不至于闹的这样的结果。他倒是好意思恶人先告状。

  “如果螯前辈觉得晚辈做事有差,可以去张部长那投诉晚辈。”雷芳的态度也冷了下来。

  “你不用拿话激我,在事情结束之前,我也不会动手,免得被人说以大欺小。”螯泰的态度比起螯雄更有过之。

  “现在的年轻人啊,一点都不懂得礼教。”这时候螯泰身边的一个老人轻叹着摇了摇头,意有所指的说道。

  “我从来不对为老不尊的老不死客气。”白晨冷淡的回应道。

  “小子,你说什么!?”那老人立刻借题发挥,他本就是故意挑衅白晨。再给白晨点教训,白晨回应也正中他的算计。

  白晨毫无征兆的动手了。突然一把抓住老头的脑袋,狠狠的砸在车窗上。

  车窗立刻就露出裂纹。白晨抓着老头的脑袋:“哟,还挺硬的!”

  又是一个狠砸,老头的脑袋直接就被砸到窗外。

  半个身子就挂在窗内,似乎已经没了知觉。

  “小子,你敢动手伤人!!”

  就在冲突在即之时,雷芳终于忍不住了,怒吼道:“都给我住手!!”

  “雷芳,这小子先动手的!你想袒护他?”

  “我谁也不想袒护,可是这一切是他咎由自取。”

  其实按理说,先动手的白晨肯定是理亏的,可是他们都是江湖中人,并没有谁先动手谁就有错的道理,要真深究起来,那也是螯泰等人咄咄逼人,惹人生厌。

  即便是雷芳也讨厌螯泰和他带来的这两个老人,这两个老人与螯泰一样,都是老一辈的顶尖人物,全都是端木英雄那种级别的。

  可是这态度,也是多年的习惯养成的,平常谁敢对他们不敬,这时候遇到个不给面子的,自然就分外的不爽,可是他们不爽那也要看是什么人。

  白晨可不管他们是什么人,当初端木家他都敢闯进去,而且还当着端木英雄的面,断了端木一的手,更何况是这些老头。

  “小子,我们的仇算是结下了!下车之后,你我不死不休!”

  “不死不休!!”另外一个老头也附和道。

  螯泰将自己的老友拉进车窗,他那老友受伤并不重,三两下的功夫便清醒过来,可是对白晨却是份外的仇视。

  雷芳叹了口气,这仇算是结下了,这白晨也真是的,一点都不看目前的局势,若是他能忍让一下,也不至于让他们内部出现这种死结。

  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只是这三个老人可都是武林的泰斗,身后不知道有多少门生后人,白晨这麻烦可算是大发了。

  双方虽然暂时没有动手的打算,可是却已然剑拔弩张,车厢内的气氛变得尤为凝重。

  “雷芳,我不想和这几个老狗一个车厢,我去后面躺一会。”

  白晨站了起来,想了想,又在身边张灵的耳畔低吟了两句,然后才离开了车厢。

  白晨一走,雷芳就问道:“白先生刚才说什么?”

  张灵犹豫了一下,又看了眼不远处的三个老头,那三个老头也是竖起耳朵,等着张灵的回答。

  “他自己先下车了,如果等下发生战斗,就让我和亚男躲起来,让这三……三位老前辈先打一会,再给他电话。”

  雷芳猛的站起来:“他下车了?他怎么这时候下车?如果他下车了,等下如果开战,他怎么赶得及?”

  “他说他能随时回车上。”

  “这列列车时速四百公里,他要是出去三五个小时,怎么赶得及啊?”

  张灵耸耸肩,表示她自己也不知道。

  反正白晨是这么说的,她也没有反对的理由,不过她心里想,白晨那么厉害,应该有自己的办法吧。

  雷芳立刻拿起电话,拨打白晨的电话:“白先生,你这样临阵退缩是什么意思?”

  “临阵退缩?随你怎么想吧,反正我就是不爽那三个老家伙,等他们全死光了,你再给我电话。”

  雷芳气急败坏的将手机摔的粉碎,这个白晨,做事太不靠谱了,如果等下发生了战斗,就算自己给他电话,他能赶得及进入战场?

  这车子可不等人,雷芳绞尽脑汁也想不出,白晨有什么办法能够追赶上千里之外的车次。

  他们现在本来就人手紧缺,如今又少了白晨这么个高手,如果打起来,就会更加被动。

  偏偏双方都是火爆脾气,谁都不肯退让一步。

  即便双方原本没什么仇怨,估计都要闹出点事,更何况螯雄这个祸害。

  等这事结束了,自己就把这个王八蛋踢出狼牙。

  白晨下了车,直接就进入了地狱。

  比瑞斯和阿努比斯早已等候多时,不过这次白晨没有第一次那样声势浩大的出现,反而是悄无声息的出现在阿努比斯的城堡中。

  两个魔王如今都认白晨为主,城堡外还有几个魔王也在这等着,想要和白晨拉上点关系。

  不过白晨懒得理会这些魔王,正如当初缪斯对他说的,这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想要得到好处,那就至少要让自己看到他们的价值。

  这些魔王平日在自己的信徒或者使者面前高高在上,就如神灵一样,可是白晨对他们来说,才是真正的神灵。

  其实白晨还是挺喜欢地狱的,不是说喜欢这里的恶魔,或者是这里的环境,只是喜欢这种简单的规则,适者生存,强者为王。

  只要有这个必要,白晨可以在非常短的时间内完全的统治这个混乱的世界。

  而不像是人间界那样,各种势力错综复杂,而且很多时候,依靠武力并不能完全行得通。

  当然了,如此统治地狱,也只是散播恐惧,什么都得不到,所有的恶魔全都畏惧自己,这种统治没任何意义。

  “你们打算给我去第十八层吗?”白晨看了眼比瑞斯和阿努比斯。

  “主人,您的实验未必能一次成功,如果有小人跟在身边,可以适时的提供精血。”比瑞斯说道。

  “主人,虽然您很强大,不过在这方面可能了解不足,所以如果我在您身边的话,可以给您适时的意见与纠正,可以让您的实验更加顺利。”

  “那好吧,你们就跟来吧。”白晨也不反对两个魔王跟随自己下到十八层。

  如果是往日,一个魔王如果贸然是进入其他层的地狱,那就很可能引起战争,甚至进入同层其他魔王的领地,都是战争的信号。

  可是今天的地狱,却像是集体的失明了一样。

  阿努比斯和比瑞斯跟随在白晨的身边,从第九层下去,没有遇到任何的阻碍,更没有一个魔王现身。(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